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六章 巨龙撞击

2014年12月15日 更新

  张良馗死了,他终究在先前的被俘事件中受到了太多的伤害,刚才表现得势若猛虎,不过是因为愤怒,在燃烧着自己的生命罢了。

  修行横练硬气功的张良馗已然练就出了不错的罡气,笼罩全身,却也是个冲锋陷阵的猛将,然而在这些跟随在弥勒身边的这些嫡系部队面前,却也占不了多少优势,最终逃脱不了一死了之的命运。

  然而即便是死,他也展现出了极为强大的意志和信念,特别是他临死之前扯着沙哑嗓子奋力疾呼的三声“杀”,却宛若一点火星掉进了汽油桶里,顿时将我心中藏匿着的暴戾,给瞬间点燃了。

  平日里的我,因为受着各种责任、规则以及心中的道义拘束,所以不得不强忍着很多情绪,便比如刚刚抛弃了我组员的王歆尧,这样的家伙一百个都比不上张良旭一根毫毛,听到他在哪儿喋喋不休,我当时甚至想着直接出手,将其斩杀。然而别人常叫我“陈老魔”,但我终究不是真正的魔头,我也有着我的顾忌和底线,有着太多牵扯我行为的理智,但是就在眼睁睁地瞧见张良馗死去的那一霎那,我整个脑海就好像被轰然引爆了,一股暴戾而不可控的意志,从心中腾然而出。

  有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疯狂地喊道:“杀了他们,斩草除根,天下之间,唯我魔尊!”

  这声音一遍又一遍,一边让我斗志昂扬,一边则让我心生恐惧,本我的意志在瞬间出现,一滴精血涌入心头,将其强行压下。我晓得这东西就是当年茅山清池宫的观星台前,师叔祖李道子与我所讲起的心魔,当我被心中的魔头给控制和引导的时候,我便也不再是我,不再会有什么十八劫,而这世间也将不再有陈志程。

  死亡的恐惧让我控制着这股奔涌的力量,而对于敌方的愤怒和痛失战友的悲哀却又有纵容之意,我脑海一阵翻腾,这时瞧见被我一掌击中的小观音朝着身后的虫尸祭坛飞跌而去。

  弥勒所站立的这处祭坛完全就是由那蝗虫堆积而成,而里面既有死尸,也有活物,呈现出凸型小丘模样的祭坛表面不断蠕动,宛若活物,当小观音跌落其中的时候,祭坛之上的弥勒所举行的仪式却是进行到了至关紧要的时刻,被这般猛然一撞,整个祭坛都开始发抖了起来,而这时从那浑浊泛黄的河水之中,陡然跃出了一条肉眼看不到,但是炁场可以感受的气态长龙来,嘴角大大张开,发出了无声的嘶吼,朝着这边猛然扑来。

  整体的先后顺序,是弥勒扬手,声音高亢入云,接着河水异变,气龙跨空而来,紧接着小观音狠狠地撞在了那无数蝗虫组成的祭坛之上。

  轰!

  没有声音,但是我的灵魂深处,却有一股巨大的爆响,它不但充斥了整个空间,连我心头怒吼的那股力量也被震慑住了,接着我“瞧见”那股气龙蛮横地撞到了那祭坛之上,偌大的祭坛顿时就缺了一大半,凭空蒸发。蒸发之后的祭坛并没有立刻消失,而是化作了一道旋转不定的光圈,这光圈不停蠕动,但见天际之上有无数宛若萤火虫一般的光点,朝着这边倾泻而来,一时间宛若漫天璀璨的银河,场面让人十分震撼。

  这般瑰丽而诡异的画面,着实壮丽,然而弄出这景象来的弥勒却没有半点得意,当他瞧见小观音跌落到了祭坛里来的时候,痛苦地跪倒在地,大声喊道:“不!”

  他这话儿喊出来之后,身子瞬间移动,拦在了那条透明气龙的锋芒之前,双手前伸,猛然顶住了这灵脉的轰击。

  弥勒乃区区一个凡人,而他通过秘法召集而来的那透明气龙,却极有可能是传说中黄河龙脉的具象化存在,按照他的计划,估计是要借助这样的力量,将身下祭坛的所有蝗虫都给瞬间蒸发的,此刻为了误入其中的小观音,他却也硬着头皮,中断了这个计划,并且顶在了那透明气龙的龙头之前。

  不知道为什么,我莫名地希望弥勒能够成功。

  尽管此时此刻,他是我的敌人,是导致我众多兄弟折损的幕后凶手,但我却终究还是希望他能够顶住那气龙的攻击。

  因为他挡住了,小观音才有可能得活。

  很矛盾的心态,而就在我患得患失的时候,弥勒双手平推,硬生生地顶住了这透明气龙的倾天之力,我感应到了这头传说中的龙脉具象在一阵滔天愤怒之后,尾巴一甩,开始逐渐地消融在了炁场之中。然而这透明气龙不见了踪影,但是它化出来的光圈却仍在,而且漫天的气息聚集在了这其中,接着化作一道莹白细线,朝着祭坛一处角落激射而去。

  这光圈,到底是在做什么?

