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七章 木秀于林

2014年12月16日 更新

  胖妞这一棍子打得坚决无比,有种一往无前的气势,陡然而起,行云流水,那速度着实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尽管我能够想象得到它会出手,但是却也没有想到会这么狠厉,刚刚反应过来,那棒子就已然临到头顶之上来。

  这一棍而下,我下意识地挥剑来挡,结果两者交击,便感觉剑身之上传来了让人手臂发麻的巨大力量,要不是我下意识地用土盾将力量给转移到了脚下的土地去,说不得就要给这么大力的棒子给砸得连连后退了去。不过我撑过了胖妞这惊天一棍,还没有回过神来,那小猴子又仗着自己体型短小精悍,敏捷无比,一个跟斗落地之后,再次挥棍袭来。

  胖妞用的这一套棍法,依旧还是沿袭自努尔的苗巫十二路棍法,但是依照着它本身的情况又做了许多改动,显得凌厉了许多。

  胖妞杀得凶悍,不过像它这般的小猴子,讲究的就是一个“剑走偏锋”,攻其不备出其不意,然而在对它熟悉无比的我面前,只不过是些许麻烦而已,我一边拿剑应付着胖妞,一边回过头来打量弥勒,却见这冷酷的家伙将小观音放到在了一片平整的土地上,接着开始给她检查了起来。

  在此之前,弥勒曾经交代过小观音,说任何人都不能碰到这祭坛,这里面当然也包括她自己。

  这里面的原因,除了不想受到打扰之外,最主要的问题是弥勒想要通过借助龙脉具象的力量,将这一座完全由或者生、或者死的蝗虫组成的祭坛给直接撞击气化,用来构建我们头顶上面的那个光圈,而通过那光圈,将所有蝗虫细小的灵魂给凝聚在一起来,继而将力量转嫁到藏身于胖妞体内的那道金光之中,只可惜这计划被我突然的出现弄坏了,小观音跌落祭坛,弥勒强行扭转方向,但也只是能够将其性命给保了下来,代价则是目标只完成了一小半,而且小观音依旧受了影响。

  法阵或者玄学的事情,很多时候,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弥勒能够在自己的目标和小观音的性命之间做出这样的抉择,我也终于能够感受到小观音先前的犹豫。

  尽管她也许能够感受到弥勒对她所说的,并不一定是真,但是她却依旧选择偏向了弥勒。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弥勒与她的感情,实在是太过于深刻,以至于在最终抉择的时候,她终究还是听从了自己内心之中的声音。

  弥勒检查过了一会儿,再次抬起头来看向我的时候,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眸之中终于充满了愤怒,他的手一扬,立刻出现了一个与降龙伏虎一般打扮的光头男子,守在了小观音身边看护着,而他则站了起来,缓步走到了我的跟前,寒声说道:“你倘若是针对于我,我大概是不会这么生气的,因为情绪于我,不过只是负担,但是小观音因为你而变成了这么一副模样,那么就是别人能容,我也不可能留你活着下去了!”

  这话儿说完,弥勒将手一举,从他的体内发出了一种类似于努尔腹语一般的声音:“所有人,朝我这边集中!”

  弥勒一声令下,所有还在外围绞杀纠缠的部下纷纷朝着这边移动过来,而徐淡定则带着人对刚才杀害张良馗的那几个人衔尾追杀,誓要报得此仇不可。我们这一方仅仅只有数人,而对方却有着数十人,小蛇咬大狗,这样的场面着实让人惊异,不过却也体现出了特勤一组那一股坚韧不折的劲儿来。

  当以降龙伏虎为首的弥勒部下聚集在残破的祭坛跟前时,跟随着我而来的徐淡定、小白狐儿、张大明白、张励耘和布鱼五人也集中在了我的身后。

  想当初,特勤一组初临鲁东,兵强马壮,雄心勃勃,然而此刻,张世界和张良馗相继战死,张良旭重伤失踪,赵中华重伤被送入医院,努尔被追杀、不知踪影,林豪所幸是被留下看守俘虏,没有跟来,要不然以他的修为,在这样激烈的战斗中估计也逃脱不了一个“死”字。我余光扫量剩余的众人,瞧见大家都已经显露出了疲态,伤痕累累,而反观弥勒一方,却是以逸待劳,一副气吞八方的姿态。

  尽管我将弥勒期待的局面给搅得一片混乱,但是我却因为太过于冒进,而身陷险地,此番一战,我身后的众人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能够活下去。

  太莽撞了啊!

  想到死亡,我心中没有恐惧,但是却充满了浓浓的不舍。

  我的家人、我的爱人以及我的师长和朋友,这世间有着我一切美好的回忆和留恋,我怎么可能死去?

