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六章 花钱宛如流水

2014年12月31日 更新

  这人喊得热闹,然而围上前来的人却并没有多少,我抱着胳膊在旁边瞧着,瞧见他叫卖的那物件却是一个青铜手环,模样看着并不好看,但是却透着一股古朴之意,显然并不是现代产物,而是有一些年头了,不觉有些意思,待听到那人介绍这遁世环的用处时,我不由得眼前一亮,拍手称赞道:“好宝贝!”
  
  我们知道,在炁场中,人和世界其实都是关联为一体的,高手只要通过炁场的涌动和变化,就能够觉察出附近藏匿的人来,而这遁世环则能够将自己以及一定距离的活物气息掩藏,除此之外,佩戴者遁世环的人还能够减少自己的气息外露,让人无法通过命运之线的梳理来弄清底细,从而达到那“遁世”的效果。
  
  这样的东西,最适合东奔西逃的弱者或者一击不中、远遁千里的刺客杀手所用,而它对于我来说,却有着另外一种极为重要的意义。
  
  那就是将我身上的魔气给敛藏起来,不让人感受得到。
  
  鲁东一战,尽管并不是被我的意识所支配,但是我心中的那魔头已然将我身体里给调理顺畅,使得我那道心种魔已有小成,这才使得我昨日能够在重重包围之中脱身而出,而这些年来我虽然在行善事,但双手却沾满了鲜血,这种戾气形成了一种浓烈不散的气息,笼罩在我身上,使得寻常人看到我,便有一种沉重的心情,而高手瞧见我,却也能够一眼认出我来。
  
  这遁世环,能够在我修炼至返璞归真的境地之前,给我短暂的庇护,不至于被人瞧穿了底细。
  
  如此思索之后,我决定将这东西给买下来,于是上前盘问道:“老板,询个价。”
  
  正扯着破锣嗓子叫卖的那老板是个落魄中年,看模样并不是什么正规的店家,摊子上零零碎碎的东西,除了遁世环尚且值得一观之外,其余的几乎可以用破烂来形容——一张颇有些年头的红木椅子、两副古旧的山水画以及一堆面目精致的陶俑……
  
  扯呼了大半天,终于来了一个客人,那老板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笑容来,咧开嘴,露出一口黄牙道:“阁下好眼力,我这遁世环可是传承自两百年前,那可是咱神池宫最辉煌的时候,任何一件作品流传于世,都让人疯狂无比,而这遁世环则是当时的炼器大家马老六的精心制作,绝对是潜匿身形,远遁千里的不二之选,我看您面善,啥也不说了,来比划比划!”
  
  说着这话,他一卷大袖,伸手过来与我相握,我有点弄不明白,双掌接触,隐没于袖子里间去,结果他便弄出了一个奇怪的手势,用指骨顶着我的手掌,然后露出了讨好地笑容道:“阁下,这个价您看合适么?”
  
  这落魄中年人是个老烟枪,嘴一咧,一口黄牙,我明白他这什么意思了,原来是鬼事讲价的那一套,不过他这手势是天山神池宫的规矩,我哪里能动,当下也是将手给收了回来,拱手说道:“老板,初到贵宝地,不懂规矩,多少钱,您直说便是了,不用故作玄虚。”
  
  听到我的话,他的笑容更盛了,伸出两只手,转了转,然后说道:“大兄弟,还是那句话,您面善,我给个实诚话儿,一口价,一万贝币!”
  
  一万贝币?
  
  昨天的我并不懂这神池宫中货币的价值几何,然而经历过了典当之事后,我哪里会不晓得这家伙在狮子大开口?还面善,我带着木壳面具呢,谁看得清楚谁啊?
  
  按理说这样的价格基本上是没得谈了,奈何我是真的喜欢这件东西,当下也是面上露出了为难之色,不舍地看了一眼,疑惑地说道:“这么贵?既然这样,那就算了,我先告辞了……”
  
  果然,我这般一招欲擒故纵,对方顿时就着急了,上前过来拉住了我,低声说道:“哎,大兄弟,别走了,东西不要了?”
  
  我摇头说道:“想买,可是身上没有这么多钱!”
  
  老板说道:“别啊,难得看你这么顺眼,咱这可是缘分对不?这样子吧,瞧你这么喜欢,你看你身上有多少,咱们归置归置,看看还有没有得谈?”
  
  我直接拦腰砍一半:“五千,多了我也真没有。”
  
  这话儿说得对方嘴唇一阵哆嗦,抬头看着我说道:“大兄弟,你这价讲得也忒不讲究了,我这遁世环可是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留下来的,好几代单传呢,这个价格,是有些低了……”
  
  我不置可否地说道:“这玩意不过就是掩藏一些气息,这样的价格,需要的低手没钱,高手又用不着,鸡肋而已,你卖不卖?”
  
