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三章 变故陡然而生

2015年1月3日 更新

  天山神池宫十年一次的交易会为期三天,基本的流程就是行商们不远千里、万里地将各种材料带到此处来,第一天,各处店面和内宫对此进行收购采买,而第二天钱包鼓涨的行商们开始有钱逛交易会,将这些贝币置换成自己需要的诸般法器和丹药,第三天的交易锐减,各位行商就会陆陆续续地下山,离开此处。
  
  这天是第二个交易日,所以交易会场上的人流更加密集,川流不息,我大概看了一下,也没有瞧见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当下也是带上了小白狐儿,出了城。
  
  穿过湖边的田壑农庄,头顶上的太阳暖洋洋的,照在人身上十分舒服,有些昏昏沉沉的慵懒。
  
  此刻的山门之外,大雪封山,严寒能将人冻得寸步难行,然而这洞府秘境之中,却是一年四季都宛如春日,尽管头顶上的那太阳显得并不真实,但那天我所说的话,倒也不假,抛开别的说,这里当真就是一处天上人间。
  
  湖畔这一片土地辽阔,而远处的修炼密林更是重重叠叠,外面一层其实是经过砍伐了的,有着许多树墩以及人为活动过的痕迹,我认识的就有红豆杉、银杏、水松、白桦、红松、避火蕉、百山祖冷杉、紫檀、黄花梨、鸡翅木等等出现在各种纬度的珍贵木材,让人感慨此处的得天独厚,我们越过了湖畔大片的土地,进了林子,旁边的小白狐儿便再也掩不住心中的喜悦,纵身跳上了高高的树枝,跳来跳去,欢乐极了。
  
  我刚入林中不久,便听到西面,也就是冰城方向传来了一阵轻灵的马蹄声,当下也是将身子掩藏在了树干之后,谨慎地观察着。
  
  没多久,走马队的迦叶队长便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他纵马冲入林中,快到了我附近的时候,突然间从马身之上抽出了一把短矛来,左右观察一番,显得十分的警戒。
  
  我此番前来,就是要与他接头的,也是不再故作玄虚,耗费信任,于是从树干之后闪身而出,朝着这人遥遥拱手说道:“迦叶老兄,志程这厢有礼了。”
  
  瞧见我的身影出现,那走马队队长方才长舒一口气,将短矛收回,驱马到了我的跟前跳下,与我拱手说道:“刚才我还道是心中为何如此恐惧,原来是陈兄弟在此,失敬失敬。”
  
  他本来不必这般客气的,不过我前日的出手,将黑鸦以及神池宫驸马龙在田一帮人马给弄成那副模样,阿史那将军和他虽然因为某些缘由不敢承认,但是我的实力,多少也是能够猜测得到的。实力是一切交往的基础和保障,有了这样的战绩,即便是神池宫最厉害的走马队武装,也得高看一眼。
  
  两人寒暄一阵,迦叶这才说出了自己的疑问来:“陈兄弟,不是我夸口,我巡视了这修炼密林二十多年,自以为了若指掌,任何动静都瞒不过我的眼睛,为何你刚才却能够收敛气息,一点儿波动都没有散发出来呢?”
  
  说到这儿,我将手中的遁世环展现给他看,然后说道:“这东西,是我昨日在交易场上面用五千贝币淘来的,能够收敛气息,用着倒也方便。”
  
  迦叶当下也是吃了一惊,扬声问道:“卖这东西的,可是一个浑身落魄的中年汉子?”
  
  我点头称是,迦叶摇头叹了一口气道:“马二这狗日的,当真是个败家子,祖上传下来的这宝贝,竟然只卖五千贝币,实在是……”
  
  听他这么说,原先还觉得心中有些亏的我不由诧异地问道:“这东西很值钱呢,我怎么感觉那家伙手上可有一大堆呢?”
  
  迦叶说道:“这东西是两百年前神池宫的炼器大师马老六最为得意之作,只要使用得当,就算是下面那一位来了,也未必能够找寻得到你,你说厉害不厉害?这东西,除了流传出外去的和收藏于内宫的,马家祖上流传下来的总共就十件,价值不可估量,只可惜那马二跟着印度阿三学坏,染上了吸食鸦片的臭毛病,马家从此衰弱,不停典当家产,要不然也不会这么便宜……”
  
