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一章 深夜喝酒密谋

2015年1月2日 更新

  天山神姬飘然远去,而我则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濒临心脏位置的寒冰精元被挪开之后,小白狐儿终于能够放心运用自己身上的劲气。此刻也是活力十足,一扫先前那恹恹的状态,瞧见我一副神不守舍的模样,顿时就叉着腰,冲着我说道:“哥哥,你是不是被那狐狸精给诱惑住了?”
  
  我从沉思中醒转过来。瞧见小白狐儿一副气鼓鼓的模样,不由觉得好笑:“还说别人是狐狸精,那你自己是什么?”
  
  小白狐儿挥挥小手,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道:“我这可是在代小颜姐姐看着你呢,你瞧那恶女人平日里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临走时说的那话儿,却这般的暧昧,我看他们天山神池宫勾搭男人的招数都是有遗传的,不得不防呢!”
  
  我摸了摸小白狐儿的小脑袋,带着她往回走,一边四处张望一番,一边低声说道:“我刚才在做一个实力推演。”
  
  “什么推演?”
  
  “你想啊,为什么龙在田能够成为天山神池宫的驸马,而银姬公主郎情妾意的北疆王却得在外面游荡二十年呢?神池宫的内宫之中。除了宫主和大长老之外,还有无数豪门贵胄、长老,这些人哪个被龙在田收买说服了,哪个又是忠于原来宫主的,这个必须得搞清楚,才能够明白敌我双方的筹码如何。这些神姬根本就没有搞清楚,她说到底。不过就是一个童心未泯的小孩子而已,过于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不知道世间的险恶、人心的恐怖……”
  
  小白狐儿十分赞同我的这个说法,很肯定地点头说道:“嗯,她别看长得漂亮,人却傻不隆冬、二啦吧唧的,哥哥你可千万别喜欢她啊!”
  
  呃……小白狐儿说什么都能够绕到感情之事上来,着实有些让人头疼。
  
  逛了一早上,又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们也没有再参观交易会的心思,带着一早上的收获往回赶,到了客栈的时候,发现平日里一到中午就显得十分热闹的大堂里面,人数稀少,想来应该是都去参加交易会的缘故。回到小院,北疆王依旧没有回来,于是我就将手上的包装打开,整理起自己的东西来。
  
  虽说天山神姬说我们买得实在是太划不来了,不过那是她见惯了好东西的缘故,就我觉得,这东西倒是大大地赚了,特别是当我将饮血寒光剑给放入八宝囊之中的时候,更是有着十二分的满足。
  
  一直以来,我都为如何隐藏这长剑而头疼,平日里都是将它的剑匣伪装成规划院装规划图的那种画筒,不过弄得跟自己是文艺青年一般,现如今将八宝囊纳于怀中,需要用的时候,直接拿出来,那潇洒劲儿,可是爽利得紧呢。
  
  我将一堆行李和随身之物都放入了八宝囊中,而旁边的小白狐儿则眼巴巴地看着我,瞧见她这可怜模样,我不由得笑了,递给了她一个,然后说道:“我一个,你一个,还有一个,我留给小颜,你没有意见吧?”
  
  对于这样的“分赃”办法,小白狐儿表示出了十二分的赞同,眉眼儿都笑弯了,而我又把玩了一番羽麒麟套件和小葫芦里面的洗髓小还金丹,爱不释手,苦想了半天,最后决定将这一半的洗髓小还金丹拿出来,上贡给师父,也算是报答他当年的赐书之情。
  
  如此盘算一番,心中当真是甜兮兮的,美得很。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让人忐忑了,我们在客栈等了大半天,北疆王依旧没有回来,我让小白狐儿到他房间去瞧了一回,发现行李被褥都还在,并没有离开的迹象,心中担忧不已,当下又去交易会找了两回,都没有瞧见他的身影,我和小白狐儿猜测,这家伙可能跑到那个所谓的修炼密林中去了,要不然我们差不多转遍了大半个冰城,怎么会看不到人呢?
  
  又或者,他跑到神池内宫里面去私会银姬宫主了?
  
  我头疼欲裂,找得烦躁不堪,眼看着到了傍晚时分,当下也是不再去管,而是返回了房间里,双腿盘坐,闭目养神,准备着最好的状态,以不变应万变。
  
  如此一直打坐到了深夜,凌晨两三点的时候,我突然睁开眼睛,从床上一跃而下,推开门,却见到一个黑影从院墙那边如狸猫一般翻了过来。
  
  我认真一瞧,却见此人就是我找寻一天的北疆王。
  
  北疆王也瞧见了我,略微一愣,笑着对我说道:“长夜漫漫,怎么半夜跑到院子里来吓人?”
  
