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四章 神秘组织出现

2014年12月30日 更新

  我的剑,稳稳当当地架在了黑鸦的脖子上,他稍微一动弹,那脑袋便会与自己的身体分家了,毫无疑问。

  为了说出这一句话,我拼着黑鸦有可能逃脱的危险,在树干之后藏匿良久,方才寻得这么一个良机,而这种突如其来的一下,效果也是显著的,刚才还胜券在握的黑鸦浑身一震颤抖,两脚一软,嘴唇发苦地喊道:“怎么可能?”

  他在一瞬间就陷入了绝望之中,明明是形势一片大好,怎么转眼之间,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我卓立于黑鸦的身后,持着剑,缓缓地转到了他的跟前来,凝视着这充满侵略性的男人脖子处,淡然说道:“我说过,天下间并不只是这咫尺之间,它有波澜壮阔的高山和一望无垠的大海,在山与海之间,则孕育着无数生灵。你要相信,这世界比你、比你身后主子厉害的人数不胜数,你不能惹的人物也多如繁星,恰好,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黑鸦如狼一般凶恶的眼神在这一刻充满了慌乱,然而却仍然装作淡定地说道:“你不杀我,到底想要干嘛?”

  我不杀黑鸦,自然不是留下来跟他讲道理,然后感化他的,而是想要将其当做人资,威胁他身后的神池宫驸马来给小白狐儿解去寒毒,不过这主意我自然不会跟他直直截了当地说起,而是吸了吸鼻子,嘿然笑道:“我能找你背后的那人谈一谈么?”

  黑鸦明显地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可以,你想怎么谈?”

  他话音刚落,前面的树林中人影一闪,虽说仅仅只有一刹那,但是我却能够感觉得出来,扬声说道:“那位外国和尚,出来吧,咱们可以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我如此笃定地说着,然而几秒钟之后,站出来的却是先前擒住小白狐儿的白衣女子,她双手倒拿着各一把绣花刀,脚步轻快,显示出了不俗的轻身功法来。

  那绣花刀长不过一尺,狭长如月牙,在她的手上十分袖珍,不过我却晓得这女人定然是一个刺客型的修行者,讲究的是那一击必杀之术,当下也是用长剑拍了拍黑鸦的脖子,威胁道:“站住,不要再上前了,不然这只小乌鸦,可就没命了。”

  那白衣女子站定,秀眉微蹙,冷冷地盯着我,不仔细看,发现她跟那冷落冰霜的天山神姬,倒有七分相似,随后她开口说话了:“一个奴才,你杀便杀了,何必废话?”

  这话儿的口气颇大,此刻我的注意力并不在她的身上,而是刚才明显已经靠近、但是却将自己给隐藏起来了的外国修士之上。

  那个家伙之所以不肯露面,必然就是潜伏在暗处,想着阴我一套。

  我一边防范着随时都有可能的突袭,一边踢了黑鸦一脚,然后对他说道:“那外国和尚不肯出来,你来跟自己的同伙说!”

  黑鸦并不是“威武不能屈”的角色,能活下来,他当然不愿意死,当下也是对着白衣女子扬声说道:“龙小姐,他想跟老爷谈一谈,不如你回去禀报一下老爷,看看能不能抽空过来聊一聊,俗话说得好,冤家宜解不宜结,您说对不对?”

  他满面笑容,那龙小姐则横眉骂道:“好你个贪生怕死的狗奴才,我叔叔岂是任何人相见就能见的,你若是对我龙家还心存感激,现在就转过身去,将那狗贼给缠住!”

  她刚才吃了我的亏,恨得牙痒痒,哪里咽得下这口气,然而黑鸦也是脸色一变,扬声喊道:“龙小姐,若是你在我这个位置,你会有刚才所说的勇气么?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了,我黑鸦为了龙家当牛做马,奔走天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难道我的命在你的眼中这么不值钱么,我艹,老子倒是想要跟你好好理论一番……”

  黑鸦说得慷慨激昂,一副想要上去跟那白衣女子理论的架势,我将剑一沉,寒声说道:“别动!”

  然而就在我出身提醒的那一霎那,我身后突然一阵阴寒袭来,而神情激动的黑鸦也将身子一矮,想要躲开我的攻击范围而去。

  这就是配合,通过转移注意力的方法,偷袭加闪避,可以完美地化解这一场惊天巨变。

  不过黑鸦终究还是太天真。

  能够悄无声息地将长剑架在他的脖子上,我怎么可能就这般让他从我手上逃脱?

  【深渊三法,风眼】!