  祭坛被气龙轰击过后,摇摇欲坠,而当其消失无影之后,便直接倒塌下来,我也终于瞧见了那光圈净化过来的细小光线,到底是落到了什么地方。

  我看到了胖妞。

  我能够感受到那光线之上纯粹的灵魂能量,晓得被这样的灌注,修为定然会得到一个质的飞跃,它倘若是落在了弥勒身上,我或许还能够理解一点,然而当我瞧见接受这道光线的那个瘦小身影,居然是胖妞,顿时就是一股寒意涌上了心头来,再仔细一看,却见胖妞的脸上无喜无悲,像个和尚一般跏趺而坐,即互交二足,将右脚盘放于左脚上,左脚盘放于右腿上的坐姿。

  那光线并没有照在胖妞的头顶,而是落入它张开的嘴巴里,而在它的嘴中,则露出了一对黝黑如墨的小眼睛,滴溜溜地转动着。

  当瞧见了这副场景之时,我终于明白了,那对小眼睛的主人,应该就是弥勒连番制造数起蝗灾所要培育的对象,而可怜的胖妞,恐怕已经沦落成了弥勒培养神秘蛊虫的鼎炉了。

  这家伙,他怎么可以这样?

  我心中愤怒不已,而此刻抱着昏迷小观音的弥勒也是一肚子怒火,环视一圈,目光终于落在了我的身上来,摇头说道:“我以为你已经回去了,却没想到你最终还是找上了门来,这是我低估了你,也怪风魔那个家伙太过于自信得意——筹谋数年,没想到最终毁于你的手里,看来我不应该答应老王和小观音的要求,直接将快速成长起来的你,给扼杀在萌芽状态才对……”

  弥勒的语调一如既往的平静,然而我看到了他抱着小观音身躯时颤抖的双手,以及逐渐寒冷的目光,却能够感受得到他的愤怒,当下也是咬着牙,将手中的剑一举,朝着弥勒喝道:“弥勒,我说过,你千万别栽在我的手里,要不然我会让你后悔的!”

  弥勒看都不看我一眼,只是低着头打量小观音的脸容,越看越生气,秀气好看的脸上平白生出了许多愤恨来,猛然抬起头,冲着我说道:“小观音对你这么好,没想到你却下次毒手……”

  我摇了摇头,一步一步地走向了胖妞那儿去:“不对,害了小观音的是你,是你将她牵扯到这件事情来的!”

  抱着小观音的弥勒在刚开始的愤怒之后,突然又回复了平静,见我朝着胖妞走了过去,脸上挤出了冷漠的笑容,扬声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恨我,是因为这个小猴子么?当初我在中安边境遇到它的时候,它似乎一直在急切地找寻着某个人,那焦急的模样啊,我至今难忘。不过它是我所见过的鼎炉里面,最好的一个,这样珍稀的东西,我肯定是不能放过的,对么?于是我使了手段,将它收入囊中,直到后来才知道它曾经是你养的——就因为这个,对不对?”

  我终于从弥勒的口中得到了这般确切的答案,当下也是心情激荡,指着弥勒厉声喝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弥勒开心地笑了,对着我说道:“因为这个世界上,我比懦弱的你更有资格拥有它——它不属于这个世界,它是魔道的护法,从头到脚都充满了征服的力量,这样的生物不应该只是拿来耍猴戏,而是应该拿起手中的棒子,敲碎任何敌人的头颅……”

  似乎因为计划的失败,而使得弥勒开始对我心生杀机,所以他才格外坦白,我看着静坐虫尸之上的胖妞,平静而安详,很难想象得到它这些年来,跟着弥勒,到底经历过了什么,不过我决心不能让弥勒再有控制胖妞的机会,当下也是心中默算着自己与弥勒之间的距离,一边防备着弥勒,一边朝着胖妞的方向移动而去。

  我随时等待着与弥勒这个宿命般的敌人交手,然而一直到了我即将接近胖妞的时候,他依然是紧紧抱着小观音的躯体,没有任何异动。

  然而我却瞧见了他的嘴角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来。

  不对!

  我心中一跳,朝着仿佛睡着了一般的胖妞瞧去,却见这小猴子从口中吐出了一道金光,朝着上方飞去,而它则从脖子那儿摘下套筒,灌足劲道,一棍子朝着我当头打来。

  1. 沙发:

    我日

  2. 啦啦啦:

    沙发

  3. 萧克明:

    加了广告,我草,恶心

  4. 凉风:

    弥勒和小观音,如此的绝配,叹息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