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一章 人蝗重现

2014年12月14日 更新

  瞧见这些丧服,我顿时就是觉得有一些意外,而我旁边不远处的徐淡定则惊讶地喊道:“不对,是那些‘人’!”

  他说到“人”这字的时候,语气刻意很重,我立刻反应过来了,这从蝗群之中缓慢飘过来的九个家伙,就是在上一波蝗灾中神秘死亡的那些死者。当时负责调查的徐淡定曾经跟我讲过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说他们虽然年龄、性别以及死亡时间都不一样,但居然都是在七月十五的鬼节出生的,生辰八字十分奇特,而且尸体处理得十分迅速,有的火化、有的土葬,不过我们并没有真正调查到尸体上面来。

  这事儿之前就一直觉得有些诡异,不过后来赵中华遇袭,接着又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导致我们并没有继续追查下去,却没想到这些神秘死亡的家伙,居然再次出现在这儿来。

  尽管只是从资料和照片等途径获得信息,但是徐淡定对这些人最是熟悉不过,所以只是看一下身型,便能确定个大概,然而当这些家伙从远处出现,缓慢走到近前的时候,透过纷飞不定的蝗虫,我却骇然发现,他们已然不再是人的模样。

  这些家伙虽然和生前一般,但是头上却有着巨大的触须,这触须如同环节众多的鞭子,暗红色,又像是纹章斑斓的蛇,一对巨大的复眼布满了大半个脑袋,脸颊尖瘦,是昆虫的口器,由上唇、上颚、下唇、下颚组成,不停张合,极为丑陋……

  简单来讲,这些家伙根本就是一只又一只人形行走的巨大蝗虫。

  “成精了,蝗虫成精了……”市局里唯一跟着我们的王歆尧震惊地大声喊了起来,而小白狐儿在朝着我这边靠拢了一点,低声对我说道:“哥哥,这些东西有古怪,我们要不然先逃开吧?”

  这些人蝗应该是被在幕后操纵一切的那名蛊师炼制而成,耗费了这么多的经历,自然也是有着极为恐怖的实力,我心中骇然不已,虽然并不惧怕,但是却也晓得我即便能够在此力战,但是我身边的这些属下却未必能够与之交战而分毫不损,当下也是有了逃意,于是朝着身后的人比手势,让布鱼背着受伤极重的张良旭,而张励耘扶着伤势稍微好一点儿的张良馗,然后悄声吩咐道:“你们先朝着河道前方撤去,我带人在这里拖延一番。”

  战场命令,从来容不得妥协,当下布鱼和张励耘也是没有多说二话,直接扶着伤员就撒腿就跑,而我们这边一出现动静,那些行走缓慢的人蝗立刻也动了,离得最近的两只收缩后腿,接着猛然一蹦,直接逃到了半空中来。

  这些家伙尽管依旧还是人的体型,但是弹跳能力,却已经到达了蝗虫的地步,一跃飞过十几米的距离,不过我既然说要给他们断后,自然也是不可能让这种情况发生,当下也是一声令下:“小白狐儿,拦住它!”

  小白狐儿得令之后,脚步一蹬,也展现出了人类莫能及的敏捷,腾身跳上了半空中,接着手中银箫伸出,狠狠地打在了其中一只的脑袋上面。

  铛!

  她这是在给我们试探,却见那极为厉害的法器砸中了对方,结果这人蝗却只不过是坠落到了地上来,接着后腿一蹬,竟然朝着旁边闪走,也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脑袋居然这么硬?我心中诧异,要晓得小白狐儿手中的这根银箫虽然最厉害的是音波袭人,但自身的坚固属性还是蛮厉害的,并不是普通的银金属那么简单,毕竟是传说中的圣地之物,常人若是挨了这么全力一击,哪里有没事儿的道理?

  到底是什么力量,能够让这些原本只是平凡人类的家伙,在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里,就能够化作如此模样?

  我心中一阵乱,当下也是一边招呼着众人向后撤离,一边小心防范着,而这些人蝗并不着急围攻而来,只是保持着一段距离,紧紧跟辍着,而当我们防范稍微一有松懈之后,立刻有一只宛若夜空之中的刺客,陡然杀来,一击不得手,立刻远遁几十米之外,不与我们正面交锋。

  一开始双方都有相互试探的意思,所以也并不着急拼命,然而在过了一会儿之后,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些鬼东西竟然有意识的将我们引导向一个预期的地方去。

  明白了这一点,我立刻提醒大家,朝着别处奔逃,然而就在我下了这个命令之后,那些人蝗却终于疯狂了起来,原本拉得长长的距离在瞬间就缩短了好几倍,接着有几只出现在了布鱼和张励耘的附近,跃跃欲试。就在我将心思放在跟在我身后的大部队时,前方的战斗陡然爆发了,两只人蝗突然从斜侧杀出,然后朝扶着张良馗的张励耘陡然杀去。

