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章 离别京都南下

2014年12月20日 更新

  “卧底?你说你要去做卧底?”

  面对着我惊诧的提问,林豪很认真地点了点头,然而我却抓着他的肩膀,严肃地说道:“小豪,你知道去做卧底,特别是邪灵教的卧底,将意味着什么吗?”

  修行者比普通人更加强大,而邪恶的修行者也比寻常人更加蔑视生死,很多人甚至通过用人体以及残魂来融炼修行,所以从宗教局出去卧底的,绝对是危险性最大的职业,比黑道、贩毒以及其他组织的危险系数要高许多,先前临阵逃脱的王歆尧让我心中愤恨难平,而卢拥军提出让他去卧底,这便算是一种极为苛刻的惩罚,九成的结果便是死。

  王歆尧是因为间接致死了我的兄弟,所以我也没有对此多加阻拦,人总是会有远近亲疏之别,对于我来说,一百个临阵逃脱、抛弃战友的王歆尧都比不上一个张良旭,然而林豪虽说走了歧路,但是自从跟我以来,表现却从来都是让人放心的,我也拿他当做自己的弟弟,怎么可能把他往那个火坑里面推进去呢?

  然而林豪似乎预想就想到了我会阻止,他坐在地上,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对我说道:“老大,我最近一直都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这是林豪第一次如此放松地跟我谈起这么一个问题,我不由得好奇起来,问道:“哦,你想清楚了没有?”

  林豪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我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整天家国天下,那种大道理让我沉醉,后来被开除了之后,跟着老鼠会的人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直到跟了你,加入了特勤一组,方才觉得自己活出了一个人样来,也知道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没有道德负担,充满刺激,而且还有着厚重的荣誉感。不过在一组里面,我文武皆不通,跟大家差距太远,就是个小打杂的,一点儿忙都帮不上,就连这一次的事情,我都只能躲在那个农家小院里面……”

  他言语变得有些激动了起来,对我说道:“我想改变,想用我自己的方式来给我那些尊敬的兄弟们报仇,你离开的那段时间里,我一直都很痛苦,后来找宋司长聊过,他告诉我,说有一个机会,说随着邪灵教越发的猖獗,总局近期准备打入一批卧底,如果我想,他可以给我更改身份和容貌,然后打入敌人内部……”

  我没有等他说完,顿时就愤怒地骂道:“这个老宋,老子拼死拼活,他居然还把我的人往火坑里面推……”

  林豪拦住了我,认真地说道:“老大,你别怪宋司长,是我要求的——我当然晓得这里面的危险之处,不过正是如此,我才想要去尝试、去挑战的,我一直觉得,那也许正是我想要尝试的人生,所以,希望你尊重我的选择!”

  林豪说得异常坚定,我看着他清澈透亮的双眼,这个年轻人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意志出来,这让我震惊,因为我实在没有想到,当年那个贼头贼脑的小子,现在竟然变成了如此模样。

  林豪——哦,不,是陈子豪他变了,我不知道这样的变化是好还是坏,但是当他真正做了决定下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反驳他的理由。

  在我跟陈子豪谈话的第二个星期,他就消失了,专门负责这项行动的负责人告诉我,说陈子豪被送到我们的某个秘密训练学校受训,同时接受整容手术,接着他将被派往方案拟定的地点进行卧底行动。对于陈子豪的离去,我一直表达了强烈的反对,然而终究还是无法勉强,而在林豪离开的第三天,我也正式向上头提出了申请,请辞去自己身上所有的职务,离开京都,然后准备南下。

  接到了我的申请之后,总局的许映愚许老在医院召见了我,病榻上的这个老人显得格外虚弱,当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他抿了抿嘴唇,然后苦笑道:“当初提议将你留在总局的是我,所以你离开的时候,老王便让我也跟你谈一谈。”

  我端坐在病榻床头,望着这个为了国家和党奋斗了一辈子的老革命家,略有些不安地说道:“许老……”

  许老摇了摇头,摆手说道:“你既然去意已决,我便也不再留你。今天找你过来,也并不是说一些依依惜别的话,我床头柜的抽屉里,有一个东西,你帮我拿出来一下。”

