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五章 不相为谋

2014年12月15日 更新

  我奋力冲击,即便面前是恐怖的蝗虫山海,也没有停下半步,因为我的兄弟们在后面帮我拖着一众凶神恶煞,这每一分每一秒的安宁,都是他们用血汗给我换来的,然而当瞧见拦在我面前的这身影真容时,我却终究还是停住了脚步。

  这个人与我有救命之恩,倘若不是她,只怕我和努尔早已死在安南的崇山峻岭之中了。

  娇小玲珑的身子,瓜子脸,一双眼睛宛若天空上最璀璨夺目的星子,身穿着一身素净白衣的小观音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多年未见,小观音依旧是当年我在丽江城外瞧见她的那般模样,岁月甚至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一点儿痕迹,这绝对是一件神奇的事情,而出现之后,她并无敌意,却伸手将我给拦了住,冲着我摇头说道:“陈二哥,对不起,我师哥嘱咐过我,任何人都不能上这祭坛之上,你也不能!”

  他乡遇故知,再见小观音,那自然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然而听到她表明了立场,我顿时就感觉到一阵没来由的心疼。

  我没有再往前硬冲,不过却也没有退却,而是死死地盯着她说道:“小观音,你难道真的想要跟着你师哥弥勒在一起,为虎作伥么?”

  面对着我的责问,这个眼睛依旧清澈透亮的女孩儿却是摇了摇头,咬着牙,痛苦地说道:“不,我师哥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告诉我,如果一旦成功了,他就能够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所有的人都不会再受到贫穷、饥饿和不公平的折磨,所有的权贵都将覆灭,每个人都能够各尽所能、按需分配,有序自由地联合起来,组成一个大同世界……”

  小观音说着这荒谬无稽的话语时,居然一点儿停顿都没有,显然是被弥勒灌输了许多疯狂的思想,不过我却晓得这个姑娘即便小,却也有最基本的、明辨是非的能力,不可能会被这种病毒性思想所感染,而且与曾经的朋友为敌,这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一种折磨,当下也是诧异地问道:“小观音,弥勒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你有参与么?难道你看不出来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吗?”

  小观音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找到师哥之后,去了另外一个地方;那个地方,跟这个世界是不一样的……啊,不能跟你说,反正我答应了师哥,就不能让你上去。”

  她没有撒谎,我能够听得出来,但是被小观音拦住,使得我打乱弥勒的计划功亏一篑,这是我不能够忍受的,当下也是奋力疾呼道:“小观音,你难道不明白么?弥勒变了,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恶魔,在他的手上有着无数无辜之人的鲜血,这样的人,他值得你来守护么?你让开吧,不让开,还会有许许多多的人死去,这难道是你愿意看到的么?”

  小观音被我说得一脸犹豫,然而却依旧咬着牙说道:“我答应了师哥的,一定就要做到……”

  听到小观音最终蹦出来的这一句话,我难过地叹了一口气,心里面滴着血,而却坚定地举起了手中的剑,沉声说道:“小观音,你既然选择了与我为敌,与我信奉的道义为敌,那么我们从前的交情那就一笔勾销吧,此剑一出,我们就是敌人了——请不要留手,请尊重我这个敌人!”

  我一步一步地朝前,而小观音则一步一步地后退,痛苦地摇着头对我说道:“陈二哥,你能不能不要逼我,我不想与你为敌!”

  我回望了一眼我那些奋力阻拦众人围攻上来的兄弟们,愤怒大吼道:“我也不想与你为敌,但是不破此阵,生灵涂炭!”

  说着话,我开始朝着前方冲了过去,而当我抵达了交手距离的时候,小观音终于不再退了,而是稳定住了心态,果断出手。这女孩儿一对宛如莲藕的白嫩小手翻飞,上面根本就没有握着任何武器,不过面对着我的长剑直刺,她却夷然不惧,准确地捏到了我的剑尖之上,微微一发力,我立刻感受到一阵酥麻的电击,当时也是有些诧异,晓得弥勒既然敢叫小观音前来守护自己,那这女孩儿自然也是一名值得尊重的对手。

  刷、刷、刷……

  我与小观音过了几招,立刻感受到一种凌厉之极的压力,我面前这个白衣赤足的女孩儿看着如同春天的花骨朵儿,稚嫩纯洁,然而一旦交上了手,便能够感受到她身体里蕴含着的那种浑厚劲力,以及对于近身交手的理解和感悟,这是她这个年龄所没有的厚重,无论我的剑势是疾是缓,是近身交击还是远程游走,都表现得游刃有余,而且那身法气度,也俨然一方大家之派。

  我越打越心惊,小观音年纪比我小了一大截,虽说师出名门,但是能够有这般的实战修为,绝对不可能是什么温室里的花朵儿,她也绝对是从生死边缘之中走过来的,然而到底是哪儿,能够磨练出这般厉害的她呢?

