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八章 拍卖会场

2014年12月5日 更新

  我最早听说慈元阁这个名字,还是从刘老三的口中得来的,据说一字剑与他分别之后,便是跟随着这位慈元阁阁主一同游历天下,而当年我们曾经在金陵瓦浪山水库猎取的成精鲶鱼,剥出来的鱼骨也被于墨晗大师炼制成了鱼骨剑,卖给了慈元阁。

  慈元阁是一个很奇特的门派,它的修行功法和高手或许在江湖上并不能排上号,但是若是论上赚钱的能力,它要说第二,没有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是的,这是一个修行界中专门靠制作和倒卖各种法器、符箓、丹药以及功法等等与修行相关物品而著称的组织,这个起源于江浙苏杭一带的修行门派在有着强大经济头脑的当代掌门人的带领下,已经开始渐渐地扩展起了自己的势力来,不但拥有着众多的炼器师、画符师以及炼丹师,而且还拥有广泛的渠道和关系,甚至通过金钱笼络了一大批的高手,为之效力,就连名列天下十大之一的黄晨曲君,也都是阁内供奉。

  这样的组织不得不引人注意,然而慈元阁行事向来讲究“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讲究和气生财,做遍天下修行者的生意,照章纳税,不拖不欠,不但与政府和相关部门关系融洽,便连邪道中人也不得不卖他们一个面子,毕竟在这江湖上面混着,终究还是有求人的时候。

  我认得慈元阁,但是并不代表我就一定得赴他们的约,抛开手下的事情前往潍坊参加那个什么拍卖大会。我毕竟有工作在身,当下也是向那人拱手道谢,然后将其自己正在此处办案,的确抽不出时间来,还请见谅。

  那慈元阁门徒慌忙拱手回礼,然后从怀里拿出一张烫金的请帖,递给我说道:“领导有事,小的也不敢叨扰,不过二掌柜吩咐,陈组长与我阁大供奉有故,礼数自应做到,位置也会给您留着的,至于来不来,这都看您自己的安排。”

  递完请帖,这门徒规规矩矩地退出门去,小白狐儿从我手上夺过那帖子,不由得惊叹道:“别人都说慈元阁就是腰缠万贯的大土豪,果然不假——哥哥,你看看呀,这请帖的束绳竟然是金丝做的呢,哎呀,这字迹,这做工,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啊,肯定十分难得。哎呀,这帖子里面还有画册呢,好好看啊,你要不要,不要的话我可拿着,当作收藏了啊?”

  她说得夸张,我笑着摆摆手,说你若要,便拿去就好,你去看你梁大哥回来了没有,我想跟他谈一下后续任务的人员安排……

  说曹操,曹操到,我这边话音刚落,努尔便推着门走了进来,不顾我和小白狐儿一副诧异的表情,指着外面离去的那人问我,说是什么人,我指着小白狐儿手上的请帖,然后将这事儿说给努尔得知,听到我的话语,努尔接过请帖扫了一眼,然后对我说道:“我觉得,你还是去一下的好。”

  我伸了一个懒腰,略感疲惫地说道:“这边忙都忙死了,我哪里有闲情逸致跑去看什么拍卖会啊?再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凭你我兜里面的这点死工资,还能买个啥?”

  我这话儿小白狐儿倒是不同意了,指着我墙头挂着的饮血寒光剑说道:“哥哥,你若是舍得,将这剑给卖了,那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

  努尔也苦笑着说道:“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人家请你去的意思啊?那是叫你去站台,而不是让你买东西的——你想想啊,连你这样的过江猛龙都叫上了,这一片的坐地虎岂能少得了?你看看那这请帖附赠的彩页吧,瞧瞧这把秀女剑,战国古墓的珍品,这符箓应该是你师叔祖的作品吧?还有这个万年乌木,这种阴沉木在缺氧、高压的淤泥之中碳化万载,可是辟邪法器最好的制作材料……有了这些东西,到时候拍卖会一定是龙蛇混杂,风云际会,你说你不去,岂不可惜?”

