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章 尹悦冷若冰霜

2014年12月25日 更新

  床上的小白狐儿蜷缩成一团,冻得直哆嗦,瞧见她裸露在外面的肌肤一片冰霜,我顿时就晓得不妙,箭步冲到床前,一把将她给抱了起来,发现小白狐儿意识模糊,整个人就像一大冰块儿一般,赶忙猛地掐了一下她的人中,被我刺激过后,小白狐儿终于睁开了眼睛,忍痛叫道:“哥哥……”

  这一声话儿喊出,泪水就从眼角流了下来,还未等我去擦干,那眼泪就已经凝成了寒霜,我摇了摇她的身子,焦急地呼道:“尾巴妞,尾巴妞,你感觉怎么样了?”

  小白狐儿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搂着我的腰,无力地说道:“哥哥,我冷,好冷,感觉快要死了!”

  我急忙安慰她道:“你别急,事情没有这么坏!”

  说罢,我用右手的三指定位,先用中指按在高呈弓形斜按在同一水平,以指腹按触脉搏,仔细感受小白狐儿体内的动静,然而当我的劲气刚刚一接触,顿时被吓了一跳,但见小白狐儿的脉象凝而不急,浑身流动的精气血脉都停住了,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具死尸一般,不过小白狐儿此刻的心跳和呼吸都还有,自然不可能死去,所以我很快就找到了潜伏在她体内的罪魁祸首。

  一滴冰寒至极的精元,在她心脏附近潜伏着,此刻阴气一重,便立刻激发出来,以脉冲的形式,一波一波地冲突,而当我的气息与其接触的时候,它便收回所有的寒力,然而这玩意太靠近心脏了,一旦集中,小白狐儿立刻就受不了了,双眼翻白,眼看着就要闭过气去。

  瞧见她这般模样,我不敢在唐突,赶忙将劲气给收了回来,小白狐儿方才会好受一点,不过依然是寒霜挂脸,十分可怖。

  “哥哥,我冷,抱紧我……”

  小白狐儿小声地呢喃着,可怜巴巴的,让人听到就心酸,我晓得这种极度的痛苦,也不敢不管,当下也是将她给抱住,用自己的身体去温暖怀里的这冰块儿。此刻的小白狐儿虽是幼年,但却是十五六岁的人类少女模样,脸面狐媚俏丽,身材凸凹有致,正常人抱着自然能够感受得到,我也是,尽管我们如此熟悉,但是难免也有些尴尬。

  如此持续了几分钟,小白狐儿依旧还是喊冷,我突然想到隔壁屋子里的董仲明还在洗澡,我们借宿农家的这对老夫妻给准备了很烫的热水,说不定能够稍微缓解一番,当下也是将小白狐儿给抱了起来,朝着隔壁的屋子里冲去。

  走到门口,我才发现董仲明那小孩儿居然门栓给插上了,叫了两声没应,也是着急,我一脚就踹到了那门上面,将门踢开之后,我瞧见董仲明光着身子,坐在木盆里面一脸诧异地望着我,有些惊慌失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可不管这机灵的小孩儿回想到哪儿去了,朝他喊道:“床单,你尹悦姐姐中了寒毒,我要用你这热水,先给我起来。”

  董仲明赶忙捂着小鸡鸡,从木盆里面跳了出来,我也顾不得许多,直接将尹悦放进了热气腾腾的水盆里面去。

  这水盆挺大的,倒也能够将身材并不算高挑的尹悦给装满,热水迅速地弥漫住了她的身躯。此时的小白狐儿穿着一件睡觉时的单衣,热水一浸,胴体却是若隐若现,不过寒毒当头,我倒也没有再避嫌,而是掬了两把水,往她冻得铁青的脸上浇去,那寒霜方才收敛了一些,我瞧见小白狐儿睁开眼睛来,紧张地说道:“怎么样,好点么?”

  小白狐儿如此难过,却还是露出了一丝笑容来:“还好,不过没有你的怀抱温暖……”

  都到这个时候了,她还跟我开玩笑,可见已然是有些适应这种寒劲了,我笑了笑,看着一脸痛苦的小白狐儿,心里面却像是滴了血一般的刺痛。

  胖妞已然离我而去,倘若是小白狐儿再出一个三长两短,我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是我害了她,我现在才回过神来,我送给小白狐儿的那银箫,固然是从金陵大学考古系的程杨教授手中夺来的,但是黑寡妇曾经跟我说过,这玩意是传闻天山神池宫出身的银姬之物,而那自称天山神姬的冰山女子,估计与那银姬有着很大的联系,甚至可能就是银箫主人的女儿。

  想到这儿,我满腹难过,而这时仓惶换过衣服的董仲明走上前来,对我说道:“陈大哥,要不要加点热水?”

