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十二章 放虎出笼

2014年12月18日 更新

  在我的生命长河里,一直都有一个男人,几乎陪伴了我的前半生。

  那个人便是努尔。

  自从我在张知青家与他相识开始,我们认识已然有了二十来年,事实上,以努尔的资历和功劳,他完全能够承担起另外一个特勤组的责任来,甚至还可以选择回家出任市一级的正职局长,享些清福,然而为了我,他却一直陪伴着我,辅佐着我,冲锋陷阵在第一线。有努尔在的日子里,我从来不用事无巨细地操心,而我从来没有想象过失去了努尔,情况将会变成什么模样。

  然而我终究还是失去了努尔,眼睁睁地看着受伤的他被一大片的黑色光球给承托着,直接吸入了那井盖一般的风口之中去,然而当我及时赶到的时候,那风口已然消失了。

  努尔消失了,与他一同失踪的还有在旁边躺着的张大明白,他甚至都还没有睁开眼睛,就被卷入了这场无妄之灾里。

  我浑身如遭雷轰,而旁边的张励耘则苦笑着对我说道:“老大,我刚才就发现不对了,那个叫做小观音的女孩子鲜血有金色的光芒,不断勾勒出符阵来,刚才王木匠尝试着破解,结果反而将某种东西给激发了,这才弄成这副模样——我刚才没有来得及,对不起……”

  张励耘刚才根本不敢靠近其中,小观音化身之后的黑色光球充满了诡异的力量,但凡被沾染到一点儿,就有可能被其吞没,在刚才那种情况下,也管不得他。

  怪不得他,那么便只有怪我眼前的弥勒了。

  要不是这个家伙,我兵强马壮、齐装满员的特勤一组怎么可能会变成这般的模样,我那些生死与共、亲如兄弟的战友又怎么会一个又一个的离我而去?

  然而此时此刻的我,对于如此诡异而又神秘的家伙哪里又有什么办法?

  恨便是恨,它终究不过是一种无能的情绪表现,真正的强者,从来都是被人憎恨和畏惧的,哪里需要这种情绪?努尔和张大明白的陡然离去,使得我整个人都僵立当场,一种极度懊悔的心理不断地冲击着我的心灵,某一刻我疼得宁愿死去,然而当我听到心中那轻蔑而愤怒的骂声,不由生出了几分希望,意识一动,便不甘心地回道:“我是懦夫,废物,你又是什么?一个时时刻刻想要夺我舍的侩子手而已!”

  当我与它交流的时候,那意识顿时就得意起来,傲然回应道:“空有宝山而不知道拾取,天下间还有你这么笨的家伙,你行不行?不行的话,让我来!”

  这是我第一次清晰地跟潜伏在我潜意识中的那东西交流,之所以是那东西,是因为我对它从来都抱着敌意,因为我晓得,我和它只能够存在一个,不管它如何花言巧语,最终的目的,不过就是控制我的躯体,吞噬我的意志,最终成为连李道子和我师父都恐惧的魔头。

  然而在这个几乎陷入绝望境地的时刻,我突然有一种哪怕是死了,也要让我面前的这个家伙得到应有的教训,这样的想法在我心中宛如魔咒,一遍又一遍地生出来,它很快就充斥了我所有的心灵,当下也是鬼使神差地谨守神台,留住了最后一丝理智,接着对他说道:“你有本事就上,别跟我扯几把蛋!”

  在感受到我放开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我心中的那意识顿时陷入了狂喜之中,它那意志的触须从心湖之中疯狂浮现而出,一股呐喊奋力大叫道:“凡人,那就让你看看,我魔尊的手段,到底是什么模样的!”

  轰!

  一瞬之间,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已然不受了控制,我虽然还是陈志程,但我不再是我,而是一个寄居于这体内的另外一份子,接着某种狂傲而自大的意识接管了我身体的全部,它,或者说是我扭了扭身子,感受到那种久违的生疏之感,肌肉与肌肉之间的不协调,力量与反应之间的不衔接,一切都是那么的不适应,然而还没有等我调节过来,那弥勒却已然冲上了跟前来,一拳朝着我的面门砸来,冷笑着喝道:“你们所有人,都给我小师妹陪葬吧!”

  弥勒说得如此决绝,这一拳仿佛携得有风雷之势,一下就要将我的头颅给打爆。

  我抬起了头,平静地伸出了手,直接包住了这个拳头,将其定住。

  【深渊三法,土盾】!

  弥勒的一击必杀之术神奇地被我给顶住了,原本那地动山摇一般的后果,此刻却轻松无比,就好像他这一拳根本没有任何力量一般。平静接下了弥勒这一拳,我僵硬的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听到我对弥勒微微笑道:“小朋友,跟你爹玩这事儿,活得不耐烦了!”

