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四章 风魔化禽

2014年12月11日 更新

  八卦异兽旗!

  当初我下山行走的时候,除了平日里交给我的诸多本事,我师父还曾经说过,有两件东西,能够让我独当一面。

  这其中之一,是给我一身魔功量身定制的深渊三法,而另外一件,则是我师父曾经用过的八卦异兽旗,这旗子乃茅山十宝之一,比之闻名于世的九老仙都君玉印、合明天地日敕玉符、御赐宗坛玉圭等物不同的是,它极具实用性能,无论是防御,还是留人拘束,都是一等一的法器,而再加上寄身其中的千年阵灵,它已然成为了我以小博大、一锤定音的绝佳手段。

  旗落于地,扎入了泥土之中,接着便有狮子、鹿、马、龙、麒麟、咬钱蟾蜍、貅、鳌八种异兽从令旗之中腾身跃出,走马灯地游走,将风魔给紧紧围困其中,而王木匠则腾身飞上了头顶,得意洋洋地说道:“这世上谁家法阵最是强,八卦旗阵——我艹,这是什么鬼?”

  在意识到我封阵的一瞬间,那风魔却还是有向外突围的动作,然而他快,那王木匠更快,手中微微一动,立刻有一匹奔马朝着他扬蹄而来,一脚踢中了风魔的匕首之上。

  风魔凭着一身修为横行无忌,然而他面对的却并不是人,而是一套锤炼几百年的阵法体系,这奔马尽管被他猛然一搅,前蹄溃散,然而很快炁墙之上又朝着它的身上注入新的力量,源源不绝,使得风魔仿佛撞到了石墙上面一般。不过他并不气馁,继续朝着边缘突击,结果在尝试了两次之后,终于一脸阴郁地扭过头来看我,寒声说道:“茅山十宝,八卦异兽旗?”

  我微微颔首,冷然说道:“苏秉义,你真当我宗教局都是些土鸡瓦狗是吧?杀我旗下兄弟,那就拿命来偿还吧!”

  风魔嘴角挂着轻蔑的笑容,一边瞥眼关注着阵外的耿传亮以及自己的那些门人,一边瞄着头顶之上的王木匠,冷声说道:“好大气的话,不过这话儿若是你师父说起,我倒也会惧怕三分,然而你……呵呵,生死相搏,性命从来轻贱,刀口舔血这么久,你怎么还不能勘破?老子今天杀了好多人,哪个是你的兄弟?”

  风魔一副懒洋洋的表情,然而从他绷得笔直的身体,便能够感受得到他此刻也是有些悔意了,我无意与他多作口舌之争,不过当下的情况,却是我的修为终究离这魔头有着一段距离,即便是在阵中,有王木匠的帮助,也不能擒拿于他。

  既然拿不住风魔,那就只能用一个拖字诀,将他缠在阵中,让努尔和徐淡定带人将他的羽翼爪牙给全数斩断,到最后再全力围剿此人,事情便成了。

  有着这样的思路,我当下也是强忍着心中的悲愤,跟他谈及了张世界,他似乎有印象,回忆道:“哦,那个疯狗一样死追不休的家伙啊?我当时其实并不想杀他的,毕竟也麻烦,不过没想到他非要死跟着,也就顺手打发咯。早知道他是你的手下,我就应该将他分尸,给你一个惊喜的……”

  风魔存心激怒我,用夸张的语气跟我讲起了张世界临死之前的惨状,然而到了后面,突然音量陡转,脚尖一蹬,人如利箭,朝着正上方操控法阵的王木匠冲了过去。

  此人不动则已,一动便势若奔雷,王木匠根本没有预料到对方竟然不去与我相搏,而是朝着他这边冲来,顿时也是慌了神,朝着旁边移动了一下,结果那风魔却是发出了一声鹰一般的啼叫声,左右脚尖互点,整个人竟然凭空拔高了七八米,接着陡转直下,朝着阵外飞跃而去。一个人竟然能够跳得这般高,而去还能滑翔出去,他的这举动实在有些吓人,眼看着风魔即将脱离八卦异兽阵的束缚,我朝着躲在一旁的王木匠大喊:“老王!”

  王木匠虽说精通阵法操纵,但是素来怕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过被我这么一喊,倒也回过神来,厉声喝道:“青龙,抓!”