  这落魄中年看样子是极其缺钱,一早上都没有人询过价,我这倒是第一个诚心想要的人,当下也是犹豫了几秒钟,这才点头叹息道:“行,过手吧。”
  
  当下我们也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那老板唉声叹气,而我则将这遁世环直接戴到手上,仔细感受了一下,颇有些爱不释手,然而这时旁边的小白狐儿皱眉说道:“哥哥,我感觉这东西并不值那么多,还没我身上这符箓好用呢……”
  
  小白狐儿的这符箓,是当初幻化人形的时候符王李道子给的,效果自然不错,不过虽说李道子是我的师叔祖,但是他画符完全凭灵感和心情,产量极少,连茅山子弟都没有几人能够拥有,我身上香囊里面的那一张祈福符箓,也是小颜师妹求了许久,方才得到的,自然没有可比性,不过当我刚刚一走远,便又听到那家伙高声叫卖起来:“瞧一瞧,看一看,道家正宗遁世环,绝对珍品,独一无二……”
  
  我艹……
  
  说好的绝对珍品,独一无二呢?
  
  这开张的第一笔生意做成这个鸟样,刚刚砍价成功、沾沾自喜的我顿时就有一种心里面塞了一团稻草的感觉,看着似笑非笑的小白狐儿,羞愤欲死。不过我即便再窝心,这交易场就是这样,讲究的是一个眼力劲,买定离手,就不要再多加纠缠了,我也没有回去找那个家伙的想法,当下也是铁青着脸,带着小白狐儿在集市中继续逛着。
  
  很快我们就又在一个品质颇高的店面处停下了。
  
  与别的地方不一样,这儿的货物甚至没有询价,而是采用暗标的方式来竞买,也就是说倘若喜欢这东西,缴纳一定的订金报名,然后写入一个价格,放在这东西下方的展柜中,候时公示,价高者得。
  
  聚宝斋,这是店面的名字,我在那边的大街瞧见过,整条街最大的一家,据说是内宫的官铺,不过琳琅满目而又极具诱惑力的商品,才是它采用这种模式的底气。
  
  我看中了两样东西,一个叫做八宝囊,一式三份,普通的钱袋模样,材质非金非丝,一根复杂的红线串上古铜币收口,样式陈旧,但是里面却通过纳须弥于芥子的复杂手段,将空间折叠,能够容纳超出这钱袋十几倍的空间。
  
  这样的东西极具诱惑性,要晓得我平日里所带的饮血寒光剑和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在身上,还总是需要做一些伪装,平日里在飞机或者火车上,携带不便,要是有了这么一个袋子,那凡事就方便了许多,虽说旁边备注,说不能放入任何现代的电子和机械产品,以免污了法阵灵气,不过也着实让人垂涎。
  
  最重要的,这东西是内宫藏品,制作的工艺已然失传,有一件是一件,以后一定绝版。
  
  我缴纳过了一百贝币之后,沉默了许久,给出了一个四万的暗标价。
  
  这价格确实是有些高了,写得我一阵肉痛,不过抱着对这东西势在必得的想法,我写完之后一点儿犹豫都没有。
  
  反正这钱财得来也容易。
  
  除了八宝囊,我还看中一套东西,这玩意是一套玉玦,名曰羽麒麟,共八块,一大七小。这八块形状相似的玉,产于同一块胎石之中,并以白孔雀之翎、鳄雀鳝之鳍、紫晶蟒之鳞三种法物混合焚烧,留下的灰掺入无根水之中,将八块玉玦浸泡其中七七四十九天,便成“羽麒麟”玉玦。
  
  此物乃子母法器,母玦统御,子玦连心,玉玦之间相互感应,能使佩戴者彼此心意联通,倘若是用来布阵,自然是事半功倍,而且八块彼此勾连,还能够让境界沟通,产生出叠加的功效,十分神奇。
  
  这个东西,订金得两百贝币。
  
  我沉默了许久,毫不犹豫地将怀中剩余的五万贝币,直接写了上去。
  
  买东西,最怕就是碰到想要的,因为再贵,也挡不住一颗疯狂的购买之心,我瞧见了这羽麒麟,立刻想到了当初在青城山下瞧见的那七人剑阵,想起了张励耘给我提过的建议,填写数字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一直都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倘若老子麾下集齐了七个人,这东西,就是我给他们的见面礼物。
  
  所以它越贵,越能代表我的诚意。
  
  买,老子买定了!

  1. 啦啦啦:

    沙发

  2. dylan129:

    买买买

  3. 流水:

    玉应该到手了 八宝囊够呛

  4. 阿迪:

    给小妖和陆左的礼物,在这里。

  5. 邪:

    遁世环还真多啊

  6. 小师妹:

    这前后对应好厉害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