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六章 胖妞截胡

2014年12月8日 更新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好几步,这才反应过来,那该死的肥虫子根本就没有什么手段,刚才只不过是精神上的威压而已,可笑的是我这个大活人竟然给一头虫子给吓得连连后退,当我瞧见王木匠居高临下望来的那坏笑之时,心中顿时就恼怒不已,却是将左手放在了胸前,凛然结了一个手印,接着朝着前方平平一推。

  【深渊三法,魔威】。

  这阿勒厄蝗的母虫之所以能够让我产生恐惧,那是因为此物有着极为庞大的精神力量,要不然也可能影响到那亿万只的蝗虫成灾,此番精神冲击而来,寻常人早就已经头痛欲裂了。不过它虽说还是厉害,却并不来自深渊的魔王阿普陀,我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使用这魔威之法,朝着那虫子笼罩而去,整个空间的气息顿时就是一凝滞,接着这痴肥虫子从半空中直接跌落下来,然后张开口器,薄翅摩擦着身体,发出了一阵高频率的声音来。

  这声音极具穿刺性,陡然听在耳中,就好像整个耳膜都要被刺穿了一般,我感觉脑袋似乎被人重重敲了一下,当下也是站立不稳,左右晃荡了一下,方才瞧见面前的这头虫子开始再次隐去了身形。

  八卦异兽阵锁住了阵中一切生门,这小东西即便是能够平层跃迁,却也潜不出这范围之中去,我当下也是强忍着耳中轰鸣之声,继续将魔威给散发出来,接着开始试图感应起这东西的方位。

  母蝗能够将自己的身体在虚无和现实之中自由转换,但是却并不能在虚无之中坚持多久,所以即便我没有感应到它的存在,几秒钟之后,这玩意最终还是出现在了我左边的方向,我余光瞥见,当下一剑递了过去,剑锋凌厉,却是有想着将这东西给直接斩杀当场的意图,不过就在我一剑疾出之时,阵外的阿伊紫洛却惊声尖叫道:“不要,这母蝗留着还有大用的!”

  按照我的想法,一剑刺死此物,那边是一了百了之事,不过我对于蛊虫之事终究并不了解,而阿伊紫洛却是连许映愚许老都看重的专家教授,当下也是无奈地将剑尖微微一错,放开了对这玩意的杀戮,而是想用剑脊将其拍晕了去,不过仅仅就是这么稍微犹豫一会儿的功夫里,那母蝗却是又获得了一下喘息之机,再次陷入虚无之中。

  母蝗刚才那一声穿透云霄的尖叫,传播甚远,我晓得这定然是在通知看护它的人,时间紧迫,我们倘若不能够在敌人来临之前将此物给解决了,后患无穷,当下我也是顾不得脸面,朝着头顶上主持法阵的王木匠大声喊道:“老王,帮忙将这虫子拿下……”

  王木匠其实早就已经枕戈以待,不过却假惺惺地袖手旁观,就等着我开口求他呢,此刻一听得我的话儿,当即便开出条件道:“拿住这条小虫子,对于我王木匠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情,不过咱们事先可得讲好了,以后你没事可得经常放我出来,要不然这事儿可没门——每次出工出力、干苦力活儿的时候,总有俺老王的份,其余时间,却让我在那令旗中封着,这像话么?”

  我手中的长剑微微一转,厉声喊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费什么话儿?快点搭把手!”

  我的爽快让王木匠有些犹豫,不知道我到底讲的是真的还是哄骗小孩儿的话,不过当我瞪了它一样之后,也不敢再多拖延,双手一挽,从那炁墙之中抽出一条游走蛟龙出来,直接扔入场中,却见那龙在半空中如鱼游动,钻了几个回合之后,伸爪一探,却有一阵白光浮动,那虫子带着尖利的叫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而无论它如何扭动身子,却都逃脱不了这无形之龙的掌控。

  擒住此物,我回头朝着阿伊紫洛问道:“抓住了,现在怎么处理?”

  “用这个袋子装着,将绳子系紧就好了!”阿伊紫洛浑身激动,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布袋,朝着阵中掷来,上方的王木匠将法阵放开,我伸手一抓,却见是一个绣着两只人脸蜘蛛的荷包,也没有多做犹豫,将这布袋打开,那无形之龙擒住了那母蝗,朝着里面轻轻一放,接着再次腾空,回归于阵法边际之上。

  我将绳索系紧,将其高高举起,兴奋地喊道:“拿到了!”

  这一声兴奋无比,接着听到阿伊紫洛焦急地朝我喊道:“给我,快拿给我。”我不知道这是何缘故,不过却也不敢违背她的要求,走到阵边,手一收,却是拨开了法阵,将这扭动不已的荷包放在了她的手掌上,然后问道:“怎么,如此可曾保险?”