  我没想到这神池宫中也有人吸食鸦片,这玩意不但能够销蚀人的身体精血,而且还对人的精神有着极大的损害,若是染上,只怕这辈子就算是走到了头。
  
  迦叶也只是好奇,解释清楚了之后,便不再言,而是与我简单地介绍起了这修炼秘境来。
  
  环绕着这一片东边湖畔的修炼密林别看着并不算大,但若是往深处走,范围并不比整个博格达峰,也就是天山祖庭小上多少,外面这一片林子属于灵气比较充裕的地方,生活栖息着大部分的食草动物,只有偶尔才会有少量的豺狼虎豹之物窜过来猎食,危险并不算大;而往里走,有四处险地,一为蛇窟,一为鬼林,一为虎啸野,还有一个就是野人林,这四个地方分别有着四处紊乱的空间裂缝和乱流,结构最不稳定,也非常容易出现恐怖的魔物来。
  
  平日里走马队会经常对四处险地之外的密林进行清理,而那里的凶物也颇有领土意识,寻常是不会乱串门子的,所以平日里倒也相安无事,不过宫主、大长老等人每隔两三年就会用大六壬推测一下,倘若气机不对,便会进入其中,斩杀某些魁首,免除隐患。
  
  最早发现龙在田与外人勾结的,正是这位外宫出身的走马队队长迦叶,不过他选择了谨慎,只是将此事报告了统管走马队的阿史那将军,也没有妄动。
  
  走马队是神池宫的武装力量,平日里有一百五十员名额,总共有六位队长,一位将军和两位副将,不过这里面的关系错综复杂,阿史那将军真正能够使用得上的,除了外宫出身的迦叶和他属下的走马队之外,只有几个贴身亲信,至于其他,反而还要防着两位副将的掣肘,所以并不能在此处事件中借用到太多的力量。
  
  而且为了让走马队保持中立,此番争端,那一队人马也不能动,他们的任务是监视其它队伍,所以迦叶和几名亲信只有以私人的方式过来援助。
  
  正因为人手紧缺,所以迦叶对我的加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与我交谈良久,临别的时候还紧紧握着我的手,与我相约事成之后,痛饮庆功酒。
  
  此刻的迦叶是接着巡查的名义过来与我私会的,不能久留,情况介绍完毕之后,便匆忙离开了,而我则和小白狐儿在这偌大的林子中再次进行了一番熟悉,从东边走到西边,南来北往,大概地摸清楚了迦叶所说的四处险地,感觉那儿果然有些不同,雾气弥漫,空间的结构并不稳定,影像分离,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崩溃,然后将人陷入其中,难以自拔。
  
  若是这样的地界朝着外面扩散,一直蔓延到了冰城乃至内宫中去,即便没有兽潮,这处修炼秘境也算是彻底给毁了。
  
  其间我瞧见无数猛兽凶物,有体长三米、毛若钢刷的猛虎,也有那天我瞧见的三只眼雪豹,有十几米的巨蟒,还有四只手的飞天猿猴,以及凶气四溢的孤魂野鬼……这样的异物根本就不是这个世间所有的,也让我相信那险地背后,的确有所谓的空间裂缝,连接着别处未知的世界。
  
  这些家伙并不好客,对我和小白狐儿这样的不速之客,自然没有什么好态度,不过每当如此,我便稍微施展了一下魔威,也算是有惊无险。
  
  一直逛到了日头落山,黄昏时分,我方才对这一处修炼密林有了大致的了解,与小白狐儿施施然返回了冰城。
  
  夜里与北疆王见过一次面,他便又不见了踪影,而我则没有太多紧张的心思,早早地睡去。
  
  经历过了无数大战和变故,我的心态远比寻常人要好得多。
  
  次日清晨,交易会依旧火爆,而我则和小白狐儿早早地潜出了城,前往林子里面去,依旧是惯例的巡查,防范有人在此处动手脚,一直到了中午,我和小白狐儿吃过简易的午饭,她朝着远处潜去,而我则爬上了一颗高高的龙血树,眺望湖畔冰城,想着大概再过几个时辰,神池宫将上演一场十分难得的撕逼大战,只可惜我不能在场,感觉颇为遗憾。
  
  就在此时,小白狐儿出现在远处,示意我跟过来,我当下也是滑落下树,一路跟随她走,潜行到了一处凹地,还没有反应过来,突然听到旁边有人说道:“……那傻缺以为凭着她公主的面子,就能所动高长老,结果却没想到高长老转手就将她卖给了叔叔,小甜,除掉了她,你就是这神池宫里,唯一的公主了!”
  
  听完这话,我心中一紧,因为我听出来了这个男人的声音,却正是前几日与我发生冲突的龙小海,也就是神池宫驸马龙在田的侄子。
  
  这么说,天山神姬已然落入了他们手上?

  1. 邪:

    沙发

  2. 戀卿:

    大爱小佛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