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六章 神秘的神池宫

2014年12月27日 更新

  北疆王的话语让我们都有些诧异,被那五粮液原浆呛得一肚子酒气的小白狐儿咂舌说道:“不是说这天山神池宫神秘莫测,外人莫入么,为何还会弄出什么交易会来?”

  北疆王将手上的油渍往雪地上面抹了抹,然后嘿然笑道:“鼠有鼠道、猫有猫道,偏安一隅,即便是洞天福地,最终也逃不过没落的归途,天山神池宫虽然在世人眼中极为神秘,而且并不怎么跟当世间的修行门派打交道,但并不表示它与这天下就隔绝了。事实上,无论是天山神池宫,还是东海蓬莱岛,都有代理人在世间行走,只不过有的身份,秘而不宣,不为外人所知而已。”

  这世间是存在着一个又一个圈子的,譬如普通人,可能这辈子都都没办法跟修行者打交道,或者打过交道,也并不知晓,而修行者跟修行者也是有圈子的,如果没有交集,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对方。

  天山神池宫便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它最让人称道的并不是修为多么强大厉害的修行者,而是那些有着底蕴传承和历史渊源的能工巧匠,这一堆人里面往往几个惊才绝艳的大师,或者炼器,或者制符,或者锻造,或者布阵派兵,诸如此类的旁门左道方才是天山神池宫真正的立身之本,而炼制各种东西的材料颇为繁复,并不仅仅只是靠着自产便可以了的,所以这样的交易会则应运而生,只不过参与的人员都颇为隐秘,只晓得人并不多。

  恰巧,北疆王便是其中一个。

  听得北疆王这般娓娓道来,我们不禁颇为感慨,先前为了寻找天山神池宫的入口,我满世界寻找,甚至还跑到了江阴梁溪去找慈元阁方鸿谨询问,却未曾想这世间知晓这一个地方的,却是这般的多,只不过与我的生活并无交集而已。

  北疆王愿意带着我们进入这秘境,我自然是喜出望外,而三人将这头烤狼给吃得差不多时,北疆王左右一看,皱着眉头问我道:“你们今夜,打算就在这里凑合?”

  此时虽然并不飘雪,但是莽莽雪原,温度低得可怕,倘若是寻常人,恐怕早已成了冰棍儿,而尽管我和小白狐儿身为修行者,又穿得全身毛绒厚实,但一到了夜里,即便是在篝火旁,也冷得直打哆嗦,听到北疆王的询问,我点了点头,他则摇头苦笑道:“看来你们真的是有些无知者无畏了,特别是这小妮子身上还有寒毒,哪里受得了这冻?行了,别在这儿待着我,你们跟我走吧。”

  在这天寒地冻的环境中,北疆王一声招呼,我们倒也没有再多停驻,收拾好了行李,各自持着一根火把,朝着山上继续行走。

  大雪封山十几天,积雪颇深,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雪虽深,但是却也结实,人踩在上面并不会下陷太多,所以穿着雪靴行走,倒也不会很困难,北疆王带着我们走出了这片林原,一直来到了一处厚实的山壁处,接着也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手段,东摸摸、西敲敲,那冻满了坚冰的山壁突然分出了一条缝来,里面还有微微的光芒。

  我看得诧异,走到里面的北疆王回过头来招呼我,让我跟着进去,别在门口待着,一会儿山壁闭合了,把我压成肉饼,他可不负责。

  这家伙爱开玩笑,我也不作理会,跟着走进冰缝之中,七八米过后,瞧见这里居然是一处倒扣的碗状山洞,地方并不大,跟个土窑一般,里面桌椅床榻虽然简陋,倒也俱全,而且当我们全部走入其中的时候,身后的冰缝果然合上了,但是却并没有感到封闭的憋闷,反而平添出许多温暖来。

  瞧见这神奇的一幕,小白狐儿问道:“田伯伯,这是你家么?”

  北疆王将身上的残雪抖了抖,然后把背包丢在了左边的床榻上面,然后笑着说道:“要是我的便好咯,可惜不是。这儿是天山神池宫的前辈开凿而成,是为了自己人巡山在外的时候备用的,这整个祖峰之上,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这样的地方,但若不是自己人的话,恐怕是绝对找不到的……”

  床榻一左一右,是直接用岩石砌成的,上面铺了棕垫,十分整洁,我瞧见墙壁上面有着许多古怪的符文,伸手摸了摸,感受到上面有着隐隐的力量存在。

  这种力量很浅,就好像微风,但是我却能够感受到根源处的伟大。

  北疆王瞧见我一副惊奇的模样,一边铺着床榻,一边说道:“怎么样,很神奇吧?别惊讶,你感受到的那股力量,说起来应该是天山祖灵的意识残留;唉,对了,小陈你知道什么是山神吧?”

