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十一章 异变陡生

2014年12月17日 更新

  尽管只是僵立沉默了一会儿,然而当弥勒再次睁开眼睛来的时候,我却感觉到此事的他,与之前的弥勒有着一种很奇特的分别。

  这种分别并不仅仅只是因为弥勒此刻的脸面血肉模糊,宛若厉鬼,而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气质散发,当我瞧见他那一双黝黑铮亮的眼睛之时,突然生出了几分陌生、畏惧与好奇的情绪来。弥勒依然还是弥勒,不过此刻的他整个人就好像蚕茧褪去了表皮,化身为了蝴蝶,整个人就好像获得了顿悟,或者升华一般,所以当他说出这般的话语来的时候,我一点儿,都没有感到奇怪,觉得本该如此,就应该是这样的。

  当弥勒长长吐了一口浊气,说出这般意味深长的话语来时,我、努尔、徐淡定和布鱼已然拼死突破了守护弥勒的那些家伙封锁,冲到了弥勒跟前来。

  最早出招的是努尔,棍子长,一棍直戳弥勒心窝子。

  他出棍的速度就好像脱离枪膛的子弹,这样的力量倘若打到人体之中,必然会比那火药的助力要恐怖许多,然而此刻我们的对手是弥勒,这个家伙从入定之中重新醒过来之后,面对着我们这些人的围攻,他没有露出一点儿惊慌的模样,而是平静地伸出了手,微微拂动一下,然后抓在了棍尖之上。

  弥勒一抓住了努尔的棍子,立刻借势避开了我这儿凌厉袭来的那一剑,接着身子腾空而起,双脚无影,朝着身后的布鱼踢去。

  布鱼此刻也顾不得遮掩住他平日里最在意的人类形象,气息陡然而发,身上立刻有一条凶恶狰狞的巨鱼腾现而起,灌足了全部精神和意志的布鱼此刻也是一员极猛的凶兽,然而诸般进攻却给弥勒这一道无影脚给踢得没了形象,至于旁边的徐淡定,他也陷入了与我一样的困境,那就是尽管我们杀心浓烈,战意腾腾,然而却根本捉不到弥勒的身影,往往就是差了那一丝距离,便擦肩而过了。

  弥勒固然厉害,但是并没有达到俯瞰所有人的修为境界,然而他却能够在这样的团战之中,把控住自己的所有优点,在纷呈而来的攻击之中,不断通过走位和腾挪,对我们实行了局部的强大压制。

  这样的弥勒已然是个难缠到了极点的角色,然而他却能够在意想不到的时候陡然洒出某种毒粉来,虽然他使得悄然无声,但是我们却晓得此人最是擅长毒蛊之道,也晓得倘若中了这毒素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模样,当下也是不敢与他太过于逼近,多多少少还得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

  弥勒并不是一个人在这儿的,与之相反,我们才是孤军深入的一方,所以在几个飞速交手的回合之后,我们再次被切割了开去,弥勒也开始一心一意地对付起了“杀害”小观音的努尔。不过与先前那疯狂如虎的状态不同,此刻的弥勒更多了几分冷静,虽然有一种势必要让努尔偿命的架势,不过却多少也能够懂得回护自己,出手不再凌厉毒辣,但是却多了几分运筹帷幄的稳定。

  大规模的群体作战,讲究的是一个热血鼓舞,一鼓作气,然而真正小范围的交锋,愤怒只不过是一点无关紧要的调味剂而已,过犹不及,反而是冷静的交手,反而胜率更大一些,所以瞧见目的明确、无比坚定的弥勒,我的心中反而生出了许多寒冷。

  努尔棍法出众,无论是身手还是修为,都是总局行动处一等一的高手,不过他在弥勒这种纵览全局的高手面前,却总是缺少了一点儿天分,也缺少了步步为营、精度控制的严谨能力,这使得他在于弥勒的交手中逐渐失守,不停后退,有一种给压制得连气都无法喘息的情况。瞧见如此,我奋力前冲,想要与努尔并肩作战,然而前面的弥勒护卫却并不是吃素之人,个个刚猛,特别是弥勒在旁,更是打了鸡血一般,使得我只能眼睁睁地瞧着努尔被压得死死,岌岌可危。

  我这边被重点关注,徐淡定也并没有好多少,双方都被盯得死死,而唯独有布鱼却充分发挥了他游鱼一般的特质,竟然能够强行突围,挤到了努尔跟前来。

  然而他这般冲锋已然用掉了自己所有的锐气,此刻出现,却是宛若送到了弥勒面前一般。

  一个也是杀,两个也是死,弥勒不会拒绝击杀我方的任何一个人员,当下也是手出如疾电,与布鱼在电光火石之间交过一番手之后,猛然一拉,竟然将布鱼给生擒了住,接着他一脚避开了努尔的救援,然后将布鱼给高高举了起来,双臂之上金光闪耀,光芒开始往着他的手上集中了去。

  弥勒双手展开,竟然想要将布鱼给生生撕成两半。

  生撕布鱼!

