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六章 直入敌人巢穴

2015年1月4日 更新

  女人,真麻烦。
  
  瞧见这龙小甜表现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我便晓得她估计是憋得受不了了。按理说我可以完全不顾她的感受,让她直接尿在裤裆里,不过此刻我还要她帮着找到鲁道夫在野人林中开辟的老巢,为了避免她使坏,将我给引到什么凶物的老窝里面去,必要的甜枣还是要给的,于是警告了一番,接着给她稍微松开了手脚,让她直接去草丛中解决。
  
  我如此的配合,并且充分尊重了个人隐私,这行为获得了龙小甜的好感,她朝着我深深一躬,然后揉了揉被布条捆得淤青的手脚,踉踉跄跄地朝着草丛中蹲去。
  
  女人如厕,这个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看的,不过为了防止她逃离,我终究还是用炁场监控着她。
  
  我感觉到龙小甜蹑手蹑脚地在草丛中越走越远,心中冷然一笑,走到跟前,然后缓声说道:“龙小姐,我们见过两次面,也交过两次手,你应该能够了解我是个什么人,对于杀人这事儿,说实话,我比你专业,也下得来手,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会犹豫半分。忘了告诉你,我来自茅山宗,天下间少有的顶级道门,也去过茅山后院,野人林什么模样,我并不是毫无所知,所以你还是收起自己的小聪明,做一个安安静静的美女俘虏,这样比较明智。”
  
  听到我的话,刚才还准备往一处迷雾挪动的龙小甜浑身僵直,没有再走一步。
  
  在那一刻,她绝对想起了黑鸦,想起了那两个骑豹阿三,想起了一身硬派功夫的雅利安人,当然也想起了刚刚死去不久的三名精锐属下。
  
  想起连自己家传珍宝自爆都无法伤及我的分毫,绝望的情绪终于浮上了心头,她嘴唇苦涩地哭道:“你这个恶魔!”
  
  我负手而立,平静地说道:“世界上本来没有恶魔,逼的人多了,也就成了恶魔。”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实不相瞒,我抄的……”
  
  对话结束了,龙小甜终于放弃了利用那迷雾的空间多变性来逃离此处,而是开始专心地释放起了自己生理上的压力。
  
  听到那淅淅沥沥的雨打芭蕉声,我背对着她,不为所动,一直到她结束,确认已然穿好了还算完整的衣服之后,我才回转过身来,走到龙小甜的身前,看着脸上红霞密布的她,淡然说道:“张嘴!”
  
  龙小甜对于我的命令并不理解,不过处于恐惧,又或者别的什么,她下意识地轻启朱唇,张开了那薄而性感的小嘴,而我则出手如电,从怀里掏出一粒红丸,送入她的口中,手指在她锥子一般的下巴上面轻轻一点,龙小甜就不由自主地将其咽了下去。
  
  这红丸呛得龙小甜一阵咳嗽,接着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愤怒地喊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我右手的拇指和食指轻轻搓了搓,然后微笑着说道:“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解放你的双手,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危险,就是选择了信任。然而我信任你么?想一想我们之间的立场,我觉得答案不言而喻,所以必须要有一些限制手段才行––隆重介绍一下我喂你吃的东西,九虫噬心丸,此物由蜈蚣、蝗虫、蚯蚓、毒蛇等九种毒虫,以及十余种配料炼制而成,最为珍贵,三日之后若无解药,就会毒发,你全身会长出成百上千的长虫,将你的心肝脾肺全数吞噬,连续七日痛苦而亡……”
  
  我详细地介绍着这红丸的功效,每一句都听得龙小甜娇躯一阵颤抖,脸色苍白,听到后面,她无力地闭上双眼,泪珠滚滚而落:“你这个恶魔……”
  
  平日里养尊处优的龙小甜哪里见过人世间这般的险恶,一番言论下来,那恐惧的情绪更加浓烈。
  
  当然,我是绝对不会告诉她这所谓的红丸,不过就是一粒普通的辟谷丹。
  
  被我吓得失魂落魄的龙小甜选择了乖乖带路,按理说出身神池宫的她在丹药、炼器之术上面的造诣应该也不差,见识也远远比我以前吓唬的那些人要高许多,然而女人抗压的能力到底还是有些弱,身处于这样一个环境,又几度面临崩溃,饱受言语和精神折磨,成了“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弱者思维,也属正常。
  