  我点头,然后说道:“山林川谷丘陵,能出云,为风雨,见怪物,皆曰神——所谓山神,便是指能够融得山阴地煞之处的意识,无论是大妖、阴魂、修者还是畜生,皆可成山之灵体,护翼一方。”

  北疆王点头说道:“你知道得挺多,这山神与人界,虽都在同一区域,但并不处于一个维度,所以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交集,但是此处却不一样,天山祖灵似乎太过于眷顾这神池宫,意识一直笼罩此处,使得他们能够经常地联络到自己的祖灵——当然,能够与祖灵接触的,也只有神池宫中有限的几人而已。”

  我不由好奇地问道:“北疆王,这天山神池宫中,到底是个什么样子,里面又生活着多少人呢?”

  北疆王摇头说道:“你问我,我也不能回答你,据我所知,神池宫分为外宫和内宫两片区域,外宫可以让外人出入其中,但是内宫,却有且只有神池宫一脉相承的诸人方才可以进入。内外宫以神池相隔,我去过外宫,那儿是一处巨大的冰雕之城,但常年温暖如春,生活着数以千计的匠人和平民,他们世代居住于此,一辈子,都没有去内宫或者外面的世界看过一眼——就好像囚犯一般。”

  听到他的描述,我心中不由得一阵悚然,原来这人人向往的修行秘境,居然和那囚笼一般,当真是让人惊讶不已。

  当夜北疆王在左,我和小白狐儿在右,一夜聊了许久,不过他似乎有什么顾忌,对于神池宫的细节部分,他一直都不愿意多加提及,只是让我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去观察,而谈到了张励耘,他表示已经见过那小子了,他要求的北斗七星剑阵图,也全部交给他了。

  谈到张励耘,北疆王还是满感激我的,说自从跟了我之后,那小子倒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可省了不少的心。

  到了子时,小白狐儿照例寒毒发作,然而不知道是近在天山的缘故,还是喝了北疆王那龙胆酒,并不算厉害,只是搂着我直哆嗦,呢呢喃喃一阵,一夜便也过去了。

  次日清晨醒转,北疆王早已盘腿在榻上打坐,接着带我们离开了这洞穴之中,用雪洗脸,然后朝着峰上行进而去。

  上峰之路积雪深厚,大风呼呼,让人的体力消耗得格外迅速,而且有的地方根本就已然断绝了,没有路途上去,显得十分艰险,要不是有北疆王这识途老马,我和小白狐儿还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天山主峰博格达,山域十分宽广,主峰之上的道路错综复杂,我们走了一天,终于到了山腰之上,接着绕过峡谷,来到了一处断崖之下,北疆王带着我们再次找到一处洞穴过夜,一直到第三天下午,我们来到了接近峰顶位置的一处崖口,发现这零下几十度的地方居然有一个几米见方的寒潭,绿幽幽的潭水,周边一片银装素裹,呼气成冰,北疆王来到潭前的山壁,扒开积雪,露出了一行字来。

  身居天山神池宫,俯瞰人间万里雪。

  好大的气魄!

  北疆王卓然而立,盯着这十四颗仿佛罕有无限神光的字眼,轻轻呢喃着,脸上露出了很奇怪的表情,有期待、有痛苦、也有某种近乡情怯的感情在,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深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那面冰壁说了一句秘语。

  他说得很轻,根本听不到他的话语,然而说到后面的时候,我心生警兆,刚要动弹,北疆王却示意我不要妄动,而这时我们头顶之上突然出现了一道五彩霓光,直接照落到了我们三人的头顶上来。

  我没有抬头去看,但总感觉那道五彩霓光之中,似乎有一对眼睛在盯着我们。

  我们三人,谁都没动,不过我瞧见北疆王的背影,发现这个气势宛若山岳的男子居然也有些紧张。

  他紧张了,这个天下十大之一的男人也紧张了。

  这代表着什么?

  我不知道,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又或者紧紧过了几秒钟,那山壁在一阵死一般的沉默之中缓缓打开了,我看见了两个高鼻梁、蓝眼睛的雅利安人走了出来,对着北疆王说了一串叽里咕噜的鬼话。

  1. 沙发:

    不简单

  2. 苗疆道事:

    地板。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