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五章 阵封母蝗

2014年12月8日 更新

  这西瓜大的玩意在我看到的第一眼里面,根本就不像是什么蝗虫,然而当它飞得近了些,却能够感觉到它那三角形的头部和鹅卵石的黑亮复眼,以及头部触角、触须的摆动,倒与蝗虫还有一些相似之处,而它的背上则有两组半月形的薄膜,则不停地鼓动着,发出了“嗡、嗡、嗡”的声音来,有点儿像是蜜蜂的采蜜声,月光下的它灼灼其华,发出了宝石一般流光四溢的光芒来,让人觉得此物果然并非凡品。

  我的心中倏然一紧,舔了舔嘴唇,尽量地低下了头来,用余光去扫量那玩意,就是怕自己带着杀气的目光使得那母蝗能够感受到,以至于提前暴露了自己。

  我一开始还以为就只是这么一头,然而却没想到就在这半透明色的母蝗出现时,但听到“刷、刷”的破空响声传出,接着便有直立如螳螂一般的公蝗出现,和正常孵化出来的蝗虫并不一样,这些公蝗许是专门被用来配种以及保护母蝗的用途,所以论个头居然有半米高,张亚舞爪的模样,反倒是手持长镰的螳螂一般。我晓得这阿勒厄蝗并非此界之物,既然能够被记载到佛经之上,必然有其神奇之处,当下也是平静地伏在草地中,默不作声地等待着。

  除了一只西瓜大的半透明母蝗之外,还有超过五十头半米高大的公蝗,随着它一起前行。

  这些公蝗普遍快疾,全身呈现出了墨绿色,头大触角短,前胸背板坚硬,像马鞍似的向左右延伸到两侧,中、后胸愈合不能活动,脚发达,尤其后腿的肌肉强劲有力,外骨骼坚硬,使它行走如风,成为跳跃专家,胫骨还有尖锐的锯刺,是有效的防卫武器,后腿一蹬,便如魅影一般出现在七八米之外的地方,如同传说中的影子杀手,有着让人不寒而栗的阴寒。

  五十来头,倘若冲入人群,我们的人能够招架得住么?

  我看向了旁边的阿伊紫洛,她的原意只是将那头制造祸端的母蝗引来,却不曾想到这母蝗的排场竟然如此之大,出行竟然还带着这么大规模的仪仗队,着实有些棘手。然而面对着我的质询,阿伊紫洛并没有理会于我,她的双眼泛着闪烁的光华,一脸狂热地看着远处移动着的蝗虫群,月光下她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饱满的嘴唇发光,显然是对这种从未出现过的物种有着一种狂热的兴致。

  在此之前,这世间哪里会出现这种违反万物生长规律的巨大昆虫来,那能够孕育亿万虫卵的母蝗暂且不算,这每一只直立起来竟然有半米高度的公蝗,简直就是一场奇迹。

  然而我们此刻所需要的,并不是科学研究和发现,而是要消灭这种根本不应该存在于世的怪物,我瞧见阿伊紫洛根本没有回应,当下也是暗自将左手朝着怀中掏起,然后耐心等待着那母蝗靠近这儿来。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了,尽管那些公蝗个个都是隐匿身形、行走如风的杀手,但是母蝗却是一个蠢笨的大胖子,我已经能够稍微瞧见了它整体的轮廓,能够清晰地数起它那完全退化得只剩几根触须的节肢以及甲壳,在我看来,这东西除了那两对负荷过度的翅膀和肥大的尾部之外,估计也就头部下方那咀嚼式的口器还算是比较强力了吧。

  我们所要俘获的,就是这么一头除了拥有恐怖的生育能力之外,一无是处的肥大虫子。

  两百米、一百米、五十米……

  近了,快进了,我默默地等待着,瞧见那头肥大母蝗飞到了阿伊紫洛刚才曾经待过的平地上面,落下之后,圆滚滚的身体艰难地蠕动着,头顶上的一对触角四处蠕动,那对晶莹黑亮的复眼光芒游弋,似乎很享受阿伊紫洛所配置的那种粉末。它在地上艰难地寻找着,似乎能够更接近这些,不过粉末就是粉末,融于无形之中,这使得美味在前而不得事,让它莫名的狂躁起来,用翅膀不断地摩擦身体,发出了刺耳的声音来。

  我耐心地等待着,甚至连那公蝗从我眼前掠过,都波澜不惊,而当那肉乎乎的母蝗理我只有十米之遥的时候,阿伊紫洛的手突然扬起,朝着我这边挥来,我晓得时机已到,当下也是没有等到她的提醒,便将八卦异兽旗暗自捏在掌心之中,接着朝着我心中早就默定的方位掷去。

