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九章 相约博格达峰

2014年12月25日 更新

  小白狐儿瞧见有我过来了,胆气也壮了一些,她先前被那穿着貂绒的冰山女子给压得颇为凄惨,此刻却也是理直气壮,无所畏惧,说出来的话语里,也多有调侃之意。我晓得小白狐儿自小的性格也颇为机灵古怪,在我的面前还知道收敛,但是从不肯吃亏,今天这莫名其妙的一顿拼斗,也有些来了火气,知道她定不会放过那个冰山女子。

  然而她这话儿也太有挑衅的意味了,那银箫虽非死物,但属于无主之法器,小白狐儿这些天来的温养,使得更加亲近尾巴妞一点,那冰山女子如何能够拿出什么证据来呢,当下也是一咬牙,恶狠狠地说道:“你这意思,是不给对吧?”

  我瞧见好不容易被我分开的两人,此刻又有要凑到一起来撕扯的架势,赶忙将小白狐儿给拦在了我的身后,然后朝着那女子拱手说道:“这位姑娘,我妹妹手上这银箫,是我当日从一位叫做程杨的大学教授手中所得,本来就是无主之物,谈不上谁是谁的,这么久以来辗转漂泊,已经没有了线索,不知道它对姑娘到底有何特别的意义,如果可以,我们坐下来一起商量,再从长计议,你看如何?”

  那冰山女子冷冷看了我一眼,然后轻蔑地说道:“谁要跟你坐下一起聊聊,你是不是看上了本姑娘的美貌,想要追我?”

  呃……

  这冰山女子的一句话,让我完全都不知道如何接下去,也不知道天下间怎么会有这般自恋的女子,我正正经经地跟她谈事儿,便给我扯到男女之间的事儿上去——说句实话,这女子长得也算是不错,然而世间美丽的女子无数,我未必会有心情去追上一番;其次这冰山女子美则美矣,然而脾气秉性都难以让人感觉到舒服,一张冷得跟冰一般的脸,看着就不亲切……

  最后,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既然我与小颜师妹情投意合,彼此心属,那么我又何必对世间其余的女子再有纠葛?

  我被那女子的话语雷得说不出话来,而这时牙尖嘴利的小白狐儿却立刻顶上去说了:“泡你?拜托你撒泡尿照照自己呢,长得那一个寒冰模样,哪个男人会看上你呢?跟你说吧,我哥哥可是有一个很爱、很爱的美人儿在等着他呢,他的女朋友要比你美上一千倍、一万倍,所以拜托你不要自作多情了,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人对你动心?”

  我刚才脑子疙瘩一打结,没有回过神来,然而此刻听到小白狐儿的这一番话,顿时就知道坏了。

  事实上,先前那银箫之事,我们还可以坐下来谈一谈,但是小白狐儿此刻说的话太过于刻薄,完全否认了人家姑娘最在意的容貌,做人做事,要晓得一点,“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全盘否定别人最在意的事情,这事儿可就有点儿大了,根本就是不死不休的节奏,一点儿回旋的余地都没有留下了。

  果然,那冰山女子杏眼一瞪,嘴唇轻轻一咧,露出了一排整齐洁白的贝齿来,鼾声说道:“你这小狐媚子,如此辱我,看我不撕了你这张嘴!”

  她这狠话儿一撂下,立刻箭步飞奔而来,从怀里飞出了一道银光,犀利无比,宛若璀璨星空之上的一道流星划过。

  我心生警兆,将小白狐儿往后推了一把,大声喊道:“小心!”

  小白狐儿被我推到了一旁去,刚好闪过了这道银光,让过之后,我陡然生出了右掌,朝着那银光猛然一拍,试图将其逼开了去,结果那银光陡然一转,却是朝着我的脖子处抹了过来。

  这银光森寒,让人感觉到透心冰凉,我当下也是一跃而起,再次避开了这一击,想着这冰山女子的手段当真是犀利无比,难怪小白狐儿刚才一直被她压着,难以扳回优势,我若是不尽上全力,只怕也得在这阴沟里面翻船,当下也是手往背上一摸,却是将那映雪寒光剑给拔了出来,挽了一个起手的剑花,将与银光相撞,与其较量一番。

  叮、叮、叮……

  金属的交击之声不绝于耳,我能够感受到剑尖传递过来的巨大压力,晓得这道银光想必也是一件犀利的法器,可随着人的心意而定,不敢怠慢,当下也是将长剑陡然扬起,剑势绵延,一剑凶过一剑,最后的一剑,我猛然斩道了那银光之下,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响声来,我浑身一震,感觉一阵如潮劲气从那银光之上传递而来,要不是我立刻运用起了深渊三法的土盾,只怕就要出丑了。

  我这边将将稳住脚步,而全神贯注地指挥银光与我拼斗的冰山女子则一个踉跄,向后退去,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显然也是有些不好受。

  她的右手往前轻轻一挥,那银光往回陡转而去,最后落在了她的指间之上,我眯眼瞧去,却见那道让我所震撼的银光,却是一根剑型的长簪子,凤尾剑身,尖端一点星芒乍现,颇为犀利,我下意识地问道:“飞剑?”

