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五章 领路人北疆王

2014年12月27日 更新

  听到这久违的声音,我绷得紧紧的全身松弛下来,朝着来人高声喊道:“田前辈发了话,自然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来人是个又高又壮的黑胖子,一把大菜刀般的单刀斜背在身后,嘴里叼着一根手工包裹的眼,踏着雪,缓步走来,却正是天下十大之中的北疆王田师。

  我与这北疆王有过并肩作战的情谊,而他的远方侄子张励耘也曾在我麾下做过事,双方的关系倒也不错,自然没有什么可以防备的,听到了我的大声招呼,那黑胖子脸上也露出了几分惊喜,快步走到篝火跟前来,一把将我给搂住,豪爽地大笑道:“陈小兄弟,我刚才也就是闻到了那烤肉的香味,循味而来,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上了你,真的是这大雪天里面唯一让人惊喜的事情啊……来,抽烟!”

  这话儿刚刚说完,他便从怀里摸出了一根卷烟塞我嘴里,然后打了一个响指,便给我点了上来。

  北疆王这卷烟是自己卷的——用二指宽,两寸多长的烟纸,卷上一小撮烟粒,用口水封住即可。这玩意叫做莫合烟,最早是从苏联带回来的,俄语叫做“玛合勒嘎”,一种由黄花烟草的茎和叶碾碎后掺和晾晒而成烟草,里面的烟叶呈颗粒状、较为粗糙,抽起来的时候后劲挺大,风味十分独特,我抽了两口,给这烟劲儿呛得接连咳嗽了好几下,旁边的小白狐儿不满意了,噘着嘴巴说道:“吸烟有害健康,不准带坏他……”

  北疆王是个向来豪爽、粗糙的西北大汉,刚才见到我太高兴了,倒是忽略了旁边的小白狐儿,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问我说道:“这位是……弟妹?”

  这一句话儿将小白狐儿可给逗笑了,金黄的篝火将她勾勒得颇为娇艳,我苦笑着对这大大咧咧的黑胖子说道:“田前辈,还记得当日我们在九曲黄河石林那儿的时候,跟着我的那个小女孩儿嘤嘤么,就是她,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也已经长大了呢!”

  “哦?”北疆王恍然大悟,一拍自己的脑袋,如释重负地说道:“我说嘛,难怪看这妹儿长得这么眼熟,原来是当初的那个小拖油瓶啊,都说女大十八变,当年的小乖乖,一下子就长成了这副勾魂儿模样,时间真的是把杀猪刀啊,哈哈……”

  北疆王说话惯来的豪爽,我与他相邀坐在了篝火旁边,他便从身后的背包那儿拿出了一个小羊皮袋子,递给了小白狐儿,热情地说道:“好,我不带坏他,这是蒙古牧民珍藏的马奶酒,你尝一尝?驱寒保暖的……”

  尹悦这些天已然被萧大炮培养成了一个小酒鬼,一听到有酒,立刻就眯起了眼睛来,接过来,毫不在意地拔开酒塞,闻了闻,皱着眉头说道:“有点酸,是不是坏了?”

  北疆王十分不悦地接过来,倒了一口在嘴里,砸巴了一下,然后享受地说道:“嗯,味似融甘露,香疑酿醴泉,这酒是人家牧民为了谢我斩杀群狼,给我备下最好的酒,口感圆润、滑腻、酸甜、奶味芬芳,而且这酒性温,驱寒、活血、舒筋、健胃,好处多着呢,你不懂得享受,可别瞎说啊?”

  小白狐儿一把抢过来,学着他喝了一口,不屑地说道:“温吞吞的酒,跟个娘们儿一样,有啥好喝的?”

  她这话儿将北疆王这西北汉子惹火了,从背包里面掏了一圈,摸出了另外一个牛皮囊子来,扔给小白狐儿说道:“嘿呀,你这个小女孩子,口挺重的啊,我这里有五粮液原浆,上次一个朋友从西川寄过来的,一直不舍得喝,泡了点小玩意,你若是敢喝,我老田就算是服你了。”

  小白狐儿这些日子以来酒量见长,毫不在乎地一拍胸口,打开了酒塞就灌了一口,结果将她给呛得面脸通红,连那牛皮囊子都差点洒落在地,北疆王一把接过来,埋怨道:“这里面可跑着一百斤黄河鲤鱼精的鱼胆,自有一股龙气,珍贵得很呢,你若是洒了,老田我可得跟你拼命!”

  小白狐儿脸上就好像蒙上了一层红布,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半天才理顺那打结的舌头,气呼呼地埋怨道:“你这哪是酒,根本就是一团火来着!”