  张励耘是个绝对谨慎的人,他在第一时间抽出了腰间软剑,猛然一抖,应下了这两个人蝗的陡然进攻,然而虽然扛下,但一时之间就形成了劣势。

  他搀着张良馗,行动不便,当下也是瞧见了旁边有些惊慌失措的王歆尧,朝着他大声喊道:“老王,帮我照看一下良馗兄弟。”

  张励耘将张良馗交给王歆尧照看之后,双手终于得了解脱,一把软剑抖落得极为生猛,顿时就将这两只人蝗的攻势给瓦解了去,而这时的我与徐淡定也及时杀到,我用了那真武八卦剑中的坎字剑,将其中一个给我黏住,而徐淡定则及时补上,与那人连斗了好几个回合,接着一剑捅到了对方的心窝子里面去,用力一搅。

  徐淡定一剑得手,顿时颇为兴奋,然而很快他便感觉到剑尖之上传递过来的感觉有些诡异,当即猛然抽剑,却见到被自己破开的胸口处,出现了一个大窟窿,然而窟窿并没有一滴红色的血流出,而是混合着绿色浆液的蝗虫团块,一大把,有的洒落到了地上,有些稍微粗壮一些的,则朝着徐淡定的脸上直接扑了过来。

  我心道不对,当下也是一剑己去,那饮血寒光江之上红芒游弋,这是灵魂的灼烧力量,与这些蝗虫结合在一起,终于将其拦了下来。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能够闻到很腥臭的气味,这种气息与密布在我们身边周围的那些蝗虫并不一样,极为恶臭,让人忍不住将胃里面的存货给断然吐出的那种。

  有毒,绝对有毒!

  这情况让人诧异,不过徐淡定已然将第一只人蝗给控制住了,我没有放它离开的道理,当下也是叫众人赶紧朝着旁边闪开,注意危险,接着我咬着牙,硬着头皮往前冲,先是开启魔威,使得自己浑身魔气洋溢,避免了这种蝗虫喷溅的危险,接着连出了三剑,第一剑切头,第二剑切腰,第三剑我弄了一个“U”字型,直接将其手脚卸了下来。

  我三剑得手,便也不顾别的什么,直接抽身而退,当我重回人群之中的时候,发现前方被我斩杀的那人蝗竟然“啪嚓”一下爆裂开来,一股墨绿色的气息朝着上方冲起,似乎形成了一个怨毒而饱受折磨的冤魂,而后这身体则碎裂成了一大滩的绿色浆液以及不停跳动的蝗虫。

  这些蝗虫跟它们的同类很像,但是又有着许多区别,除了浓重腥臭的气味之外,个头也大小不一,小的蚂蚁芝麻大,而大的,则跟成人拳头一般,复眼中闪烁着怨毒的光芒,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这些蝗虫被我的魔威给镇住,并不敢冲上前来,不过却也给我们产生了很大的震慑,晓得倘若周边的那些蝗虫并不会取人性命,但是这些,绝对够我们喝一壶的。

  瞧见这副模样,我招呼众人说道:“走,走,不要停!”

  而这时小白狐儿却突然净胜尖叫了起来:“哥哥,快看,这是什么?”

  我惊诧地顺着小白狐儿的指尖看去,却见到当自己的同类被斩杀之后,那些人蝗竟然不在冲上来,而是开始跳动着身子,它们左右跳动,头上的触须不断地摇摆着,而当我敲过去的时候,在每一只人蝗的周围,居然聚集了成千上亿的蝗虫,在它们头顶的上空盘旋着,乌央乌央的,形成了一股墨绿色的小型龙卷风。

  天啊,这些人蝗居然能够控制那些遮天盖地的蝗群,我顿时觉得一阵无力,晓得这些人蝗恐怕跟母虫脱不开关系。

  看着这些龙卷风一般的蝗虫朝着我们缓慢移动而来,不知道有多少人心中充满了绝望,然而这个时候,冲上了一个缓坡的徐淡定朝着我惊喜地大声喊道:“大师兄,到黄河了,见水了,我们渡河!”

  对,渡河而过,那水便能够将蝗群给暂时阻挡,而我们也能够有逃脱生天的机会,听到徐淡定的呼喊,所有人几乎都不用我去吩咐,下意识地朝着河边奔跑了过去。

  黄河,就是希望,就是生命之源。

  然而,我们真的能够逃过么?

  1. :

    悲沧

  2. 豆子:

    唉,咋么办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