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四章 雪夜林中烤狼

2014年12月26日 更新

  方鸿谨叹声说道:“可不是么,这天下间高手无数,但是能够谈得上顶尖的,数来数去,也就那么几个。若是评说天下第一,陶晋鸿和王新鉴,自然都是最有力的大拿,而这两个人当年为了争夺这陈志程当徒弟,在茅山顶峰大打出手,你就晓得他究竟有多吃香了;再有了,这人的人缘不错,青城山、白云观都有交情,神秘的麻衣世家刘伯成,我们的靠山供奉黄晨曲,可都是他的朋友……”

  二掌柜听到方鸿谨如此赞叹,不由得担忧地说道:“既然如此,此人日后必然不好惹,你这回撒谎骗了他,日后若是追究起来,我们岂不是要倒霉了?”

  方鸿谨摇头说道:“那倒不会,这事儿我并没有说死了,一来那人是不是天山神池宫的,我们自己也不确认,二来他即便是,陈志程与天山神池宫的恩怨也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够插手得了的,我保持中立,这也说得过去,日后那陈志程找我们麻烦,只需找黄供奉斡旋一番,倒也没有太大的妨碍,你说是不是?”

  二掌柜是个美艳少妇,吃吃地笑着,点了一下方鸿谨的胸口,然后说道:“你呀你,心眼可真多……”

  方鸿谨得意地说道:“那是,我凡事若是不多想一点,这偌大的家业又如何能够撑得起来呢?”

  两人打情骂俏,你侬我侬,其间还亲了两下小嘴,一副马上就要贴身肉搏的架势,突然间那二掌柜说出了我最关心的问题来:“鸿谨,对了,都说天山神池宫是当年天下间的三大修行秘境圣地之一,它到底在哪儿啊,怎么从来没有听到人谈及过?”

  方鸿谨犹豫了一番,最终还是想要在这女人跟前露一脸,这才说道:“我其实也不知道,上次套了一回那黑鸦的话,好像是在天山祖峰,天池后面的一处洞穴中。不过那洞穴跟几大修行宗门一般,也是洞天福地之处,门户森严,十分难进,而且山上到处都是他们的眼线,人家要是不想让你知晓,就算是翻遍整个山峰,一寸一寸寻找,也未必能够得见……”

  他说着这话的时候,似乎不经意地朝着我这儿瞥了一眼,我不动声色地藏好,心中一动,不知道他是否发现了我,而这话儿,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说给我听到的。

  若是,我还真的得领他这一份情呢。

  果然是生意人,这做人的境界当真是滴水不露,方鸿谨说完这一晚上最有价值的话儿之后,便不再停留,而是与那美艳的二掌柜相扶前往后院歇息,我则原路返回,从墙里翻了出来,仔细琢磨刚才方鸿谨最后所说的那话儿,越发觉得他应该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他这话里面有两层意思,第一,天山神池宫就在天山祖峰博格达,人家若是想要见我,我去,自然会有人现身。

  第二,若是人家没有兴趣见我,我就算是借助了国家的力量,别人也有本事让我找不到。

  不过天山神池宫的人,到底想不想见我呢?

  这个我不知道,但是却晓得倘若这银箫对于那个天山神姬真的如此重要,她就一定会现身,要不然即便小白狐儿中了她的手段,身死魂消,不过我若是发起狠来,她也捞不到任何好处,反而结了一番冤仇,这和她邀我前往天山神池宫的初衷不符。

  既然如此,我想我终究还是需要去走一趟的。

  想明白了此节,我当下也是跟远在西北边疆等待的萧大炮通过了电话,将这边探知的情况告知了他,仔细聊过了之后,萧大炮也认同了我对于方鸿谨的猜测,这个在商场上呼风唤雨的角色,犯不着这般背后夸人,而且重重作态,估计也算是卖了我一个人情,而且谁也不能说他不是。

  这人做到这个份上,真的就是个人精了,难怪能够笼络到黄晨曲君这样心高气傲的顶级高手,为他效劳。

  我在梁溪待了一夜,次日便转乘班机放回了西北边疆,下午赶到招待所的时候,发现几日不见,小白狐儿整个人又憔悴许多,仔细一问,方才晓得这寒毒一日重过一日,现在即便是饮酒大醉,到了子时,那人便被冻醒过来,即便是泡在装满热水的浴缸里面,都能感觉到由内而外的寒冷,情况越发的严重起来。

  我与萧大炮商量着准备前往天山祖峰博格达的事宜,他起先是表示反对的,而后实在是拗不过我,便提出请假,与我同行。

  我拒绝了萧大炮的提议,他最近的事儿其实还是挺忙碌的,上次前往吐鲁番的案子并没有完全解决,此刻还有许多首尾,为了我的事情已经够操心了,我哪里还能让他这般受累,提出还是由我一人前往,如此最是合适,毕竟人家邀的是我,倘若带上别的人,说不定就不肯露面了,如此反而生出许多事端来。

