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四章 降龙伏虎,白衣赤足

2014年12月15日 更新

  光头弥勒!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看到了光头,便会条件反射地想起弥勒嘴角扬起的那微微笑容。这种笑容仿佛能够掌控一切,所有的事情都不会放在心里,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在与弥勒刚开始认识的时候,尽管他与我们站在了一边,毫无顾忌地将与自己合作的安南将军阮钱铮给捅死,并且自言与我是苗疆老乡,但是我却从来没有想到过,异国相识的我们居然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竟然会纠缠在一起。

  多年以后,我再次遇到了小观音,接着晓得我失散多年的儿时好友胖妞跟了一个光头和尚,然后在南方市街头又遇到了弥勒,晓得了这个山中老人的高徒,加入了邪灵教,成为了其中一个神秘的重要人物。

  多年以前,我是误入国境的战士,而弥勒是安南权贵的客卿,而时至如今,我是官,他是贼。

  我们天生对立,而且于公于私,对没有和解的可能性。

  在瞧见弥勒的第一眼,我顾不得临阵逃脱的王歆尧,断然下令,让布鱼推着木船,朝河岸边的祭坛靠了过去。

  我低伏在船头,眯眼打量,之间这祭坛就仿佛是本次蝗灾的风眼一般,方圆百米之内,根本就没有出现一只蝗虫。祭台之上,只有弥勒一人高高耸立,眼睛紧闭,双手朝天而举,似乎在主导什么仪式,而在那高大五六米的祭坛土丘之下,则环立着数十人,因为隔得远,所以看不清具体的模样,不过想来就是弥勒的追随者,也是本次蝗灾事件的具体执行人。

  弥勒此人实在是太恐怖了,无论是组织还是策划能力,都是我所见过的对手中最厉害的,居然就在我们的眼皮子地下,如此严防死守中弄出了这么一幕来。

  可以知道,弥勒最终所要的,恐怕就是现在这样的东西。

  他最后的目的,就是黄河龙脉!

  尽管我不知道弥勒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手段,可以将这传说中的龙脉力量给抽取而来,但是我却晓得倘若是让他成功了,只怕就会后患无穷,当下也是忘记了所有的个人安危与荣辱,大声下令,让布鱼紧急朝着岸边靠了过去。水下的布鱼已然不是人形,不过他却很介意这件事情,故而并未显露出一点端倪来,而是搅动水浪,将木船朝着岸边送去。

  有了布鱼在,这速度自然是一等一地强悍,我们很快就绕了一个大圈,再次回来了南岸来,而就在我们即将登船的时候,却有一大帮的人朝着我们这边冲来,冲在最前面的全部都是黑色的长袍大褂,古人装扮,手中的十八般兵器都有,一齐涌来。

  我一马当先,从船头一个飞跃而下,长剑前挑,用一往无前的蛮力,将第一波的家伙给逼开了去,接着拳打脚踢,势若猛虎一般地向前冲击。而与我一般疯狂的则是张良馗,虽说先前吃了一些苦头,但是他毕竟不像弟弟一般被破了气门,此番悲哀在心头涌起,顿时也是顾不得性命,将横练硬气功直接灌注在全身,咬着牙,直接用身躯给我们开出了一条道路来。

  有我和张良馗两人的带动,船上的徐淡定、张大明白、张励耘和小白狐儿都一副搏命的架势,而布鱼也直接从水中一冲而出,带着巨浪,扑打在了这帮黑袍人的身上。

  特勤一组的一个冲刺,便将对方的防线给捅得稀里哗啦,不过这并不代表着对方却都是弱者,在晓得我们的冲势如此凶猛,心头必然有着一股怒气,黑袍人当即也是收敛了阵型,朝着后面紧缩,而与此同时,则又有几人闯入其中,朝着我们的侧翼进攻而来。我们从岸边往前方一路冲锋,一连冲了二十多米,终于感觉到前方的抵抗实在是太过于激烈,终于收敛了攻势,这才发现我们已然被人给团团围住,而我的前方有一胖一瘦两个高手,却也是硬生生地挡在前面,不在后退。

  尽管身陷重围,但是我却没有眨一下眼,淡定地举剑而指,凛然说道:“来者报名!”

  那胖瘦两人之中的瘦子嘿然笑道:“小帅帐下,绰号降龙,便是我了,我旁边这个胖纸,本名也不与你得知,你唤作伏虎便是。”

  这两个都是大光头,我一边与身后众人靠拢,一边冷笑着问道:“十八罗汉?”

  “然也!”那瘦子降龙傲然说道:“陈志程,没想到你居然能够察觉到我们的计划,并且找到了这里来,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我们不会让你再进一步,打扰到我们老板的安静!”

