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八章 一夜奔忙

2014年12月9日 更新

  胖妞藏身于暗夜之间,这儿是它的主场,行走在密林之中的它如虎添翼,而事发突然,我们的人需要有一部分留守原地,而另外一部分人追逐而来,也有些把握不住它的方向,我走了十几分钟,方才碰到了张世界,他在林中徘徊,瞧见了我,兴奋地冲上来,问我情况怎么样,我盘问一番,才晓得努尔坐镇场中没有追来,而其余的人则分成了三个方向追入林中,他和张良馗、张良旭在一起,结果半路上碰到十几个银手套,双方厮打一番之后,他刚刚跟张家两兄弟失散了。

  听到张世界的讲述,我的眉头一跳,晓得对方在林中其实还有有所埋伏的,当下也是顾不得许多,将被我封住周身要穴的耿传亮交到张世界的手上,然后让他带着我,朝着他们失散的地方追溯回去。

  对方人多势众,不过就个体力量来说,并没有太多值得称道的地方,张世界能够轻松突围,这便显示出了对手的无奈,而他刚才还琢磨着原路折回去查探消息,此刻有我镇场,更是没有问题,当下将耿传亮轻松地扛在了肩上,接着朝着回路快速冲了回去。

  我们很快就赶到了现场,林中小道一片杂乱,还躺着两人的尸体,我走过去检查,发现却是耿传亮的手下,我手下的金刚二兄弟倒也没有瞧见踪影。

  张世界精通追踪之术,简单观察了一下现场,立刻判断出了方向,当下也是带着我快速奔走,大概冲了两百米的距离,出了林子,到了一片庄稼田,却瞧见前面的玉米地里一片嘈杂,有喊杀的声音。我侧耳倾听,仿佛听到了布鱼的喊声,当下也是浑身绷紧如弓弦,嘱咐了张世界一声,接着脚步如飞,朝着对面冲了过去。

  这一大片的玉米地长势正旺,并没有收割,看着这片绿色,晓得前段时间发生的蝗灾并没有影响到这一片区域,我在秸秆之中快速疾奔,终于冲到了现场,但见布鱼、张良旭和张良馗三人被十来个人给围着,这些人衣衫不整,显然也是来得匆忙,不过个个手上都戴着或者银色、或者金色的手套,手中武器各异,将三人围得严严实实,轮番攻击,倒也凶悍。

  我麾下这三人皆是悍将,即便是最嫩的布鱼也有着极富天赋的修为,所以即便这十来人很可能都是魅族外门之中的精英,所以倒也应付自如,而张良馗、张良旭两兄弟虽然酣战良久,但是他们都是修行金钟罩、铁布衫的硬气功,些许锋刃甚至都难以破得他们的肌肤,而布鱼应该是刚刚与他们碰上面,这老实孩子自从进入了特勤一组之后,修为越发厉害,而出手也极为刁钻,所以虽然面临围攻,三人也有些疲惫,但是却能够形成僵持,不胜不败。

  当然,这样的场面在我赶到之后却是立刻发生了改变,瞧见有生力军出现,对方勉力维持的局面立刻有土崩瓦解的趋势,而我在一剑斩倒一人之后,手中的长剑隐隐之间便有红光泛起,轻轻颤动之下,却是欢快的情绪洋溢,当下布鱼和张家两兄弟气势如虹,立刻发起了反击冲锋,而我则在外围游走,确保没有人能够得以逃脱。

  在一阵激烈的战斗过后,总共十三人躺倒在了玉米地里,这里面死了五个,而其余的人则或多或少都受了伤,无力再战。广华亚血。

  将那些躺倒在地的家伙全部都捆了起来之后,我立刻查看了手下的状态,发现除了张良馗右手臂受了一剑之外,其余的都是小伤,基本上不影响正常行动,当下我也是追问胖妞的身影,而布鱼则告诉我徐淡定正配合着小白狐儿追踪,他则被徐淡定派了过去,以作支援。

  我点头,表示理解,而这时张励耘又带着几名市局的人员匆匆赶了过来,瞧见玉米地的这一副惨烈状况,赶紧冲了进来。

  我来不及跟跟张励耘仔细解释太多,当下也是匆匆交代完毕,让他在此照料诸人,而我则带着布鱼朝着徐淡定和小白狐儿消失的方向冲了过去。如此又是进了树林,走过一条长长的小道,我突然瞧见前面一股血腥味,连忙将剑拔出,快速靠近,却见到徐淡定和小白狐儿站在洼地那儿说话,而他们的周围,则倒下了七八个人。

  我和布鱼的出现也让他们两个略微心惊,待瞧见仔细之后,方才放下心防来,朝我招呼。

  我快步靠近,别的不问,先问两人有没有受伤,在得到确认的回复之后,这才问起了追逐的状况来。小白狐儿看了徐淡定一样,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布质荷包来,我瞧见上面的黑蜘蛛花纹,知道正是阿伊紫洛的那一份,晓得这母蝗终于被他们给夺了回来,当即心情就有些患得患失了,左右望了一眼,然后问道:“东西找到了,那胖妞人呢?”

