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十章 我回来了

2014年12月17日 更新

  努尔虽然将小观音掌控在自己的手上,但是从刚才这女孩儿跟弥勒的对话中,他却也晓得了小观音到底是一个什么立场的人,尽管不排除这里面有演戏的可能,但是努尔毕竟在多年以前,也曾经跟小观音有过接触,所以更多的也是选择了信任,对于小观音的控制并没有太多的留意,也将希望寄托于她身上,期冀着弥勒能够就此收手,从而使得我们能够绝境逢生。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小观音竟然如此刚烈,在得到弥勒那发自内心的否定之后,竟然直接猛然扭动身子,将自己的脖子往着那刀刃上面抹去。

  她是如此的坚决,以至于努尔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等到发现过来的时候,努尔骇然发现这个女孩子的脖子已然划拉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鲜血将她的白衣给染得一片嫣红。这红色是如此的艳丽,就好像那盛开的玫瑰,热烈而疯狂,我在远处瞧见了小观音临死前眼睛之中的那一抹光,有留恋,有不舍,也有诀别,各种各样的情绪糅杂在一起,显得是那么的惊心动魄。

  场中的所有人,包括弥勒之内,没有人能够想象得到小观音竟然如此决绝、如此刚烈,没有给任何人一点儿反应时间,便直接以自己的死,来对弥勒、对命运做出了无言的抗争,我的耳畔此刻还回响着小观音离去之时,轻轻说起的那一句话:“凡尘俗世,我就不陪你着走了……”

  尽管声称自己这些年来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在与这个世界有所不同的另外一个地方度过,但是她未必不知道弥勒的双手充满了鲜血,只不过她屡次的相劝,以及询问,收获的恐怕都是欺骗和隐瞒,无从说起,无从劝解,眼看着弥勒朝着邪恶的深渊一点一点地堕落,她没有任何办法去阻止。

  既然我无法阻止你,那么凡尘俗世,这一路,我便不陪你走了。

  死谏!

  这便是小观音的态度,一如当年我所遇到的她,热情、奔放、善良、纯洁,就宛若一缕明媚的朝阳,照耀和温暖着整个大地。

  然而从今之后,这缕阳光消失了,她再也不能照耀世间,也不能温暖变得越来越冷漠的弥勒心灵。

  “混蛋,你们都给我去死吧!”

  我的目光一直都留意着弥勒,瞧见小观音倒在努尔怀中的那一霎那,弥勒脸上露出了诧异、悲伤以及愤怒到了极致的表情,接着平日里淡然如水的他终于露出了最为狰狞的情绪,将地上的小白狐儿朝着胖妞那儿一推,做了一个绝杀的手势,接着就朝努尔以及死在了他怀里的小观音疯狂奔走而去。

  我是你的全世界,然而你却何尝不是我的全世界?

  为何去死?

  弥勒一动,我也动了,不过朝向却并不是弥勒本人,而是朝着小白狐儿跌倒的那儿冲了过去。

  我的速度飞快,冲阵而出,然而我与小白狐儿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过于远了,就这一段距离,胖妞已经能够砸死小白狐儿七八回了,眼看着胖妞听了弥勒命令,准备痛下杀手的时候,所有悲伤与绝望的情绪顿时就涌上了我的心头,我无力地朝着前方嘶吼道:“胖妞,不要杀她!”

  胖妞!

  请,不要啊……

  就在我陷入绝望的时候,胖妞似乎听到了我刚才的呼唤,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仿佛灵魂深处有着同样的记忆,这样错乱的感觉让它停住了手上的动作,整个身子僵立当场,而就是这么缓一口气的功夫,我已然冲到了小白狐儿的面前,瞧见旁边一脸痛苦的胖妞,我来不及多想,一把将小白狐儿给拽着往后拖,一边试图离胖妞更远一些。

  此时此刻的胖妞跟当年那个憨厚可爱的小猴子已然有着截然的不同,我不能够冒险。

  小白狐儿被弥勒用某种坚韧无比的蚕丝捆得紧紧,这种透明的丝线已然渗入到了她的肌肤里面去,将她给勒得血淋淋的,然而她却浑然不顾,刚才本来自知必死,却没想到胖妞在关键时刻竟然犹豫了,就在我帮她割开绳索的时候,她激动地冲着我喊道:“哥哥,你看,胖妞似乎想起了什么,它回来了,它真的要回来了!”

