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九章 竟是飞剑

2014年12月6日 更新

  我与一字剑认识多年,关系无比熟悉,想当初他可还对我在剑道之上做过启蒙,当下两人并排而坐,然后由他给我指点起了今天来到现场时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除了消失久矣的八连营,鲁东这地界的三大豪门崂山、孔府和岱庙都有人前来,当然除此之外,鲁东乃修行故地,也有许多豪雄赶到了现场,更有甚至,还有人从天津、沧州、徐州等地特意赶来。

  看得出来,这一次看着并不算多么隆重的拍卖会,因为这里面的几件特色藏品,而显得格外热闹。

  介绍完了相关豪门,我突然听到一字剑对我说道:“角落那边的包厢是来自东营吉龙集团的老丐包下的,那个人是渤海湾的地头蛇,江湖之上的事情,他基本上都晓得,我听说你在东营办案,要不然让方鸿谨带你过去认识一下,今后办事也方便?”

  我摆了摆手,苦笑着说道:“不用了,我前几天刚刚跟他有过冲突,这矛盾估计是协调不成了。”

  听我这般说,一字剑便问起是因为何事,我当下也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他说起。我说起这个,自然是有心将一字剑招揽到这事件里面来,有他这么一个天下十大在身旁,我心中也会安定不少,然而一字剑听闻之后,却只是眉头一掀,对我说道:“居然敢找人对你的手下发布黑道通缉令,这人疯了么?你是不是不方便下手?若是,一会儿拍卖会散了,我去将他给解决了……”

  他的反应让我哭笑不得,连忙阻止,结果发现一字剑从我哈哈一笑,却也不再多谈,而是提醒我道:“拍卖会开始了,你若是有中意的东西,直接对我说,我帮你拿下。”

  果然,他这话儿一落,台上一片拍案之声响起,却见一个穿着黑色旗袍的中年美妇走上了台前来,整个场子里倏然静了下来。

  一字剑没有接我的茬,这事儿并没出我的意料之外,这个世间倘若有什么人能够让他提供无条件的支持和帮助,那么这人一定会是刘老三,而不是我陈志程。我从来没有高估过自己的影响力,也晓得要说服像黄晨曲君这样的奇男子,并不仅仅只需要口舌,所以他既然如此表现,我便也不再多谈,将注意力投向了台上,瞧见那美妇开始介绍起了第一件拍卖品来。

  我虽然没有参加过拍卖会,但是却能够把握得住人的心里,这拍卖会的头一件东西不一定要多么珍贵,但是一定要够特别,要能够提升本场拍卖会的品质,让人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所以当我期待地望过去时,却被展台上面的那件物品给吓了一跳。

  鱼骨剑。

  旗袍美妇滔滔不绝地介绍起了这件拍卖品来:“……此鱼骨剑取自一条成精鲶鱼体内的鱼骨精制而成,制作者是已故的炼器大师于墨晗,与当年集云社头号炼器大师杨从顺并列为金陵双器的他一生作品虽多,但是这一件却十分特别,此剑并不锋利,然而却最适合在水里讨生活的船家人,或者红袖女子,上面镶嵌着七颗鲶鱼成精的阴灵之珠,辟邪止杀……”

  这鱼骨剑材料只能算是优良,最值钱的却是于大师的做工,而慈元阁拿在手里,一直到了于大师去世方才拿出来拍卖,有种“过了这一村,就没有这一店”的紧迫感,所以当旗袍美妇讲解完毕、准许出价的时候,下面立刻就开始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夺,不断有人举牌出价,一时间形成了一个小高潮。

  我刚才听过一字剑的讲解,晓得除了特别邀请的嘉宾,比如我,或者如崂山这样的门派之外,其余的入场者想要获得一面出价的牌子,得先预存一部分的金额,免得高价掉空,所以这楼里面的人,除了我算是真正的穷光蛋,其余的倒也是有钱人。不过我没有想到,这么一把鱼骨剑,居然能够争抢到数十万去。

  鱼骨剑最终以六十八万的巨款被人拍走,当专业的拍卖师一锤定音的时候,一个明显常年在江河之上风吹日晒的汉子兴奋地举起了双手,而我则揉了揉手,感觉一阵惊讶。

  要晓得,我这些年的工资调了好几档,而且出差在外的补贴和年终奖金也还算优厚,但是倘若要我弄出这快七十万的钱来,我可能得存个七八年,方才能够勉强拿出,然而那个渔民一般的汉子脸上却是一点压力的表情都没有,当真是让人感叹,我也晓得了为何别人都说慈元阁是江湖上第一会赚钱、做生意的门派,这话儿果然不假。

