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七章 嘉欣屈服

2014年12月5日 更新

  我猜测得十分准确,在没有受到打击之前,白嘉欣表现出了十分强势的态度,她依旧认为此时此刻的东营市局还是她自己家的后院,包括谢培龙局长这样的人物也都不过是她公爹的老部下,只要明天她公爹窦副局长得到消息,一声令下之后,即便是已经投入“陈志程怀抱”之中的谢培龙,只怕也会摇头晃尾地回来跪舔。

  然而事情突然变得有些反常了,整整一夜,不但她往日并不熟悉的小角色对她不加理睬,就连认识的几位中层,见到她都像看到鬼一般,这让她开始疑神疑鬼起来,而到了晨间,当她听到自己公爹因为自己的事情受到牵连而被省局以协助调查的名义控制起来之后,整个人顿时就慌了。

  我们晓得,越是狂妄而自大的人,越容易走两个极端,一帆风顺的时候不知收敛,而落难的时候则慌不择路,特别是女人,因为性格并不如男人坚毅果敢,也容易怀疑和猜度,所以此刻的心理防线十分脆弱,当听到负责审讯室的人员回禀过来的消息之后,在临时办公室开过例会、分配完任务之后的我让各小队先行散去,而我则带着小白狐儿来到了审讯室。

  推开专门为了防范修行者而定制的沉重金属门,我缓步踏入其中的时候,白嘉欣正在仰望墙头方格子洒落下来的一缕阳光。这方格子只有拳头这般大,那阳光正好洒落在她的脸上,经过一夜疲劳审讯的轰炸之后,她整个人变得无比憔悴,苍白的脸上有些迷茫,眼神游走,根本就没有焦点。

  我带着小白狐儿,和一名市局的记录员来到声讯台前安坐,不过却并没有说话,只是仅仅地注视着这个女人。

  仔细观察,我发现其实白嘉欣这个女人还是蛮有韵味的,她有鹅蛋一般的脸庞和乌云长发,唇间和眼角上扬,眉目间也颇有女性风情,身材一般,但腰肢特别柔,想必某些方面的功夫也是很强的……就在我这般恶意揣测的时候,白嘉欣突然抬起了头来,与我对视,接着突然说道:“怎么样,你得意了?”

  我平静地点了点头,然后回答道:“老虎没有露出狰狞的爪牙时,通常都被人误以为病猫。当别人看到我良善温和的一面时,却没想到为何我能够成为总局三把利剑中最锋利的一把,你的错误,就是久居乡野,不知天威,一点收敛都没有,这才让人抓到了阵脚,而我个人觉得,倘若你能够端正态度,或许还是有一些挽回的余地。”

  白嘉欣眼波流转,轻启红唇试探道:“比如……”

  我用钢笔敲了敲桌面,如老僧坐定一般地忽视她此刻展露出来的媚功,然后说道:“我想知道的不多,你此时此刻只需要回答我一个问题,那就是弥勒在哪里?”

  “弥勒?谁是弥勒?”白嘉欣显得有些意味,蹙眉问道,她的回答并不出乎我的意料,作为一个神秘的幕后者,弥勒这家伙与人交往,未必会将自己的真实姓名透露出来,甚至还会将自己的面容隐藏,于是我对她说起前几日她曾经见过的一个光头男子,而当我提及此人的时候,白嘉欣的眼神顿时就活泛起来,闪烁星光。

  这种神采并不是她有意使用媚功时的那种做作,而是当提及自己心爱之人的时候,不自觉流出来的那种欣喜与欢悦。

  我的谈话很有技巧,不问她的过往,不问她针对我做的这些事情,甚至不问与她一同被抓的那苍狼,而是直接谈及了弥勒此人,目的性十分强,因为我马上就要投入到最紧张的搜寻工作之中,没有时间再与这个女人多作纠缠,必然是用最犀利的一击来行事,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尽管现在到了这样的处境里,当我谈及弥勒的时候,她却缄默其口,不肯跟我谈及任何事情。

  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阅人无数,自然晓得这白嘉欣已然对弥勒这个光头美男子动了真情,要不然也不至于如此,不过我却并非没有对付这类女人的手段,要晓得其实如白嘉欣一般的女人,无论她对男子有多么的热爱,但最终爱的还是她自己。

  明白此事之后,我不动声色地对旁边的小白狐儿说道:“尾巴妞,她不肯说,我也不怪她,不如这样吧——你找把刀子,在这位白小姐的脸上划过七八十刀,然后看看她的弥勒哥哥,是否还会喜欢她呢?”