  我照着做,从里面拿出了一本黑色的证件,在许老的指导下翻开,瞧见证件上的人像却是我,而下面的职务一栏中,居然填着“副巡视员”的职称。

  这职称可让我有些诧异,要晓得,尽管这是公务员的一种非领导职务,但它的级别可是副厅级,直接比我原来的职位高两个台阶,像这样火箭速度的提拔,在官场里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望着我一副意外的表情,许老则缓声说道:“在我们的机关里,一直都有这么一个现象,那就是实干家大都没有嘴皮子利索的人升得快,庸者上能者下,这是病态的规律,是一定要打击的,而你陈志程,自担任特勤一组的组长以来,表现一直出奇的优异,上面并不是没有看到……”

  “可是,我……”

  “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即便想要卸下职务,但是该你身上的功劳,就应该给到你,别的地方我管不着,但是宗教局这儿,必定是一片净土。你离开了,但是级别在这里,日后在地方上碰到什么事情,有这个级别和背景,行事都会方便很多,而且我告诉你,日后如果国家需要你,征召你回来的时候,你一定不能拒绝,要晓得,无论是我,还是老王,我们这些人对你的期望,要远远大过于黄养神、赵承风这些人!”

  许老的话语充满了上位者的果断,不过这却是他罕有的直接明了,表露心声,他的器重让我没由来的一阵感动,要晓得以他的地位,能够对一个年轻人如此另眼相待,也算是特别罕见了。

  与许老见过面之后,我便开始回到局里面,办理相关的交接,东营一役,特勤一组损失惨重,不过活着的人则个个都得到了极大的功绩,但随着我的离开,特勤一组的整个建制也将被临时取消掉了——我得到一个消息,我和努尔的好朋友,青城山王朋将会再次出山,组建总局下属的另外一个特勤小组,不过并不是一组,而是四组,至于我们一组,将被一直保留着,留在二司的档案室之中。

  特勤一组的建制被取消,我和小白狐儿将要离开,行走天下,徐淡定的去处也已经确定下来,他将跟着自己的岳父老子前往浪漫之都巴黎,就任大使馆武官方面的工作,张励耘去了西北,赵中华返回沧州养伤,而布鱼从鲁东传来消息,说他已经正式拜入崂山门下,目前由无缺道长指导他,估计需要很长一段的修行时间,方才能够归队。

  至此,宗教总局二司最鼎鼎有名、战功赫赫的特勤一组,终于算是告了一个段落,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里。

  临行的那天,行动处的黄养神和赵承风请我喝酒,我去了,一个位于后海边上的小馆子,开张有了些年头,那大锅里面煮的牛肉老汤据说已经有了一百年的时间,我们三个人喝着酒,聊起了这些年彼此竞争和惺惺相惜的岁月,不觉颇多感慨,赵承风拉着我的手,不无遗憾地说道:“老陈,你走了,只怕以后行动处的工作就难办很多了……”

  不管以前如何竞争,但是临别之时,总是有着许多留恋,两人表现得特别动情,喝到后面,三个人都有些高了,谈及这些年来自己牺牲的兄弟,颇多泪水和共鸣,突然间黄养神抓着我的领口说道:“老陈,我听说应颜妹妹跟你是一对?”

  黄养神的问话让我愣了一下,却见他醉眼朦胧地打了一个嗝,接着说道:“妈的,你可要好好对待她,要是辜负了他,你跑到天涯海角,我都要弄死你……”

  是夜,三人大醉而归,次日我带着小白狐儿离开了奋战多年的进度,东走天津,接着一路步行南下,走静海、青县、沧州、泊头、东光、吴桥,最后来到了鲁东的西大门德州,一路风餐露宿,不过城市,直走乡野,十分辛苦,不过一路山山水水,风土人情,倒也颇有意思,然而到了德州的时候,小白狐儿却听说这儿的扒鸡天下闻名,当年的宋庆龄先生多处拿这玩意给毛主席送礼,以表敬意,于是闻名全国,被誉为“天下第一鸡”。

  本着狐狸对于鸡的热爱,小白狐儿对于这“天下第一鸡”有着格外执着的向往,非要缠着我去尝一下新鲜,然而没想到就是这么一馋嘴,却惹出了一桩变故来。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狐狸对于鸡,那种爱是绝对的深沉,吃货能够懂的。
加更好多天了,略累,趁着剧情平缓,休息一下,咱们明天见,谢谢大家对小佛先僧的容忍,嗯嗯,茄子。

  1. 沙发:

    发生了

  2. :

    又乱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