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章 黑衣少女

2014年12月6日 更新

  即便是没有身处于这个行当之中的人,听到“飞剑”二字,都会忍不住震撼连连,大家的脑海里会想到还珠楼主用那奇幻瑰丽的笔锋描绘出来的场面,整个人都激动不已,而真正深入到修行界之中,方才明白那种脚踏飞剑行走于世间的场景或许有,但那绝对是远古的黄金时代,工业革命之后,科学和机器盛行的当下,天地灵气急速稀薄,已然末法时代的当下,这飞剑绝对是一个罕见的物件。

  我身边的一字剑为何这般牛,而且还能够以一介游侠身份跻身于天下十大之中,可不就是凭着他腰间的石中剑,以及南海剑魔的传承么,这样的榜样坐镇于此,那些人怎么可能不会想起,倘若是自己也有这么一把,我擦,这天下十大的位置,是不是也能让他来坐上一回?

  慈元阁做生意的思路极为准确,之前的图文小册之中并没有点明这把秀女剑乃是飞剑的身份,而此刻一经点出,立刻获得了最为轰动的效应,狂热的人们再也没有多余的思想去考虑自己是否适合的问题,而是想要将这玩意给拿回自己家里去,等到了那个时候,会不会用这种小事,再考虑也是不迟的,对不对?

  当今之世,钱财无数,但是飞剑能有几把?

  就在这样的气氛熏陶下,当旗袍美妇一惊宣布,说拍卖开始的时候,价格迅速被刷新,一个又一个让人呼吸发紧的价格被人亮了出来,那名专业的拍卖师口中不停地在说着话:“500万了,这位女士出价500万,还有没有……哦,那位先生出价880万,我看一下,哦,是吉隆集团的黄总,880万……这里,1100万了,还有没有更高的——天啊,4000万?”

  当拍卖师喊出4000万高价的时候,就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的公鸡,那声调漂浮得有些失真,而即便是见惯了大场面的我,不由得呼吸都变得细了。

  四千万什么概念?龙家岭整整一个村,不吃不喝几十年,都未必能有这么多钱,这可是一个让人疯狂的数字,我下意识地搜寻了一下买家,却是二楼一个封闭的包厢,除了露出半扇虚掩的窗户用来报价之外,倒也藏得严实,似乎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一般。

  包厢的神秘人直接将价钱拔高了四倍,喊出了一个让人心惊胆战的天价,场中喧嚣的情绪顿时就冷却了许多,这价格已经远远超出了大部分人的预期,然而就在拍卖师念到第二次,准备敲下交易锤的时候,刚才拍下万年乌木的孔府却再次发声,直接顶了上去,喊出了一个4100万的价格,也再次开启了又一段价格争夺的大戏产生,那数字从四千万往上推动,神秘包厢中的清脆女声、孔府中年人和一个来自天津的土豪对这把飞剑展开了激烈的争夺。

  这是财富的盛会,每一次的叫价都惊心动魄,不过对于我来说,更关注的点却在于孔府为何会这般有钱,一字剑告诉我,孔府在封建王朝的时候,皇帝出于维护自己正统的地位,会给儒家正宗的孔府大量的永业田和财富赏赐,这使得孔府成为了鲁东最大的豪门家族,而解放后虽然几经波折,倒也没有伤了元气,现在的孔府广收门徒,结交权贵,却是逐渐回复了当年的气派。

  龙虎山以前一直都被历代王朝封作国师,而真正抡起朝中的地位,却远逊于孔府,说到修行,此刻孔府之人虽然颇为低调,但是孔府之主,孔子第七十二代玄孙孔连顺,却未必会在当今的天下十大之下,之所以没有能够入选,大概也是因为太过低调,以及与崂山太过于近的缘故吧。

  而今天过来的这人,则是孔连顺的次子孔二缑。

  一字剑的话真实度很高,不过我却听得一身冷汗,却不晓得这天下顶尖高手之中,竟然还有孔连顺这么一号人物。

  当真是读万卷书,行千里路,人真的需要不断学习,方才不会如井底之蛙,仰首只能有半片天空。

  一字剑在跟我介绍起孔府的来历渊源,而下面的争夺却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了,三方报价,开始一百万、一百万地往上累积,四千万、五千万、六千万……这些我一辈子都不可能赚到的价钱从这些人口中喊出来,仿佛那不是钱,而是某种液体一般,不过当二楼包厢神秘人喊出了一个亿的价钱时,偌大的茶楼之中,噤若寒蝉,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发声。

  一把飞剑,一个亿?

  这是什么情况,真的有人愿意为了这样一把飞剑,拿出一个亿的人民币来么?

