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九章 不陪你走

2014年12月16日 更新

  小白狐儿说出这话儿来的时候,显得无比坚决和果毅,然而我哪里能够让她受到半点伤害,当时就急了,冲着弥勒大声喊道:“弥勒,我艹你大爷,有本事你就他妈的冲我来!”

  弥勒拽着小白狐儿的头发,将其按在地上,冷声笑道:“八卦异兽旗,这是当年陶晋鸿随身携带之物,这样的乌龟壳,并不是说敲破就能够敲破的,你叫我如何冲你来?小子,你醒醒吧,这世界就是这样无所不用其极,能成功者为英雄,历史从来都是由优胜者书写的,跟我谈什么道德枷锁?陈志程,你若出来引颈受死,我便放过这小姑娘一把——拿你的命,换她的命,你看如何?”

  弥勒一旦下定了决心,立刻变得冷酷无情起来,万物都不为其所动,我瞧见他这般冷漠的状态,以及跪倒在地、不停挣扎的小白狐儿,牙齿咬得咔咔响,却也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将手中的长剑一下插入泥中,然后仰头说道:“倘若我肯为她死,你又如何保证你的诺言得以实现呢?”

  “你不相信,一会儿我敲破你这乌龟壳,你也是死;不过如果你选择相信,也许能够换得她的一线生机,这个就得让你自己赌一赌了!”

  弥勒丝毫不按常理出牌,显然他并不认为我会为了小白狐儿而放弃自己的性命,像他这样的枭雄,对于世间万物的理解,和对于人性的观察,自然都有着一整套经验存在,所以只是如此表明态度,听见他含糊不清的话语,我心中暗恨,不过却也只有举起手来,朗声说道:“我可以跟你换命,不过你得向我保证,我死过后,你得放过我手下的这些兄弟!”

  弥勒对我这般挺身而出颇为惊讶,不过却摇头说道:“我跟你的赌注,是一命换一命,就是放过这可人疼的小姑娘,而不是你身边的那一帮子人——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道理我明白,所以不会让你有这种空子可钻,你死了这条心吧!”

  就在弥勒阐述立场的时候,徐淡定也恨声说道:“大师兄,你别跟他多说废话,这狗日的,是不会放过我们场中任何人的……”

  我回头看了徐淡定一眼,瞧见他、布鱼和张励耘都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心中悲凉,轻声说道:“对不起,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太冲动了,导致大家陪我赴死——时至今日都是我咎由自取,错就是错,与任何人无关。卫道事业的平顺,造就了我狂妄自大、骄傲蛮横的脾气,导致了今日岌岌可危的地步,我今天愿意承担一切后果,如果能够以我的死,来换取大家的生,这当然是一件不赔钱的事情;不过他若不愿,那么黄泉路上,与众兄弟相伴而走,也不寂寞……”

  听到我的懊悔和独白,几人都十分激动,张励耘一身是伤,却含泪说道:“老大,你别这么说自己,这些年来能够跟着你南征北战,是我们的荣幸;即便是此处,我们打断了这厮的阴谋,也算是一件幸事。我们从这世上生来,便注定就要死去,不过迟早之事,若是能够跟着你,轰轰烈烈,当真也是足够了!”

  “够了!”

  “够!”

  众人慷慨激昂,一副就要搏命的态势,弥勒瞧见我们这般状态,哼然冷笑道:“空有一腔热血,不过数来数去,也就只剩下这点热血值钱了,你既然打算拼死,那么就是不打算跟我换命了?如此也好……”他说完这话,低下头来,对着小白狐儿遗憾地叹息道:“我瞧得出来,你也是异类,不过到底还是站错了队、跟错了人,所有的问题,归根而言就是这个问题,小姑娘,我帮不了你了——悟空,杀了她!”

  弥勒并不是一个装腔作势的人,他手上沾满了无数鲜血,说杀人,自然就是要杀人的,小白狐儿晓得自己死期来临,当下也是强行按捺住自己对于死亡的恐惧,猛然抬起头,朝着我大声喊道:“哥哥,你要答应尹悦,你不能死,一定要好好活着……”

  她说着话,旁边宛如傀儡一般的胖妞毫不留情地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棍子,准备往下砸去,瞧见这副模样,我浑身怒火狂喷而出,正想舍命冲上前去相救之时,却突然感觉到左面一片混乱,而这时那儿则传来了一道闷雷般的声音:“住手!谁敢动尹悦一根毫毛,我就杀了她!”

