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三章 母蝗踪迹

2014年12月7日 更新

  “什么……”

  布鱼有点儿震惊了,难以置信地往后退了一步,犹豫地看着面前的这两位老道士,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而无缺道长却激动地说道:“《清微丹诀》和《太上三洞神卷》乃道门典藏,但凡学到之人,必然都会有所涉猎,但是《金盖心灯》却是紫阳真人孙玄清传承而得,而小冲十六路剑法则是我崂山道士所特有的独门绝学,所知者不多,那癫道人倘若不是我无涯师弟,又是何人?”

  无尘道长点头,问起了布鱼师父癫道人的音容样貌,日常起居的行为习惯,越发地确认了这事儿,当下也是起身来拉着布鱼的手,询问起了这些年来两人的经历。

  布鱼起先还觉得生疏,但是当无尘道长那温热的手掌与自己紧紧相握,原本有些拙于语言的他顿时就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当下也是将自己从安南一路逃亡北上,遇到癫道人之时的情形,以及这些年来癫道人对自己的交道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一一讲来。刚开始他还只不过是为了述说而述说,然而到了后面动情之处,整个脑海里却充斥着那个时而癫狂、时而严厉、时而又有些慈父般温柔的师父,言语哽咽,泪水也不由得滑落到了脸庞下来。

  当他还是食狗鲶的时候,便一心想要求道,想要成为一个修道之人,然而他自从逃离了那树婆婆的控制之后,一路仓皇,却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将他当作人看待,更不要说教他东西,一路上他曾经跟一些修行者打过交道,不过最后却被当做异类,要么就是想要猎杀于他,要么就是想要拿下他,然后去做恶事,唯独癫道人把他当做一个正常人,一个可以传承衣钵的徒弟。

  虽说癫道人对布鱼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和规矩,但是布鱼却并不以为是难处,反而觉得修道之人就应该如此,克制自己心中的欲望,然后方才能够体悟自然,体悟天道运转之规则,从而让自己走得更远。

  他本以为可以随着自己的师父一直在山中修行,在修行的路途上面一步一步地走下去,一直到体悟天道的那一天,然而所有的一切,都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杀戮给毁灭了……

  说到后面的时候,布鱼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对往事的缅怀,以及对师父浓重的回忆之中,泣不成声。

  崂山二老也是仰头闭目,流出了热泪来,瞧见布鱼哭得像个小孩子,无尘道长抓着他的手臂,温言说道:“孩子,你以前受苦了,不过现在既然知道了你是无涯师弟的徒儿,我崂山定不会再让你如此飘零。”说完这个之后,他又问起了癫道人之死,那布鱼泣不成声,我便在旁边解释了闵教以及血色码头大战的一系列事情,还有我与布鱼前尘往事的缘分,又谈及了现如今的布鱼已然加入了宗教局,在我麾下做事。

  听得我的言语,崂山二老站起身来,对我躬身行礼,替他们死去的师弟向我道谢,这份情谊,他崂山自然铭记于心。

  我当下也是摆手客气,说这不过是分内之事,无需多言,而崂山二老又谈及了自己的师弟无涯子,原来他却是在十年动乱之中受到了冲击,精神出了一些问题,后来就不知所踪了,崂山本以为他已然死去,却不料这师弟竟然辗转流落到了滇南一带去。这段经历无缺道长说得并不清楚,不过言语之中,对于癫道人的愧疚却一直存在着的,说到后面,便开始讲起了让布鱼认祖归宗之事来。

  这事儿布鱼那不得准,朝我望来,而我却是巴不得跟崂山拉上一点儿关系,要晓得崂山道士擅长于驱鬼捉妖,镇压僵尸,诅咒解咒,传统中医,地脉风水,内家功夫,当年曾经与茅山道士齐名,虽说后来有些没落了,但却也是底蕴深远,当下也是劝他,说能够重归崂山,想必也是他师父的心愿。

  听到这儿,那布鱼却也不再犹豫,直接跪倒在地,对着崂山二老三叩六拜,高声说道:“弟子布鱼,拜见两位师长!”

