分享到:

第四十六章 雷厉手段

2014年12月4日 更新

  “白嘉欣?”

  谢局长皱着眉头看我,脸上略有些难色地说道:“陈组长,我已经安排白嘉欣不再参与此案了,咱们是否能够不聊她了?”

  面对着谢局长的恳请,我不为所动,平静地盯着他的眼睛说道:“谢局,在动白处长这个问题上面,你是否有在顾虑省局嘉副局长的面子?就是因为他当年对你有提报之恩?”

  白嘉欣的公爹嘉惠在上调省局之前,曾经是东营这边的主要领导,而谢培龙则是从他的手下提拔起来的,也使得窦副局长对东营市局的影响力颇为巨大,间接地继承到了白嘉欣得身上来,这也正是我们这几日所遭受待遇的原因。不过此刻既然白嘉欣有魅族一门的嫌疑,我势必要将她以及被她拉下水或者影响到的人员给拿下,要不再秘密的事情,都会有走漏的危险,这可不是我想要看到的。

  谢局长抿着嘴巴不说话,我却不得不劝解道:“谢局,提不提拔某人,虽说有的时候是主管领导的意见,但最终还是得靠你自身的底子硬,而国家大恩与个人的小恩小惠,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你自己可得掂量清楚了,据我所知,白处长这几天活动得颇不寻常,目的可有些不单纯呢……”

  听到我的谈话,谢局长沉默了好久,这才问我道:“陈组长,跟我仔细谈一谈那天你们在潭溪山的遭遇,好么?”

  我点了点头,招呼努尔和徐淡定等人先回去,而我则领着谢局长来到了实验室大楼角落的背风口,递了一支烟给他,然后点上,抽了一口之后吐出,在淡青色的烟雾中,我缓缓地讲起了那天我们遭遇的情形,当我讲起了风魔恐怖的手段以及漫山遍野的蝗虫尸体之时,他终于动容了,舔了舔嘴唇,然后问我道:“我学艺的时候,听师父讲过当年邪灵教最为辉煌的时代,说当年的十二魔星聚齐,天下莫有能与之并肩者,此话可作得真?”

  我深吸了一口气,想了想,点头说道:“当年沈老总一统天下邪道,聚拢了左右二使和十二魔星,天下当真是莫有能与之敌者,幸亏沈老总神秘失踪,邪灵内乱,方才有了这般的局面。不过即便如此,我这些年来陆续与邪灵教交过几次手,都感觉十分难缠,要真的闹将起来,只怕又是一场无端祸劫。”

  “本命金蚕蛊,真的有那么神奇和恐怖么?”谢局长又问道。

  我想了一想,苦笑着说道:“谢局,你知道我是学道出身,对于巫蛊之类的东西,远远没有阿伊紫洛这样的专家了解,不过总局的许老却非常重视此事,曾经对我做过指示,那就是要不计艰辛、不计牺牲地阻止此事,一定要将这事儿给调查清楚。由此便可以了解到,这玩意一旦成功,只怕就不是位置和帽子的问题,而是关乎生死的大事。”

  谢局长终于想明白了,然后对我说道:“白嘉欣在我手下,其实她大部分的所作所为,我都是清楚的,也知道作为行动处副处长的她跟大部分的江湖人士私交甚密并不是一件好事,不过因为窦局长的关系,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这段时间她搞的小动作,未免有些太频繁了,让人看不过去,结果找人私底下查了一回,发现她跟一个外号叫做弥勒的通缉犯,有过接触……”

  “弥勒?”我的眼皮子猛然一跳,没想到这个家伙果然就在东营,顿时激动了起来,抓着谢局长的衣袖说道:“谢局,你可知道那个家伙现在在哪儿?”

  谢局长被我激动的情绪给吓了一跳,迟疑地问道:“怎么,那人跟本案有什么关系么?”

  我这才想到弥勒的事情谢局长并不知晓,便告诉他,这人很有可能就是这所有事件的幕后真凶,只要找到了他,所有的事情便都能迎刃而解了。听到我的讲述,谢局长苦笑着说道:“那人颇为神秘,仅仅只在白嘉欣的居所露过一面,我的人也并不晓得,只不过他光头的造型太过于显眼,所以回去查档案的时候才回忆起来。”

  我没有多做犹豫,直接对谢局长说道:“事情既然涉及到了弥勒,那么白嘉欣就不得不扳倒了,我现在立刻联系总局,看看能不能对窦副局长进行一些措施,而你这边则全力搜集白嘉欣涉事的证据,尽量在天亮之前弄出来,明天我们就要对她进行控制,你看可以么?”