  他的意思点到为止,我也晓得了,“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真正的强者并不仅仅只是修为厉害便成,而且还要懂得借势,这次拍卖会上,鲁东各地豪雄一定都会前来相聚,无论是崂山、孔府还是岱庙,这些地方都有着足够的高手,倘若是能够请来一两位,便也能够弥补我们这边高端战力的不足。

  而另外还有一点,那就是此次拍卖会的诱惑力如此之大,弥勒、风魔或者耿传亮这些人未必不会前去插上一脚,而倘若如此,那可就真的是得来全不费功夫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便也不再推脱,让小白狐儿帮我记下,三天之后倘若无事,我前往潍坊参加便是了。

  此后三天内依旧忙碌,不过却并无消息,第四日小白狐儿将此事告诉了我,我便将手头的事情暂时放下,接着依旧带着小白狐儿、布鱼和林豪一同前往潍坊。

  相对于八三年才建市的东营来说,潍坊的历史要显得悠久许多,这儿有一个童谣,叫做“二百只红炉,三千铜铁匠,九千绣花机,十万织布机”,曾经是墨家机关术的发源地,大名鼎鼎的风筝,也来源于此,慈元阁选定的拍卖会场在城东的一处大型茶楼,茶楼的老板是慈元阁的朋友,暂借于此,我们赶到的时候正是下午时分,气派的牌坊之下戒备森严,有穿着蓝底西装的侍者和黑色制服的安保人员在门口守候,所有的客人都需要出示请帖,经过检查之后,方能入内。

  我们赶到的时候还没有开场,拍卖的会场经过专门的布置,一楼是圆桌茶桌以及展示高台,而二楼则是包厢,我出示请帖,立刻有身穿蓝色门徒服的弟子迎了过来,检验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陈爷,上面吩咐了,您过来了,直接上二楼左边的厢房,那里有人在等你。”广协介号。

  我点头,领人穿过走廊,瞧见大厅里坐着的人也算是蛮多了,因为光线都集中在了台上,故而模模糊糊,瞧得并不真切。

  我顺着楼梯往上走,按照那人的指示推开厢房的正门,却见到一个背肩宽阔的汉子背对着我而坐,正透过大开窗的窗户朝着下方的台子看。这人端坐在太师椅之上,然而给人的感觉却好像那儿根本没有人一般,有一种虚无的空旷感,然而当你凝神注视之时,却有一种重锤敲击的凝重反馈,显示出了此人的境界已经远非常人所能及也。

  这人便是天下闻名的一字剑黄晨曲君,我示意小白狐儿等三人在包厢外面等待,而我则跨过门槛,走到了他的背后招呼道:“几日不见,黄老哥你的修为又进一层了。”

  听得我的恭维,那人转过头来,微微笑道:“我听说你在鲁东,便派人给你下了请帖,你不会觉得突兀吧?”

  满脸麻子、朝天鼻,头发微黄的黄晨曲君从我认识他以来,身手一天好过一天,而容貌却越发地丑陋,不过我却感觉十分亲切,在他旁边的椅子坐下,伸了个懒腰,笑着说道:“怎么可能,你能够想到我,我自然得过来捧场。不过你最近是怎么了,我听到传讯的慈元阁弟子说,你现在可是他们阁中的大供奉了?”

  黄晨曲君苦笑着说道:“一个人行走江湖,囊中羞涩可不行,我又不能去偷去抢,可不得弄点营生?我与慈元阁前代阁主有旧,算是雇佣关系,后来老阁主出了事,意外身亡,临死前怕新接任的儿子坐不稳这个位置,托人写信求我能够帮着坐镇一下。我穷途末路吃不上饭的时候,蒙过人家恩惠,而且给的钱不差,我就帮忙站个台,也不影响太多自由。”

  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江湖人也要吃喝拉撒,即便是天下十大,那也如此,以一字剑的身份,自然做不出什么鸡鸣狗盗之事,帮人站台拿钱,倒也是一件轻松的活计。

  两人刚刚说完话,这时传来一阵轻叩的响声,接着门开,一个比我大上几岁的胖子走了进来。

  这人梳着一个大背头,未曾说话便先笑着拱手,春风和煦地说道:“您便是大名鼎鼎德茅山陈爷吧?在下方鸿谨,恬居慈元阁阁主一职,虽然是初次见面,但是对陈爷却是神交久矣,幸会幸会!”

  这人见面,不谈我此刻的官职,单以江湖称谓招呼,倒也是个妙人,我与他寒暄两句,恭祝了一番好话,祝他此次拍卖会圆满成功。

  那方阁主满脸堆笑地与我说着话,那热切程度让我感觉跟他好像认识了半辈子一般,不过的他终究还是太过于忙碌,招呼一番之后便匆匆离开了,两人重新落座之后,一字剑则指着二楼左右包厢给我介绍道:“这一回鸿谨为了打响招牌,可是下了血本,所以来的人也很多,你看看对面,那儿是孔府来的高手,左边是岱庙的和尚,而斜侧面那个乡下老头子一样的道人,他则是崂山派的无尘真人……”

  1. 奇:

  2. 苗疆吧:

    他则是崂山派的无尘真人……

  3. 萧克明:

    蛊事里方鸿谨的女儿都喜欢上我了,一恍十余年啊

  4. :

    还是给邪灵教抢去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