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八章 两百贝币闹局

2015年1月1日 更新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而两百贝币,真的就让人有些头疼了。看着暗标的结果揭晓,人群中发出了一阵巨大的叹息声,无数人追悔莫及,而有一个人简直就崩溃了,一下跪倒在地上,呢喃道:“怎么会这样。四万?我出了三九九九九,原以为是个好兆头,结果就差了一贝币?”
  
  这事儿说起来就真的有些无语了,买东西又不是卖东西,明明两千块,非要卖1999,弄得好像便宜许多一般,这事儿卖方可以糊弄人,而买家哪里能够耍弄这样的文字游戏?
  
  只是那人转念一想,赶忙安慰自己,说别急,别着急,事情还没定呢,说不定那个报价虚高的家夥手上并不一定有这么多钱。要是如此,作为第二报价的我,或许还有希望。
  
  那八宝囊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出身行商的这些人倘若是有上一个,自然也不用这般的辛苦,所以许多人都有志在必得之势,而这时聚宝斋也适时宣布了中暗标者的编号:“1024!”
  
  听到卖家热情洋溢地说出了我的编号来。旁边的人纷纷猜测,说这个编号好新,一听就知道是今年才来的新人。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巨款呢?
  
  带着这样的猜测,那些落标的人倒也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停留在了原地,等待着结果最终的揭晓,买卖一锤定音。
  
  第一天上午的暗标投放,总共有二十多件物品。而那八宝囊和羽麒麟套件则是本场次的最高价,我瞧见那些被点了名号的买家陆陆续续走上了前去,凭着自己的玉牌,与店家进行交易,心中不由觉得略慌,而这时小白狐儿拿出了刚才采买的一堆东西。可怜巴巴地对我说道:“哥哥,要不然咱们把这些东西都给当了,换点钱吧?”
  
  正说着话呢,上面又叫了一回编号,是在催促我赶紧过去与之交易,显然我报出的高价也让聚宝斋一方感觉有些不太靠谱,或许只不过是个捣乱的家伙,虽说也交了订金,但是到底还是拿不出这么多贝币来。
  
  叫了两回,我再不上去,估计别人就直接流标,准备以次高价格成交了。
  
  我当下也是不在纠结,而是举起了手中的玉牌,高声地应了一下,接着就上了前台来。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效率并不算慢,所以之前的那一堆物品很快就交易完成了,而交易额则在几千到数万不等,而这时那些人完毕之后却没有走,都转身朝着我看来。
  
  聚宝斋主事的是一个满面笑容的山羊胡老头,他颇有架势地朝着我微微一拱手,然后说道:“多谢阁下照顾小店的生意,这能纳一米见方空间的三件八宝囊,八块拥有合体连心之术的羽麒麟玉玦,一共作价九万贝币,承惠了!”
  
  他将那两样引人注目的物品包裹精美,让旁边的伙计拿到我的面前,然后朝着我望来。
  
  众人瞩目,我倒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将手往怀里伸去,不慌不忙地拿出了藏经阁一并赠送的钱袋,然后故作镇定地说道:“掌柜的,这数额有些巨大,不如我们到旁边去交易?”
  
  我这边刚说起,旁边看热闹的人就不乐意了,纷纷嚷道:“这怎么行,要是你们在角落里搞些什么猫腻,岂不是让我们这些落标的人白白陪着了?不公平,这不公平……”
  
  这事儿无论怎么扯,都谈不到公平上去,不过不知道那山羊胡是怎么想的,居然就从善如流了,朝着我客客气气地拱手说道:“客人,小店的伙计别的不行,在数钱上面,倒是不比旁人差,您若是不介意的话,我们就当众交易,也免得别人说闲话,您说是不?”
  
  这话儿都说出了口,我也是骑虎难下,当下也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如此也挺好,那就这么办吧……”
  
  说着话,我将钱袋里面的贝币给取了出来,一沓一沓的贝币货真价实,绝对没有仿制的可能,因为这玩意就是特殊的符箓,瞧见这一大堆的贝币被我变魔术一般地拿了出来,旁边群情汹涌的围观群众立刻哑火了,没有再提出刚才的质疑,毕竟猜测终归只是猜测,而这一沓沓带着宝光的贝币砸出来,真材实料,哪里还敢多嘴?
  
  不过瞧见这么多钱,旁边依旧还是有人非议,羡慕嫉妒地说道:“哎呀,这1024不知道是哪家豪门的公子哥儿,居然一下子就拿出了这么多钱来,也不知道卖了些啥玩意,当真是崽卖爷田不心疼,唉哟唉哟,我可心疼得要死!”
  
