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一章 洛氏飞雨

2014年12月6日 更新

  我的视线已经从展台之上收了回来,毕竟一个豪门少女并不是我所要关注的点,拍卖会之后会有一个庆功会,届时在场出手竞拍过东西的各路土豪都将会出席,而我也能够在这里面找到一些人作交流,比如总局许老曾经对我说起的崂山道士,如果能够获得他们的支持,我的行事只怕会好许多,然而一字剑这般说起,我顿时就是一愣,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那个才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能够耍出什么花样来。

  要晓得,除了一字剑之外,崂山的无尘真人也在现场,敢在这两个天下十大面前使诈,难道她是嫌命活得太长了?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却见一字剑手掌朝着茶桌之上猛然一拍,人如离弦之箭,倏然从那窗口飞奔而下。我与一字剑之间的那方桌轰然倒下,碎成数十块,而我则冲到了窗前来,扶栏而望,却见一字剑从二楼跃下,跳上了那宽阔的方台,而那黑衣少女却陡然一转身,竟然出现在了旗袍美妇的身后,刚刚拿在手中鉴赏的秀女飞剑此刻横陈在了妇人雪白的脖颈之间,接着她嘻嘻地笑道:“果然真的是飞剑唉,我能够感受到里面的剑灵了,虽然只有一点点,很幼小,但却是真的……”

  寻常人面临着一字剑黄晨曲君如此凛然而来的压力,肯定就已经崩溃了,然而她却根本没有当作一回事,尽管挟持着旗袍美妇,但是眼珠子却直勾勾地看着那把并不算长的秀女剑,脸上的笑容洋溢,仿佛得到了心爱玩具的小孩儿。

  慈元阁的掌控能力十分厉害,这台上一出了状况,立刻从隐秘处冲出了二十来个同样劲装打扮的慈元阁高手,也有组织者立刻安抚和疏导起了场中的拍卖者来,那个胖胖的慈元阁阁主方鸿谨快步冲到了台下来,直勾勾地瞧着将自己的身子隐藏在旗袍美妇身后的黑衣少女,高声说道:“你到底是何人,为什么要过来我这拍卖会捣乱?”

  那黑衣少女傲然说道:“本姑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滨海洛飞雨是也!”

  洛飞雨?

  听到这个名字,大家伙儿面面相觑,不知道江湖之上怎么出了这么一号人物来,而在一片震惊和恼怒之中,却有一个人哈哈笑了出来:“我就知道,你小小的一个女孩儿,哪里可能拿出这么多钱来呢?给我猜中了吧!方阁主,我跟你打一个商量,我刚才出的价格依旧作数,只要你将剑给完好无损地夺回来了,我最后出的钱,立马拍出来,钱货两清,你看可好?”

  这个兴高采烈的人自然是孔府中的孔二缑,按理说他这话儿也是让慈元阁吞了一根定心针,只不过在这样的情形下,如此的表现也着实有些幸灾乐祸了一点儿,让人感觉这位孔府二公子到底还是有些少爷秉性。方阁主也只是微微一拱手,然后对着那位自称洛飞雨的黑衣少女说道:“这位朋友,青山不在,绿水长流,江湖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抬头不见低头见,何必刀剑相见?你若是此刻将剑放下,然后将我们二掌柜给放了,我以慈元阁的信誉起誓,定不会为难与你!”

  他说得诚恳,显然也是有息事宁人的态度,然而那黑衣少女却苦着脸说道:“胖叔叔,可是我好喜欢这把剑,那怎么办?”

  这话儿直接将方阁主噎得半死,好嘛,您喜欢,喜欢就能够得到的话,我还喜欢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呢,问题是得有七十二个女人愿意跟我啊?世间哪有这般的美事,他晓得这女孩儿既然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动手,自然是铁了心地要闹了,当下也是瞥了一眼矗立在旁的一字剑。

  慈元阁招揽一字剑当作供奉,自然是花费了不少的心思和费用,平日里好吃好喝地养着,可不就是等着今日么,这一回可是慈元阁重整旗鼓的大日子,秀女剑丢了也就丢了,不过这玩意就是面子,倘若真的眼睁睁地被人夺了去,日后他们可还怎么在江湖之上混呢?

  一字剑感受到了方阁主的意思,晓得是该自己出手了,当下也是一步踏前,平心静气地说道:“小妹妹,有的东西你拿了,没人讲你,但是有的东西你是万万碰不得的,便比如这把剑,那是会要人命的,你还是还给我吧?”

