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二章 宫外林原凶险

2014年12月29日 更新

  我即便再对神池宫的货币没有概念,但是当那掌柜的说起这十万贝币抵得上藏经阁半年的收入,我就晓得这一回算是赚到了,要晓得这藏经阁在城中同类店面之中,算得上是比较不错的,半年的收入,应该够我在明日的交易会中随意挥霍,采办足够的东西了。

  一想到这个,我就忍不住的兴奋,要晓得这《神池大六壬》虽说是我师父传给我的,但是它本身确实内宫的秘典,我既然已经了然于心,拿来卖钱,也算是废物利用,想必我师父是没有任何意见的,而兜里面有了财物,我也就能够直着腰杆子,不再劳累北疆王了。

  毕竟情义归情义,但也不能欠得太多了,总是要还的。

  我心中笑开了花,脸上却没有太多的表情,不动声色地点头说道:“既如此,那咱们就做了这份买卖吧。”

  我的豪爽让那黄脸老头大为赞赏,他站起身来,让掌柜的去备足钱物,然后与我拱手说道:“1024,客人您爽快,小老儿自当铭记,明日交易会上小店也有珍品展出,你若是有需要,一律九折。”

  我刚才在外面瞧了一圈,有各种修行、炼器和炼丹的功法秘录,不过分有紫、蓝、白三级,分别对应内宫、外宫以及可以带出宫去的三种等级,而第三种我仔细瞧看了一番,发现并没有太多吸引力,所以对他所说的承诺倒也没有表示出太多的欣喜,只是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淡淡地表示了感谢。

  掌柜去而复还,带回来了一个钱袋,巴掌大,然而却能够从里面掏出了一大堆的纸币来。

  这纸币足足堆满一桌子,让我晓得这钱袋也是内有乾坤,而瞧这纸币,也同样分为三种颜色,紫色的纸币为一百一张,总共九十张,蓝色的为十块一张,总共九百五张,另外还有白色纸币五百张,有零有整。

  掌柜的告诉我这是为了我在明日的交易会中方便,而这钱袋经过工匠妙手曲折,能够放下超出它体积五倍以上的东西,算是个小玩意,也送给我了。

  对方的态度不错,也让我晓得了这专供内宫秘传的《神池大六壬》珍贵之处,不过所谓交易,就是互通有无,对方趋之若鹜,而我却不过是娱乐生活的一种小玩意而已,当下也是收起了钱袋,朝着两人一拱手,转身离开了藏经阁。

  我大摇大摆地出了店子,来到了街拐角的一处角落,赶忙拿出了那钱袋,抽出里面的三色钱钞来看,瞧见这些所谓的贝币,的确是采用那贝壳研磨成粉之后绘制而成的,上面用了特殊的工艺,说是钱钞,反而更像是某种符箓一般,也是经过能工巧匠用某种模具印出来的,十分具有辨识度。

  “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向来没有钱财意识的我终于在这一刻体会到了那种暴发户的感觉,先前胡乱逛了一圈,也没有留意那价格,这回再进店子,一问方才晓得物价之低,一块钱的贝币能够在馆子里面吃顿大餐,我们住的那个大院子,一天也不过两个贝币,至于这里的居民平日里都是用零碎的角子来买卖的,那是一种特殊的植物果实,只有内宫里面才有生长,一块钱的贝币,能换九十到一百个角子不等。

  身上有钱,我倒也不在乎太多,去附近的首饰店里挑了一大堆的金银首饰,虽说没有什么法术效用,都是些华而不实的样子货,但耐不住人家神池宫的工匠手艺天下闻名,精美之处,让人赞叹不已,然而不论做工,光那材质,在外面得卖个十几万块钱的金银珍珠,我拢共就花了两千多贝币。

  这物价,真心是让人停不下来的节奏,我一直逛到了中午时分,有用的、没用的玩意买了一大堆,直到连我自己都感觉拿着吃力了,方才折返回了客栈里来。

  我提着一大堆的东西兴冲冲地回到了院子里,结果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北疆王没有回来,小白狐儿却不见了踪影。

  满心欢喜的我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几秒钟之后,我就焦急起来,将东西给扔在房间里,冲出来,找到了客栈的伙计,一打听,才晓得小白狐儿竟然是跟着一个白衣女子,朝着城外的方向离开了去。

  白衣女子?

