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七章 魅族血魔

2014年12月9日 更新

  黑暗之中的银手套来势汹汹,突然暴起,讲究的就是一个“突然”二字,待我发现的时候,已然抓到了我的脸上来,当下我也是来不及抵挡,脚下的马步一蹲,一个铁板桥的硬功夫,快速让过这一击,却见那银手套也在急转直下,幻化出无数爪影,朝着我的身体再次抓了过来。

  我身子尽管在极度弯曲,不过手中的剑却还紧紧相握,当来人得势不饶人、凶猛而来的时候,那饮血寒光剑猛然一挑,朝着我眼中的那一点银光刺去。

  这一剑玄之又玄,却正好将此人从我的身边避开了去,而当我直起腰来的时候,瞧见一个男人踩着不丁不八的罡步,站立在我的右前方,双手舞动着仙鹤迎客的起手式,与我遥遥相对。温柔如水的月光洒落在林间,让我看到了这个银手套却长得高大威猛,孔武有力,脸上纵横交错两道伤疤,却正是先前布局追杀破烂掌柜张中华的魅族山门护法耿传亮。广华团划。

  这男人乃前代魅魔最为得意的弟子之一,与当代魅魔刘子涵情投意合,尽管可能在传承之上会少一些东西,但是修为却不弱于旁人。我跟此人交过手,当初便是他,将青城山的酒陵大师给拦在门前,晓得他是一个格外难缠的家伙,当下心中一阵发紧,这时小白狐儿从我身边飞速掠过,瞧见此景,大声喊道:“哥哥,怎么了?”

  我盯着耿传亮,不去看小白狐儿,而是挥了挥手,吩咐道:“别管他,这人我来对付,你去将胖妞给追回来——即使追不回,至少也要将袋子给拿回来!”

  小白狐儿瞧得出这耿传亮的厉害,心中稍微犹豫了一会儿,不过最终还是选择了服从命令,纵身而上,然而她想要走,特意前来拦截我们的耿传亮却不会让人这么容易就通过,当下也是狞然一笑道:“想追上去?那得先过我这一关再说!”

  说吧,他的脚尖轻点,腾空一跃,飞在半空中想要将小白狐儿给拦下来,不过这时的我却已然蓄势以待,耿传亮这么一动,我便是一剑飞出,一道“西江月”,月之灼灼,垂落西江,天色合一,剑光由亮到收敛,最后化作了虚无之中,然而耿传亮却能够从这暗淡的剑招之中感受到莫大的危机来,当下也是顾不得再去拦截腾身远走的小白狐儿,而是挥舞双手,先是避开了这一剑的锋芒,接着袖间滑落出两把钢臂,与我叮叮当当不断交锋。

  两人以快打快,十几次呼吸之后,骤然分开,中间则是耿传亮打落在地上的粉红烟雾。

  这粉红烟雾缭绕其中,似乎想要朝着我这边吹来,却被我以风眼之术,将其徐徐避开。此物必然毒性极重,不过没有吹入我的鼻中,却不过是一道美丽的风景而已,耿传亮仔细打量着我,脸色变得有些凝重了,开口说道:“陈志程,果然是你!他曾经说能够得到天王左使看中的你,有可能是当今天下少数几个能够破坏棋盘的家伙,我当初还不信,区区一个茅山子弟,哪里可能有这般的力量,如今一看,你成长的速度,实在是太过于惊人了……”

  当日丽江一战,我孤身潜入峡谷,曾与耿传亮在那山谷中交过手,当时的他在魅魔刘子涵和箭王林易的辅助下,将我打得抱头鼠窜,虽说后来吃了点亏,连箭王都折戟于此,但那都是青城山酒陵大师和一字剑的功劳,我反倒像是一个透明人,除了穿针引线,倒也没有别的用处,而今天这一交手,信心满满的他就好像撞到了一面铁壁一般,有着说不出来的艰难。

  面对着耿传亮的赞誉,我却反而显得很平静,修行之路,说简单点不过就是从这么一个山头,爬向另外一个山头,我们总以为对面的高山之上,就能够看尽所有的风景,却不知道当走过去的时候,头顶之上,还有更高的险峰。

  耿传亮不过是我以前遇到的一个山头而已,我并没有太多的关注,此刻我的内心中完全充满了胖妞挥棒敲中阿伊紫洛的那一副场面,心痛得不能自已,耐心便也少了许多,寒声说道:“耿传亮,那么说,此次东营蝗灾,你也是幕后者之一咯?破坏了那么多的农田庄稼,残害了如此多的人命,就是为了养一条小虫子?你觉得这样的你,还有什么脸继续活在这个世间?”