  那冰山女子冷冷一笑,平静地说道:“飞剑算什么?我这凤尾银簪可是传承了四百多年的宫中之物,比你手上那把粗制滥造、又黑又粗的大剑,比那小狐媚子偷的白山银箫可要厉害多了。不过你的身手倒不错,我说她怎么一下子骄傲起来,原来有你这么一个哥哥在——那汉子,你一身魔功,又使得是道家的手段,可敢留下名来,让我天山神姬知晓一番?”

  天山神姬,这个……是名号么?

  世间能有如此身手的人,特别还这般年轻,想必都有着十分厉害的背景,尽管此人的脾气极为古怪,而且我们刚才又交恶一场,但是凡事都得以和为贵,人家都报上了名号,我也没有扭扭捏捏,直接将剑尖朝下,拱手说道:“在下陈志程,师出茅山宗门下,还敢请教……”

  “哦,原来是茅山宗门下的弟子……”

  那天山神姬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我的话语,然后朗声说道:“青山不见,绿水长流,姓陈的,我先前已经在那个一脸狐媚的小妖精身上种下了寒毒,每天子夜时分必回发作,痛不欲生,倘若一个月之内不能得治,便会浑身血液逆转,肌肤凝霜——到了那个时候,你背后那个蹦蹦跳跳的小姑娘,可就会变成一具冰雕玉琢的摆设了……”

  什么?

  我听到她的讲述,猛然回头瞧了一眼小白狐儿,瞧见她面无异色,连忙与她确认,这小妮子扭了扭头,轻声说道:“她放屁!”

  得了小白狐儿的肯定回复,我心中依旧有些不安,朝着那女子拱手说道:“姑娘,有话好好说,我们……”

  然而那天山神姬根本不理会我的话语,继续说道:“你若是不想看到她变成这副模样,那就带着她手中的银箫,到天山祖峰博格达来换解药吧!”

  这话儿说完,她不再多言,而是一扭腰,人便朝着身后的树林飘了过去,我箭步去追,大喊“姑娘等等”,却没想到那人的身影宛若鬼魅,根本就追之不及。我跑了一百多米,瞧见追之不及,因为担心小白狐儿,赶忙折回,瞧见她也匆匆赶了过来,当下也是焦急地抓住她的胳膊,大声问道:“尾巴妞,你没事吧,我看看?”

  小白狐儿挽起袖子,让我抓着她的素腕把脉,浑不在意地说道:“那个凶巴巴的小娘皮打不过你,故意说的大话,你还真相信了啊?”

  我用气行于手,给她把了一下脉,发现脉息正常平缓,并无大碍,心中方才安宁了一些,揉了一下她额前的黑发,溺爱地轻声骂道:“你啊你,什么时候能够改一改自己那小姐脾气,跟人家好好说一下,事情哪里会变成这个样子。”

  小白狐儿噘着嘴巴,满腹怨言地说道:“哥哥,你是不知道那小娘皮,一露面就凶巴巴的,恨不得上来就抢我的银箫——这银箫可是哥哥你送给我的,我哪里能够不明不白地就给人拿走,当然不肯了,结果她就直接开打了。对了,哥哥,你刚才干嘛去了?”

  我将刚才遇到茅山梅长老的事儿讲给她听,小白狐儿皱着眉头说道:“那老不休,下这种黑手,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宗门长老,我也不便妄议,想起孤身一人的董仲明,便不在此久留,赶回了约定的村庄,瞧见那小孩儿躲在人家屋檐下,冻得直哆嗦,显得好可怜。我赶忙过去将他叫来,看到时间也晚了,便不再去叨扰梅长老,于是就在村子里找了一户人家借宿,房东十分热情,不但提供了晚饭,而且还烧了一大锅的热水,我让董仲明先洗过澡,然后想去找小白狐儿说起银箫之事,结果突然听到她房间里传来了痛苦而压抑的呻吟声。

  听到这动静,我心中一惊,赶忙推门而入,但见床上的小白狐儿一脸苍白,嘴唇青紫,脸上竟然有冰霜凝结。

  真中毒了!

  1. 沙发:

    又来了

  2. chinomango:

    梅是左使在茅山的卧底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