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三章 长江后浪

2014年12月11日 更新

  铛!

  一声激越的金属撞击声冲天而起,风魔以最恐怖的冲势朝着我这边轰然撞来,结果却被我一剑给硬生生地逼开了去。我双脚生根,纹丝不动,而风魔却受不住这两两相撞的压力,赫然一个凌空翻身,落在了好几米外的阵前,睁大眼睛,失声叫道:“不可能,你小子怎么可能这般厉害?”

  风魔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老前辈,纵横沙场数十年,而我则不过是初出茅庐并不久的茅山道士,双方硬生生地比拼修为,他退我进,这明显就不符合常理,然而事实却让风魔不得不睁大了眼睛来,顿时就感觉一阵迷惘。

  我自然不能告诉风魔我刚才在瞬间却是使用了深渊三法之土盾,通过斗转星移的力量承接,将这对撞之力给引导到了脚下的土地去,这种法门需要强悍的经脉以及快速的反应,并不是凡人所能够承担得了的,而即便如此,一拼之后,我感觉持剑的手臂一阵酸麻,却也是被这后劲给控制住了。

  风魔厉害,这是共识,当年十二魔星聚齐,天下间没有敢掠起锋芒者,就我的估计,单论修为,他应该能够列入我茅山十大长老的前列,而再加上他那鬼魅一般的身形和如风速度,难缠程度简直难以想象。

  茅山乃世间的顶级道门,能够有这样的实力排行,风魔已然比天下间大部分门派的第一人还要强上不少,这也是他之所以胆敢大白天就闯入军事监狱劫人的底气所在,不过风魔却没想到,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还比一浪高,我乃异类,生负十八劫的可怜孩子,这边不必说,努尔乃巫门棍郎,手中的杀威赶神棍出自瓯雒古城的遗迹,徐淡定和张大明白分别传承自茅山长老的梅浪和茅同真,也都是茅山当代一等一的年轻高手。

  这样的四人齐聚,哪里是他能够恣意妄为的?

  我出剑,不攻反守,风魔一旦发了怒,那攻势便如潮水,身子似陀螺一般飞速转动,手中的一对匕首宛如狼牙,不停地从我周身的空隙刁钻刺入,羚羊挂角,非要在我身上留下几个血窟窿才肯罢休。

  风魔全力攻击,我这边便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不过我却并不慌忙,当下也是将饮血寒光剑给舞动起来,使出那最擅防守的真武八卦剑。

  剑法一出,我周边便剑光游动,将我整个人给守得如同一只大王八一般,浑身都是壳,坚硬无比,无论风魔如何贴身缠斗,以快打快,都不如我漫不经心地顺势而为,疾出一剑来得浑然天成,这套经过茅山宗前辈锤炼数百年的防守剑法被我使得熟练无比,它并没有太过于套路,而是一种防守的思想,谨慎规矩,无论是变招还是应接,每一剑都十分自然,却是将风魔这种疯狂的打法给完全控制了去。

  风魔在这边与我纠缠,刚才与他交手的三人则空出了手来,除了张大明白冲到我的附近为我警戒之外,努尔和徐淡定则朝着风魔手下的铁面人大举进攻。

  徐淡定剑势阴柔绵密,就好像水里不断游动的水草,能够不知不觉地杀人于无形,而与之鲜明对比的则是努尔,他与张世界的感情最好,心中的愤恨也越发强烈,这情绪集中到了现在,却是使得他的出手大开大阖,一套苗巫十二路棍法被他耍弄得精妙绝伦,有一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凛然气势,风魔转移对手不到几个呼吸的功夫,努尔这一棒子就硬生生地敲在了其中一个铁面人的颅骨之上。

  砰!

  有点像是西瓜破碎的声音,在与风魔最紧张地交战之中,我依旧能够用余光扫量现场,却见努尔这一棍竟然直接将对方的脑袋给开了瓢。这一番巨力灌注下来,那颅骨即便是人体之中最坚硬的部位,也承受不了这般巨大的压力,先是那白色的脑浆和殷红的鲜血陡然炸开,洒落一地,而后此人的整个脑袋,包括他的铁面具都给一棒子敲进了自己的胸腔里面去……

  这般血腥的场面使得周遭的铁面人顿时就一阵惊慌,却不曾想对手竟然如此疯狂,杀人便杀人,哪里要用上这般大的气力,弄出这样的场面来?

  疯了,疯了!