  瞧着我这般的严肃,耿传亮哈哈一笑,脸色却变得越加的活泼了起来,高深莫测地笑道:“无知的凡人啊,眼中终究只是蝇头小利,一辈子到了头,也不过是苟延喘喘而已,看不到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的精彩——我有没有脸活在这世间,毋须你来多操心,你多想想自己吧,真的以为夸你两句,屁股就能够敲到天上去?接招受死吧!”

  耿传亮双手虚印一击,身子突然变得迷离起来,而就在这时,我感觉到身后传来一阵巨大的危险,当下也是脚步轻点,人平移了数米,余光处瞥见我刚才矗立的位置出现了一把巨大的镰刀,却是被一个黑影提着,偷袭于我。

  连续的攻击并没有停,我在闪避之中,发现这巨大的镰刀一共有四把,而它们则都被一个个披着黑色袍子的人形生物给拿着,上下翻飞,将我给完全笼罩其间。对方来的攻势甚猛,显然有要将我一举铲除的想法,而我举剑来挡,感受到那镰刀沉重的力量之后,却也不甘心于防守,在挡住轰然一击之后,手中的长剑翻飞,朝着对方的黑袍猛然一刺。

  我这一剑又疾又快,信心满满,觉得一定能够重伤对方,却不曾想那剑穿透了对方的黑袍,却并没有能够刺到任何实物,当下也是将长剑一搅,黑袍化作了碎片,方才看到那黑袍之下并非实物,而是一团明暗不定的气团,而这四个黑袍镰刀客,居然都是由那气团组成的。

  “什么鬼!”我骤然收剑,抵挡了疯狂击来的几刀,然后皱着眉头,朝着旁边伺机而动的耿传亮说道。

  耿传亮脸上浮现出了诡异的笑容,桀桀怪笑道:“身为魅族一门的山门护法,你当真以为我手上没有什么傍身的法器么?实话告诉我,这可是魅族外门的至宝,用上千名女弟子的初潮凝练而成的血魔。这样的小可爱一旦发动起来,不死不灭,不管你刀劈斧砍,都不能够毁灭它,反而会被它身上的精血之力给不断蚕食,到了最后,力战而死……”

  耿传亮极为得意,而我则真的闻到周围这四个黑衣人有那浓浓的血腥味,饮血寒光剑上面晦暗不定,显然也是被这种古怪的东西污染了,有一种脱离掌控的危险。

  我使用真武八卦剑,将自己给护得周全,耿传亮却略有些急了,这初潮血魔生生不息,虽说是磨人的好手段,不过他的目的是想要将所有人都拦在这里,而并非我一人,如果不能将我迅速解决,他此番行为不过就是个笑话,当下也是跻身冲入了战阵之中,配合这那四尊血魔,与我缠战。

  我此番非攻而守,不过是想要了解这四个黑袍之下到底藏着什么玩意,却并非是被打得不能还手,而耿传亮一加入了战场,我顿时就没有了后顾之忧,尽管还在勉强出剑抵挡,脸上的笑容却浮现了出来,与耿传亮交手数个回合之后,铿锵有力地笑道:“耿传亮,好一个山门护法,不过可惜的是,红粉骷髅销蚀精魄,哪里有我这一心向道的虔诚者龙精虎猛?你一直停留在原地,却不料我已经走得很远了——抱歉,今后的路上,我不会再等你了……”

  我越说越委屈,当下也是将血劲朝着右眼之上狂涌,神秘符文立刻运转开启,临仙遣策,对于早已有所参悟的我并不仅仅只是一种短时间的观察,而是境界之上的陡然提升,对手所有疯狂到了极点的攻击在此刻都毫无例外地露出了破绽,而我手中的长剑翻飞,所作的,只不过是将这破绽给扩大,然后一击而杀。

  叮、叮、叮、叮……

  长剑宛如蛟龙腾跃,接着四记掌心雷轰然而起,直接印在了那血魔胸口,号称永生不灭的血魔在那道门中最为至阳至刚的雷意面前,显得那般的脆弱,瞬间就化作了一蓬血雾消散,而耿传亮则发现自己的对手一瞬间就变成了恶魔,所有的攻击都落了空,而周身穴道却被不断击打,当气血陡然凝滞爆发的时候,唯有轰然一跪,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耿传亮跪倒在地,我也是因为全身力量骤然一空而坐在了草地上,深吸了几口气,右眼之中的神秘符文渐渐消散,而我所有的力量则重回了身体里,我起身将着魅族一门的山门护法给拽着,无喜无悲,像拖一条死狗一般地往前走去。

  世间高山无数,他,不过是就是一个小山包而已……

  1. 肥虫子:

    胖妞也来凑热闹

  2. 桃花十三:

    沙发呀沙发呀

  3. 武陵王:

    最近更新太慢了

  4. 虎皮猫大人:

    老耿不是刘子涵的师兄吗?怎么又成弟子了

  5. 虎皮猫大人:

    看错了,写的是前代魅魔的弟子,呵呵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