  萧大炮在与我相争不下之后,终于勉强同意,不过还是打点了我们前往阜康境内的行程,并且还安排阿依古丽一路相伴。

  经过了一晚上的准备,次日清晨,也就是在小白狐儿中毒之后的第十五天,我们前往天山东段最著名高峰博格达的路途。时间已经是九七年的元旦之后,新年伊始,大雪纷飞,路途十分艰难,行到博格达峰脚下,便已然无法再继续前进了,我将阿依古丽留在山脚下的一个镇子,然后带着小白狐儿开始进山。

  此刻大雪封山十来天了,不过山脚下却还是有许多岩石裸露,我身上除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相关法器之外,还有阿依古丽给我准备的行囊,包括防寒睡袋和补给,以及登山绳、锁扣、滑雪板等登山设备,而小白狐儿虽然饱受寒毒困扰,但是白天倒也精神些,自个儿除了穿得颇厚,而且还带了满满一壶酒。

  两人进山缓行,瞧见此处千峰竟秀,万壑流芳,入目处有那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和风光如画的山甸草原,虽说草原此刻已被积雪覆盖,但是想来夏天之时,必是那山花烂漫,五彩缤纷的去处,应该是极美的。

  我往昔也见过不少名山胜景,然而此刻真正来到了博格达峰的山脚下,仰首望去,方才感觉到为何这里会被人说成是昆仑仙境,王母故庭,因为这儿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雄伟寥廓了,一眼望去,好像整个世界就是这巍峨的高山和雪海一般。

  然而就是这般一望无垠的雪白之下,这冻得仿佛绝境之地,却孕育着诸多生命的迹象,我瞧见那原始森林的树木百年屹立,林中还不时传来马鹿的呦呜,隐现着狍鹿、棕熊、猞猁和岩羊的身影,远处的雪线处还能偶尔瞧见雪豹出没,雪鸡栖居,蓬勃的生命气息扑面而来。

  倘若那天山神池宫就是坐落于这样的山域之中,想必也应该如传说中的一般神奇。

  我与小白狐儿且行且走,步履缓慢,而这时的天色又黑得早,没多时便已然黑了下来,我来到林中,便也在一处背风处暂时扎营歇息。

  一到晚上,小白狐儿的状态便有些差了,我去搜集了一些柴火,在林间生出了一堆篝火来,摸着怀里的干牛肉和大饼,我估计小白狐儿并不喜欢吃,正犹豫间,突然感觉到林中有某种东西在朝着这边望来,一开始我并未留意,而后仔细注视,却发现竟然是一头全身灰白色的野狼。

  这么寒冷的地方,居然还有野狼,我有些惊奇,当下也是有意以自己为诱饵,过去勾引了一番,而那野狼在这天寒地冻的地方,猎物很少,似乎也颇为饥饿,我稍微一撩拨就冲了过来,接着我一剑,终结了这头恶狼的性命。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是展现出了我年少时就擅长的手艺,一条整狼给我抽筋剥皮,接着将其架在篝火之上,由这几天吃惯了烤羊肉的小白狐儿指导下,开始烤炙起来。

  此番前来,阿依古丽给我们备齐了补给,不但有盐巴、香油,孜然和辣椒粉也都有,我这么多年的手艺倒也没有怎么落下,一根木棍将这被剥得精光的野狼窜起,不断地翻转着,没多久,那种烤肉的香味就散发出来,让人忍不住口水都流了下来。

  眼看着这狼肉开始变得焦黄酥脆,油脂滴落篝火中,窜起缕缕火苗来,小白狐儿一双眼睛眯成了缝儿,也顾不得寒冷了,不断地催促我道:“哥哥,什么时候能吃呢?”

  我溺爱地揉了揉她乌黑的头发,然后说道:“不急,狼肉好吃,但是略显干燥,等烤好了,稍冷些再吃,会比较好一点儿。”

  尽管如此,但是小白狐儿还是忍不住伸手撕了一小块放进嘴里,这肉烫,她忍不住张着嘴哈气,不过嚼过之后,眯着眼睛,幸福地笑道:“好吃呢,哥哥你做得真好吃……”

  我微微一笑,正想说话,突然眉头一皱,猛然转过头去,却见林子那边有一个黑影缓缓走来,朝着这边高声喊道:“烤肉的朋友,老夫这儿有美酒,有好烟,跟你换点吃的可好?”

  1. 啦啦啦:

    沙发

  2. :

    啦啦啦,这么急?

  3. 羁绊闯天涯:

    怎么还没有

  4. 羁绊闯天涯:

    等的好辛苦呀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