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九章 身陷权力旋涡

2015年1月1日 更新

  这个害得我们辗转千里奔波的女人走到了我们的跟前来,抛出了一个钱袋子,那数钱的伙计接了过来。都没有数,只是掂量了一番,然后冲着胡掌柜高声说道:“今收到编号1024支付的货款九万贝币整,钱货两讫,成交咯!”
  
  胡掌柜朝着天山神姬遥遥拱了一下手,然後将包裹着八宝囊和羽麒麟的两个袋子递到了我的手上。拱手说道:“承惠了!”
  
  一场因为两百块贝币引发的闹剧终于在这时候结束了,一众看热闹的人群一声叹息,不甘情愿地退场了,留下刚才那个一直不断发声的贾和尚则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天山神姬,充满了不甘心。他以为自己这般一闹,说不定就能够捞点好处,结果被这女子突然插一手,弄成现在这般模样来,如何能够释怀?
  
  不过他还想发言,旁边比较识货的朋友赶紧过来拉住他,低声说道:“这位小姐是神池宫宫主的女儿,公主殿下,你可别犯浑!”
  
  听到这背景,贾和尚终于泄气了。转身就走,一点儿都没有多留。
  
  我这边刚刚接过了装着货物的袋子,旁边的小白狐儿却撇嘴说道:“谁要她的臭钱,哥哥,这东西咱别要了,也别买她这人情。”
  
  小白狐儿人小,她可以斗气犯浑。但是我还指望这天山神姬跟小白狐儿解去寒毒呢,当下也是朝着面前这位明丽女郎拱手说道:“神姬小姐,陈某人如约而至,你看我们什么时候方便,可以将约定的事情给办了?”
  
  天山神姬似乎惯来严肃,那脸都有些僵硬,不过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来,对我说道:“不急,此处人多眼杂。我们换个地方再说话!”
  
  这话说完,她转身离去,性子一如既往的冷淡,小白狐儿气得直翻眼皮,而我则想着此刻的主动权到底不是在我们的手上,倘若不能施展手段逼迫这女子。那也就只能顺着她的心意,伺候好了,赶紧给小白狐儿驱毒才是紧要的事情,于是便强行拽着小白狐儿跟在后面,如此一前一后,不知不觉就除了交易场,走到了湖边来。
  
  离开了熙熙攘攘的交易场,天山神姬临湖而站,身穿一身素净宫装的她显得格外清冷,反而给予男人一种征服的欲望,但这对于我来说,不过是过眼云烟,倒也没有太多的想法,而是牵着小白狐儿,站在她身后两米开外的地方。
  
  两人静立一会儿,那天山神姬方才开口说话道:“陈先生,你来神池宫这几天,可曾有什么感想?”
  
  我不知道说什么话会让这个性格怪异、阴晴不定的女子高兴,当下也只是泛泛而谈道:“还不错,风光秀美,景色宜人,简直就是天上人间……”
  
  听到我这般说起,那神姬回过头来,眉头却是已然蹙起,颇有些不满意地说道:“就只有这些?”
  
  我刚才说的是好话,然而瞧她这态度,显然是并不喜欢,我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地方是好地方,不过在一个人人对我都有敌意的去处,我倒也没有什么观赏美景的心情。”
  
  天山神姬有些疑惑,不过很快就想到了:“你是说我表哥和父亲?哦,他们并不是真的对你有意见,而是因为引荐你来天山的,是那个姓田的家伙。”
  
  “北疆王?”我明知故问道:“他们跟北疆王有仇么,人挺好的啊?”
  
  “什么好?那个死胖子就是个薄情寡义的负心郎,当初我母亲就是因为他,方才在岷山被人陷害,要不是她有我天山神池宫金蝉脱壳之秘术,说不定早就被人烧死在了岷山之中,而这个男人呢,他根本就不闻不问,反而凭着我天山神池宫的手段,闯下了那么大的名声––北疆王,哼哼,好大的口气!”
  
  我瞧见天山神姬一脸愤恨,不由觉得可笑,低声说道:“前尘往事,你是如何得知的,是你父亲告诉你的?”
  
  天山神姬脸色一冷:“谁告诉我的重要么?最重要的是,天底下根本就没有一个好男人,都是混蛋!”
  
  我不由觉得想笑,指着跟前这个冰山美女说道:“拜托,你谈过几个对象,就说出这样的话来?也对,说句实话,无论是你父亲,还是你那个什么表哥龙公子,真的不是什么好鸟,但是你不能一竿子打翻一条船啊,姑娘,这天底下好男人遍地都是,请你不要那么极端好不好?”
  