  一声令下,那龙旗之上一阵波纹闪动,接着一条长龙瞬间出现在了风魔的前方,将其身子一卷,朝着地上折落下来,风魔人在空中,刚才那一下纵云梯也算是到了极致,无法借力,只有被再次扯回阵中来,不过那长龙并无太多的攻击能力,落地之后,被风魔用一双匕首给挑开,顿时溃散于无形,而我则如饿虎一般猛扑上去,将风魔给纠缠住。

  刚才的陡然一下,使得我看到风魔瞬间的爆发有多么强烈,倘若我不将他给缠住,即便有着王木匠的主持,只怕他也能够冲出阵中。

  我与风魔再次交上手,一开始就将眼中的临仙遣策给开动了起来,而即便如此,那依然陷入疯狂之中的风魔也是极为难缠,身如鬼魅,倘若不是王木匠在旁边主持法阵,引那异兽前来相帮,只怕我就要给风魔那快速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节奏给带死了。

  两人纠缠,不死不休,而阵外的战斗则显现出了一边倒的情况,失去了风魔的护翼,他手下残缺的十三面具人也终于扛不住以特勤一组为首的众人围攻,特别是张大明白,我这师弟最擅长的就是正面强攻,一双肉掌有着千钧之力,在没有高手的牵制下,却能够像台坦克般地横冲直撞,而徐淡定在瞧见天色转阴之后,也果断将本命鬼灵给释放出来,潜入阵中,声东击西,牵扯后路。

  至此,那些铁面人终于有种即将崩溃的态势,不过最终一锤定音的却是努尔,他之前在与磕了药的耿传亮互博,然而这巫门棍郎是厚积薄发,耿传亮则在羁押期间伤了元气,当拼斗的时间被延长到了一个临界值的时候,终于一个踉跄,显示出了无力后继的败局来。

  努尔是个极为懂得抓住机会的修行高手,在耿传亮刚刚有一点儿苗头显露出来的时候,他便赫然大喝道:“萨姆呀个萨姆布台,破呀!”

  伴随着这一声巨吼的,则是手中的杀威赶神棍从上而下地猛然一挥。

  棍子落下来的时候,宛如天雷轰击,有山岳倒塌一般的气势从棍尖之上陡然涌出,一大团黑色罡气瞬间化形,成为了一条长着翅膀的巨蛇,十几米长,张开大嘴,朝着前面扑去。

  此物乃杀威赶神棍之中藏身的巫灵,此刻陡然释放,立刻产生了巨大的破坏力,而那耿传亮却根本来不及躲避,眨眼之间那翼蛇便扑到了跟前来,他所能做的只有将双臂格挡在了胸前,然后将眼睛闭上,硬生生地承受了这一棍子。

  努尔这全力的一棍,哪里是耿传亮这个仅仅靠丹药维持的家伙所能够抵御的,当下也是七窍流血,浑身就像被万兽踏过一般,朝着后面飞跌而去,而这翼蛇余势不止,将耿传亮身后的圆阵给冲得七零八碎,不成模样。

  努尔的这一棍子不但技惊全场,而且还牵扯着阵中激斗的我和风魔之心,当瞧见那条巨大的翼蛇从棍中生出的时候,风魔终于晓得大势已去了,当下也是一阵疾攻,将我给逼退到了角落,接着他突然将身上的斗篷大氅朝着我这边甩来,接着将身子团成一圈,倏然朝着空中再次腾跃而去,王木匠早有准备,当下也是招来龙、马二兽,前去阻拦。

  我觉得王木匠此番还能阻拦,当下也是将长剑一搅,等待着风魔再次砸落,却不曾想那风魔居然扭身一变,化作了一头翼展六米的巨禽,冲天而起,直入云霄之上。

  我艹,这什么节奏?难道这风魔也跟小白狐儿、布鱼一般,是妖兽化身么?

  瞧见风魔高飞的背影,我浑身如遭雷轰,心中震惊得浑身发麻,而这时那天空之上则传来了风魔气急败坏的声音:“陈志程,你杀我手下,逼得我显现法身,破了修为,此仇已结,我一定还会再回来的,到了那个时候,定然取你性命,祭奠我失去的所有……”

  我,一定还会再回来的……

  的……

  空中依旧还在回荡不休,而此刻被风魔抛弃的一干手下则全线崩溃,除了两人逃脱,被徐淡定带着张励耘等人衔尾追击之外,其余的人全部都被打倒在地。剧烈的战斗过后是一阵极度的疲惫,我并没有收起八卦异兽旗,而是走到了一片狼藉的战场,瞧见刚才与努尔缠斗不休的耿传亮此刻仰首躺在了草地中,面目全非,就好像被烙铁烫过的一般,而人则早已死去。

  耿传亮死掉了,同样死掉的还有近半的铁面人,至于其余的则大部分都是重伤,一个投降的都没有,看得出来,风魔的手下,若单论风骨和节操,却是比耿传亮的手下要强上许多。

  我喘着粗气,与努尔交流了两句,正好瞧见白嘉欣被人给架了过来,便淡然讥讽道:“白女士,这次放风,可还不错?”

  白嘉欣被人粗暴地强扭着,看到了我,却露出了怨毒的表情来,恶狠狠地说道:“陈黑手,你别得意,有陆客在,自然会有你哭的一天!”

  1. 小花:

    陆客又是谁来着?

    • 阿阿:

      弥勒

  2. 小花:

    这次打架小白狐和布鱼怎么没参加?小佛把他俩忘了吗?要不然风魔能这么轻易的逃了吗,,风魔后来没有他,死了吧,还是招安了?

  3. 豆子:

    前面不是好像猜到了风魔了吗?还说它脖子有毛,是不是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