  我将长剑抬起,指着周围一圈,然后冷然说道:“就凭你们这些无名之辈?”

  我说得轻蔑,这当然是故意激怒他们的,因为我瞧见的都是陌生面孔,瞧不出来历,也不清楚弥勒麾下的这一伙人到底有着怎么样的本事,不过从刚才的交手来看,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家伙显然是被弥勒调教得颇为难缠,所以想要让对方愤怒,从而露出破绽来。

  果然,越是一文不名的人,越是在乎“面子”二字,被我这般一顿奚落,那降龙和伏虎二人立刻脸色剧变,旁边的人也纷纷开口骂了起来,而降龙则扬起手中的方便铲,大声喝道:“不就是一茅山道士么,跟佛爷装什么大尾巴狼,得了个‘黑手双城’的诨号,便真的以为自己上了天?艹你大爷的,你跟我们老板比起来,差得远呢,来来来,老子不打得你叫爸爸,我就不配叫‘降龙’!”

  此人一冲,我却退了,反而是徐淡定迎了上来,用那桃木剑挡住了降龙的攻击。

  木质与铁质相较,自然是前者吃亏,不过在修行者之间的战斗来讲,材料的差异并没有那么重要,反而是经过温养的桃木剑在驱邪抑阴的方面,做得更加出色一点,故而徐淡定上前过来,顶住了降龙和伏虎的冲击,倒也不会特别费力,而被替换下来的我则朝着敌人左侧的包围圈奋力突击,手中的长剑挥舞地虎虎生风,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势。

  一般来讲,剑乃兵中王者,修炼到了一定境界的人,用剑与人交锋,那叫做一个飘逸潇洒,十分好看,然而我的出手,说不好听一点,就如同疯狗打架,东一剑西一刺,凶猛至极,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使得对手连连后退,不敢与我硬拼。

  不过就在旁人都往后退的时候,有一个穿着名牌西装的套头男子却硬生生地顶了上来,手中一把铁剑,倒是颇有章法,想要将我给拦住。

  在刚才的交手中,这人手法倒也中规中矩,看得出来,是个颇有潜力的家伙,然而生死之战,这样的实力倘若不知道收敛,与众人同进同退,便完全体现出了靶子的特征来,我当下也是不放过这种机会,先是往后故意撤了两步,诱敌深入,接着气息陡转,将身前的炁场猛然扭转。

  【深渊三法,风眼】!

  炁场的微妙变化,在平日里并不算什么,而在这样的激烈战斗中,却使得对方立刻失去了平衡,而我则不会放过这么一点儿小机会,当下也是长剑轻出,一剑将黑西装套着头罩的脑袋给取了下来。

  漫天鲜血喷洒,我低头看了一眼倒下去的那个人,哎呀,GA双翅鹰,这不是阿玛尼么?

  这一身西装,够我多久的工资来着?

  就在我心中冷蔑一笑的时候,从人群之后扑来了另外一个人,失声大叫道:“小磊,小磊!”

  一听到这声音,我豁然想了起来,这个蒙着头套、不敢露出真面目的家伙,却是先前与我有过冲突的渤海大豪,老丐黄斯博,而这个被我枭首的阿玛尼既然被叫做“小磊”,恐怕就是老丐的亲儿子黄小磊了。原来吉龙集团真的参与了此事,我心中暗恨,这家伙在渤海湾根深蒂固,他投入了弥勒怀抱,使得那家伙如虎添翼,平减了许多麻烦。

  黄斯博抱着自己儿子的无头尸体,一阵悲凉,哭了两声,愤然将头上的黑色头套给拽下,接着提着儿子手中的剑,朝着我大声喊道:“我要杀了你,给我儿子偿命。”

  黄斯博一冲,他身边立刻有四五人一起跟来,我虽然很想将这个老头子给弄死,然而却没有时间,手势一招,张励耘和张大明白却是冲了过来,挡在我的面前,而我则脚步不停,直接从这儿突围而出,朝着不远处土丘之上的弥勒冲去。因为换位迅速,我的突围并没有造成多大的阻拦,然而当我快速冲到跟前的时候,却瞧见那组成祭坛的哪里是什么土丘,分明就是数亿数十亿的蝗虫所组成,这些蝗虫有的是尸体,有的则还在不停蠕动,十分诡异。

  这样的祭坛摆在面前,当真是恶心和恐怖,不过事到临头,我也不能退缩,正想提剑而上,然而这时从旁边却飘来了一道身影,白衣赤足,拦在了我的面前。

  1. 小佛弟:

    小观音?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