  小白狐儿一听到我的话语,顿时摩拳擦掌,无比期待地说道:“好哇好哇,我去找到之!”

  她说走就走,匆匆站起身子来,出了审讯室,而白嘉欣看着我和小白狐儿一唱一和,顿时就脸色发白了,颤抖着嘴唇说道:“不可能,你不敢动私刑的……”

  她说得对,有政治处这头恶狼盯着,我肯定是不敢这么违规操作的,不过我却不动声色地笑道:“呵呵,我刚来的时候,你认为我不敢与地方部门为敌,不敢动你,以及你背后的靠山,不敢动吉龙集团的老丐,不敢动很多人,但是此时此刻的你,还是这么想么?你到底是被什么鬼迷住了心窍,难道你就没有听过黑手双城这个名字么?千万不要告诉我这是弥勒让你这么做的,他不会这么蠢……”

  我说着话,而小白狐儿则借了一把锋利的裁纸刀折返回了审讯室,这时骄傲而猖狂的白嘉欣也终于被沉稳如山的我和跳脱如兔的小白狐儿给吓得崩溃了,瘫软在了椅子上。

  白嘉欣的心理防线被突破了,我自然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原来白嘉欣的母亲竟然是魅族一门的花门长老,专门训练门内女弟子的床技,白嘉欣自幼耳濡目染,学得一身本事,而对于男女之事也极为淡薄,而那陆客——也就是我口中的弥勒——则是由魅族当代山门护法介绍的,她仅仅只是见过一面,然后牵线搭桥认识了吉隆集团的拳王陈东,还没有机会施展手段,与那人共度鱼水之欢。

  陆客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有男性魅力的异性,与此人相比,她人生中经历过数百的裙下之臣里,都如土鸡瓦狗,竟然没有一个能够比得上他,这也让她显得格外疯狂,总是寻思着为陆客做一点儿事情,好让那男子高看自己一眼,说不定就能够再有相见之机,共赴巫山,而到了那个时候,她自有手段,留住此人。

  然而她却没有想到自己做的事情其实是在玩火,不但没有引来陆客的垂青,而且还引火上身,让自己身陷牢狱。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白嘉欣的交代结果让我很失望,除了明确了弥勒和耿传亮等人就隐藏在东营的某个角落之外,其余的信息一概没有知晓,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这个狂妄自大的女人自说自话而已。当然也并不是说将白嘉欣弄倒就没有半点好处,首先是清理了一部分立场不坚定的可疑人员,避免了消息外泄的危险,其次我也借此竖立起了我个人以及特勤一组的威信,从此做事再无牵绊。

  白嘉欣一事收尾结束,而同案的苍狼也自有谢局长来负责处理,而我则与小白狐儿、布鱼和林豪一组,开始了对阿勒厄蝗母蝗的搜寻工作。

  这是一件极为细致而繁琐的工作,需要通过不断的线索对比,筛选、排查以及最终确定,然后就是发动全市的基层力量,对于此事进行大规模的清理工作,而市局也联合相关部门,以“创建文明卫生城市”的由头,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清理工作,一时间颇为忙碌。不过工作做得越多,我们就越感到迷茫,对手似乎感受到了我们前一阵子的雷霆手段,开始收敛手脚了起来,销声匿迹,这使得我们的工作困难重重,一时间僵持不下。

  不过虽然僵持,但却并非没有成效,在阿伊紫洛的带领下,我们先后查找到了四块滩涂地,发现了大量的虫卵存留,而在使用了她特殊配置的杀虫剂之后,这些虫卵被大范围的灭杀,尽管还会有一些残留,但再也形不成规模集群的效果。

  短短的七八天里,我们跑遍了全市八千多平方公里的大部分土地,十分艰辛,而在对第四块滩涂地进行处理之后,我返回了市局,还没有歇一会儿,突然小白狐儿领了一个人到我的办公室来,说是找我的。

  我有些奇怪,询问此人来历,方才晓得他是一个叫做慈元阁的江湖组织之中,二掌柜的门徒,而慈元阁准备在潍坊举办一届拍卖会,广邀群雄前去捧场,他们二掌柜得知我这茅山首徒、宗教局二司特勤一组的组长在东营办案,便特地让他前来拜访,并且送上请柬,请我如果有时间,一定拨冗参加,此番拍卖会将会展出许多藏品,甚至连飞剑都会存在,所以期待值还是蛮高的。

  啊,慈元阁?广东匠圾。

  1. 奇:

  2. 呜呜呜:

    慈元阁洞庭湖里的内讧这个坑填不填,不填其实更好…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