  经过他的提醒,我低头一看,却见原本还热气腾腾的木盆,在小白狐儿进来之后,水温顿时就变低了很多,虽然还算热,但是小白狐儿却又开始抖了过来。

  木盆旁边热水桶,足够两个人洗澡的分量,现在还有小半桶,我想了一下,从荷包里掏出了一百块钱,递给董仲明,然后告诉他道:“我来添水,你去找房东爷爷和奶奶,让他们帮着生一下灶火,再烧两锅开水,然后把炉子给少一下。”

  董仲明十分懂事,也不多问,赶紧去院子里叫人去了,而我则一瓢一瓢地给小白狐儿添水,让盆里面的水保持温度。

  经过董仲明的招呼,我们借住的这农家老夫妇也起了床,手忙脚乱地生火烧水,我又将小白狐儿连盆带人端到了炉火边来,就这边度日如年地熬过了子时。

  子时一过,一直迷迷糊糊的小白狐儿终于清醒过来,身上的寒劲也缓缓消退,她抿了抿被冻得发紫的嘴唇,满含歉意地对我说道:“哥哥,对不起,是我太大意了。”

  我瞧见她此刻的状况有所好转,心中的焦急也稍微转退,摸了摸她的额头,虽然很冰,不过还算是正常了,这才长舒了一口气,问她说道:“到底怎么回事,我先前也有给你把过脉,并没有感觉到那一滴冰寒精元,你是什么时候着了她的道?”

  小白狐儿回忆了一下,犹豫地对我说道:“可能是后面追逐的过程中,她喊了一句狠话,我便感觉身上一冷,有些刺痛,不过行气于身的时候,却发现并无大碍,所以就没有理会了,没想到那恶婆娘竟然如此狠毒,还能够用出这般的手段来……”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世间林林总总的手段颇多,备不住会生出什么奇门之术来,我揉了揉她的脑袋,笑着说道:“不用懊悔了,事情既然如此,那就解决便是了,那天山神姬所要的,不过就是我送你的那根银箫而已,实在不行,就还给她,你要是喜欢,改天我们经过金陵的时候,找南南做一把——听说他继承了自己爷爷的手艺,有青出于蓝胜于蓝的架势呢。”

  我故意说得轻松,而小白狐儿则苦着脸说道:“可问题是,我们去哪儿找女恶婆娘呢?难道真的要跑到什么天山祖峰博格达去么?”

  我点头说道:“嗯,我刚才想了一下,那天山神姬可能是神秘的天山神池宫中传人,既然她这么说了,我们照做便是。”

  小白狐儿没有提出什么反对意见,问我何事出发,我站起身来,回到小白狐儿房中取来她的行李,让她换一身衣服穿上,接着又来到院子里,跟借宿给我们的这对农家老夫妇道谢,等到小白狐儿换过了衣服,我便带着她和董仲明连夜出发,赶到了市区梅长老下榻的酒店里。

  深夜造访,梅长老并不是很热情,尽管是套间,但是我闻到他客厅中有一丝不属于男人的香水味儿,实在蹊跷。

  不过我这次过来,是跟他求救的,所以也并不多想。

  梅长老行走江湖数十年,见识自然要比我强上许多,此刻的我有些迷茫,所以还是想要过来找他请教一番。

  听过了我的讲述,梅长老也是一头雾水,沉吟了一番,缓缓说道:“天山神姬,这名字倒是从来没有听人说起来过,但是银姬,我却听过这名字,好像在西域挺出名的,后来为情所困,被人出卖,在岷山被人围杀了去——这个人据说跟天山神池宫有一些联系,不过她出现的时间太短暂了,就像流星一般,一划而过,就不怎么留意了。”

  我点头,听他继续讲:“至于这寒冰精元,我感觉好像跟失传了的生死符有点相像,但是如你所说,这玩意太过于凶险了,除了下符之人,旁人很难解开。”

  我问道:“连我师父也不能么?”

  梅长老思考了一番,点头说道:“陶师兄学究天人,修为超脱,不过并不是什么都能够解决的,如果我猜的没错,估计他也没有办法帮你……”

  听到梅长老的话语,我陷入了一阵沉默中,晓得这天山之行,我是必须要走一趟才可以了。

  不过要去天山,我必须得解决一件事情才行,当下也是朝着梅长老深深一躬,然后郑重其事地说道:“梅长老,志程这边有一事相求,还请您一定得答应……”

  梅长老一愣,然后举手说道:“你说?”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圣诞快乐,又说一遍,好像就过了一年一样,哈哈。
告诉我,你们快乐么?

  1. 沙发:

  2. 小鱼:

    把董忠明留下来给梅浪?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