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章 约定城下之盟

2015年1月1日 更新

  “龙驸马?那可是你爹啊!”
  
  我一脸诧异,不知道这冰山美人到底是脑子秀逗了,还是有意试探我。当下也是表达出了自己十二分的不理解,而那天山神姬则撇嘴说道:“他可不是我父亲,这世界上,有串通外人谋夺自己家业的父亲么?”
  
  听到她说出这话儿来,我的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左右一看。这才低声说道:“你知道光明会的事情了?”
  
  天山神姬脸色一变,当下也是露出了几分凶相来,咬牙切齿,恶狠狠地对我说道:“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也是……”
  
  我摆了摆手,淡然说道:“如传言的一般,我昨日除掉黑鸦等人的时候,也跟那外国和尚鲁道夫交过手,他那一股子石匠味儿,我又不是闻不出来!”
  
  天山神姬眯着眼睛说道:“既然都是明白人,咱们就不要藏着掖着了,简单说吧,你干不干?”
  
  我猛摇头,一脸晦气地说道:“我又不傻,干嘛要掺和到你们神池宫内的斗争里来?”
  
  我这一表态。天山神姬当即也表示道:“既然如此,那就算是谈崩了呗,那好吧,你往哪儿来的,就回哪儿去,也别在我这里耗时间了,大家都挺忙的……”
  
  美女耍无赖。倒也十分难缠,我有些无奈了,在这天山神池宫的地盘,横不能将人给绑了,或者拿剑直接比在对方的脖子上硬逼,而旁边的小白狐儿耐心早已被磨得没有了,当下也是恼怒地拉着我说道:“哥哥,别听这个妖女再说了,好像没有她。我就必须得死一般,天下这么大,我就不相信没有人能够给我解毒!”
  
  天山神姬冷笑着说道:“你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这寒冰精元之毒,天下间能够解开的不出一只手,其中三人在神池宫内。一人是我母亲,一人是我老师,还有另外一人,则就是我,你出了这秘境,就算是有人可以帮你解毒,但是你必定熬不到那个时候!”
  
  她说得这般胜券在握,小白狐儿越是铁了心要走,而我则没有迈开脚步,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说道:“这事儿,除了你,还有谁知道……”
  
  这话儿说完,小白狐儿立刻宛如被踩到尾巴的猫儿,紧紧抓着我的胳膊冲我说道:“哥哥,我都说了,你别管我,不要上这臭女人的当!”
  
  我看着旁边优哉游哉的天山神姬,语气突然低沉了下来:“尾巴妞,你还记得自己当日在黄河口,被弥勒生擒之时所说的话么?”
  
  小白狐儿摇了摇头,说不记得了,而我则动情地说道:“当日你曾说为了我,便是死了也甘愿––这信任就是一份恩情,当年我、你和胖妞在五姑娘山上相依为命,这也是一份情谊,为了这些,我就算是做再多的事情,也是情愿的。你我曾经说过,一辈子都不要分开,而这世间能够分隔你我的,只有生死,所以我是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倔强的小白狐儿终于不再坚持了,而我回过头来,看着旁边眼圈微红的天山神姬说道:“我们接着说,这神池宫之中,有几人支持你?”
  
  天山神姬的脸色略微有些黯淡,摇头说道:“一个也没有!”
  
  我讶异地说道:“你堂堂一个神池宫公主,未来的继承人,连一个贴心的人都没有,这怎么可能?难不成真的就都指望我这个外援啊?驸马爷勾结外人,你娘和大长老肯定不答应吧,只要你将这事儿说给她听,哪里还用得着我?”
  
  天山神姬平静地说道:“我娘和我老师两人此刻正在那百米冰窖之中闭关修行,神游太虚,坐忘生死,根本就没办法出来,这也使得我爹能够与外人勾结起来––他就是被权力欲望冲昏了头,竟然想勾结外人对她们动手,好将这天山神池宫纳入自己的手里面来,我曾经劝过他,他信誓旦旦地对我赌咒发誓,说没有的事,然而要不是我这几个月在外面多方打探,却不晓得事情竟然是这样的……”
  
  天山神姬告诉了我一个天大的秘密,那就是她真的不是神池宫驸马龙在田的女儿,在驸马与宫主成婚之时,她娘就已经珠胎暗结了。
  
  也就是说,龙在田当了二十年的大王八,头顶一片绿。
  
  突然间,我终于能够理解他为了会造反了,能憋二十年才发作,他倒也是非常之人。
  
  天山神姬的消息到底是真是假,来源如何,我并不知晓,但是倘若如果真的如他所说,那么成功征服这天下第一秘境宫主的男人,到底是谁呢?
  
