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五章 破局者言

2014年12月11日 更新

  再次被抓起来的白嘉欣显然有些绝望,不过即便如此,她也不愿意就此低头,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当下也是将话语讲得无比狠厉,不过她越是如此,我却也越晓得她心中的恐惧,也是冷冷一笑道:“其实都不用审判,我也晓得你的结局——恐怕这辈子你都得待在白城子那个阴冷恐怖的监狱里面,孤独终老,在恐惧和绝望中死去。这就是命,所以我建议你找点信仰,信佛或者信道,皈依基督也可以,也算是救赎你前半生的罪孽……”

  面对着我的规劝,白嘉欣却嘴硬着说道:“即便是孤独终老,那也好过惨死街头的好——无论你如何嘲笑我,但是我相信,我总能活得比你更久,而且我从此刻开始,便无比地期待着你死讯传来的那一天……”

  这个讨厌的女人在希望破灭了之后,显得有些疯狂,我不想跟她再多费唇舌,让人带她离去,稍微盘点了一下己方的伤亡,这时徐淡定已经带着人朝这边返回了来,我瞧见布鱼像夹面口袋一般,胳肢窝一边一个,夹着两人,便朝着徐淡定喊道:“死的?活的?”

  徐淡定苦笑着说道:“死的,一直追到了玉米地旁边去了,拼死反抗,我怕自己的人被这两个垂死挣扎的家伙给弄伤,于是就下了重手……”

  尽管他是这般的解释着,不过我却晓得,张世界的死让所有人的心中憋着一口气,这个从特勤一组建立开始就陪着我们走到现在的冀北汉子,便如同我们的亲人一般,他的死不但我受打击,一组里面的所有人都悲伤不已,故而在交锋的时候,却也没有想着多留点手,对于无关紧要的家伙,手段凌厉些,其实倒也不是什么需要顾忌的事情。

  正盘点着人员伤亡情况,这时市局的谢局长已经带着大部队循迹赶来,瞧见此刻状况,颇为惊喜地喊道:“怎么,人都留住了?”

  我摇了摇头,咬牙说道:“主犯风魔逃了。”

  风魔的逃走是我最为遗憾的,然而这事儿对于谢局长来说,却已经是十分难得的了,十二魔星之名,在行内稍微有些资历的人都晓得其厉害程度,他根本不指望我们能够留住风魔,而将所有被劫的人员都给留下,这已经是意外之喜了,当下也是招呼手下全副武装,将这些人给押解到公路上去,接着走到我面前,舔了舔嘴唇,然后说道:“陈组长,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将八卦异兽旗和饮血寒光剑都收好,这才回头对谢局长问道:“陈战南人呢?”

  谢局长气愤地说道:“这狗日的,就是个废物,连母蝗的真假都分辨不出来,使得我们将宝贵的时间都给错过了,还差一点就结了案,妈的……”他对那秃顶老头一阵痛骂,接着突然转折道:“只是……你知道的,他是华东局直属的专家,我也没有权利将他控制起来的——他的问题,只有华东局的调查组经过审定之后,才能够最终确定,而此刻我也只能派人监视他的行动而已。”

  谢局长到底不是像我一般的一线作战人员,考虑问题,更多的会想到那些条条框框,而不是务实的东西,在没有得到上级指示的情况下,也唯有中庸一些,不能给人抓到把柄,毕竟此番事故之后,等着看他笑话的人还是蛮多的,也有人瞄着他屁股下面的位置,他不得不谨慎一些。

  我理智上能够理解谢局长的行事方法,不过情感上却不能接受,眼神一下子就变得无比阴郁起来,咬牙说道:“因为陈战南的误判,使得事情变得格外严重了,阿伊紫洛告诉我,对方掉包,蒙蔽我们,肯定是有目的性的,说不定已然将蝗灾爆发之前的预备期安稳度过了,当下也只能紧急通告各部门提前做好防疫工作,另外就是向上面求援……”

  我将我所能够想到的应对措施给他一一讲起,并且嘱咐他,对于此次劫狱的内应一定要彻查,不然我们很可能一直都处于被动状态,谢局长不断点头,到了最后,我这才问道:“我手下的兄弟,遗体在哪儿?”

