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七章 宫中景色如画

2014年12月28日 更新

  高鼻梁、蓝眼睛,以及这白皙的皮肤,明显就是外国人的架势,然而我虽然不能流利地说外语,但是当年在巫山后备学院也曾经学过一点儿日常的英语、法语,这叽里咕噜的东西,明显就不是那些话,反而有点儿像是咒诀一般的语言,颇为古怪。

  我瞧见北疆王跟这两人交涉一番,彼此之间的谈论似乎颇为激烈,而那两个家伙还频频朝着我这边望来,显然是对跟着闯入其中的我和小白狐儿心怀戒意。

  北疆王让我不要轻举妄动,而我语言又不同,当下我也只有硬着头皮,拉着小白狐儿在旁边等着。

  双方还在交涉,而我的目光则穿过了这两个高大的外国人,朝着裂开的山缝里面望去,却见这山峰足有二十多米,里面传来一阵明晃晃的亮光,有种西下夕阳的暖意,让这滴水成冰的山崖之上平添了几分温暖,不过那里面的景物过于恍惚,仔细看也瞧不出什么来,想来这里离那外宫,还有一段距离,所以我也只有低下了头,不敢给那两人太过好奇的坏印象。

  大概过了五分钟,那两个人终于妥协了,气呼呼地走到我跟前来,拿一种类似乎手电筒一般的法器扫描了一下我和小白狐儿,接着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句话。

  我听不懂,北疆王在旁边翻译了一下:“两傻缺问你,身上有没有带蛊毒或者降头之物?”

  我平摊着双手,耸肩说没有,两人便发给了我和小白狐儿各一牌子,接着转身离去。

  我拿起这牌子瞧了一眼,发现是块玉牌,婴儿巴掌大,那玉质虽然颇杂,但是雕工却十分精美,我的这一块正面雕了一个“1024”的繁体编号,背面一片碧波粼粼的池水,而小白狐儿这一块则是“1025”。我翻来覆去,发现这玉牌之上有一丝气息在,仿佛就是一个印记一般,北疆王拍了我的肩膀一下,对我说道:“这个东西好生收起来,别丢了,它可是你的身份标识——任何没有这标识的人,神池宫的走马队都可以随意击杀的……”

  听到他这话,我一愣,问道:“什么是走马队?”

  小白狐儿在旁边插嘴道:“估计就是守卫。”

  北疆王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差不多,这走马队是由内宫子弟为骨干,外宫修行者为羽翼的机构,对神池宫中的诸般事情进行执法作业和守护宫门职责的团队,跟外面的警察差不多一样。”

  我又问北疆王道:“田爷,刚才你们说的是什么话啊,都讲了些什么?”

  北疆王解释道:“刚才那两个家伙说你们没有玉牌,是不能进入神池宫的,我告诉他们,既然祖灵都承认了你们的资格,还给我们开了门,他们有什么权利阻拦我们?据理力争之后,他们终于同意了给你们确定身份,不过这临时玉牌还有颇多限制,一会儿我告诉你们在里面的一些忌讳,先走吧,这门户洞开,维持不了多久的。”

  我还待多问一句关于那两个高鼻梁、蓝眼睛老外的事情,不过一经催促,也不敢再多停留,跟着北疆王朝着山缝里面走。

  这山缝之中一片迷雾,雾茫茫的,行走其间,有一种宛若仙境的感觉,不过走了五十来米,身后的空间似乎闭合上了,那雾气也就淡薄了许多,我们前面出现了一条蜿蜒而走的银带,是宽约五六米的河流,河流之上有石拱桥,每一块青砖之上都有繁复精美的花纹,而在拱桥之前,则立着一块碧玉石碑,上面写着三行字:“止杀、公正、规则。”

  这三个字写得方方正正,十分规整,北疆王站在跟前,看了好久,这才对我说道:“小陈,这三个字,就是神池宫中的信条,切记,切记。”

  我点头称是,接着跟他一起上了拱桥,刚一过去,突然头顶上面传来一阵风声,下意识地缩了一下脖子,却见到一只翼展四米的丹顶仙鹤从头顶上面飞了过去,丹顶赤目,赤颊青脚,体态优美,鸣声高亢,着实让人惊奇不已,而随着它的身影,我的目光一直朝前移动,便瞧见一大片姹紫嫣红的草地,我们竟然从那白雪皑皑的雪峰之顶,陡然间来到了一处依山临水、阡陌交通、生机勃勃之地来。

  这是一大片的湖边草地,万物如春,上面有梅花鹿、袍子、野马以及诸般的生灵在上面繁衍生息,而那宛如海子一般的湖泊之上,则有一大片瑰丽绚烂、冰雕玉琢的建筑。这些建筑宛如冰雕一般,不过仔细看,却能够发现它并不是通剔透亮、一览无余的冰城,每一间房屋都有些模模糊糊,遮掩住了外来的目光,而城中光芒泛起,微微薄雾笼罩其间,却显得这一片的冰城,宛若是沧海明珠,人间奇迹。