  就在小白狐儿激动得语无伦次的时候,那胖妞似乎感到了什么痛苦,抱着头,痛苦地朝着后面翻滚而去,小白狐儿左右一看,瞧见了自己落在地上的银箫,猛然挣脱了我的怀抱,冲过去将银箫捡起,追着胖妞吹了起来。

  她心情激荡,吹出来的音律难免有些不准,然而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却也格外能够打动人心。

  我来不及阻拦小白狐儿,而此刻也无心再去约束她,因为在另外一边,痛失小观音的弥勒终于陷入了最为狂暴的状态,脚尖一点,宛若猎豹一般地朝着努尔冲了过去,努尔当下也是将小观音给抛进了八卦异兽阵中,让她落在了张大明白的旁边,呼唤着徐淡定等人检查生死,而他则提棍与弥勒对拼而来。

  努尔使棍,劈、崩、抡、扫、缠、绕、绞、云、拦、点、拨、挑、撩、挂、戳,诸般套路,天马行空,宛如羚羊挂角,而对打之间又颇有章法,勇猛、快速、多变,体现出了苗人那种热烈、豪爽以及悍不畏死的民族风格。

  即便是弥勒含怒而来,疯狂攻击,他也是不慌不忙,棍法密集、风格泼辣、节奏鲜明、呼呼生风,那棍子便能有横扫一大片的阵势。

  拳怕少壮,棍怕老郎,在棍法之中浸淫三十来年的努尔本身就已经到达了修为最巅峰的时候,而他手中的杀威赶神棍也并非凡品,当下也是势若千钧,不为所动。

  然而努尔厉害,却不过一城一池之地,弥勒与之相较,则是不世出的天下大枭雄。

  何为大枭雄?

  便如三国,五虎上将,关羽、张飞、马超、黄忠、赵云,无一不是当世之间最卓然而立的人物,然而天下最终还是归了枭雄曹操,曹操死后,则落入司马懿之手,跟前面这些如云猛将,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所谓大枭雄,便是有着这世间顶级优秀之人所没有的手段,而弥勒此番袭来,凭借着佛陀金身与努尔对拼几记而不占便宜之后,他立刻转换手段,袖中手掌翻转,不停纷飞,接着无数血红色的雾气萦绕其间,充斥了场中。

  弥勒除了是一个佛道兼修的修行者,而且还是一个来自南疆的神奇蛊师。

  这般手段一经施展,努尔可以自由腾挪的空间就已然显得狭小无比了,杀威赶神棍能够驱赶所谓的土地山神,进行瞬移,这是极好的功效,然而他刚才的陡然出现,以及先前逃脱风魔追杀,想必已然是透支过了的,此刻也有些艰难,只有不断后退,试图朝着八卦异兽阵之中退去。

  然而此间却并非只有弥勒一人,除了他之外,还有二十多个精锐属下,其中那几个光头男子则有着不弱于一般修行高手的手段,当下降龙伏虎拦住了努尔的去路,誓要将杀害小观音的凶手给截下来,好给弥勒出气报仇。

  这时的我终于杀了过来,长剑平出,将其中一个家伙给刺中了胸膛,接着大剑一挑,此人整个人都腾空飞了起来。

  一剑,两截,漫天血光。

  真正杀出了火气,场中所有的人在没有一个心慈手软之辈,但凡能够消耗敌人有生力量的机会都不会错过,我故意弄得十二分的血腥,并不是有意激怒弥勒,而是想要震慑除了弥勒之外的所有对手。然而这方法显然并没有太多的效果,这些都是见惯了凶险的恶人,越是血腥,他们越是残暴,而让我诧异的事情也发生了,努尔在挥洒出诸般血雾之后,却没有再朝着努尔追击,也没有去管旁人,而是宛如入定一般地站在了原地。

  他就这般站着,英俊得让男人嫉妒、女人娇羞的面容不断地扭曲,突然间他脸上的皮肉翻滚了起来,血肉模糊,就像被活生生地将表皮给剥开了一般。

  这样诡异的场景实在是让人头皮发麻,就算小观音的死让他悲恸过度,也不必这般折磨自己啊?

  瞧见他这幅模样,我尽管心中诧异万分,不明白他到底在搞什么,却晓得此时此刻正是斩杀弥勒的好机会,振臂一呼道:“诸位手足,随我诛杀此魔!”

  我、努尔,还有从八卦异兽阵中冲出来的徐淡定、布鱼四人,从四面八方冲锋而来,而被徐淡定留在阵中照料张大明白的张励耘则朝着我焦急地大叫了一声,好像是在说小观音那儿有着什么变故,然而此刻的我也无暇多顾,满脑子就是将弥勒给击杀当场的想法。

  四人冲锋,拼死突破一切,眼看着即将冲到跟前之时,那弥勒突然睁开了眼睛来,一双眼珠子就像镶嵌在天空之上的圆月,散发出诡异而明亮的光芒,而他的口中,则出现了一声无比冷静的话语:“原来如此,我的宿命竟然是这个——你好世界,我回来了!”

  1. 沙发:

    成魔了

  2. 落英簌簌:

    王弟觉醒了

  3. :

    武陵王这么早就觉醒了???

  4. 冬:

    相当于弥勒死了吧,悲伤过度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