  这话儿说起来有些占便宜了,不过我却并不理会这种满满酸意的话儿,而且略为紧张地看着旁边点钱的伙计,晓得不管如何,人家总是不会数错的,而少的这余额如何补上,还真的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呢,说不定就要被这伙好事之徒给搅和黄了。
  
  而就在我考虑着如何找山羊胡掌柜搭话,看看能不能打个折什么的,那伙计却已然将钱给数完了,抬起头来,扬声说道:“共计八万九千八百二十四块贝币,公子爷,数额不够呢!”
  
  这话说出来,一片哗然,众人纷纷幸灾乐祸,而那山羊胡掌柜则摸着胡子,与我询问道:“客人,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多余的贝币补足,不然我们这交易便有些不合法理了?”
  
  我当下也是坦白地说道:“掌柜,在下刚才倒是还有些,不过这一圈逛下来,不知不觉就少了许多,还真的是有些抱歉啊,不过咱生意做到这个份上,谁都不差那一百多块,不如您帮着打个折,咱们就将这事儿给了结了吧?”
  
  我说得合情合理,那掌柜摸着胡子沉吟,正要答应,然而这时刚才差了一块贝币而落标的行商突然高声喊道:“不公平,一分钱,一分货,你既然是用整数竞标成功的,那便用这数额来买。若是能够打折,你叫我们这些仅仅凭着几块贝币落标的人情何以堪?胡掌柜,这事儿不公平,你若是答应了,我就算是将这官司给打到内宫去,也得争了这口气!”
  
  他这话儿说完,原本颇有些意动的胡掌柜此刻又犹豫了起来,而他的起哄也引起了旁人的共鸣,看热闹不嫌事大,旁边的家伙纷纷附和道:“对啊,我也就是差了二十多贝币,要是能打折,我这个算是什么?”
  
  瞧见这情形,胡掌柜晓得若是答应了我,这生意就没办法做下去了,当下也是很为难地对我说道:“客人,不知道您左右有没有朋友,若是有,还请你跟他借上一点周转,咱们将事儿做得漂亮一点,也不会让众人诟病,您说是不?”
  
  他这话说得我一阵苦笑,在这天山神池宫中,能够借钱给我的交情,也就只有北疆王这独一份,除了他,其余人都是泛泛之交,却不说找他们借钱合不合适,就算是我开了这个口,别人也未必理会我。
  
  而就在我沉默的这片刻,先前那人又得意洋洋地高声说道:“胡掌柜,我听说聚宝斋的规矩,是暗标揭晓的一刻钟之后交易,倘若不成功,这东西就算是流拍,由剩下的人对其进行再次投标,你说是不是这样的?若是,我这里倒是准备充足了,随时等候。”
  
  又是几人附和,这时胡掌柜听着也烦了,只是冷淡地回应道:“1024也就是欠了不到两百块钱,他完全可以选择先买这八宝囊,贾和尚你的算计未必能够成功,还是消停一点吧。”
  
  对着那人表明态度之后,胡掌柜这边又躬身跟我说道:“客人,你看怎么样?”
  
  我突然想起来一事,将小白狐儿招了过来,从她手上拿过那装着洗髓小还金丹的小葫芦,给众人展示一番,然后对胡掌柜说道:“我这里有药石狂人李大昂刚刚炼制的洗髓小还金丹十颗,一葫两千贝币,我出让一颗,作为抵押给聚宝斋,您看如何?”
  
  胡掌柜苦笑着说道:“李长老炼制的洗髓小还金丹,价值自然不止两百贝币,不过小店有规矩,不收任何货物,而是靠贝币交易。不过您若是能够将这洗髓小还金丹卖给现场任何一位,我们倒是可以将交易给完成了。”
  
  经过胡掌柜提醒,我便拱手朝着场中数十人朗声说起,然而这些家伙似乎纯粹只是想看热闹,原本一出现就遭到哄抢的洗髓小还金丹,此刻却门可罗雀,几乎无人问津,唯一的一个,却是想要占大便宜,说要用两百贝币,将我手上所有的洗髓小还金丹,连着葫芦一起买下来。
  
  这是趁火打劫,我如何能够答应,一时间成了僵局,那被叫做假和尚的家伙瞧见时间一点一点地逼近,得意洋洋地说道:“你不如卖给他吧,不然一刻钟马上就要到了!”
  
  这人的话语让我一肚子的火气,正待发作,然而这时却听到一声宛若天籁般的话语出现:“不就是两百贝币么,我给了!”
  
  我循声望去,却见到一个高冷而倨傲的宫装女子越众而出,一路走到了台前来。
  
  天山神姬!

  1. 书华:

    辛苦啦,新年快乐

  2. 张起灵:

    神天山神姬

  3. 赤峰:

    更新啊

  4. Ave:

    好想继续看下去………

  5. 小白狐儿:

    贾团结还没进宗教局吗?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