  一招扭转乾坤之术,黑鸦捂着喷血的脖子跪倒在地,而我则滑到了一旁,与从我身后偷袭而来的那个外国和尚对拼起来。

  这个穿着基督修道士长袍的外国老头手上是一把刺剑,这刺剑又细又长,然而坚韧程度却并不比我的饮血寒光剑轻上多少,两人你来我往,剑尖交击,拼斗得十分激烈,对方的剑法宛若出洞之毒蛇,不断地从不可思议的位置出现,并且直指要害,凌厉得让人透不过气来,而他强大的炁场也让我脸色凝重,晓得他的修为,真的不逊于我梅浪、茅同真等几个师叔。

  这老外,倒是真的有一手,不愧是出身于修行圣地天山神池宫的高手,我当下也是以稳为主,用那真武八卦剑小心应付。

  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八卦交替,护住我的周身。

  双方剑势绵密,都在伯仲之间,一鼓作气势如虎,而后衰,这外国老头退开,跃到了黑鸦的跟前,用左手堵住了黑鸦脖子上面的伤口,然后冲着白衣女子喊道:“龙小姐,给我还魂丹!”

  那龙小姐明显地犹豫了一下,不过那外国老头的地位仿佛颇高,她最终还是听从了吩咐,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瓷瓶来。

  还魂丹?

  这么高级的东西,黑鸦脖子上面被我划出了婴儿嘴唇一般大的伤口,血流如注,已然咽了气,它都能够救活么?

  我心中惊讶,而就在这时,从旁边的草丛之中蹿出一道白光,却是将龙小姐手中的瓷瓶给夺了走。

  这道白光却是恢复真身的小白狐儿,她的出现让所有人都大为诧异,白衣女子气得大叫一声,跟着追了过去,结果小白狐儿尾巴一甩,又钻入了草丛之中,不见踪影。两人一前一后离去,只剩下那外国老头抱着黑鸦的尸身,冷冷地朝着我瞧了过来。

  我并没有急着与他纠缠,通过刚才的交手,我晓得面前的这个家伙修为极高,我即便是拼尽全力,也未必能够讨得什么便宜,而走马队的迦叶去叫人了,北疆王也随时可能赶过来,时间拖得越久,终究对我还是最有利的,所以我也不着急,指着黑鸦微笑着说道:“他还能救么?”

  外国老头将黑鸦的尸身丢在地上,遗憾地摇头说道:“不能了!”

  我拱手说道:“在下陈志程,阁下贵姓?”

  外国老头挥了挥剑,用剑尖在黑鸦的额头上面画了一个天平的符号,一脸虔诚地念了声我听不懂的话,然后回答我道:“鲁道夫,鲁道夫哈布斯堡。”

  好奇怪的名字!

  我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你似乎很珍惜黑鸦的生死,刚才为何不采用稍微温和一点儿的方法呢,非要偷袭于我,现在看看,这个世界,谁也不比谁愚蠢,你说对不对?不过事已至此,我们放下过去,开诚布公地谈一谈,我能跟你身后的主子谈一谈么?”

  外国老头鲁道夫摇头说道:“龙不是我的主子,我们不过是合作对象而已。东方人,你很强,当我还是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银行职员,而你却能够与我势均力敌,如果可以的话,我以及我身后的团队很乐意跟你这样的年轻人打叫道,不过你得罪了龙,得罪了这个秘境之中权势最大的人,我也帮不了你,好自为之吧!”

  他说完这话,身子微微一动,竟然成了幻影,我一步冲上前去,想要留住这人,却不想到一剑居然斩了一个空,接着那人竟然就凭空消失了。

  幻术?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当下也是感应炁场,发现一股气息朝着林中飞速撤去,我紧追两步,发现已然来不及,赶紧朝着小白狐儿刚才消失的方向冲去。

  五分钟之后,我找到了藏在草丛之中的她,一问方才晓得那龙小姐也消失到了密林之中去。

  一场处心积虑的围杀,变成了主导者身死,高手逃离的闹剧。

  我惊魂未定,而这时听到林子外面有人在呼喊着我和小白狐儿的名字,当下也是高声应下,没多久,瞧见北疆王、阿史那将军和迦叶队长匆匆赶了过来,两边汇合之后,我将此事说给众人知晓,他们都有些难以置信,我便将他们领到了尸体的地方,结果走到跟前的时候,却发现原本躺倒在地的死人此刻居然只剩下了一个燃灰烧尽的黑色印子。

  这个,难道就是刚才鲁道夫在黑鸦额头上面画的那个符号,所引发出来的力量吗?

  鲁道夫,到底是什么人?

  1. 奇:

    1

  2. 四小佛:

    难道是他?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