  谢局长连忙说道:“张世界同志的遗体我们已经进行过收敛了,现在正停放医院的停尸房里,等待你回去处理。”

  我点了点头,一阵疲惫从内心中油然而起,当下也是不再多言,跟着众人返回了公路旁边,也没有再理会后续之事,与特勤一组的众人跟队返回了市局。

  与市局的人员进行了交接之后,特勤一组的所有人员则都来到了医院的地下停尸房,这儿充斥着一股古怪的气味,那是尸体所独有的味道,张世界平静地躺在了一张床上,掀开白色的床单,他面容安详,仿佛只是睡了过去。张世界死得颇惨,不过谢局长已经令人进行过了处理,被撕裂的手臂被缝合过了,胸口的伤口也塞上了填充物,衣装整齐,瞧见他这副模样,小白狐儿顿时就哭了起来,而其余的人心中也颇为悲凉。

  此番鲁东一行,首先是赵中华重伤,接着张世界惨死,我们被幕后真凶耍得团团转,可谓是倒霉到了极点,此刻瞧见张世界的遗体,特勤一组所有人的心中都不好受,一时间都有些爆发出来。

  不过这种悲伤的情绪可以有,但是不能过度,我思考了一番之后,艰难地说道:“世界走了,我知道大家都很难过,不过我想要大家晓得,做我们这一行的,从来都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面,不光是他,就是我陈志程,也随时可能离大家而去,所以过分沉浸在悲伤之中,这是弱者的行为。你们是谁?你们是特勤一组,是整个秘密战线里面,最精锐的一拨人,我希望大家都要晓得,我们不能崩溃,我们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说完这句话,我朝着努尔看去,作为特勤一组另外的主心骨,不善言辞的他也点头说道:“对,世界走了,我们还活着,逝者已矣,活着的人就得做我们该做的事情。这帮子劫狱的人被拿住,但是风魔跑了,藏在风魔后面的弥勒也还在暗处苦忍爪牙,我们只有将这些家伙给弄趴了,才能真正让世界瞑目,让他走的安心。”

  我和努尔在停尸房里,当着张世界的遗体给大家打气,接着交代医院将他的遗体给保管好,等到家属过来的时候,进行后续的事情。

  小白狐儿是个情感丰富的女孩儿,离开的时候她有些依依不舍,哭着对我说道:“哥哥,会不会有一天,我也会躺在那个冰冷的盒子里面啊?”我给她抹着眼泪,然后心情沉重地说道:“不知道,或许先死的人是我呢?做我们这一行的,性命从来都不是自己的,不过你放心,不管怎么样,只要我在,都不会让你有事的!”

  听到我郑重其事的承诺,小白狐儿的心情似乎也好了一些,很认真地对我说道:“哥哥,我一定会努力修行,然后好好地保护你的!”

  小白狐儿的天真让我感觉到了一些温暖,离开了停尸房之后,我并没有离开医院,而是来到了阿伊紫洛的病房,询问医生她的状况。正好还是那位老医生,没好气地告诉我,病人昏迷过去之后,病情一直出现反复,再次被送到了抢救室,这会儿虽然情况已经稳定了很多,但是绝对不能再接受任何刺激了,不然真的植物人了,这事儿就只有怪我们了。

  阿伊紫洛并没有苏醒,这让我心中更加沉重,在思考了一会儿,留了小白狐儿在这儿照看,接着我带人赶回了市局,处理各种事宜。

  风魔劫狱一事震惊宗教局,事发之后,无论是省局、华东局还是总局,都不断有电话过来询问,宋副司长也打了电话过来询问,我当下也是将情况给他作了汇报,听完之后,他也是破口大骂,接着告诉我此事许老也已经知道了,特别震怒,责令相关部门严肃处理涉案人员,不过作为总局大佬,他也不好指名道姓,据说有人在保陈战南,事情有点儿复杂。

  我对宋副司长说起了此刻的困难,他答应我会沟通华东局,再选派一个能力强一些的顾问过来,不过蛊师这种专家毕竟还是太少,可能不会来这么快。

  工作一直忙碌到了深夜,我在办公室眯了一会儿,正想去歇一会儿,这时却接到了小白狐儿的电话,说阿伊紫洛再次醒了过来。

  此刻的案件陷入了死结当中,阿伊紫洛也许是唯一的破局者,尽管晓得这时候再找她,也许会对她的健康有着巨大伤害,但是我却也顾不得许多了,匆匆赶往医院,到了病房的时候,阿伊紫洛似乎一直在等我,待我刚刚坐定,她便努力地说道:“我刚才推算了一下,就我们这些天的调查结果来看,蝗灾倘若要爆发的话,肯定会在野鸭岛、大汶流海堡和郝家屋子这三个地方之一!”

  1. 奇:

    沙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