  我有点儿摸不着头脑,要晓得这天山神池宫中的服饰并不算多,颜色也偏爱白色与浅灰两种,光听他说的一白衣女子,很难判定出到底是谁来,我问他认识不,伙计也直摇头。

  小白狐儿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就跟着人出城去了,这事儿听得我浑身发寒,再一打听,方才晓得小白狐儿出去并给有多久,也就一袋烟的功夫。

  当下我也没有久留,只是托付那伙计,倘若是北疆王回来了,将此事给他说起,完了之后,我便快速跑上主街,一路打听,跟着出了城。

  我离开了巨大的水上冰城,来到了湖畔边,瞧见湖边田园处有人在劳作,走过去一问,得知在不久前的确是有我所描述的一个少女跟着人朝着林子那边走去了,不过两人之间似乎并不和谐,一追一赶的,跑得飞快,一点也不曾停留。

  听到这话儿,我的心中更是寒冷,要晓得小白狐儿中了寒毒之后,修为受限严重,这般强行驱动劲气,很有可能就会让寒毒入体,提早发作。

  而且两人似乎有所冲突,必然不是什么好事,想起昨日那神池宫驸马的威胁,我便再也无法淡定,朝着那农人指点的方向飞速奔了过去。

  我此番前来,背着剑,心中杀气腾腾。

  我晓得这或许是那神池宫驸马或者龙公子的阴谋,但是心中却并无畏惧,这并不是说我做事有勇无谋,而是因为我有着一颗熊熊燃烧的心,以及强大的信心和斗志。

  天山神池宫久处神坛太久了,有点儿小觑天下英雄了,他们或许觉得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修行者,可以随意欺辱,不似北疆王那般难缠。

  但是我想要用自己的剑和拳头,让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晓得,老子陈志程,也不是那般好惹的。

  老子不远万里地跑到这个修行秘境之中来,不是给这些坐井观天的家伙欺负的。

  我脚尖轻点,健步如飞,很快就穿越了湖畔边缘,一直来到了靠近林子的河边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一阵呼哨,接着一队人马从右边呼啸而至,我没有动了,抱着胸口往来人瞧去,却见领头那人,正是昨日与我有一面之缘的走马队头目迦叶,他立于马上,居高临下地问道:“1024,对面是神池宫外的修炼密林,那里有很多猛兽,以及极不稳定的空间断层,你可不能过去!”

  因为北疆王的关系,他的语气倒也还算客气,不过我却没有接受他的好意,拱手说道:“迦叶老兄,那儿我不得不去……”

  说完这话,当下我也将自己遇到的事情给他讲起,当他得知身受寒毒的小白狐儿被人诱拐到了那林子里去,也有些意外,沉默了一下,他对我说道:“这件事情,有点儿复杂,我需要请示一下上面,才能够决定是否介入……”

  他这么做,是程序,不过我可拖不起,拱手说了一声谢,然后一个助跑,直接飞跃了那五米多宽的河流,落到了对面的草地上,接着朝着林子里冲了进去。

  身后传来了迦叶的喊声,是善意的提醒,言下之意,是表达林中十分危险,有许多凶兽蛰伏,不过我却也没有太多担心,一边朝着里面疾奔,一面大声疾呼小白狐儿的名字。

  这密林占地颇广,可比那茅山宗的诸般山峰谷底还要辽阔许多,我一路疾呼,却根本听不到半点儿回馈,心中不时有些抽痛,恨意逐渐浓烈起来,然而就在路过一片荆棘地的时候,我心中警兆顿起,脚尖挑起一块石头,手掌一拍,朝着前方的矮树林甩了过去。

  “哎哟!”

  石块正中那藏在暗处观察的一人身上,那人痛呼一声,起身就朝着后面跑开去,我哪里能够放过这人,当下也是箭步冲了上去,贴着那人追了几十米,接着距离拉近了,一个飞身直扑,将那人给扑倒在了草地上。

  被我扑倒之后,那人奋力反抗,屈膝来顶我的肚子,结果被我伸手擒住,直接一巴掌,抽得那人口鼻流血,脑袋嗡嗡直响,终于消停下来。

  这是个昆仑奴,也就是个黑人模样的家伙,我揪住他的脖子,恶狠狠地骂道:“你们引来的那女孩儿,在哪里?”

  这人闭口不答,我也不客气,抬手就朝着他扇了好几个大耳刮子,弄得他终于崩溃了,无力地朝西面指去,口吐血沫道:“那边,两里地。”

  我一个手刀,将那人给直接砸昏倒地,接着往西边快步冲了过去,很快到了昆仑奴说的地方,瞧见那儿站着几个人,一个白衣女子,还有一个身形如狼的家伙,而小白狐儿,正好被那白衣女子给擒在身下,我二话不说,一个箭步冲了过去,结果那如狼的家伙摆开架势,用怪异的强调说道:“黑鸦,见过阁下。”

  1. 虎皮猫大人:

    1024? CLER?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