  然而这世间从来都没有童话,弥勒既然杀机已定,以他的风格自然是毫不留情,当下也是手掌一挥,众人在他的指挥之下再次袭来,将我们给团团围住。似乎是为了羞辱于我,或者扰乱我的心神,我的主要对手依旧是提着棒子的胖妞,我这个儿时伙伴带上了孙悟空一般的金箍圈之后,翻脸不认人,仿佛与我有着天大的仇恨一般,那棍子刚猛,虎虎生风,不断地扬起和落下,每一下都让我必须提起精神来,要不然真的有可能阴沟翻船,被胖妞击杀。

  除了胖妞,自然还有几名实力格外凶悍的家伙缠着我,这些修行者不知道是弥勒从哪儿找来的,对他的命令马首是瞻,不断牵扯着我的注意力,而其他人也各有数倍于己的对手在旁围攻,对方似乎有着十分明显的意图,想要将我们所有人都给切割分化,接着一一蚕食。

  我全力以赴着,尽管特勤一组留在此处的众人个个都是生猛之士,一时间倒也可以应付,但是我的心却一直都悬吊着,因为此间最厉害的弥勒,一直都袖手旁观,不曾出手。

  弥勒到底有多厉害,这个问题我一直都在猜测,却一直都没有得到过答案,自我认识他以来,便晓得他绝对是一个极为厉害的顶尖高手,小观音的修为都如此彪悍,身为被小观音一直崇拜的师哥,弥勒的个人修为绝对不可能有多低,而龙穴岛一战,弥勒一个响指,引起海猴子的漫天血雾,这一下则显示出了他也许是一个极厉害的蛊师,当然,这些所有的个人武力,都没有他统御和组织的手段耀眼,这才造成了弥勒的神秘。

  这家伙倘若出了手,我们心中的石头也算是落了地,晓得如何应对,然而他却一直都在旁边观察着,从容以待,却让人心头阴影不断,感觉垂在头顶上的那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都有可能落下来。

  弥勒牵扯了我们所有人的心神,然而他却简简单单地束手而立,平静地站在那里,也不指挥,也不说话,然而在他的注视之中,他属下的所有人都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奋力冲锋,不断地朝着我们围攻上来,有的人拼了命,也就是想要在我们身上留下一点儿印记。这种士气的鼓舞当真让人惊诧,要都是黑袍人打扮的家伙那也罢了,好几个跟着老丐一起前来的零散高手也是一阵疯狂,便如此刻我所面对的一个脸上有疤的男子,他竟然也舍生忘死,顶着我的长剑冲上前来。

  这人我认识,叫做拳王陈东,是老丐黄斯博门下第五义子,也是受命于耿传亮追杀赵中华的凶手,当初老丐说他南下逃走了,然而此刻一看,才晓得他已然是跟着了弥勒。

  这个才跟着弥勒没几天的家伙竟然也有如此战意,实在让人有些惊恐,不知道弥勒这个家伙到底使了什么手段,竟然能够让人如此卖命。

  拳王凶猛,一副以命搏命的架势,然而我被胖妞缠着,却终究使不出威力来,然而就在这时,小白狐儿突然腾身而来,以银箫拦住了凶悍莫名的胖妞,接着手腕微动,那银箫却传出了呜呜的箫声,韵律流畅悦耳,银箫之上光芒也陡然绽放出来,这使得胖妞浑身一震,拿棒子的手突然出现了一阵停滞,而双眼之中,竟然流露出了一丝犹豫。

  小白狐儿这一下让我惊喜莫名,少了胖妞的压力,我当即便是一招风眼,紧接着剑出如雨,不但将周围几人给逼退,而且还将过于冒进的陈东给一剑刺穿。

  凶恶莫名的拳王陈东瞧见胸口这一把仿佛活物的长剑,疼痛袭来,终于感到了恐惧,大声地惨叫着,然而却已然晚了,被我一脚,飞踹开去。

  我一剑得手,余光之中却瞧见弥勒终于出手了,然而他下手的对象并不是他最憎恨的我,竟然是张大明白。我心中奇怪,然而当瞧见躺倒在张大明白身边的好几个黑袍人之时,这才晓得就战绩而言,张大明白要远远比我们厉害许多,然而这世界的原则就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张大明白越是凶悍,越被弥勒给盯上了去。

  我瞧见弥勒腾空跳起,宛若一只巨鹰,下意识地朝着这师弟大喊:“大明白,小心背后!”

  1. 桃花十三:

    小心背后

  2. 流水:

    又走一个么….. 好像茅同真后来没什么继承人

  3. 邪:

    这次目测要死大半

  4. 鬼画符:

    要命的泡妞,总感觉猴子很可爱聪明。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