  瞧见这般瑰丽之景,我忍不住摆手称赞,好一个天上人间、神池仙境。

  北疆王瞧见我看得都直了眼,嘿嘿一笑,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傻小子,别看呆了,这玩意看着好像多高级似的,只不过是这洞天福地里面,所产的半透明水晶要比普通岩石多许多,用来做建筑材料正好而已。”

  我们从桥上走下,踩在柔软的青草地上面,旁边有一只梅花鹿一点也不怕生人地从我们身边跑过,小白狐儿欢喜得想要追过去,被我一把拉住了,因为我瞧见远处有一队骑着矮脚马的白衣人策马而来,他们一队六人,领头的是一个长相粗犷的中年汉子,他在我们面前十米处停下了马,接着翻身而下,朝着北疆王伸出了双手,大声喊道:“老田,好久不见了……”

  北疆王与那汉子紧紧相拥,然后笑着说道:“迦叶,又长胖了!”

  他这独特的问候让人忍俊不禁,中年汉子狠狠地拍了他的肩膀一下,没好气地笑道:“你这个胖子,还好意思说我?”

  两人应该是老相识了,一阵寒暄过后,那叫做迦叶的中年汉子才看向了我和小白狐儿来,北疆王在旁边介绍道:“陈志程、尹悦,他们是赴神姬公主的约定,前来参加神池宫十年一度的交易大会的,刚才也获得了祖灵的认可,我正好与他们认识,就帮忙带路过来了。”

  我们跟天山神姬明明有着很深的恩怨,然而北疆王这般一介绍,那迦叶顿时就敛容说道:“哦,原来是神姬公主的客人,失敬失敬,需要我们给安排住处么?”

  我看了北疆王一眼,他若无其事地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不用了,他们跟我一起吧。放心,我不会把他们给卖了的,对了,神姬公主回来了么?”

  迦叶摇头,说没有,不过也就在这几天了。

  几人正聊着天,这时从右面的林原之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宛如虎兽的嚎叫,那迦叶脸色一变,翻身上马,冲着我们说了一声告辞,接着便策马扬鞭,带着一队人马飞快离开了这里。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问北疆王,他也摇头说不知道,接着又带了我们朝着湖边的冰城走去。

  这段距离看得并不算远,然而从桥下一直走到这湖边,却足足花了我们二十几分钟。

  走到这处冰城之前,没有人守卫,但是进口却供奉着一颗齐人高的硕大红色宝石,顶端还有一根锐角,北疆王让我们在进城之前,男左女右,用自己的手掌中指在锐角上面划破,滴血到那红色宝石之上,接下来按照宝石上面所刻的文字念上一遍。这文字有十几种语言,当然也有繁体中文,我照着做,结果念到后来的时候,却有一股明悟浮上心头,晓得这是一种以鲜血为咒言的保密契约,任何人倘若在对外人透露出了天山神池宫的事情,必将受尽折磨而死。

  这是一段恶毒的诅咒,而且以鲜血为承载,必然是既具有威慑性的,难怪为何那些出入天生神池宫的人,对这个地方只字不提,问题竟然出现在这里。

  只不过北疆王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能够对我们讲出来而不受到惩罚呢?

  我看向了北疆王,然而他却并没有理会我,而是瞧向了冰城里面。

  这段仪式完毕,我便瞧见了冰城里面除了建筑有些异样之外,里面的人如同一个正常小镇的模样,有的沿街叫卖,有的在店子里面招揽客人,吃食店、裁缝铺、药店、典当铺等等店铺应有尽有,十分繁华,而就在这样的热闹之中,却有一个冰冷如铁的男子快步走到了我们跟前来,眉毛一挑,恶声喝道:“你这个卑鄙的家伙,居然还有胆再回到这儿来?”

  那人是冲着北疆王去的,不过作为天下十大,北疆王体现出了高手所具有的云淡风轻,淡然笑道:“怎么,龙公子,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为何不敢来?”

  龙公子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北疆王,不过他似乎并不能拿北疆王有什么办法,当下也是将注意力往旁边移了一下,结果瞧见了我旁边的小白狐儿,脸上立刻就露出了淫荡的笑容来:“哎呀,唐突佳人了,小美人儿,刚来吧,要不要哥哥给你做个导游啊?”

  1. 沙发:

  2. 张起灵:

  3. zbx:

    就不能快点更新,每天挤牙膏似的,磨人!!!

  4. 武陵王:

    更新速度啊

  5. 船长:

    怎么这么迟了还不更啊?

  6. 小五:

    中间是不是掉了几章啊

  7. 苗疆道事:

    过瘾。

  8. 哈哈哈:

    开车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