  鱼骨剑是第一波小高潮,将大家的兴奋点都给燃了起来,然而后面的几件拍卖品就有些乏善可陈了,出来的东西也就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富豪在软绵绵地竞价,也不激烈,不过慈元阁对于拍卖会的节奏把握得很好,就在真正的买家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又是一件东西,让所有人的眼前一亮。

  一套来自龙虎山望月真人亲手制作的符箓,这符箓包含有甘露符咒、延内真符、破地狱符、净身神符、祝香神符、净口神符、净心神符和杀鬼神符这八套件。

  与茅山齐名的龙虎山高人辈出,但是最为江湖中人称道的却只有三人,一人乃天下十大之中的善扬真人,一人为当代张天师,另外一人,则为望月真人。这望月真人乃龙虎山中最著名的制符高手,有人传闻他制符的手艺已然能够并肩久未出世的符王李道子,这话儿对于认识李道子的我来说,自然是显得有些夸赞,但是不了解内情的人却没有那么多讲究,当真以为如此,所以这些年来,望月真人所制作的符箓,也算是难得的宝贝。

  当旗袍美妇介绍完毕了之后,话音一落,便立即有人高声喊出了高出底价一倍的价钱,而且争抢之声此起彼伏,一时间颇为热闹。

  我高坐在二楼包厢,看着各路豪雄出价竞拍,倒也颇为增长见识,不过能够前往此处者,眼光到底还算是比较毒辣,当价格达到一个比较偏高的区域时,喊价的人也变得少了许多,大家谨慎地出价,最后这套符箓竟然是被吉龙集团的老丐用七十八万的价格给拍走了去。这样的价格,在九六年的时候,当真是一个天价,我听到了都感觉浑身发冷,想起之前刺杀赵中华的那个杀手因为孩子铤而走险,越发地看不透这个世界了。

  这一套符箓完毕之后,慈元阁便开始大批量地出精品了,来自各地名师制作的法器、符箓纷纷出来,配上旗袍美妇的讲解,预热过的会场显得十分活跃,不时还会有些小高价喊出来,一时间颇为热闹。

  我端坐在包厢中,并不为这些精巧的东西而心动,更多的时间里反而是在观察与会者的表现,通过他们的竞价以及对物品的选择而判断对方的来历和底细,一时间也颇为自得。

  不过时间流转,当三张被贴着符王李道子标签的符箓,用玻璃盒子放置着来到展台的时候,我也终于不淡定了。

  我忍不住站起了身来,朝着展台那儿张望过去,想要一辩真假。

  一字剑似乎了解我的想法,然后对我说道:“慈元阁的老阁主当年曾经跟你师叔祖有过交往,获赠了一些符箓压箱,当年的他正是靠着这符箓才起的家,而此番的拍卖会是方鸿谨坐稳慈元阁的重要一步,为了保险起见,就用了为数不多的三张来充场面,我验过了,都是真的。怎么,你有兴趣?”

  我师叔祖李道子的符王之名,已经叫了半个世纪,而解放后便罕有露面,属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坊间甚至有他已然辞世的消息,在种种因素的引导下,他的符箓出现在这样的场合,自然都是天价,我瞧见一字剑有替我叫下的意向,摆了摆手,笑着说道:“不用了,我若是想要师叔祖的符箓,回山求他一趟便可,何必来这里花冤枉钱呢?我们看看吧,可不要耽误了阁主大计……”广协系号。

  说着这话的时候,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随身数年的香囊,那里面也有一道李道子的符箓,却是我家小颜帮我求来的,有了它,我又何必再奢求别的?

  这符箓瞬间就将会场的情绪引导到了高潮,经过一阵此起彼伏的竞价之后,最终于两百一十一万成交。

  而就在我感叹有钱人的疯狂之时,没多久展出了一截两米长的万年乌木,则将所有人的情绪推向了更高的一波浪头,这玩意可跟符箓不一样,拍下来,找个好一点的炼器师父,便能够制作出至少五把乌木剑,所以最终被一位来自孔府的中年人用一千多万的价格拍下。我的心已经麻木了,然而作为压轴的一把秀女剑却才被摆上了展台,旗袍美妇一开始就点明,说这是本次拍卖会最后的一件拍卖品了。

  在做过一大堆的介绍之后,她微微一笑,平静地说道:“这是一把飞剑!”

  此话刚落,整个茶楼就被一阵雷鸣般的哄闹声给震翻了,所有人脑海里都浮现出了两个字——飞剑!

  这他妈的居然是飞剑?

  1. 沙发:

    飞剑

  2. 地板:

    大咪咪要出来了吧

  3. 萧克明:

    洛飞雨她妈出来吧,

  4. :

    抢走的还是买走的?

  5. 呜呜呜:

    大咪咪的飞剑是拍来的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