  天山神姬秀眉一扬,却朝着我看来:“你呢,你是好男人么?”
  
  我回答得干脆无比:“那……当然!”
  
  “呸!”天山神姬轻蔑地说道:“你当我不知道,你在老家可还有一个情投意合的对象,却整日跟这个小狐狸精待在一起,你还好意思腆着脸,说自己是好男人?你知不知羞啊?”
  
  我将小白狐儿拉倒跟前来,摸着她的脑袋说道:“尾巴妞是我妹妹,我照顾她,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个有什么好怀疑的?”
  
  那天山神姬疑惑地看着我说道:“你这辈子,就真的每一次出过轨?”
  
  我坦然说道:“当然……”
  
  这话儿说完,我就一阵心酸,说起来我是最早跟小颜师妹确定关系的,结果现在徐淡定的孩子都快一岁了,老子却还是孤身一人,每个星期总有一天早上醒来都得偷偷换内裤,我容易吗我,该死的十八劫,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
  
  听到我说出这样的话,天山神姬也有些震镜,以至于她盯着我看了许久,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过了一会儿,她突然对我提出一个要求。
  
  一个很奇怪的要求,就是让我对着一个玉玦说一句话,然后用左手食指和拇指紧紧捏着它。
  
  天山神姬告诉我,说这个玉玦叫做验心配,倘若是对着它说了假话,就会有红光亮出,给说谎的人一个明显直接的警示。
  
  她问我敢不敢,我觉得无聊,问她我们的交易何时能够进行,那银箫我们带来了,而且来历我可以说清楚,保证我们跟当年在岷山暗算她母亲的那一伙人,没有任何关系––即便有关系,我们也算是给她母亲报了仇。
  
  然而神姬却显得十分执着,目光冷清地盯着我,平静地说道:“我从来不跟骗子做交易,你就说自己敢不敢吧?”
  
  这话赶话的,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我也没有什么好退缩的了,当下也是一把将那手环一般大的验心配拿了过来,气呼呼地对她说道:“说什么?”
  
  那冰山美女的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笑容来:“你说––‘我还是个处男’!”
  
  我原本以为那天山神姬要我说什么呢,结果竟然是这种话儿,顿时就是一股怒火冲出心头,冲着她恶狠狠地骂道:“艹,老子早就不是处男了……”
  
  这边说着话,结果那名为“验心配”的玉玦顿时就从里到外地散发出一大蓬的红光出来,瞧见这红光以及脸上露出极度尴尬面容的我,无论是天山神姬,还是旁边气鼓鼓的小白狐儿,都不由得爆发出一阵没心没肺的大笑来,气得我将这还散发着红光的玉玦直接扔到了天山神姬的怀中,一股恶气在心中徘徊不消,生硬地说道:“你满意了吧,怎么样,可以给我妹子解毒了么?”
  
  好久没有笑得这般梨花乱颤的天山神姬这一笑,那冷冰冰的气质立刻消减了许多,此刻也是忍着笑,和颜悦色地说道:“别急嘛,我还有一个条件……”
  
  我立刻冷起脸来说道:“神姬小姐,你到底有没有诚意,是不是不想要令堂的旧物了?”
  
  天山神姬耸了耸肩膀,然后无所谓地说道:“不要也无妨啊,那银箫不过是她当年还未有授业之时所用的法器,此时此刻,她早就已入化境,这东西对于她来说,不过就是累赘而已……”
  
  还在为我刚才失态的表现笑得肚子疼的小白狐儿收敛笑容,喝骂道:“那你给我种下那寒冰精元,让我们千里迢迢赶过来,就是为了耍我们?”
  
  天山神姬一年难得笑上几回,心情看来并不错,摆手说道:“之前呢,只是误会你们跟谋算我母亲的那帮人是一伙的,再加上你言语尖锐,就种下了那手段,而你们既然能够找上门来,也算是缘分,我自然不会坐看着你寒毒发作。不过在做这件事情之前,我还有一个条件……”
  
  我沉声说道:“什么条件,你且说来!”
  
  那天山神姬对我说道:“我刚回山,听到了一个消息,说你凭着自己一个人,竟然将黑鸦以及好几个高手给全数除掉了,这事可作得真?”
  
  我沉默了三两秒,这才点头说道:“自然是真的。”
  
  天山神姬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对我说道:“既然如此,那么你定然也是不错的高手,那么我想让你帮我做一件事情,如果成功了,我立刻给这小姑娘解毒!”
  
  我问:“什么事?”
  
  天山神姬深吸一口气,然后走到我身边来,附耳说道:“帮我杀了我父亲!”

  1. 邪:

    沙发。

  2. 邪:

    有一些错别字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