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一章 藏经阁中买卖

2014年12月29日 更新

  我果断而且坚决的态度让这位貌相威严的神池宫驸马陡然变色,他的双眼宛若一对利刃,赫然生光,似乎想要将我给扎死一般,不过他最终还是忍耐了下来,温和地笑道:“年轻人,勇气可嘉,我听说老田在外面的绰号叫做北疆王,而且还是那劳什子天下十大高手之一,难怪你这般抱大腿,不过他是否跟你说过,当年的他,不过就是我龙家的门下走狗而已?”

  门下走狗?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北疆王,他面色淡然,似乎并不为所动。

  虽说都不过是虚名,但是能够成为天下十大,从来没有一个是轻易为之的,莫不是走过一段艰辛到极致的路途,但是这并不能抹杀他们的聪慧与悟性,天下间的修行之士多矣,能够脱颖而出者有几个?

  北疆王到底什么出身,我不明白,不过却晓得自己跟面前这个比我读书时那个教导主任还要严肃的男子,终究不是一路人,敛容笑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听到了我的这话儿,那神池宫驸马脸上露出了平淡的笑容来,叹了一口气道:“当我还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是一样的天真啊……那么,你的这个小妹妹,就等着受死吧!”

  我毫不客气地回嘴道:“她若是有任何闪失,一定会有人为此陪葬的!”

  我和神池宫驸马两人针锋相对,原本的主角北疆王反而成了局外人,而这时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半老徐娘娇笑着走了进来,一双雪藕般的玉臂缠住了神池宫驸马的胳膊,甜腻腻地喊道:“哎哟,龙爷,您来了也不招呼我一声,害媚娘到处好找呢,您别生气,我哪里来了几个俄罗斯的姑娘,带你瞧瞧去……”

  龙驸马哼然一声,接着甩手离去,留下一脸诧异的我和北疆王面面相觑,过了好久,北疆王愤然骂道:“这个狗日的,现在居然这么肆无忌惮了,真的不知道小银为何这般纵容他……”

  而我则被刚才那老鸨所说的“俄罗斯姑娘”给震撼到了,这个美如仙境的地方,居然也有那种产业啊,真的是……

  刺激!

  北疆王愤愤不平,一墙之隔的小白狐儿倒是说了话:“田伯伯,他之所以敢这么明目张胆,恐怕跟那神池宫的宫主夫妻生活并不协调吧?而那宫主,也就是您老人家口中的小银,跟你又是什么关系,我好想听啊,你能给我们讲一讲么?”

  北疆王那黝黑的脸孔给小白狐儿弄得有些红,气呼呼地说道:“小孩子家家的,瞎打听什么,泡你的温泉就是。”

  这边说着话,突然门又被推开了,进来一个满面笑容的掌柜,对着我们说整个温泉客栈被人包场了,让我们现在立刻离开这里。听到这话,我便晓得是那龙驸马在使坏,想着他跟自己那侄子龙小海倒是一个德性,做的事情着实让人恶心。

  我正要发怒,北疆王却从池子里站了起来,伸着懒腰说道:“我也泡得差不多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北疆王并不据理力争,这让我有些诧异,旁边的小白狐儿也是不满地说起,那掌柜十分礼貌,还说给我们免单,但态度却十分坚决,北疆王回过头来,低声对我说道:“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小陈,不要在这种小细节上面与人争斗,这口气,我们以后再出。”

  北疆王带着我们离开了温泉客栈,回到了住处,特地给小白狐儿带来了一小壶酒,供她夜里驱寒,十分体贴,我也不再多言,闭目睡去。

  次日清晨,我早起修炼,在院子里面练了几个回合的套路,热气腾腾,北疆王也出了来,对我说他需要出去一趟,办些事情,而我若是无事,便去到处逛逛,不过需要小心一些,不要让人钻了空子,给骗到些什么。

  至于客栈之中,他已经跟掌柜老尤和走马队的统领阿史那将军交代过了,应该是不会有人过来找麻烦的。

  北疆王离去之后,我摇铃要了两份早餐,青稞炒面和一种奶制品,风味独特,吃过早餐之后,我想要出去看看,打听一些消息,以及参观一下神奇的修行秘境,然而小白狐儿却显得十分慵懒,就是不肯出门。我足有为难,她却笑着对我说道:“你去呗,这客栈里安全得很,你总不能把我当做一件饰品,绑在裤腰带上面对不?”