  天津的那个土豪早已在六千万的关口是就放弃了开价,而当二楼包厢的神秘女声喊出这么一个价格的时候,孔府的中年人终于止住了报价,要晓得这飞剑虽好,但是未知的东西的确太多,一个亿的价钱实在是有些耸人听闻了,他站在窗口,脸色数次变化,终于没有再出价了,而当拍卖师回过神来,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落锤成交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叹了一口气,而那中年人则有些不情愿地看了看展台之上的飞剑,又朝着神秘包厢拱手说道:“阁下当真是一字千金,不过我有些怀疑,您带够钱了么?”

  这问题自然也是慈元阁所担心的问题,要晓得空口说白话,不过是上嘴皮子碰下嘴皮子这般简单,但是真金实银地拿出一个亿,那可就着实有些困难了,虽说参加此次拍卖会的所有人都交了违约金,但是相对于成交的价格来说,这区区违约金也不过就是个零头而已。

  被孔府之人呛声质疑,那神秘包厢的窗口突然被人推开,却是一个年纪还没有小白狐儿大的少女,但见她穿着黑色劲装练功服,扎着一个简单的马尾辫,英姿飒爽,明眸皓齿,脸蛋儿柔媚,年纪小小,胸前便已然颇有规模,让人感觉眼前一亮,忍不住叹一声“好妹子”,旁人纷纷猜测,不知道这女孩儿是哪一家豪门大户之中的世家子,竟然有这般的气魄和胆识,做主这天价的拍卖。

  这少女推开窗户,皱着眉头,看向了一脸不服气的孔府中年人,然后说道:“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倘若是碰到不爱的玩意儿,一分钱我也觉得太多,然而是自己喜欢的东西,就算再加一个亿,伯伯你若是想比,我都还是能够做得住的。”

  她说话的声音十分清脆悦耳,就好像谷中的黄鹂鸟,而话语里面的内容不卑不亢,却也显露出了大户人家的气派,我望向了跟主办方有着紧密联系的一字剑,而他却摇了摇头,显然也不晓得这人的来历,而被这少女接过了话儿之后,孔府的那孔二缑却不依不饶地说道:“空口无凭,我倒也有些好奇了,就凭你一个小屁孩儿,从哪儿能拿出一个亿的资金来。”

  他这话儿说得也不错,要是孔府,自然是没有人质疑的,因为实力毕竟摆在那儿,但是这个神秘少女的来历都无人知晓,天知道她到底有没有钱?

  不过倘若是慈元阁交接的时候,有这种怀疑,那也是正常的,但是倘若由孔府的孔二缑来说,倒也显得有些略失气度,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飞剑珍稀,来之不易,这世间有一把是一把,别无其它,他刚才之所以跟这少女不断纠缠,显然也是爱极了此物,方才会如此不顾身份。孔府孔二缑这般质疑,身为拍卖会主办方的慈元阁却也没有阻止,这当然也是因为抱着同样的怀疑,自己说不出口,而既然有人肯出头,他们倒也是乐得轻松。

  实在不行,到时候他们再来作一个和事老,也是不错的事情。

  被孔二缑这般挤兑着,那少女却显露出了远比对方更加平静的气度,淡淡一笑,然后说道:“钱呢,我自然也是有的,不过资金量的确有些大,我需要找父母和家人进行一些调集,不过肯定是可以到账的——这位姐姐,三天之内,我将钱调过来,这样可以么?”

  她说得真诚,那穿着束身旗袍的美妇笑盈盈地点头说道:“自然可以,对于这样数额比较大的拍卖品,我们慈元阁愿意一切都从客户的角度来考虑,所有什么都是可以谈的。”

  听到双方这般说,孔府的孔二缑方才讪讪地笑了两声,坐回了位置上去,不过这时那黑衣少女却提出了一个要求说道:“钱,我这里没有问题了,不过花这么多钱买这么一件东西,我也想亲手摸一下,是否真的是飞剑,姐姐,你看这可使得?”

  这要求并不过分,旗袍美妇自然没办法拒绝,而且这众目睽睽之下,也不担心有什么变故,于是那黑衣少女下了楼,来到了展台之上,沉重的玻璃匣子给打开,她伸手过去,开始仔细打量起来。

  她看得仔细,一看就知道是懂剑之人,然而两三秒中过后,我身边的一字剑突然眉头一竖,豁然站了起来,高声喝道:“不对,有诈!”广大广扛。

  1. 胖和尚:

    大咪咪来盗剑了

  2. 萧克明:

    邪灵教什么人,给你一个亿,做梦吧

  3. 红:

    哈哈,的确是做梦呢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