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章 老陈遭人讹诈

2014年12月21日 更新

  我一生修道,克己禁欲,并不是什么贪婪口舌之欲的人,不过小白狐儿毕竟年纪尚幼,心性不定,这些天随着我风餐露宿,十分辛苦,她既然这般说起,我也没有多加阻拦,于是出了吴桥之后,来到一个叫做二屯镇的地方,便准备在镇上找一家铺子,尝一尝这闻名天下的德州扒鸡,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味道。

  作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鲁菜经典,德州扒鸡名声在外,相关的酒店也是繁多,我并未有计划进城去,便准备就在这靠近德城区的镇子上给小白狐儿解决一番,然而走了两家,也不知道怎么的,那排队的长龙简直是让人望而却步,小白狐儿心性不定,不肯久等,于是我们来到了临市场的一家酒楼,但见上面竖着一张大大的广告牌,色红味香、肉嫩可口的烧鸡跃然遇上,上面写着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德胜斋”,看着颇为气派。

  我先前在路上与人打听,晓得在德州有好几家烧鸡铺做得最为地道,什么“宝兰斋”、“福顺斋”、“中心斋”等等,诸如此类者,似乎也听到过“德胜斋”的名声,时近黄昏,倒也不想再走,便直接走进了店里去。

  与先前瞧见的那两家门庭若市的烧鸡店不同,这一家虽然门庭气派,但是人却并不算多,而负责招呼的伙计倒也热情,立刻迎上来询问,小白狐儿嚷嚷着来两只烧鸡,再给弄几斤馒头,然后配点小菜过来,那伙计瞧见只有我这么一个大人,带着一少女,颇为惊讶,结果给小白狐儿眼睛一瞪,便也不再多说什么,转头朝着后厨大声报菜起来。

  点过菜,我端坐堂中等待,而小白狐儿则流着口水四处展望,看着店里其他客人桌子上面的烧鸡,不停地吸着鼻子,显然是有些饿了,不过这些扒鸡都是事先做好了再拿出来贩卖的,可以堂食,也有专门的包装直接带走,所以上菜的速度倒也很快,不一会儿伙计便端着菜上了过来,看着热气腾腾、形美色鲜、香味扑鼻的五香脱骨扒鸡,我食指大动,正想伸筷,然而小白狐儿却皱起了眉头来,伸出筷子在上面东戳戳、西看看,就是不吃。

  我有些不解,问她这是想干什么,小白狐儿不语,而是转头朝着刚刚端来那出锅馒头的伙计说道:“嘿,这位小哥,你家的扒鸡,可不新鲜啊?”

  那伙计笑嘻嘻地回道:“可不?咱这鸡可是用花椒、大料、桂皮、丁香、白芷、草果、陈皮、三萘、砂仁、生姜、玉果、桂条、肉桂等二十多种香料熬制而成,时间忒久,自然新鲜不得……”

  他这般断章取义,试图混淆概念,结果小白狐儿却本着吃货的精神不依不饶,继续“纠缠”道:“不对,不对,我是说你们这鸡有问题,再做之前就已经很不新鲜了,肉质的臭味虽然被五香味儿给掩盖住了,但是闻起来还是有一点儿腥膻——你能带我去后厨看一看么?”

  那伙计瞧见这小姑娘这般认真,显然是执意想到后厨去打量,便晓得这人定是过来找茬较真的啦,于是抱着膀子冷声笑道:“小姑娘,你要吃边吃,不吃付钱走人,可不要耽误了我们的生意……”

  我坐在旁边,握着筷子不语,刚才我还只是道小白狐儿太过于认真,此刻瞧见这活计一副街头混混的流氓态度,便晓得这里面真的有些猫腻,不过我倒也不担心太多,小白狐儿自有她的一套本事,也容不得我来操心许多。果然,被那伙计拒绝之后,小白狐儿直接站起身来,朝着后厨走去,就准备硬闯了,结果伙计一声招呼,从角落处便蹿出了四五个膀大腰圆的鲁东大汉来,将我和小白狐儿都给围住了,一个满脸熊肉、理着平头的大胖子闷声问道:“怎么着,怎么着,瞎咧咧啥呢?”

  伙计似乎瞧见了救星,连忙说道:“老板,这小娘皮说咱们的鸡不新鲜,非要到后厨去看一下,拦都拦不住……”

  大胖子听到,点了点头,然后冲着小白狐儿嘻嘻笑道:“小妹妹,你从哪儿来啊?并不是不让你看,你不知道啊,这厨房重地呢,一般是不准外人随便进去的,一来材料太多,复杂得很,容易搞得一片乱,另外呢油烟大,像你这样的小美人儿可受不了那一股气味,怪油腻的,这样吧,你若是想看,去楼上的雅间,大哥我专门做给你看一看,你说好不好呢?”