  我笑着说道:“田爷,等候一天,有事商量,可有时间?”
  
  北疆王提起手上的油纸包,哈哈一笑道:“我这儿带得有酱牛肉和烤羊腿,房间里还有酒,你若是不怕消化不良,便来我房间吃个夜宵便是。”
  
  我拱手说道:“也好。”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房间,北疆王一边张罗吃食,一边问我道:“小丫头情况怎么样,若是太冷,我这里还有点药酒。”
  
  我看差不多收拾妥当了,左右一看,低声说道:“房间里面说话,可安全?”
  
  北疆王将酒杯倒满,一口饮尽杯中琼浆,辣得直吸气,接着傲然说道:“这世间,只有我偷听别人谈话,能够偷听我说话的人,少之又少,而在天山神池宫这个地方,除了地下的那个老家伙,没有谁敢来招这晦气。”
  
  得到北疆王的承诺,我当下也是拿出神姬的信物,将今天碰到天山神姬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给他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
  
  这事儿关乎到很多人的命运,在北疆王面前,我倒也不会绕这些弯子。
  
  北疆王原本还在一口酒、一口肉,心无旁鹫地吃着,结果听到后来,那酒也不喝了,桌子上面的菜不没有再动,而是期期艾艾地说道:“神姬她真的这么说?”
  
  我点头,开诚布公地说道:“她嘴上虽说恨不得杀了你,但是最终还是委托我过来找你寻求帮助,想来对你这个亲爹还是认可的––田爷,我说你行啊,连天山神池宫的宫主你都泡上了手,而且还让人家给你生了一个女儿,这手段,能教教我不?”
  
  听到我话语里面的调侃,北疆王的笑容变得极苦:“小陈,你刚才的担心并没有错,有一个情况你可能也许不太了解,这里间地位最为超然的大长老,便是龙在田的娘亲……”
  
  北疆王这一句话说出来,我所有的疑惑都豁然开朗了,原来如此,北疆王和神池宫宫主之所以分离,那龙在田之所以能够娶得美人归,竟然是因为这个缘故。
  
  虽说不知道大长老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和立场,但是有着这样的背景,龙在田能够横着走,也不是没有道理。
  
  对于现在的难题,我有些苦恼,对北疆王说道:“田爷,这事儿其实跟我无关,不过你女儿既然非要将我给搅到这里面来,并且以尹悦的性命作为威胁,我就不得不插入其中,但是我对这神池宫的状况并不了解,心里面可也没有底,您说说,这内宫之中,到底有多少人会站在龙在田这一边,有多少人会听从神姬的号令,拿起武器来跟龙在田和鲁道夫这伙人干仗呢?”
  
  北疆王苦笑着说道:“神姬这孩子许是自小没有受到过什么父爱母爱,性子格外的孤僻和冰冷,使得她虽然在神池宫中地位超然,但是并没有什么可以倚重的亲信,即便是阿史那将军,跟她也没有什么情分,而她唯一的优势,也只有此刻的身份了,然而即便如此,这点优势也有可能被龙在田一帮人给抹杀掉。至于龙在田……”
  
  我抬起头,期待地看住他,结果北疆王却还是说出了一个让人气馁的事实来:“除了大部分的中立派,龙在田在内宫之中的死党便有四成之多!”
  
  四成的死党,而其余明哲保身的人只需要稍微撩拨和裹胁,天秤也就百分之百地朝着他那边倾斜了。
  
  听到这儿,我喝了一杯酒,苦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我马上就收拾包袱离开这儿吧,若是时机合适,我便能够避开这一场风波,至于小白狐儿身上的寒毒,一年的时间,我有的是办法解决。”
  
  北疆王看我打了退堂鼓,当下也是笑了,接着说道:“你先别急,我这两日奔波忙碌,倒也不是瞎逛,天山神池宫的内宫横行霸道,不过外宫却并非没有高手,尽管被严格封锁,但是人员基数在那儿,总会有些天才出现,所以如果联络得当,胜率倒也不小––这两天我一直头疼两件事情,不过既然你加入进来,倒是了却了我的许多麻烦。”
  
  听到他话语严肃,我当下也是拱手说道:“北疆王,以你我二人的交情,无须多言,你尽管吩咐便是了。”
  
  北疆王倒也不客气,直接用手指沾了点酒,然后对我说道:“揭露龙在田勾结光明会的事情,需要两个重要步骤,第一就是防止他狗急跳墙,利用亲信封锁百米冰窟;第二件,则是怕他解开修炼密林的时空裂缝……”

  1. 邪:

    再坐沙发

  2. 奇: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