  “这么急?”广杂狂才。

  谢局长有些犹豫,而我却直接拨通了总局宋副司长的电话,将这件事情给他作了汇报,宋副司长问我,说是不是一定要这么急迫,能不能再给上面一点时间,我没有妥协,说阿伊紫洛预言下一次蝗灾随时都有可能到来,而寻找母蝗的工作倘若时刻都要被泄密,那么根本没办法展开工作,所以白嘉欣一定要拿下,而她公爹窦副局长也有很大可能涉案,即便不能控制,也得对他进行监控。

  宋副司长告诉我,这件事情许老给予了很大的关注,他去请示一下许老,如果许老点头了,那么就照着我所讲的行事。

  他没有让我多等,很快就回了消息,说许老那边发话了,说无论是任何人,任何职位,只要是涉及到这件案子,都要进行最严格的审查,不要给敌人予可趁之机,另外许老还有指示,说要我善于团结群众,群策群力,要多联系当地的修行者,无论是崂山,还是孔府、岱庙,这些地方都有很顶尖的高手,比如崂山的无尘、无缺真人,也是全国道教协会的一份子,如果能够请他们出山,应该能够一定程度上面压制邪恶势力的气焰。

  上位者的说话很有技巧,而我也能听出一些事情,那就是虽然许老提到了三个地方,但是真的能够让他觉得信任的,恐怕只有崂山之上的两位真人。

  而据我所知,崂山的掌门无尘真人,也是天下十大之一。

  说到天下十大,这里面的评选其实是很有讲究的,并不是说除了这十人之外,天下并无能与之并肩的,别的不说,我认识的正道高手里面,无论是民顾委的黄天望,青城三老,都没有入列,甚至曾经被我师父评为最有可能是天下第一的王红旗,也不曾列榜,谁人能入,谁人不行,这里面的学问很大,不过最终说来,能够入得其中的,无论是修为还是德性,都是当朝认为最是不错的人物。

  总局许老的能量很大,他的指示一下,华东局和鲁东局的两位首长相继干预此事,责令谢局长立刻配合行动,务必要让此案的进度畅通。

  谢局长别看平日里不太管事,不过能够身居此位的人,从来都不是什么含糊之辈,老上司那边一失了势,便也没有太多的犹豫,当夜便组织信得过的人手,对许多被压下去的事情给予了重新调查,找出了白嘉欣诸多不合规章法理的条例,接着连夜赶到了白嘉欣的居所,对她进行了控制。

  控制白嘉欣的时候,我带了小白狐儿和布鱼两人亲自前往,在白嘉欣的卧室里面将其抓住,而与她同床的并非她的丈夫,而是一个满身纹了七匹狼的凶悍汉子,那个家伙在破门的一瞬间便惊醒了过来,光着屁股重伤了两位市局的同志,最后被我一记掌心雷击飞在墙上,经过在场人员的辨认,发现他是吉龙集团黄斯博的义子,绰号苍狼的家伙。

  这人早先徐淡定还曾与我提及,没想到白嘉欣居然敢顶风作案,放下任务,转身就跟这人睡在了一起。

  从苍狼凶悍的反应来看,他身上恐怕并不干净,谢局长让人将昏迷过后的他给压下去,而白嘉欣则将自己的身体藏在真丝床单之下,冲着谢局长大骂道:“谢培龙,你这条老狗,亏我公公这么倚重你,要不是没有他的提拔,你能做到今天?没想到你竟然这般忘恩负义,转身就投到了陈志程这小子的胯下去舔屁眼了……”

  她说得粗俗,而谢局长的脸上倒也是挂得住,心平气和地说道:“白嘉欣,你违反党纪国法,天理不容,与我谢培龙何干?来人,带走!”

  跟随着谢局长一起出任务的,自然都是他的亲信,哪里听得了白嘉欣的污言秽语,当下就是随意捡起散落在床边的两条内裤,上面还沾着许多污秽,也不管,直接塞进了对方的嘴里,然后将床单一裹,直接押解了出去。

  白嘉欣既然跟弥勒有着联系,于是我便也参加了对她的连夜审讯工作,只不过这女人虽说修为浅薄,但是嘴却挺严,使了什么办法都撬不开来,我想着她恐怕还是在等自己公爹过来解救她,于是便等着明早窦副局长被控制的消息传过来,她的心里全线崩溃了,再给予最后一击,于是让布鱼在此守着,我先折回去睡觉。

  我离开的时候,瞧见好多人都朝我投来了敬畏的目光。

  我微微一笑,不多言语,经此一夜折腾,东营地方终于知道了我黑手双城的手段了,如此,那后面便会顺畅许多。

  1. 虎皮猫大人:

    好小子,不愧是大师兄,大人我看好你。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