  我想想也是,让她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这里的掌柜老尤,那是一个十分厉害的高手,跟北疆王又是朋友,都能够帮着解决的。

  与小白狐儿告别了之后,我出了客栈往中心大街走去,一个人漫步在这神秘的修行秘境之中,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和琳琅满目的商品,颇有些“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效果。

  大街上面有许多店面,除了日常生活、衣食住行的项目之外,最多的就是那与修行相关的店铺,有符箓、炼器、丹药、功诀、兵器……种种而立,让人惊叹这里的修行文化如此繁荣昌盛,我有意去找那医馆,一共去了四家,不过在我询问过小白狐儿的病情之后,他们纷纷摇头,表明这是唯有内宫嫡传方才可以传承的冰魄精元,若是想解,只能求助于宫主,或者大长老。

  然而这两位都在百米冰窟之中闭关修行,寻常是不会见外人的,除非能够有什么能够让他们动心的东西。

  这说法让我一阵郁闷,想着也只能等到神姬回宫,与她相换了。

  这条路走不通,我便也不再纠结,到处逛了一下感兴趣的店面,发现了许多很有意思的东西,譬如有储物功能的法宝囊、能够日行八百里的纸甲马、驱邪防妖的水银镜、捉鬼聚灵的宫灯……诸如此类的,不过这些不但有着诸多限制,而且功效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有吸引力,并不是完全的法器。

  真正的好东西,估计要等到明日的交易会上,方才能够出现,然而我根本拿不出什么可以置换的东西,着实有些遗憾。

  等等,这儿是不是有收购功法、秘诀的地方?

  天山神池宫素来都已盛产精品而闻名于世,我此番前来,若是不买点东西回去,着实有些入宝山却空手而归的感觉,我当然不能那茅山的诸般秘法来置换,但是刘老三给我的《圆灵掌心雷秘解》和师父下山时传授给我的《神池大六壬》,两者我都已然熟记于心,而且也不担心太多的问题,倘若是能够拿出来换点小钱花花,岂不是十分划算?

  这般想着,我便开始有意寻找这样的去处,很快我在交易场附近找到了一处颇为宽敞的店面,叫做“藏经阁”,琢磨着相去不远,便走进了去。

  一入其中,果然瞧见店子里有密密麻麻的木牌挂在货架上面,明码标价,而且价格不菲,我扫量了一圈,那原本出产自天山神池宫的《神池大六壬》居然没有,着实有些惊讶,而逛了一圈之后,我心中也有了些底,找到掌柜,说要跟他谈一笔生意,对方倒也客气,恭敬地问我有什么,我便将那两样功法的名字报给了他,《圆灵掌心雷秘解》他倒也是面不改色,但是《神池大六壬》一说出口,他顿时就瞪圆了双眼,左右一看,将我拉到角落,低声说道:“客官说的可是真的?”

  我将这两本册子拿出来,沉声说道:“是不是真,看一下不就知道了么?”

  那掌柜瞄了一眼,赶紧将我请到了内间去,接着又去叫人,没过一会儿,走出一个脸色焦黄的老头子来,与我见礼,说是这藏经阁的老板,再次将两本书检查了一番,确定之后,询问我准备出多少价钱,才可以转让给他们。

  我本来只不过是想换点小钱,然而瞧见他们这般郑重其事的样子,当下也是不着边际地说道:“这东西呢,你们也见着了,什么价钱,你们估一下,若是可以,咱们就成交,若是不成,我另找别家就是了。”

  听得我这般说,黄脸老头和掌柜对视一眼,接着那掌柜试探地问我道:“十万贝币?”

  我这几日根本不花钱,哪里晓得这十万贝币值多少啊,当下也是不确定地皱眉说道:“哦,似乎不多啊……”

  听到我这略有怀疑的语气,那掌柜苦着脸说道:“客官,这《圆灵掌心雷秘解》虽说独辟蹊径,颇有参考价值,但是神池宫同类功法多不胜数,并不值钱,我给您出个一千贝币,算是公道了;至于这《神池大六壬》,我晓得它是内宫的不传之秘,历来只有宫主和大长老才能阅览的东西,但是风险太大了,我们出九万九,也算是足够诚意了。这笔钱,可是小店半年的收入,再多的我们也不敢出了,不过你放心,阁下身上有这《神池大六壬》的事情,我们会为你保密的……”

  听到他讲完,我没有在说话,满脑子只有两个字:“唉呀妈呀,发了,发了!”

  1. Cell nucleus 。:

    陈老大要败家了?

  2. 飞扬:

    O(∩_∩)O哈哈~,沙发!!!

  3. 虎皮猫大人:

    神池大六壬可是掌门秘宝,这玩意是不能卖的啊

  4. :

    试一试

  5. 奇:

    这玩意你也卖

  6. zbx:

    这东西也能随便卖,败家玩意儿!!!

  7. 船长:

    这几章感觉有点败笔,跟很多网络修真小说得桥段一样,感觉有点扯……

  8. ????:

    ??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