  阿伊紫洛接过我手中的黑蜘蛛荷包,从长辫之中抽出了两根银丝,在袋子首尾做了几下缠绕,这手法奇妙,而随着她最后将银丝捆住,里面的母蝗竟然停止了挣扎。

  直到现在,她方才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兴奋地说道:“没事,自然没事——这袋子能够锁住一切虫蛊,但有妄动,立刻消减,它应该算是服帖了!”

  我这才放下心来,左右瞧去,却见阵外被隔绝的四十多头公蝗要么被法阵周遭的八兽弄死,要么被紧急赶到的其余人给清理了去,至于我们担心的守卫,却没有见到一个——难道我们的猜测有误,这母蝗真的是独自居住,这后面并无阴谋?

  我心中疑惑,朝着周围喊道:“努尔、淡定,有没有人受伤?”

  努尔这边说没有,而徐淡定却朝着阿伊紫洛喊道:“我们这边有位同志被那公蝗的刀锋割了一下,伤口开始发肿变黑了,张教授,你能过来看一下么?”

  阿伊紫洛闻言,将那装着母蝗的袋子往腰间一系,然后朝着徐淡定那边的方向走去,而我不敢让这母蝗离开我的视线,当下也是让王木匠将法阵给收起,整理好了八面令旗,正想朝着那边走过去,却见阿伊紫洛左侧的草丛中突然有一个黑影倏然而起,陡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去,手中有一根棍子高高举了起来,当即感觉到浑身不寒而栗,朝着她大声喊道:“阿伊紫洛,后面有敌人,快闪!”

  与我一同喊出声来的则是小白狐儿,她略带着惊喜的声音喊道:“胖妞,你住手,不可以!”

  听到小白狐儿的喊声,我方才晓得这个出手偷袭的黑影子,却正是个子小小的胖妞——我们在此之前,曾经做过好几个方案的推演,就是防备着敌人的偷袭,然而却没想到在这重重包围之下,胖妞却凭借着自己体型的优势,潜入此中,可笑的是我们还以为敌人迟迟未曾反应呢。广肝斤号。

  胖妞从草丛中骤然跳出,待我这边出声提醒的时候,阿伊紫洛却只来得及微微一转身,用手来挡,却见胖妞的棍子第一棒打在了阿伊紫洛的手臂,接着顺势一个转折,直接敲在了阿伊紫洛的额头上。

  咚!

  这一下狠厉,阿伊紫洛应声栽倒在地,而胖妞则贴近了她的身体,手往腰间摸去,很轻松地将那装着母蝗的袋子给摘了下来。

  阿伊紫洛,死了么?

  即便是经历过了无数的大风大浪,但是在那一刻,我的心猛然痛得不行,一边是我曾经生死与共的儿时玩伴,一边却是配合我们行动的专家学者,胖妞竟然如此残忍地将阿伊紫洛给敲倒在地,生死不知——它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不可原谅啊!

  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办法挽回了……

  我整个人的情绪都处于一种剧烈波动的状态,身子微微一阵停滞,反倒是小白狐儿已然近了胖妞的身边,我瞧见此情此情,当即也是将所有的感情都给收敛起来,朝着小白狐儿大声下令道:“尾巴妞,抓住它,不要让它给跑了!”

  小白狐儿闻得我言,大声应诺,然而手中的银箫刚刚一举起,那带着金色紧箍的胖妞却是猛然一龇牙,露出了狰狞之态,然后举棒朝着小白狐儿打来。

  它的力量比往日更加凶猛了,小白狐儿连应了两下,却是步步后退,竟然有些不敌胖妞,不过这时我、徐淡定以及旁边的张励耘分别赶到,三剑齐出,将胖妞的攻势给拦截下来,我瞧见这小猴子的棍势依稀还有着努尔那苗巫十二路棍法的痕迹,确定是胖妞无误,心中又疼又痛,矛盾不已,然而这时那胖妞却不与我们纠缠,纵身一跃,跳上了张励耘的剑尖之上,接着猛然一借势,朝着树梢之上跳过去,接着向林中飞奔而行。

  到手的鸭子飞了,这事儿可不是我能够忍受的,当下也是叫人将阿伊紫洛保护起来,接着领头朝着胖妞远去的身影追去。

  密林追踪,一路疾驰而走,我几次都有些把握不住方向,也是听到那树梢的声音,方才勉强前行,然而就在我冲进树林十几分钟的时候,突然前面有人一跃而出,手中一双银白手套,朝着我的脸上抓来。

  1. 萧克明:

    可惜

  2. 罗大鸟:

    赶紧死几个人,不死几个人没意思,那个紫洛该死,一剑斩了多好

  3. 陶景鴻:

    近來更新太少了吧

  4. 9:

    那个紫诺太自信了,这么重要的东西放你身上?去死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