  我想起了她刚才对我说的话语,她讲她找到弥勒之后,其实并没有长久地在一起,大部分时间里,她是在另外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跟这个世界……不一样?

  追溯到了这一节,我悚然发现,倘若小观音所说的话并没有假,那么即是说,她来自不同于我们所生存的这个世界?

  想到这儿,我又联想起了初见小观音的时候,那头留着蓝色鲜血的野猪,于是更加肯定了一些。

  我晓得,这个世间,除了我们所身处的空间,其实还有一些人类所未能探知的区域,佛经道籍之中描述的极乐世界和九重云天、洞天福地,以及所谓的阴曹地府,深渊血海,诸如此类的等等,这些东西虽然太过于虚无缥缈,使得许多人根本没有办法去相信,但是无论是身处于这个行当之中的我们平日感触,还是越来越多的科学证明,都显示着在我们认知的领域之外,还有无数神秘的世界与我们身处的世间平行存在,而我们只不过是被一叶障目,看不到那扇门而已。

  不过小观音却能够看见,并且还能够自由出入,这才是她之所以能够有这般厉害修为的缘故。

  想清楚了此节,我不由得对面前这个姑娘心生敬意,不过越是如此,我却越发地不再留手。我晓得自己面对的,将是一个厉害程度远远超乎于她表面模样的高手,但是我却并没有太多的恐惧和担忧,反而浑身洋溢起来的战意却将我血管里面冷却的鲜血给燃烧了起来,这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也是我必须要越过的障碍,我只有全力以赴,方才能够成就自己。

  小观音是什么人?自我认识她一来,这姑娘就一直都是天之骄子,出行装备的法器奢侈得吓人,随身携带的宠物都是传说中的四象白虎,当年的我,在食量惊人的她面前,根本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兵哥”,时至如今,她更是有可能穿行两界的神秘高手……

  不过即便如此,我却也有着强大的信心,尽管我学道和闻道的时间并不如这位天之骄女,但是我却承受过比别人更多的苦难,这些苦难对于以前的我来说,那都是最憎恶的东西,然而现在于我,则都是财富,因为每一次的生死边缘,我都能够成长,特别是在经历过了千年老鬼利苍的磨砺之后,无论是境界,还是修为,我都有了一个明显的提升。

  世间的高手对决,从来不是实力的加减法,而是靠着自己的应变、机缘、实力甚至运气的叠加,以及自己心中的那一股信念。

  这就是意志,一种一往无前、有死无生的强大意志。

  我与小观音开始了激烈的交手,我用剑,她却可以随意地使用着自己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作为武器,这个女孩有着强大的瑜伽修行手段,以及无数种佛法手印,在交手的过程中,她洁白的足尖屡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在我的印象之中,这个女孩从来都没有穿过鞋子,然而奇怪的事情是,这小巧玲珑的脚丫子,却从来都没有被泥土给弄脏过。

  不知道为什么,打到了后来,我总感觉自己面对的并不是小观音,而是佛教传说中的那个白衣大士。

  是的,白衣大士。

  我剑法精湛、魔功凶悍,而小观音身法精妙,手段多变,一时间却也难分胜负,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了张良馗惨烈的叫声:“老大,给我弟弟报仇,杀、杀、杀……”

  听到张良馗那从胸膛之中发出来的嘶吼,我的余光之中瞧见势若猛虎的张良馗在杀了四五人之后,终于精疲力竭,然而当几人想要擒拿于他的时候,他却纵身飞起,用身体撞开了数人,最后冲入了那老丐的怀里,一双铁爪死死掐住了那个狗贼。老丐自然是给弄死,然而张良馗也最终被数人齐出,乱刀劈死。

  张良馗死了!

  即便是死,也在怒吼,也未瞑目。

  我感觉一股热血喷涌上了脑海里,顿时一阵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巨大力量突起,朝着小观音一掌击出。

  掌中,人飞!

  1. 苗疆吧:

    沙发 点我。

  2. 萧克明:

    关键时刻魔尊附体

  3. 小妖:

    看来和弥勒有一场血仗要打

  4. :

    黑暗年代,仙剑奇侠传的节奏,身边的都要一个个的挂了,才能了结。

  5. 游客而已:

    蚩丽妹就是小观音?!

  6. 雅心:

    人来了吗?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