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六章 牛粪嘎痂

2014年12月12日 更新

  阿伊紫洛讲完了这句话,不停地喘气,我赶忙拿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将这三个地名都给记了下来,然后担忧地对她说道:“你的身体还没有好,病情随时都可能出现反复,还是早点休息吧,不要再考虑太多了。”

  “不!”这个倔强的女子摇了摇头,痛苦地对我说道:“不行,来不及了,你赶紧去这三个地方查看一下,通过排除,所有的信息表明这三个地方,其中之一,必然是母蝗新的寄居之地,如果不能及时制止,那么到时候不单单只是大范围的蝗灾爆发,而且还有无数的人会在这一场灾难中死去,行百里者半九十,你可不能就这么放弃了!”

  阿伊紫洛就像一个即将溺水的人,试图抓住最后一根稻草,拼尽着生命想要劝服于我,一副如果我不答应,她便不肯罢休的模样。

  事实上,对于她的话语,此刻的我多少也还是抱着信任的态度,毕竟她很多的预言和判断都不出意外地成为了现实,在专业的方面,她已经远远甩出了陈战南这样的同类好几条街,难怪她会得到总局许老的青睐。我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这才认真地点头说道:“好,现在夜已经深了,等明日,我与市局的谢局长联系好了之后,派人前往那三个地方进行调查……”

  我说得很认真,显示出了我所要执行的决心,然而阿伊紫洛依旧还是不满意,脸色苍白,忍着极大的痛苦对我说道:“不,时间来不及了,你记住,我们已经失去了太多的时间,现在必须争分夺秒了!”

  我略有些诧异,要晓得现在可是大半夜,凌晨两点多,而且我手上还有一大帮子事情,明天还有无数的申请和工作需要去做,为了阿伊紫洛的一个判断,我难道要连夜赶往她所说的地点,前去探察么?

  这事儿,是不是有点太儿戏了?

  然而当我瞧见了阿伊紫洛期待的目光之时,却莫名有一种预感,觉得她这一回所说的,应该是正确的,说不定就只是差这么一点儿时间。

  在经过了慎重的考虑之后,我终于点了点头,然后拿起了手机,拨通了市局谢局长的电话,将这边的情况给他作了说明。电话那头的谢局长明显有些没有睡醒,在我讲述完了之后,他略微有一些迟疑地说道:“陈组长,这件事情我晓得了,你看这样好么——现在是深夜,人员召集不易,等到明天早上,我们布置人手,就立刻对这三个地点进行排查……”

  跟我一样,谢局长对于阿伊紫洛的意见也十分重视,不过凡事都有一个执行力的问题,无论是多么强悍的人员都得休息,此刻除了少数值班的人员之外,大部分都已经睡下了,一来却是人员召集不易,二来临时叫醒,早几个小时和晚几个小时,意义并不是很大,所以才会这般说起。

  我回头看了一眼阿伊紫洛期待的眼神,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这样吧,谢局长,我先带我的人前去探察,你明天一早,立刻布置人手跟过来,并且让所有的相关部门都做好准备,一旦有所发现,立刻启动我们的防范预案,你看这样可好?”

  谢局长在那边考量了一番,这才对我说道:“陈组长,这样是不是太急了?”

  我苦笑着说道:“之所以这么急,就是因为我们损失了太多的时间。”

  他在电话那头表示了理解,接着对我说道:“陈组长,你们来东营不就,地方不熟,这样吧,我查了一下排班表,王歆尧现在还在局里面,你过去找他,抽调两名精干人手先行前往,然后我这边尽快跟上面沟通,将力量给集中起来……”

  获得了市局的支持,我终于如释重负,挂了电话之后,对病床上的阿伊紫洛问道:“事情已经谈妥了,我带队先行赶过去,而市局的大队人马随后就到,你有什么建议?”

  阿伊紫洛苍白的脸上没有一点儿血丝,不过却露出了满意的微笑,接着她对我说道:“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承担的了,我建议你如果能跟总局联系,最好能够让许老亲自过来一趟。在我认识的所有人里,只有他能够镇得住这边的场面……”

  听到她的建议,我不由得苦笑——的确,许老是我们认识的人里面,最厉害的蛊师,不过他老人家早就已经处于半隐退状态了,基本上都不过问局里的具体事务了,对于此案,他表示出了最大的支持,这已经是到极限了,再指望他做什么,那已经不是我权力范围之内的事情了。毕竟如果什么事情都要劳动到上面的顶级大佬出马,不是显得我们这些冲锋在作战一线的家伙太过于无能么?