  这突然的变故将我们所有人都给震惊住了,弥勒既然胆敢使出这么一招来,必然是有着极大的把握将布鱼撕成两半,在漫天的血光之中,震慑我们所有人的心灵。瞧见这副场景,我、努尔和徐淡定都不约而同地齐声大叫道:“布鱼,不要……”

  “啊……”

  一声痛苦到了灵魂之中一般的叫声从布鱼的口中嘶吼出来,紧接着我们并没有瞧见弥勒将布鱼给撕成两半,而是瞧见一条七八米长的青黑色巨鱼出现在了弥勒的手中,却是布鱼承受不住弥勒的力量,而显现出了原型来。布鱼现出了原型,已然是元气大伤,然而弥勒却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双手抱住了布鱼的尾巴,猛然一掼,将他朝着地上砸了过去。

  砰!

  砰、砰、砰!

  弥勒一口气砸了四五下,一开始布鱼化形的巨大食狗鲶还不停挣扎,到了后面,鳞片脱落,鲜血流出,坚硬的鱼脑袋给磕出无数汁液,已然是奄奄一息。弥勒每砸一下,我的心就像被针扎到的一般刺痛,瞧见他血肉模糊的嘴角朝上,露出的那冷厉笑容,心中那股愤怒不断累积,而就在弥勒准备将布鱼给直接弄死的时候,努尔终于忍耐不住了,抱着棍子就朝着弥勒冲了过去。

  “死!”努尔口不能言,说话向来简单,然而此刻说出这一番话来,却是愤怒到了极致的表现,似乎感受到了努尔的棍势,弥勒猛然回头,放开了布鱼的尾巴,拍了拍手上黏糊糊的液体,陡然伸手,朝着努尔的棍尖抓去。

  努尔不闪不避,让弥勒抓到了那棍尖。

  就在弥勒的指尖接触到棍子的尖端之时,努尔一直喃喃蠕动的嘴唇突然紧咬,腹中有咒文震响而出,一道激烈到了极点的气息从杀威赶神棍之上轰然冲了出来。

  这是努尔的傍身绝技,就是等在着这么一击,然而弥勒却似乎早已预料到了这么一件事情,手掌轻轻平托,那条巨大翼蛇朝着他的头顶冲了过去,而弥勒却趁机缠住了努尔的棍子,一个扭身直接撞到了努尔的胸口处。

  努尔腾空而起,飞着跌落到了远处的法阵之中去,半空中的努尔与我目光对视,突然他张了张嘴,腹中说道:“志程,我相信你……”

  无论前面有刀山火海,千山万水,努尔对我从来只有一句话,我相信你。

  努尔相信我能够带领着大家突围出去,能够给大家带出一条生路来,然而此刻的我,却是眼睁睁地瞧见一个又一个的兄弟,离我而去。

  当努尔落入阵中之时,我已经无暇去瞧他了,因为此时的弥勒已然扑了上来,试图想要将努尔拦截在半空中,不让他得到半点儿喘息的机会,我凭着左臂受伤的风险,一剑斩破左右,冲上去将弥勒逼开,正想要与其决战,却听到弥勒一声凄厉至极的叫声喊出:“小师妹……”

  我瞧见弥勒睚眦欲裂,感觉他的情绪不假,连忙退了两步,余光瞧去,却浑身一僵。

  我瞧见了什么?

  只见刚才自刎而亡的小观音此刻居然凭空悬浮了起来,接着她脖子上的血开始在空中不断飞舞,瞬间就化作了一个六角形的星芒之图,再接着我看到了她的眼睛似乎睁了开来,又似乎只是幻象,不过在几秒钟之后,小观音的身体陡然化作了一蓬黑色的光球,而星芒之上则出现了一个急速旋转的风口。风口井盖大,不断朝着里面吸入任何东西,重伤倒地的张大明白、跌倒入阵的努尔都被小观音所化的黑色光球给沾染到,紧接着竟然被吸入了那风口,不见踪影。

  到底怎么回事?

  我看向了留守阵中的张励耘,他焦急地朝着我大声喊着什么,但是我却听不到了,只是感觉到那风口处有着死亡的气息,徐徐吹来。

  这风口恐怖之极,王木匠已然维持不住八卦异兽阵了,在这陡然爆发之后,它已然躲入了八卦异兽旗中,一切消泯。

  我顾不得许多,奋然朝着那风口冲了过去,然而在吞没了张大明白和努尔之后,它竟然也陡然消失无踪。

  我伸手,抓了一个空!

  张大明白、努尔,他们死了么?

  我心中一阵空荡,接着感觉到心海深处,有一个恐惧的意识升腾出来,朝着我大声狂吼道:“懦夫、废物!”

  1. 沙发:

    什么情况

  2. 啦啦啦:

    沙发

  3. 大家好:

    非常精彩,感动。

  4. 布鱼:

    心都揪起来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