  这套动作我心中早就预演了千百回,此刻一经施展,立刻如同行云流水,一点儿也不曾停滞,从第一面乾字旗根植入土,到最后一面兑字旗扎稳根基,前后不差一秒钟,而即便是如此迅速,那看似蠢笨无比的母蝗居然在一眨眼的功夫里,却是腾飞到了旗帜范围的边缘之处。

  这母蝗在刚才的一瞬间消失了,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接近边际,这就是阿伊紫洛之前一直跟我们强调的一点,那就是阿勒厄蝗的母蝗拥有穿越空间的能力,稍微一不留神,便悄然没了踪影。不过它的逃亡在这一瞬间也结束了,却见八面令旗扎落在地之后,一个猥琐老头凭空踏步而出,一声高歌道:“雷以动之,风以散之,雨以润之,日以烜之,艮以止之,兑以悦之,乾以君之,坤以藏之……乌乎,这世上谁家法阵最是强,八卦旗阵找老王!”

  一边高歌,王木匠的手指一边微微点起,一个又一个的透明异兽从阵旗之中浮现而出,狮子、鹿、马、龙、麒麟、咬钱蟾蜍、貅、鳌,当下也是横行而走,将这偌大的场地给围得水泄不通,阵里阵外,全数阻挡。

  八卦异兽,阵法初成,一时间光华流溢,而王木匠高居阵中,俯仰天地,有一种掌控全场的威严,而已然快逃至边际的母蝗却再次消失了去,我的心中一紧,当下也是将背上的饮血寒光剑给拔了出来,从藏身的草丛中一跃而起,还没有仔细瞧看结果,却瞧见有两头狰狞可怖的公蝗势若奔马,朝着我这儿疾射而来。

  这些公蝗智商倒也不差,晓得那母蝗被围,却是我在旁边筹谋,当下也是低头撞了过来,我不闪不避,手中的长剑微微一抖,朝着离我最近的那头蝗虫猛然斩了过去。

  这公蝗的头骨坚硬如铁,饮血寒光剑斩在上面,宛如打铁一般,不过这畜生的脑壳到底没有我手中的长剑坚硬,却是被我从头斩到了胸腹之间,一股碧绿的汁液飞溅而出,有着一股浓烈的腥臭扑面而来。我有些担心这公蝗的血汁有毒,也是退了一步,然后剑出如疾电,将另外一头临身的公蝗给一剑截断成了两半,看着地上这东西头部的口器不断开合,当下也是朝着周围招呼道:“大家小心一点,不要给这玩意近身了……”

  这样的公蝗对于我来说,不过是开胃小菜而已,毕竟对临仙遣策之中的神秘符文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之后,我个人的眼界和修为已经不能和以往同日而语了,不过这些东西对于普通人来说,却还是一种极具震撼力和视觉冲击力的玩意,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容易造成巨大伤亡。广双叼扛。

  此刻的小白狐儿已经从我的身边跟着冲了出来,小妮子手中一根银箫,在空中微微挥舞着,发出了韵律十足的声音来,接着周围充满攻击性的公蝗便是一阵恍然,却是被她消磨了斗志。

  我并不担心小白狐儿的安危,当下也是快步冲到了八卦异兽旗的边缘,瞧见刚才消失不见的那头肥大母蝗再次出现在阵中,肉乎乎的脑袋上面好像是受到了一些伤害,流出了黏糊糊的绿色液体来。我心中一喜,晓得有着八卦异兽阵,以及王木匠这般的操阵高手,倒也能够将这玩意给限制于此处。我不知晓这母蝗除了一帮体型异常硕大的公蝗之外,是否还有别的守护者,只有将其拿住,这才是最重要的道理,当下也是不顾周围源源不断涌上来的公蝗,心中微微一动,却是从那炁墙之中,强行挤入了阵内。

  这八卦异兽阵虽说是王木匠主持,但毕竟是我的东西,我也是能够操纵自如的,此番一挤进其中,发现跟着那母蝗一起被困于此处的,还有七八头公蝗,这些家伙原本四处撞壁,一肚子怒火,此刻瞧见一大活人挤了进来,却也是找到了发泄对象,潮水一般地朝着我冲了过来。

  我微微眯住了眼睛,缓步上前,手中的长剑上下翻飞,却是毫不留情地朝着这些巨型蝗虫切割而去。

  这七八个公蝗护卫倘若是按照修行者的概念来讲,却都有二三流高手的敏捷和力量,如此汹涌而上,也着实能够压倒许多人,然而对于此刻的我,不过是多挥几剑的事情,当一切清净下来的时候,我与阵中的那只母蝗遥遥对视。

  两“人”相隔五米,默默而看,突然间,它的复眼一阵光华涌动,而我的心中,竟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慌来。

  1. 流水:

    难道是个饵

  2. 萧克明:

    母虫子非凡物,怎么收呢

  3. 虎皮猫大人:

    我认为护法魔猿小胖妞是不会反叛的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