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四章 半路拦腰截杀

2015年1月3日 更新

  “哥,你别拿我和那个胸大无脑、整天冷冰冰好似谁欠她十万贝币的女人相提并论,好么?我龙家祖上可也做过六人宫主,要不是他们卫家出了一个天山祖灵,何至于如此?那老东西当年跟邪教右使交手之后,百年来再无动静,此刻不过是残留意识,谁还理它?我们龙家早就应该将这宫主之位给夺回来了,而我,只不过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说话的正是那日生擒小白狐儿的白衣女子,这女人虽然长得颇似天山神姬,不过眉目之间却有些阴厉,嘴唇很薄,一副倨傲刻薄的模样,倒与神姬有着本质区别。
  
  说到胸大无脑,那龙公子便嘻嘻笑了,舔着嘴唇说道:“说到这,我就有些迫不及待啊——那女人整日冷得像坨冰,自小便不理我们这些孩子,骄傲得很,不知道解开衣服之后,那身体是不是和脸一样冷呢?哈哈,她圣洁的身躯和灵魂,就要落在我手上,随意亵玩了,想一想,我都忍不住啊……”
  
  他说得淫邪,有些得意忘形了,连自己的妹妹都看不过去了,一脸嫌恶地说道:“恶心死了,你们男人除了裤裆里面那点事,就不能有点别的出息?”
  
  两人边说边走,从我面前经过,朝着野人林的方向走去,我开启遁世环,藏在那草丛中,心中颇为郁闷。
  
  我实在没有想到,那天山神姬年纪轻轻,身手却如此厉害,本以为是个十分靠谱的角色,然而却没想到她为人处世的经验却如此幼稚,居然对那守护神池宫百米冰窟的高吉贵毫无保留,连被人卖了都不晓得。
  
  神姬一落网,情况就变得无比的棘手了,我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对龙在田一帮人透露出详细的情况,但是北疆王等人的计划绝对已经曝光了,到底会不会夭折,这事儿谁都不晓得,但是我却知道,掌握了先手的龙在田必然不可能坐以待毙,那么北疆王一行人绝对会危险了。
  
  胜算十分渺茫,若不是事涉北疆王和小白狐儿,以我的想法绝对会第一时间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过弄成现在这个情况,我也只有跟随着这一行人,看看能否有所发现。
  
  这一行人里面,除了龙家兄妹之外,还有三人,皆作黑鸦那般精干打扮,显然也是龙在田的属下,天山神池宫到底是修行秘境,人员素质自然不错,我看着十分棘手,当下也只有小心翼翼地行走,然而没有百米,那白衣女子龙小甜突然回头,厉声喝道:“不对,有情况……”
  
  她这一声喊叫,我顿时就心中发愣,想着难道我被发现了么?
  
  就在此时,那三名随从陡然转身,朝着我这个方向扑来,我不想放弃跟踪,当下也是伏地身子,不作动弹。
  
  那三人呈品字型冲来,其中一人手一抬,朝着树上射去,却见一头凶悍的四手猿猴坠落下来,他脸上松了一口气,回头说道:“小姐,是只猴子!”
  
  一个随从冲到近前来,俯身想要拾起那只死去的猴子,结果正好瞧见趴在死猴子身边的我,不由得惊叫道:“什么鬼……”
  
  他一句话没讲完,我已然从草丛中一跃而起,手肘猛然击中了这人的胸口处。
  
  我蓄势待发,宛如猛虎出笼,手肘生风,一击之下,却听到一声响脆的胸腔骨头断裂,那人吐着血,朝着后面倒退而去。
  
  对方倒也是训练有素的精锐,特别是在这危险的修炼密林之中行进,自然是全神贯注,随时准备着交手,另外两人立刻冲上了前来,一人持剑,一人持刀,分为左右过来袭杀。
  
  这两人战意浓烈,出手果决,却都是厉害角色,如此气势汹汹,我倒也没有再对刚才那人赶尽杀绝,而是抽身后退,避开这锋芒。
  
  我往后退开两步,那龙家兄妹有冲上了前来,瞧见是我,都大为惊讶,左右招呼道:“杀了这人!”
  
  对方二话不说就杀将上来,倒也凶狠得厉害,这五人都不是寻常角色,我也不与其硬拼,且战且退,利用林子里复杂的地形,与他们绕圈子。
  
  双方若即若离地交上了手,谁也占不了谁的便宜,而就在这时,却瞧见一席白影从角落冲将出来,猛然一挥手,立刻魔音缠绕,呼啸连连,将炁场风云搅动。
  
  那人正是潜伏许久的小白狐儿,当日的她修为受损,只有逃命的功夫,此刻寒毒被压住,倒也能够发挥实力,一出现就朝着那白衣女子龙小甜猛攻,显然是要报当初那一箭之仇。
  
  小白狐儿不擅久战,但爆发能力极强,她一出手便将那银箫的诸般手段给用了出来,在场的所有敌人脑袋顿时一滞,脚步沉重,而她一点儿停留都没有,直接将自己那四尾之力陡然涌出,蛮横地一番横扫,众人立刻东倒西歪,难以抗衡。
  