  力量依旧是这样的力量,身体也依旧是这样的身体,然而在那东西,或者说那个魔头的运用之中,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简单,弥勒惊诧万分,浑身金光浮动,紧接着与我近身缠战,他出拳果断坚决,讲究快、准、狠,而且还奇诡多变,让人防不胜防,然而他这样的打法在刚才能够将我、努尔、徐淡定和张励耘给玩弄在手掌之上,此刻再次面对我的时候,却痛苦地发现自己居然招招受制,根本不能与我交手。

  出拳到一半,发现自己胸口凑上去给人攻击;腿踢得高高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裤裆露给了别人……

  原本自信满满的弥勒突然发现自己无论如何应变,却完全都是破绽百出,漏洞四起,这样的状况还在持续,短短地几次交手,他都收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根本无法发挥自己的力量。当这种恐怖的感觉生出来之后,他连呼“不可能”,不过却终于没有再多纠缠,而是腾身向后,朝着远处退开,接着双手一挥,周围二十几人全部朝着我奋力冲来,一时间刀光四起,寒光乍现,有要将我给直接堆死在乱刀丛中的感觉。

  倘若是平日里,瞧见这么多人冲了上来,我自然是会向后逃开去的,然而此刻的“我”,已然是浑身魔气纵横的那个家伙,人越多,我便越是欢畅,脸上露出了久旱逢甘露、四十年光棍入洞房的欣喜,手中大剑一挥,身子就朝着人群之中冲了过去。

  接下来我瞧见的,是一场极度血腥和精彩的屠杀,那魔头给我演示了一场杀戮的艺术之旅,饮血寒光剑在这样的杀戮中,方才是没有明珠暗投,我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却知道面前十米之内,已经不再有站着的人了。

  弥勒出现在了残破的祭坛那头,他的身边站着几个伤痕累累的光头,降龙伏虎,还有几个歪瓜裂枣的秃驴,都是一脸惊容,然而这个时候,那道金光却依旧还在吞噬着无数光点,掌控了我身体的那魔头嘿然笑道:“看到没有,人家那个才叫做有技术含量的东西,再看看你,完全就是一头猪!”

  我的余光之中瞧见了徐淡定,也瞧见了张励耘,他们似乎朝着我喊了什么,然而却被选择性地屏蔽了,在所有人惊诧异常的注视中,我从最后一个家伙的胸口将魔剑缓缓拔出来,然后朝着弥勒那边,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

  弥勒身边的那几个光头佬恐惧地叫出了声来,这回我听到了,他们在叫我“陈老魔”。

  这种被人畏惧的感觉真好,真的要比仇恨更让人喜爱,刚才嚣张无比的弥勒现在已经收敛了所有的狂妄,谨慎地看着我,防备着我朝那金光使坏,而就在这时,我从怀里掏出了那把小宝剑,直接朝着空中掷去,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突然一黑,接着剑光被某物兜住,一个穿着黑斗篷的男子从空中飞落下来,似乎跟弥勒交谈了两句,紧接着朝我这边猛扑而来。

  尽管作为旁观者,但是我却晓得,这个黑斗篷,却是邪灵教十二魔星的风魔。

  这是一个厉害之极的家伙,他有着肉眼所不能及的速度,如风一般的翻滚而来,不过我却坦然面对着,平静伸出手,与其交战,然而两个回合之后,我陡然发现四周一片灰暗,仰头看去,却见七八个长着蝗虫脸的人,带着无数蝗虫风一般的刮了过来,接着我听到脑海里面的那声音变得无比的愤怒了:“这副魔躯,实在是太不及格了,混帐!”

  世界在一瞬间变得开始快速旋转起来,我陡然之间已然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我似乎开始飞奔了起来,好像是在与风魔交手,又好像是去斩杀人蝗,突然间又从虫堆里面捞出了母虫,紧接着好像有人来援了,我瞧见了总局许老的面孔,也瞧见了崂山无尘、无缺的脸,我甚至听到有人对一个白胡子老头儿叫孔连顺孔大儒——在某一个时间节点,无数人都不知道从哪儿狂涌而出,然而此刻的我也即将陷入了昏迷,那意识仿佛要将我给吞噬,记忆的最后一刻,我却是看到徐淡定朝着我的脑门,一掌拍来。

  轰!

  1. 小佛:

    唉。。。努尔就这么走了?

  2. 小师兄:

    大师兄太不容易了!

    • 大师兄:

      你是小师兄

  3. 天天驾到:

    在更新点吧

  4. zbx:

    一天更新两章,照这个速度,得看到猴年马月。。。。

  5. 李新鑫:

    小佛,多更新点呗

  6. 身外人:

    可惜啊

  7. 小师妹:

    高潮了啊….

  8. 鬼画符:

    老魔头霸气

  9. 八点正:

    骑着蜗牛来!

  10. 游客:

    艹,架打完了,人死光了,来干鸟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