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章 威武总也不屈

2014年12月29日 更新

  北疆王说要带我们去吃喝玩乐,然而我的心思并没有放在这里,而是数着一月之期越来越近,心中焦急惶恐得很,哪里有这样的兴致,焦急地问他说道:“田爷,不知道你打听到了么,那天山神姬到底有没有回来?若是回来了,能不能帮我牵一下线,早日将尹悦身上的毒给解了才好?”
  
  感觉到了我心中的焦急,那北疆王摇摇头说道:“神姬没有回来,不过能够解这寒毒的,并非只有她一个,这神池宫中也有高手,你别着急,我多年没有回到这神池宫,许多关系还需要联络一番——譬如近日你们见到的那位阿史那将军,他便是走马队的统领,也是神池宫高层的人物之一。小陈,记住我一句话,越是泰山崩于前,你越是要面不改色,如此方才能够成为让人敬畏的人物……”
  
  听到他的话语,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北疆王与我曾经有过并肩作战的铁杆情谊,他的话,我自然是不敢不听的,当下也是随着他除了客栈,一路曲折,最后来到了一处温泉客栈之中。
  
  这温泉客栈坐落于“冰城”的西北角,靠近湖水的一片区域,与夺天地造化的冰城不同,这儿更多的是用上了木头建筑的工艺,精美的手工以及那华丽唯美的古中国园林风格,使得它在一片冰雕玉琢的建筑之中,显得格外突出。
  
  温泉客栈临水而建,大部分的建筑都落入水中,而被圈入其中的水池与周围绝对不一样,热气腾腾,有着高出湖水数倍的温度。
  
  瞧见这热气腾腾的池水,我终于晓得北疆王为何会带我们来这儿,不是因为这里独特的精致,不是因为那些拎着裙角、花枝招展的妙龄女郎,也不是因为这人来人往的热闹繁华,而是想用这温泉水给寒毒侵体的小白狐儿多一些温暖,浸泡在这里面,每到子时就冻得直哆嗦的小白狐儿,应该能够睡上一个好觉吧?
  
  来的路上,北疆王一直在跟我们讲解,这天山神池宫分为两派,一派是以驸马为首的保守派,他们觉得神池宫内宫天生贵胄,就应该谨守祖宗家法,闭关参悟,早日飞升轻灵之界,一切外来诱惑都不过是先祖考验;而另外一派,则是如阿史那将军一般的开明之士,他们觉得在这末法时代,飞升的时机已然不再,还不如融入世界,走出去,利用神池宫的资源和手段,打造出自己的江湖地位,海纳百川,吸收他人之长,再来参透秘境之事。
  
  这两派都不过是理念争论,但是关乎于神池宫的未来,所以双方闹得不可开交,又各有一众支持者在后面摇旗呐喊,倘若不是地位超然的宫主和首席教谕大长老在上麦呢压着,恐怕早就已经动起了手来。
  
  北疆王谈到自己跟阿史那将军这一派关系不错,不过至于是如何结交的,倒也没有细致深入地说起。
  
  天山神池宫占地颇广,内中的常住人口只有一千多人,使得偌大冰城除了正街的商业区之外,倒也宽敞,我们来到这温泉胜景,开了两个相邻的房间,脱去厚重的衣服,直接下池泡澡,感觉那池水灼热,与寻常的热水又有许多不同,瞧见我舒适地伸了一个懒腰,北疆王得意地说道:“我给你介绍的地方,没错吧?这温泉的水可是直接引用那三昧真火热脉烧制的,刺激穴道,活血化瘀,可是别处都没有的地方。”
  
  说是两个房间,但不过就是两个相邻的池子,上面架着漂浮的木屋而已,小白狐儿在旁边也能够听得到我们的交谈,在池子里面畅游的她惊喜地叫道:“哥哥,这个地方真的很好呢,好想一辈子都待在这里,无忧无虑!”
  
  小白狐儿如此开心,倒也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不过我们是过来治病的,这天山神池宫虽好,但终究不是自己家,自然不可久留。
  
  我有些好奇这神池宫的交易是如何结算的,北疆王摆手说道:“关于钱财问题,你们不用担心,这些天来你们所有的开销费用,都算在我头上就行了。不过若是想要买东西,这个可能就要自己想办法了,一般来说,神池宫都是使用最古老的贝币,但更多的时候则是采用以物换物的办法,具体的讲起来很难解释,你们有空了,自己去问尤掌柜吧。”
  
  泡着温泉,还点了餐,一大份各种红肉和鱼肉做成的拼盘,少许米饭和许多认不出名字的蔬菜,以及蘸料,接着食用方法居然就是直接在池子里面烫着吃,有点儿像是涮火锅的模样,只是自己就在这池子中,吃起来颇有些不习惯,不过北疆王倒是不介意,他还点了酒,一边涮着肉,一边喝着小酒,倒也逍遥自在。
  