  就在小白狐儿出手的那一刻,我也是将血劲狂涌,启动了临仙遣策,世界顿时就变换色彩,变得清晰而缓慢下来。
  
  一剑“依然秋水长天”,我将持刀的那个随从的胸口破开一道硕大的裂口,鲜血喷飞。
  
  接着一记掌心雷,打在那持剑男子的手腕之上。
  
  长剑跌落,而我则一个过肩摔,将这人给直接撂倒在地,他还要反抗,猛然一嚼舌头,吐出一口锋利的血箭来。我微微一偏头,那血箭直接将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树射出了脑袋大的黑窟窿来,吓得我后背生汗,又是一记掌心雷,封死了此人的心脉。
  
  陡然之间,两人死去,覆雨翻云。
  
  这五人若是论上综合实力,其实还是要胜过我们许多,不过生死交战便是这样,稍有差错,便是命丧黄泉一条路,根本没有什么道理可讲,而瞧见我出手这般凶悍,那被小白狐儿逼迫得颇为狼狈的龙小甜赫然叫道:“你们这些狗东西,通通都给我死!”
  
  她从脖子上面猛然拽下一物来,瞬间激发,接着朝小白狐儿这边抛了过来。
  
  我瞧见那东西似乎是某种玉佩,红芒微动,仿佛蕴含着巨大的力量,心中不由得产生出十二分的恐惧来,当下也是将地上这人的尸体拖拽着,冲到了小白狐儿跟前,用那尸体挡住玉佩,接着拽住小白狐儿的胳膊,猛然用力,一个箭步飞跃到了林子后面去。
  
  还没有等我趴下,便听到一声惊天的巨震发出,恐怖的气浪朝着四周飙起。
  
  我气劲用足,也提不起第二股的气息,只有将小白狐儿给紧紧抱住,然后蜷缩身子,护住心脉,躲在一颗大树之后。
  
  轰!
  
  响声整天,漫天泥土血肉洒落而下,巨大的震响让我浑身血气震荡,罡风吹拂,一切仿佛人间地狱。
  
  我硬着头皮顶着,等到这一波爆炸平歇过后,我陡然从那大树之后跳了出来,却见我们刚才所待的地方,居然出现了一个直径七八米的巨坑,上面余烟袅袅,一股刺鼻的硝磺味充斥在整个空间,而就在此刻,小白狐儿从我身后探出了一个头,对我说道:“哥哥,九点钟方向,那女人想要逃了……”
  
  我抬头望去,却见造成这恐怖场面的白衣女子头也不回地朝着林子深处踉踉跄跄地跑开去,当下也是没有二话,奋起直追。
  
  那女人在刚才一波的爆炸中也受了些伤,一身白衣破烂褴褛,拿去给叫花子穿都估计被嫌弃,我并没有费多大的劲儿,便将她给追上了,飞起一脚,踹中了她的屁股。
  
  哎哟,这脚感还挺不错的!
  
  龙小甜被我这飞脚一踹,立刻摔了一个狗吃屎,倒在地上,而我却也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冲上前去,将她那被熏得黑黄的衣裳撕扯,三下五除二,就将她给捆成了粽子。
  
  这女人被我捆住,破口大骂,而跟上来的小白狐儿“啪、啪”给了她两耳光,终于算是老实了。
  
  擒住了龙小甜,我让小白狐儿看住她,接着返回爆炸现场,想要找寻龙公子的踪影,结果转了半天,除了两具尸体和被炸成了碎肉的另外一人,却并没有瞧见他的踪影,想来是刚才趁乱跑了。
  
  作为神池宫最有权势的龙家侄子,他厉不厉害还在其次,跑路的功夫倒是一流。
  
  我折回了龙小甜被擒的地方,发现她粉嫩的锥子脸已经被小白狐儿抽成了小笼包,尹悦正在审问天山神姬的下落,然而这个骄傲的女人却有着比她兄长坚毅执拗的脾气,咬着银牙,宁死就是不说,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
  
  小白狐儿掐着这女人的脸,恶狠狠地说道:“你再不交待,我就把你的脸给弄花了,让你死都没办法见人。”
  
  龙小甜回复道:“既然死了,不过烂肉一堆,我怕什么?”
  
  这样坚毅的性子,弄得小白狐儿一点脾气都没有,不过她倒是个机灵古怪的小家伙,眼睛一转,嘻嘻笑道:“美女,你还是处子吧?”
  
  这一句话说得龙小甜陡然一惊,尖叫道:“你要干嘛?”
  
  小白狐儿朝着我一指,嘿嘿笑道:“我这哥哥,外号可叫做玉面小淫龙,你要是再不交代,我就让你今天就领教什么叫做房中三十六术,嘿嘿……”

  1. 船长:

    阔气

  2. 奇:

    真是好妹妹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