  我这边在关注着,而与我全力交手的风魔也瞧在了眼里,当下喉咙里发出了一道鹰一般的啼叫声,接着朝我疾攻数招,让我不得不后撤开去之后,他却是返身朝着努尔那边扑去。努尔一招逞凶,却似乎晓得背后要来人一般,手中的棍势不停,朝着后方一阵搅动,却是将风魔这倏然而来的一击给挡了下来。

  风魔与努尔交手,仅凭着一把匕首,便将手持着长棍的努尔给逼退开去,显示出了强大的修为,然而这个时候的我却并没有继续朝着风魔的背影冲去,而是将手中的长剑稳了稳,陡然转身,再次朝着阵中扑了过来。

  刚才与风魔交手,我全程都在用真武八卦剑,防守做到了极致,而此刻再次破阵,我却一上来又用了清池宫十三剑招之中的凌厉章法。

  西江月。

  一轮圆月西江升,挂南天,血染枫叶林。

  又一个头颅轰然飞起,这一回是那个表现得亢奋无比的苍狼,这个身上纹着七匹狼的家伙积极而凶猛,不过相比较其他列阵严谨的铁面人,他反而显得有些跳脱,有些孤单、不和谐,此刻的我并没有将心思放在如何破阵擒敌这事儿上面来,而是瞄准了敌方最弱的环节,就是想要杀戮,想要给黄泉路上刚走不远的张世界拉几个陪伴,所以这一剑的目标就选中了这个并不合群的家伙。

  果然,一记剑招,又是一人头颅飞起,身体扑倒在地,解惑领悟过后的我有着绝佳的眼光和反应能力,这使得我能够在陡然之间拥有近乎于压倒性的优势,匹夫一怒则杀人,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这便是我心中的快意恩仇。

  风魔瞧见自己刚刚迎上了努尔,自己阵中又损失了一人,顿时就气得嗷嗷大叫,当下也是一爪逼开了努尔,飞身折入阵中,从怀里摸出了一颗红色丹丸,直接塞进了耿传亮的嘴巴里,然后又吩咐白嘉欣给他喂水。

  风魔越恼怒,速度则越发攀升到了极致,做完这动作之后,再次折转出来的时候,却也不再与我们单个人交手较量,而是游走于属下圆阵之外,哪里倘若有危险,他便倏然出现,出手解围。

  这般的飞速救火,倘若是别人,恐怕早就已经累得趴下了,然而风魔却是个天赋异禀的家伙,那速度一旦攀升上来,却让我们变得头疼了起来,而且他出手无迹可寻,陡然出现在身旁,猛然刺来,而当我们拼尽全力阻挡之后,他又杳无踪影,跑到了另外一头去。

  这般的攻击对于我们,也还勉强能够抵挡,但是对于张励耘、布鱼和张家两兄弟和其他市局等人,却有些难以招架,情况陡然间变得有些恶劣了,然而这个时候,先前被整治得颇为乏力的耿传亮突然从阵中冲了出来,此刻的他体型居然比正常的时候要壮硕了一大截,个头都足足有了两米多高,浑身肌肉贲张,裸露出来的皮肤泛红,好像刚刚从沸水锅里面捞出来的一般。

  这估计是风魔刚才给他喂过药丸的功效,而耿传亮一出来之后,环顾一圈,径直找到了我。他从地上捡起了一把铁剑,一边大踏步,一边桀桀怪笑道:“年轻人,我之前不是说过了么?一切都没有结束,一切都只是开始,我现在就让你从高处跌落凡尘,让你尝一尝失败的滋味,它到底有多么美妙!”

  耿传亮此刻状态诡异,箭步冲来,正前方的布鱼想要去挡,结果被耿传亮撩起的拳风一把推开,要不是小白狐儿及时上前拉了他一把,说不定就要给此人给一拳轰杀了。

  此刻的我正顺着饱饮鲜血的魔剑之势,想要再杀几人,剑势汹汹,正压得对手毫无反抗之力,而风魔也是倏然而至,将这围给结了,然后与我飞速交手,耿传亮这般冲来,却是跟风魔形成了合围之势。这样的两个人,随便挑出一个来,都是当今邪道一等一的角色,倘若是联手围杀,只怕是我也难以招架,不过这时努尔却及时封住了耿传亮的去路,手中的长棍横举,冷冷的话语从身体里发了出来:“你的对手,是我!”

  耿传亮愤怒地举剑斩来,努尔一棍朝天而起,两人瞬间交手几个回合,而努尔则凭借着耿传亮对那剑并不太熟的优势,一棍打在了他的左胳膊上。

  努尔全力的一棍能够将人的脑袋打入胸腔,然而此刻这一下,却仿佛敲在了石墙之上一般,我心中惊讶,而此刻风魔又缠了上来,那匕首如跗骨之蛆,让我浑身冷汗顿起,有些难以招架风魔这宛如鬼魅的速度,当下也是不再犹豫,手往怀中伸了过去。

  风魔最为凭恃的就是他的速度,一击不成,远遁千里,那么我先将他这优势给废了,然后给张世界报仇雪恨!

  1. adf:

    sdaf

  2. 沙发:

  3. :

    置之死地而后生,破釜沉舟。灭之。

  4. 四小佛:

    速更

  5. 流水:

    老王又要上场了

  6. 落英簌簌:

    王木匠来也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