  譬如风魔,如果请总局王红旗这隐然天下第一高手出马,自然是手到擒来,不过这尊大神是我能够调遣的么?

  我苦笑,阿伊紫洛似乎瞧出了我的顾忌,不由得辩解道:“案子是就事论事,我相信如果将这件事情给许老说明清楚的话,他一定不会撒手不管的……”

  我摇了摇头,招呼小白狐儿离开,然后与阿伊紫洛告别道:“你刚才的提议,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不过这件案子我一定会尽力彻查的。先行告辞了,至于你,好好养伤吧……”

  阿伊紫洛对于我表现出来的顾忌态度十分不满,咬着嘴唇说道:“你不去说,我自己去说……”

  离开了医院,我召集了所有特勤一组的成员,包括努尔、徐淡定、张大明白,小白狐儿、布鱼、张励耘、林豪、张良馗和张良旭两兄弟,除此之外,还在市局值班的王歆尧也带着两位同志赶到了会议室,我简短地将事情经过给大家讲过之后,重点将后果给大家表明清楚,我说得触目惊醒,略有些困意的所有人都不由得浑身一阵激灵,表示会努力完成任务的。

  因为是深夜,大部分人都忙碌了一整天,十分疲倦,所以我也不多言,让王歆尧安排了三辆车,分别有他的两个精干部下和林豪开着,前往离这里最近的郝家屋子,而大家伙儿则抓紧时间在车上休息,补充精力。

  郝家屋子在黄河故道的附近,一开始的路还算不错,到了后面则并不好走,一路行去,我尽管闭目而眠,却并没有睡去,心中总是感觉有些不安,用《神池大六壬》推算了两回,前路都十分迷惘。直到这时我才晓得自己的心绪实在不宁,于是跟身边的努尔谈及。

  努尔也没有睡,而是在检查手上的装备,此番前去检查蝗灾情况,我们原来的顾问阿伊紫洛因为受伤躺在了医院,而后面补派的顾问则因为不负责的误判,而被实质性地监视了起来,不过这工作之前我们也有协助过阿伊紫洛做过一些,无论是略通门道的努尔,还是跟随过阿伊紫洛办事的徐淡定和布鱼等人,都是知晓的,不过没有专业人士在,难免有些生疏。

  听到了我的担忧,努尔笑了,对我说道:“我觉得是你心中对弥勒这个人已经存在有阴影了,你要克服,要不然以后对上他,还会吃亏。”

  努尔一阵见血,一句话便点出了我心结所在。

  的确,当初在南方省珠江出海口的龙穴岛一役,弥勒那智近乎妖的布局和算计,以及最后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和神秘,显然已经在我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一想到我此刻的对手有可能就是他,总是有些心绪不宁,感觉自己无论是做了什么事情,似乎都是朝着他所希望的方向走去。这种感觉极为不爽,就好像自己是一颗棋子一般,任人摆布。

  到了下半夜,我们终于赶到了郝家屋子,当场选取好几块滩涂进行了查验,结果让人喜悦,并没有瞧见什么,再三确定之后,我们的心情好了一些,接着马不停蹄地赶往野鸭岛。

  占地六百多亩的野鸭岛地如其名,是黄河口鸟类活动最集中地区域,是每年鸟类迁徙时集中休息和觅食的场所,在这里聚集了上万只的野鸭,有赤麻鸭、翘鼻麻鸭、绿头野鸭、斑嘴鸭等等,按道理来说,这样的地方是最不可能爆发蝗灾的,因为所有的幼虫一旦出现,必然就成了这些野鸭和禽鸟口中的食物,所以在前往此处的时候,我们心中还是充满了乐观的期待。

  赶到野鸭岛的时候正好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一片滩涂,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总感觉这儿有些过分的寂静,这样的静让人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大家还是决定先做一下取样工作。我需要统筹,并不插手,走在这旧河道的黑土地上,总感觉黑土上面,蒙着一层白茫茫的盐嘎痂。

  啪!

  我似乎听到了什么,左右一看,突然感觉平地之上多出了无数的凸起,不时还有盐嘎痂缓缓上升,宛若牛粪,我心中一跳,快步冲到最近的一坨之前,附身一看,却发现这哪里是什么牛粪,根本就是千万只暗红色的、蚂蚁大小的小蚂蚱。

  1. 小佛:

    沙发

  2. 踏雪寻梅:

    小佛辛苦

  3. 踏雪寻梅:

    小佛辛苦,超喜欢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