  黑衣少女一脸天真地咬着嘴唇说道:“可是,可是我感觉它很喜欢我呢,我一握住它,它就欢快无比——它命中注定就是我的,你们不准分开我俩……”

  少女故作天真的话儿让慈元阁和一字剑等人完全抓狂了,根本无言以对,而一字剑也终于失去了耐心,冷脸说道:“这么说,你是逼我欺负小辈咯?”广大冬巴。

  当他说起这话的时候,那黑衣少女的脸色也变冷了,不再是刚才那一副天真烂漫的神态,也是冷静地说道:“我说过,钱我有,而且它也能够值到一个亿,不过我却不会为了它花上一分钱——为什么呢?这把漓龙真武剑是我外公亲赐给我的生日礼物,至于如何到了你慈元阁的手里,这个你们自然晓得,我不过是拿回我自己的东西,这个还要花钱的话,天下还有道理可以讲么?”

  方阁主愤然说道:“你这小女孩,怎么满口胡言,这秀女剑明明是从南越古墓之中流传而出,后来被我爹慧眼识珠,从别人的手中收过来的……”

  “从别人的手中收过来的?”黑衣少女冷声一笑,傲然说道:“不知道是你睁眼说白话的功夫厉害,还是你那死鬼老爹根本就没有跟你说过实话?不过不管这些,我想问你,这世间的飞剑,想要降服,是否需要一定的过程?你只需回答我,是与不是?”

  方阁主有些迟疑地说道:“是……难道你想告诉我,你根本不用炼制这飞剑,便能够操纵……”

  他这话儿还没有说完,却见到横陈在旗袍美妇脖子上面的那一把飞剑竟然倏然朝上扬起,带着一阵鸣笛而出,接着又转折而下,落在了她的心窝处对着。面对着这神奇的境况,方阁主完全陷入了震惊当中,喃喃自语道:“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这不是真的,你一定弄了鬼!”

  黑衣少女愤然说道:“我就知道你们这些个正道中人,满口道德仁义,却个个都是虚伪的伪君子,这么明显的事实,却睁眼当作不知……”

  她这边说着话,突然间那个旗袍美妇突然猛地一挣扎,脱离了黑衣少女的掌控,不过在这挣扎中,她胸口似乎受了点伤,踉跄倒地,方阁主一声惊呼道:“瑾言?黄供奉,快……”

  听得招呼,一字剑稍微有些迟疑,不过却还是欺身朝着那黑衣少女抓去。

  一字剑乃天下十大,这般的本事用来对付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儿,未免有些以大欺小了些,就在我们以为他此番必会手到擒来之时,却见到那黑衣少女身子微微一动,竟然晃过了一字剑的随意一抓,手往头上一伸,整个人竟然朝着二楼飞了上去。我在楼上瞧得仔细,却见楼顶与这黑衣少女之间,是有一根银线连接,想必她是通过某种丝状物进行借力飞腾的。

  黑衣少女一跃而起,跳上了从顶楼悬挂而下的巨大灯台之上,这身手矫捷得宛如灵猫,却是大大出乎了一字剑的意料之外,倘若是他刚才的出手只不过是为了应付方阁主的吩咐,而这一回倒是认了真,晓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这黑衣少女跑了,那可是会大大地丢了他一字剑的面子。

  在我的了解中,一字剑是一个视荣誉如生命的人,在他的眼中,一切的名声都是他最珍惜的东西,当下也是用上了全力,腾身而起,朝着那黑衣少女追来。

  两人从倒吊的灯台一直飞跃到了二楼的包厢窗栏上,接着又是一连串的追逐,然而一字剑虽然快若鬼魅,但是黑衣少女却能够凭着银色丝线的手段,在空处借力踏步,倒也能够不落下风,不过一字剑显然是有些认真了,手中怀里一抹,那碧绿石中剑顿时光芒绽放,接着化作了一道疾电,穿越空间和时间,朝着黑衣少女的腿部射去。

  他这一剑去得宛如闪电,那黑衣少女哪里能够逼得开,当下便是腿部受伤,栽落了一楼的人群当中去。

  一字剑心中稍软,那剑势就没有再多凌厉,朝着黑衣少女的要害再进击,然而就在此时,我却听到人群之中传来一阵惊呼,却见下方红光一闪,那少女竟然消失不见了。

  “血遁!这是血遁!”

  有人高声喊了起来,显然是对这一招在惊叹,此刻我也坐不住了,直接从二楼一跃而下,跳到了地面上来,当着瞧见地上就只有一滩血,其他的则什么都看不见了。

  从二楼跳下来的不光是我,还有许多准备看好戏,结果落空的高手,此刻一见,不由得都傻了眼。

  这洛飞雨,到底是什么人啊,小小年纪,居然这般厉害?

  1. 啦啦啦:

    沙发

  2. 武陵王:

    飞雨克明

  3. 萧克明:

    我老婆就是厉害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