  这声音与正常的话语有着很大差别,分明就是从胸腹之间嘶吼出来的,我定睛一看,却见来着竟然是被风魔追杀千里的努尔,此刻的他竟然在最关键的时候赶到,并且突入其中,一把将看守小观音的那个光头给逼开,接着揪起了小观音的身子,拦在了自己的跟前,左手持棍,横在小观音的胸口处,而右手则捏着小观音白皙娇嫩的脖子处,朝着弥勒大声威胁着。

  “停!”

  弥勒即便是位绝世枭雄,但依旧也有着自己所在意的人,他能够为小观音的生死安危而放弃自己图谋数年的计划,自然也不敢轻举妄动,置之生死而不顾,当下也是喊停了胖妞的杀招。

  胖妞停止手中的棍子,停留在了小白狐儿的额头半寸处,那棍风将她的头发吹起,显然刚才并不是假模假式,倘若弥勒稍微喊停晚一些,只怕小白狐儿的脑袋就要给自己这儿时玩伴给直接击杀了。瞧见这副场景,我的心里面一直都在滴血,越发地对弥勒这个家伙充满了极度的愤恨,有一种食其肉咬其骨的冲动,而这时努尔也一步一步地朝着我们这法阵平移了过来,接着朝我喊道:“志程,情况怎么样?”

  我苦笑着望了一下周围,摇头说道:“事情有点不妙,我们路上碰到张良馗、张良旭两兄弟了,刚刚救下,不过被蝗群围攻,良馗刚才战死,良旭在河里失踪了……”

  听到我的话语,努尔浑身一震,一双狭长的眼睛里面露出了震惊的神情,紧接着被悲伤给瞬间吞没,他没有进阵,而是猛然回转过身子来,冲着弥勒大声吼道:“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你们这些狗日的,整天搅事,到底想要弄哪样?是不是要弄到自己的亲人全部死光,弄到自己众叛亲离,身首异处,这才开心?”

  努尔的质问显得有些幼稚,然而这确实他心中悲愤难以抒发的结果,而弥勒也只是冷冷一笑,然后说道:“交易可以继续了,哑巴,拿你手上的那个女孩,换我脚下的这个小姑娘,你看可好?”

  “不好!”

  努尔想都没有想,果断就拒绝了,他不顾弥勒的诧异,而是将小观音给押着,走到了我们跟前来,然后冷冷说道:“一换一,那又如何?紧接着你又要将我们给再次围住,然后绞杀,对吧?我晓得,若是论修为,论谋算,这世间能够及得上你的同龄人并不多,我们都不如你,与其这般痛苦死去,不如以一死,来换你也疾首痛心,这样想一想,我也他妈的爽了!还有,我真的想问一问你,你操劳这么多,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什么?”弥勒陡然变得无比倨傲起来,昂首挺胸,傲然说道:“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我知道我生来便与别人不同,我是带着使命来到这个世界的,这是宿命,也是我所选择的路。它即便是很难走,但是就算是跪着,我也要将它给走完!”

  这便是道,我们有我们的道,弥勒有弥勒的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

  场面一时之间陷入了僵局,气氛从来没有一刻如现在这般凝重,大家相互看着,都有一种同归于尽的殉道想法,而就在这时,一直被努尔给挟持了的小观音突然醒了过来,她不顾旁人,却是对弥勒问道:“师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么?”

  瞧见小观音醒来,努尔立刻加紧了戒备,而弥勒也终于显露出了一丝心慌,朝着小观音关切地嘱咐道:“小师妹,你别动,这事情交给我解决。没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小观音一点也没有顾及努尔那把随时都可能割破自己喉咙的短刃,而是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的师兄,再次发问道:“师哥,你能不能别杀人了?我知道你有自己的责任,有自己的追求,但是杀了那么多的无辜之人,是不是有点太不好了?不如这样吧,你放了他们,然后我们回到南疆的大山去,隐居山林吧,你说好不好?”

  她说得真诚无比,而愤怒到了极点的我也终于感到一丝暖流,晓得这才是我所认识的小观音,也是我心中那个一直纯洁善良的赤足少女,然而面对着小观音的话语,弥勒却长长舒了一口气,低头说道:“小师妹,那是我的宿命啊……”

  小观音浑身一震,接着苦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凡尘俗世,我就不陪你着走了……”

  这话儿一说完,她猛然一扭头,让努尔手中的短刃,将自己娇嫩的脖子给直接划开,气管割破!

  1. 小妖:

    看来弥勒要发疯了

  2. sky小红胡蓓:

  3. 不需要水的鱼:

    快结束了

  4. -_-:

    米勒就是小佛爷吧

  5. 萧克明:

    这个文字有漏洞,原版努尔手持短刃,现在写成捏着,直接就对不起来,不在这里看了

  6. 三张:

    小佛爷师妹也转变得太快了…

  7. 冬:

    难受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