  这老板话儿倒也顺溜,不过一脸淫荡笑容着实让人腻味,我瞧见他身边几个帮闲个个面露煞气,都不像是什么正经的角色,晓得估计是遇上了当地的流氓地痞了。

  小白狐儿喜欢热闹,但是我却不爱多事,也没有时间“行侠仗义”,跟这帮子街头混混打交道,于是站起身来,对着小白狐儿说道:“尾巴妞,天色快晚了,你要是想要住一处有热水的地方,我们就早点走吧,不要惹事。”

  我不愿多事,拉着小白狐儿要走,然而那胖子却来劲儿来,手一挥,几人将我和小白狐儿给围住,得意洋洋地说道:“嘿,瞧您说的,世界上哪儿有点了菜,没付钱就走的道理呢?”

  我将即将处于暴走的小白狐儿拉到我的背后,平静地说道:“好吧,老板多少钱,我付。”

  胖子看了一眼旁边的伙计,似乎还使了一个眼色,于是那伙计便开始报菜道:“德胜斋五香脱骨扒鸡两只,一只二百七十二,去掉零头,两只五百四,算是给您打个折;御膳坊蒸出的大白馒头一笼,一笼一百八,我们也不收带运费了,这秘制酒鬼花生二十八一碟,辣酱十七,大棚新鲜大葱二十二,加上餐位费、茶水费和服务费,七七八八,老板,咱给客人去掉零头,来个整数,那就八百八,你看可准?”

  胖子抱着高高凸出的肚子,笑得像个弥勒佛:“使得,八百八,八发八发,吉利!”

  一听这活计报账,我便晓得准是被人给讹了,一顿八百多的饭菜我自然也是吃过的,但可不是在这种地方。我临行之前,所带的钱并不算多,先前的工资奖金,除了一半寄回了家里,其余的,连同小白狐儿的都分给了几个牺牲兄弟的家人,而我则只留了一点儿费用,所以就算是我再不想惹事,却也没有多少钱给人这般坑,于是站起来的我却反而坐会了椅子上,安之若素地拾起筷子,挑了颗花生嚼了嚼,然后笑着说道:“不错,这秘制花生叫起来口舌生香,确实值这个价!”

  胖子皮笑肉不笑地盯着我说道:“那是,咱店子也开了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我有些惊奇地问道:“开了这么多年,也没人管?”

  胖子不说话,但是旁边的伙计却咧着嘴笑了:“这位大哥,您是外地人,可能不知道我们孙爷的名字,那可是响当当的招牌,你可别说咱们欺负你,各人有各人的待遇,来而不往非礼也,咱这里明码标价着呢,你也别委屈,若是出门气不顺,出门直走两百米就是派出所,你去那边问问,看看有没有人愿意理你,能不能讨回这个场子来?”

  这伙计说得嚣张,我表示明了,不动声色地吃着花生米,而其他人便这般虎视眈眈地瞪着,我也不在意,笑着说道:“怎么着,我还没吃完饭呢,非要我先把钱付了不成?”

  我说得镇定,那胖子倒也不好紧紧相逼,只是干笑道:“哪倒不会,咱这儿可不是什么恶霸店子,没有这规矩!”

  我既然表现出愿意认栽的意思,他倒也不好紧紧相逼,带的人都散开一边,远远围着,防止我们跑开去,然而几人刚刚一转身,小白狐儿却是脚一蹬,化作了一道白影,朝着后厨的方向冲了过去。她这举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要晓得若是逃,自然是直奔大门口才对,结果没留神就给她钻进了去,那胖子一边气急败坏地招呼手下帮闲过去堵住小白狐儿,一边气势汹汹地走到我面前来,骂骂咧咧,准备将我给扣下。

  我安坐于桌前,平静地笑着说道:“我可什么都没做,准备吃完付钱走人呢,你难道还想驱赶客人不成?”

  短短的几分钟里,店子里的客人都停下了筷子,朝着这边围观过来,那胖子气咻咻地看着我,等着自己的人将小白狐儿给揪出来,没想到一顿闹腾过后,小白狐儿出来了,不过手上却拎着一大堆被宰杀过的生鸡,重重扔在了地上,大堂围观的客人低头一看,却见这七八只生鸡表皮糜烂,竟然还有生蛆在上面钻来钻去,十分恶心。

  瞧见这,所有刚刚吃饭的人都恶心得想要吐出来,而人群里面则蹿出了一个黑衣少女,愤怒地骂了一句,急着一把将我身边的那胖子给勒住脖子,三百多斤的好肉,给她轻松提起,直接甩飞,重重砸到了桌子之上。

  轰,那桌子散落一堆。

  1. 小鱼:

    大咪咪吗?

    • 阿阿:

      哈哈。。这个一看就是看过蛊事的

      • 邪:

        谁会不看蛊事就来看道事的。话说这个人我觉得可能是小北

  2. :

    太短了。飞雨习惯使剑,近身扣男人脖子,太掉价了

  3. 张小邪:

    太帅惹☆_☆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