  瞧见这小妮子服了软,那在天下间都赫赫有名的北疆王就像个大男孩一般地哈哈大笑,得意洋洋地说道:“我这龙胆五粮原液,酒精度数能够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这样的天气抿上一口,保管你感受不到冷,不过寻常人若是喝了一口,一整天都不爽利,哈哈……”

  这两人斗嘴的时候,我已然将那头烤狼用刀子给切下了许多又香又嫩的烤肉来,放到两人跟前的盘子上,北疆王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那龙胆酒,然后趁着这热乎劲儿,嚼裹了两下,拍手大赞道:“小陈,你这狼肉烤得不错,肥而不腻,脆而不焦,叫起来满口留香,而且还有油脂于唇间萦绕——这味道,真的是妙极了!”

  北疆王是个非常有生活品质追求的人,喜欢的东西,爱得要死,说了两句,又引经据典,谈到了什么《本草纲目》,跟我说起这狼肉补五脏,御风寒,暖肠胃,壮阳填髓,此时此刻吃来,最合时宜。

  北疆王是个十分自来熟的人,还没有等我开问,便就着烈酒和烤饼,吃掉了大半分量的狼肉,直到这时,他才爽利地打了一个饱嗝,然后才后知后觉地问起了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鸟不生蛋的不毛之地。

  这话儿我可是一直都想说,结果在北疆王这个气场强大的家伙面前,从头到尾都没有办法说出来,此刻他终于主动问起,这才将话头挑了起来,将小白狐儿与那天山神姬的恩怨一一讲来。

  不知道是为什么,在这茫茫雪林之中碰到北疆王,我的第一感觉就猜测到莫名出现在天山博格达峰上的北疆王,或许知晓一些天山神池宫的事情。

  果然,听到我这般说,北疆王眉头一皱,有些意外地对我说道:“不对啊,按理说神姬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啊?”

  听到这话儿,我感觉宛如仙音妙语,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出身北疆而闻名于世的北疆王田师之所以能够从一个普通刀客成为天下十大,并不仅仅只是靠着自己的领悟和修行,果然跟那神秘的天山神池宫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当下也是激动地对他说道:“田前辈,你认识那天山神池宫的人?”

  北疆王饮了一口烈酒,然后笑着对我说道:“倘若是在山外,我必然矢口否认,不过既然已在峰下雪原,我倒也可以告诉我,当然。”

  我就感觉自己好像中了百万大奖一般,满脑子都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的兴奋,感觉到终于是否极泰来了,抓着北疆王的手说道:“既如此,还请田前辈做一个中间人,帮着斡旋一番,让我们和那天山银姬完成交易,救得我妹妹的性命啊……”

  北疆王无奈地看着我,一脸苦笑:“小陈,虽说我被评为那天下十大,威风凛凛,但是在这博格达峰之上,便有三人可以胜得过我,第一是天山神池宫秘境之中的守护,天生祖灵,第二是神池宫首席教谕大长老,第三则在神池宫当代宫主,而那神姬便是当代宫主的女儿,你自己想想,在人家的地盘,如何能听我的话?”

  我有些焦急了,指着北疆王身后的单刀说道:“可是凭着你这一身本事,难道他们就不会给点面子么?”

  北疆王撕下一大块狼肉,嚼在嘴里,过了一会儿,这才谈了一口气说道:“志程,天山神池宫并非人们传言中的那地仙聚集之地,但是曾经也是天下修道者的中心,现在的末法时代,越来越少的人能够得入昆仑神域,然而滞留在此处的人却从来没有忘记旧日荣光,总觉得自己比天下间的修行者出身都尊贵许多,又有一个可以清晰感知的山神罩着,天生贵胄,如何能够瞧得起被人?”

  我一脸不理解地讶异道:“啊……”

  瞧见我很难理解,北疆王语气陡转,说道:“这样告诉你吧,往昔的天山神池宫,或许能够得证大道、白日飞升直入轻灵之界者,然而今时今日,不过就是一个后台极硬、背景极深的修行秘境而已,我与神姬父亲有些恩怨,插手不得,不过或许你能够凭着自己的手段,传出一片天来呢……”

  我点了点头,浑身斗志地说道:“嗯,自然,这事儿是我惹下的,终究还是要我自己来解决,只不过还得求田前辈给一条门路。”

  北疆王望着旁边可怜巴巴的小白狐儿,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既与你们两位有缘,自然会冒着偌大的危险,带你们进入,正好此间也有一场盛大的交易会,倘若你们能够得到山神认可,一切就变得容易了……”

  1. 年轻律师:

    不过瘾啊

  2. 沙发:

    有意思

  3. 哦:

    吃烤肉还带着盘子?

  4. 依咯咯:

    写得真好。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