  我吃着吃着便习惯了,拼盘里面有七八种肉,我每样都吃一点,感觉颇为爽口,风味也独特,不知不觉就过了许久,吃完过后,也自然有衣着颇少的妙龄女郎过来收拾,这些女孩子欧亚非拉各族都有,让人觉得当真到了天上人间。
  
  这些女郎穿着暴露,迈着大长腿在眼前走来走去,弄得人心痒痒的,我虽然不敢在北疆王面前怯场,显露初哥本色,但是也恐怕自己定力不够,当下也只是随意地眯上了眼睛,不敢仔细瞧。
  
  然而就在我闭上眼睛没多久,突然感觉到温泉里突然一阵寂静,四下无声,而一股极为强大的压力从上面传递过来,让人心头憋闷。
  
  我有些诧异地睁开了眼睛,瞧见那些妙龄女郎已然不见了,此刻岸上站着的,却是一个与龙公子长得颇为想象的威严中年人,两撇胡子,穿着汉衣华服,拄着一根绅士杖,正冷冷地盯着池子里的北疆王和我。我有点摸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最注重私密性的温泉客栈里面突然蹦出了这么一个大男人来,不过瞧见这个人表现出来的气势,却不亚于任何一个魔星甚至天下十大给我所带来的压力。
  
  如此修为的男人,他到底是谁?是北疆王所说的那三个,能够胜过他的家伙么?
  
  我满心疑问,而这时那个威严中年男人开口说话了:“田师,你不应该再回神池宫的……”
  
  他说得很平静,然而言语之间却充斥着淡淡的恨意,反而是光着身子躺在温泉里的北疆王显得自在许多,他淡定地笑道:“驸马,我是受过祖灵认可的交易者,出入神池宫,是祖灵赋给我的权力,是任何人都无法剥夺的!”
  
  那威严中年人摇头说道:“祖灵并不是时常都醒着的,但我却会一直在盯着你,听我一句话,在交易会没有举办之前,你识趣的话,自己离开吧?”
  
  躺在我旁边的北疆王随意地伸展四肢,温泉水面上浮现出了他茂盛的胸毛和一身肥膘,这个男人的眼睛骤然凝聚,然后说道:“龙在田,你这么想要我离开,是在害怕小银见到我么?”
  
  “住嘴,小银也是你叫的?”神池宫驸马龙在田愤怒地骂道,然而北疆王却当做没听到,将双手枕在自己的脑袋上,根本不理睬他。
  
  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让神池宫驸马气得直咬牙,然而对他却并没有什么办法,结果那人目光一转,居然朝着我看了过来,在沉默了两秒钟之后,他用自己充满男人磁性魅力的嗓音说道:“陈志程,对吧?你妹妹身上中了神姬布下的寒冰精元,想要找她解毒,我说得没错吧?”
  
  神池宫驸马的话让我心中巨震,要晓得在这天山神池宫之中,知道我来意的人有且只有北疆王、尹悦和我这三个人,其余的人,北疆王一律的说法,讲的是我乃神姬公主的客人,而龙在田是怎么知道我这事儿的呢?
  
  我脑子里面转了一圈,没有想明白,不过却也没有再拖,而是微笑着说道:“您说的没错,如果能够给我解毒,我立刻离开,毫无二话。”
  
  神池宫驸马拄着手杖,然后说道:“神姬这寒毒,十分凶险,能接的人不多,不过如果你能离开旁边的这个黑胖子,我答应你一定能够找人将毒给解了;而要是不肯的话……”
  
  我的眼睛一瞬间就眯了起来,平缓地说道:“我要是不肯,又当如何?”
  
  天山神池宫内,第一点就是“止杀”,我还真的不怕这位威风凛凛的爷,更何况我怎么可能因为这么一个满怀敌意的人,将与北疆王分道扬镳,于是口气直接转得生硬,算是拒绝了他的拉拢分化,而听到我这么说出了口,那神池宫驸马的眼睛在一瞬间就变得无比冰冷,说出来的每一颗字都透着一股冷意:“神池宫中,不可杀人;不过这茫茫大雪山,却也是个埋尸的去处……”
  
  堂堂一神池宫驸马说出这般威胁的话来,可想而知北疆王对他的刺激有多大,而这时那北疆王又适逢其会地故意说道:“小陈,你怕了么?”
  
  我身子往水下一沉,闭上了眼睛,慵懒地说了三个字:“怕个鸟!”

  1. dylan:

    怕个鸟!哪儿都有腌脏人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