  一想到这个问题,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北疆王那个又黑又壮、豪爽的西北大汉来。
  
  我又不是蠢人,结合诸般线索,不难发现这些秘闻背后的真相,当下也是哈哈一笑,对着天山神姬说道:“本来这事儿我啥把握都没有,毕竟龙在田此时的修为已然绝顶,不过你既然告诉了我这件事情,我倒是有了九成的希望。”
  
  天山神姬眉头一挑,然后对我说道:“你又有什么鬼主意?”
  
  我摆出孔明三分天下的满满信心,故作玄虚一番之后,方才朗声说道:“要想整治你现在的假爹,请你真爹出马便好,哪里还用我这样的小角色出面?”
  
  提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天山神姬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无比严肃,冰冷地说道:“那个负心人,他能抛弃我娘和我二十年,心中哪里还有我,求他?我若是有能力,恨不得直接杀了他!”
  
  天山神姬怨念十足,我晓得这是多年积怨造成的,也不指望一时半会能够化解,只是好好开导道:“你不能这么想,你恨他,但是此刻能够帮助你的,也就只有他了––北疆王跟阿史那将军关系不错,想必在神池宫中也有一帮朋友,若是得到这些人的支持,龙在田的戏也就长不了多久了;再说了,这事儿是他欠你和你母亲的,就该还这份情了,可不能便宜他,你说对不?”
  
  沉默了许久之后,天山神姬还是抹不开那面子,冷然说道:“我可不想见他!”
  
  我笑嘻嘻地说道:“不用你见他,这事儿就由我来负责斡旋,你给我一个信物,让他相信我没有胡扯就好,行不行?”
  
  天山神姬终于认可了我的说辞,将刚才让我洋相尽出的验心配丢回了来,说道:“我亲爱的处男先生,这事儿就拜托你了……”
  
  也许是诸事豁然开朗的缘故,这冰山美人竟然噗嗤一笑,而我则恨得牙痒痒,将这玉玦给收了起来,拱手说道:“定不辱使命!”
  
  两人谈完,天山神姬也不敢久留,当下也是扭身准备离开,而我则“哎呀”一声,慌忙伸手将她胳膊抓住,焦急地说道:“忘记谈正事了,既然我们已经和解了,出于信任,你是不是该先将我妹妹身上的寒毒给解开了啊?”
  
  我想得匆忙,就怕天山神姬离开了去,结果一不小心之下,却是抓到了她的手腕,那冰凉柔腻的肌肤弄得我心中一荡,而天山神姬也好似触电了一般地缩回手去,受惊地冷然叫道:“你想要干嘛?”
  
  我当时颇有些尴尬,不过却厚着脸皮当做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强势地说道:“对待盟友,你好歹也表现出一些诚意来对不?”
  
  天山神姬说道:“比如?”
  
  我指着旁边的小白狐儿说道:“我妹妹身中寒毒,日夜都受那寒毒之苦,随时都有可能死掉,这叫我如何能够尽心尽力地帮你做事?”
  
  天山神姬犹豫了一阵,看着她难以抉择的模样,颇有些小儿女姿态,而后她终于下定了决心,走到了小白狐儿跟前来,冷声说了一句话:“不要动,随我引气!”
  
  这话儿说完,她的手便直接抵在了小白狐儿颇有些规模的胸口处,微微一震,小白狐儿脸色一红,吃力地呻吟了一声,接着闭上了眼睛。
  
  我瞧见两人似乎正在导气,晓得这得有一阵子功夫,当下也是站在两人旁边,为其护法。
  
  两人气息纠缠凝结,忽高忽低,彼此勾连,过了差不多十来分钟,天山神姬的手掌终于离开了小白狐儿的胸口,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抹着额头上的汗珠,对我说道:“我将那寒冰精元拖离了你妹妹的心脏位置,藏在了会阴穴中,她日后便不会再受寒毒发作之苦,修为也不会受到影响了,而且一年之内绝对不会发作––你别急着说话,我知道这寒毒并没有彻底解开,不过没有点手段,你转手将我卖了,我找谁说理去?”
  
  话都说到这里,我也算是认可了这个折中的办法,与天山神姬商议了之后的事情,接着分到扬鞭,各自离开。
  
  结果临走之时,那女子却又悠悠传来一句话:“你这冤大头,刚才买的那两样玩意,至于花那么多钱吗,你若想要,事成之后,给你一打又如何?”
  
  这话儿说得我有点喷血,当下也是暗自记住,冲她说道:“这话我可记得了,到时候你要是不给我一打,我天天跑你们家白吃白喝去!”
  
  天山神姬竟然妩媚一笑:“欢迎!”

  1. 船长:

    有意思了!

  2. 奇:

  3. :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