  布鱼虽说出身异类,但是本性纯良,而且又是无涯道人的唯一传人,崂山二老似乎对那位师弟有着许多亏欠,十分想要弥补,此刻瞧见布鱼这般恭谨,当下也是心花怒放,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来,而那崂山掌门无尘道长更是抚掌大笑,连说了三声“好”,接着从怀中拿出了一张手掌大的玉质令牌来,上面用古朴简约的风格雕琢着一只长腿仙鹤,他递到了布鱼的手上,然后说道:“这是我崂山真传弟子的令牌,你且收着,日后见到崂山子弟,只要亮出此物,便可获得最大的帮助。”

  布鱼有些犹豫,旁边的无缺道长则抚须说道:“除了表明身份之外,这令牌之中还封印着一匹红顶仙鹤,必要的时候可以以血召唤而出,带着你脱离险地——这鹤名令乃茅山掌门弟子的信物,掌门师兄倒是也舍得……”

  布鱼即便是再单纯,也晓得此物的重要,当下连忙推脱,说这可不行,他到现在还没有拜入山门,哪里能够受得起这东西?

  无尘道长故作不满地说道:“这东西既然给了你,你便接着就是了,我送出去的玩意岂有收回来的道理?不过说到拜入山门,这事儿可得抓点紧,毕竟修道之人,除了体悟天道,也讲究传承,你既然是无涯师弟的弟子,那么怎么着也要跟我们返回崂山一趟,拜见一下列祖列宗,这方才是正理,你说是吧?”

  布鱼勉强接过此物,不过却为难地说道:“两位师长,虽然我也想跟你们回山,不过此刻公务在身,只有忙完此事,方才得以成行……”

  那无尘真人有些诧异,问道:“因为何事?”

  我听到两人对话,心中终于暗自欢喜,晓得此刻也算是走上了正题,不过却装作镇定,听布鱼跟崂山二老讲起了东营蝗灾的情形,以及倘若阿伊紫洛的猜测作得准,后果必然极为危险,听到布鱼的话,那无缺真人抚须说道:“东营蝗灾,闹了两年,我们也曾经得闻,不过一来时间比较短,而且骤发骤停,倒也不曾关注,不过后果倘若真的这般眼中,身为鲁东这一代的修行者,我们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坐看东营民众饱受荼毒,师兄你怎么看?”

  无尘道长也点头,说道:“我齐鲁大地人杰地灵,岂能成为那宵小培植祸端的地方?风魔、魅魔,我也曾经闻过他们的恶名,不过却一直不曾交过手,现如今既然风云际会,碰到了一起来,那就交一回手咯?”

  我起身拱手,向两位表示高义,正想深入交谈,这时外面的小白狐儿拿着移动电话走了过来,对我说道:“哥哥,淡定大哥打电话过来了,说阿伊紫洛发现了母蝗的线索,事情紧急,先一步赶过去了,让我们如果这边的事情完了,尽快过去与他们汇合。”

  我见到电话还没挂,接过来,听到电话那头的徐淡定跟我汇报道:“大师兄,事情有点紧急,我简单跟你讲一下,阿伊紫洛她通过研究虫卵的分布,发现了一个定向信号的源头,她用自己的蛊虫进行辨识,然后大约确定了位置,这事儿已经通报了努尔和谢局长,努尔的意思是赶紧带队过去,尽早将那玩意给找出来,灭杀掉,免得留有祸端——主要是我们也估不准,不知道蝗虫什么时候会爆发,一旦出现的话,到时候就难以控制了。”

  我点了点头,让徐淡定他们尽快召集人马前往,而我们则立刻赶往过去,尽量跟他们一起汇合。广助沟号。

  匆匆交流过后,我也没有时间再与崂山诸人交流,将此事给他们说起之后,匆匆告辞,而崂山二老虽说会出手相帮,不过他们在潍坊还有许多未了之事,自然不会就这般地跟着我们离去,相约了时间之后,我们彼此告别,然后有林豪开车,一路朝着徐淡定在电话那儿说的傅家窝屋子那儿行去。

  林豪开车,一路飞驰,不过路途遥远,又有颇多山路,当我们赶到地点的时候,已然是夜幕降临之时,这个村子位于黄河出海的河道北面,有大片大片的滩涂地,我们赶到的时候,大队人马并没有进村,而是藏在了村外的一片高粱地旁侧,我下了车,按着电话的提醒与努尔、徐淡定等人会面。双方见面之后,徐淡定简单解释了一下此刻的情形,说有些担心村子里面的人有内应,这般大摇大摆地进去,唯恐惊扰了别人,故而先前一直配合着阿伊紫洛在外面取样。

  我将在潍坊拍卖会遇到的事情跟两人讲起,从拍卖会的火爆场面,到巨额交易,以及黑衣少女洛飞雨的突然出现,以及布鱼的身世之事,两人听得惊叹连连,而在此时,前面有人喊道:“阿伊紫洛回来了。”

  1. 桃花十三:

    刷新抢沙发。

    • 邪:

      不要这么快啊喂

  2. Dylan129:

    x

  3. 一人一宝,好马配好鞍:

    一人一笔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