  徐淡定苦笑着说道:“你当年养的小猴子现在当真是厉害了,当着我的面,摇身一变,竟然幻化成了三个一模一样的自己,而我和小白狐儿各追一个,结果都扑了空,剩下一个则逃得见不着了……”

  傀儡术?

  我有些疑惑,难以置信地说道:“小白狐儿凭着直觉,或许还会追错,但淡定你却是梅浪长老的得意弟子,玩弄这鬼花活儿的行家,怎么连你都给骗了?”

  徐淡定耸了耸肩,无奈地说道:“要不然怎么说它厉害呢,胖妞的资质只怕并不在尾巴妞之下。只可惜这小东西跟错了人,学得一身坏习气,又暴戾又狡猾,日后只怕很难再改了……”

  听到徐淡定的话语,我没由来的心疼,当初在南疆一役倘若我们没有走失的话,有怎么会弄成这般模样?

  不过后悔终究不是一种正常的情绪,当下我又问起周围倒下的这帮子人,却都是后来赶到的阻拦者,身手不错,不过却并不是他和小白狐儿的对手,在夺回了黑蜘蛛荷包和失去了胖妞身影之后,两人也没有留手,将大部分人都给撂倒在地。我点了点头,打量了一番小白狐儿递到我手上的黑蜘蛛荷包,许是刚才抢夺太过激烈的原因,阿伊紫洛封印在上面的银丝断得只有一根了,我掂量了一下,那母蝗还在,不过一动也不动,不知道是在沉睡,还是已然死去。

  不管怎么样,东西没丢就好,从案子的角度来说,这东西死去了,其实更合乎我的心意,当下也是派了布鱼赶去跟大部队报信,让人赶紧过来接管这里。

  布鱼离去之后,我与徐淡定商量起接下来的事情,刚才我们追得仓促,不知道阿伊紫洛是死是活,不过此刻母蝗在手,而且手上又有这么多的活口,甚至连耿传亮这样的人物都给我们生擒了,不管怎么说,这段算是一场重大突破,而接下来的事情,我们则需要盘点好损失的人手,然后对这个村子进行排查,将余孽给找出来,而今后的案情将如何走向,这个则取决于母蝗的落网到底能不能阻止此次蝗灾的爆发。

  布鱼很快就返回了来,同时还带着两个班的武警战士,以及一半的市局协同人员,将这些耿传亮的手下一一拘捕之后,我们返回了滩涂地边,这才得知阿伊紫洛并没有死,不过情况也并没有多好,头部受到重创的她此刻已然陷入了昏迷之中,努尔帮她做了检查,告诉我可能出现了颅内淤血,得赶紧送回市里面进行观察,必要的时候还有可能需要手术。

  阿伊紫洛的伤势给我们这一次胜利蒙上了阴影,我原本还想让她检查一下那布袋里面的母蝗,此刻却也不敢再多异动,让林豪带着人赶紧将她和其余伤员送回市里,而后我与市局的王歆尧和崖真瑞商量,然后组织大部队进村驻守。

  当下我们所要做的事情有两件,第一就是将村子给搜一遍,将残存的余孽和与此次事件有所勾结的那部分人给辨别出来,第二件事情就是给敌我双方的伤员进行一部分处理,然后对这些俘虏进行简单审问,看看能不能深挖出一些线索来。

  当下我也是将任务跟分派完毕,然后所有人都各行其是,开始了忙碌的工作来,首先是驻村,徐淡定带着人将这个村子给大概地进行了包围,任何夜里擅自离开的人都将受到追击,而后由努尔坐镇村委会,对这些俘虏进行盘查,重点当然还是此番的头号人物耿传亮,不过遗憾的是这家伙却是个硬汉子,尽管用上了一些不方便透露的手段,都没有能够撬开他的嘴巴来。

  经过搜查,我们很快在村子的两家大户中发现了剩余的教徒,经过一番激战之后,七人被当场击毙,而还有十数人则仓惶投降。

  如此忙碌一夜,到了清晨市局谢局长带着大部队赶过来的时候,朝阳升起,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晓得此战算是结束了。

  1. 奇:

  2. 落英簌簌:

    看的太不过瘾了。

  3. 武陵王:

    确实,更新太慢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