  不过她虽然迷糊,但是却能够记住野人林的路,一边认真地梳理着四周的环境特征,一边找寻着树干或者突兀山石上留下的符号和标志,朝着林中深处进发。
  
  为了避人耳目,我让她走的,自然也不是正道,此刻的我们分工明确,她负责带路,而我负责观察四周,确定到底有没有明暗哨。
  
  野人林中有着许多天然法阵,这种类似于鬼打墙一般的幻阵是秘境千百年来自然演化的过程,常人定然早已迷路,龙小甜显然是来过这儿数次,所以倒也能够熟知,至于我,拥有了临仙遣策这种逆天功法,无论是对那些迷雾和幻阵,还是隐藏在其中的危险,都能够了然于心,也算是除了龙小甜之外的另外一层保险。
  
  艺高方能胆大,我若是没有一定把握,绝对不会硬着头皮闯入这处险地之中。
  
  经历过了太多的凶险,我早已经明了什么叫做趋利避害,无论做任何事情,即便是去要冒险,心中总得有一些把握才行。
  
  不然,那就变成送死了。
  
  两人一前一后,在林子中深入良久,避开了好几处充斥着危险和暴戾的凶地,终于瞧见了第一处暗哨。
  
  那是一个潜伏在树林之上的家伙,他藏身在二十多米的龙血树冠之上,茂密的枝叶将他的身影给遮挡,紧紧露出一小团的黑影来,我趴在草丛中仔细地观察着,良久,又在相隔三十米的另外一棵参天巨树之上,发现了另外一个暗哨。
  
  龙小甜同样趴在我的旁边,一脸紧张地说道:“不对,他们平日里在这儿就只安放一个暗哨,一个流动哨,今天怎么安排了两个?”
  
  我在旁边冷冷一笑道:“你忘记了吗,你那胆小如鼠的哥哥可是将你给抛下,独自逃走了,想必此刻鲁道夫已经收到消息了吧?”
  
  我这么一解释,倒也说得通,龙小甜的脸色数变,阴晴不定,而我没有给她多余思索的机会,冷静地问道:“一定有什么可以避开他们的方法,对么?”
  
  龙小甜艰难地点了点头,对我说道:“鲁道夫说过,他们居所的西面有一片天然的雾林,那儿的空间法则十分混乱,所以不用担心什么魔物过来,也可以当做一处天然的屏障,但如果真的有精通阵法推演则穿过来,也只有认命了––不过这世间,哪里有那么厉害的家伙?”
  
  我不由莞尔一笑:“不巧得很,我便是其中一个。”
  
  我自然不是什么法阵高手,不过有着临仙遣策,那混乱的雾林倒也是有底气可闯的,当下也是顾不得龙小甜惊诧的表情,我用手指顶了顶她的背脊,示意她小心带路,千万不要被树上那两个鸟人给瞧见了。
  
  雾林在龙血树群落的西面方向,我们用匍匐前进的方式,穿过了一片荆棘丛,终于进入了那儿。
  
  一入其中,我立刻明白了龙小甜刚才所说的担忧,原来这儿的浓雾凝如实质,一片一片,一团一团,宛如薄纱,又似棉花糖,随风飘荡,看似无害,然而当它滑过空间之时,却出现了强烈的割裂感,仿佛能够撕裂所有的一切。
  
  雾林之中寸草不生,只有碗口大、旗杆般的“铁树”根根竖直朝天,树皮表面万般刀削斧劈的痕迹,却是这千百年来被那薄雾切割的效果。
  
  在瞧见这副场景,我脑海里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如何安然度过,而是在想要是能够弄得一根铁树回去,做成木剑,绝对堪比钢铁。
  
  不过此处凶险,任何小小的动静都会引起一场空间裂变,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想必就连让北疆王称道的神池宫宫主和大长老,也没有来过此处,要不然鲁道夫也不会落足于此。
  
  林中极度危险,少有差池,身首分家,我不得不拉着龙小甜的手,开启临仙遣策,缓慢地向前行进。
  
  我不敢急,生怕那薄雾一齐笼罩过来,那时候就算是我有再大的本事,估计也得死在这儿。
  
  这一个过程是极为考验心智的经历,不过我却终于一步不差的穿过了雾林。
  
  当眼前的视野陡然一清,瞧见了一排简陋小屋的时候,龙小甜惊诧至极地看着我,眼神里情绪复杂,五味杂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我并不理会她的感受,而是让她带路,走到了小屋旁边,仔细地观察了一番,我发现此间最重要的人物鲁道夫并不在。
  
  这儿的人并没有龙小甜讲述的那般多,即使刨去明哨暗哨流动哨,也不可能只有那么几人。
  
  唯一的解释,可能就是龙公子来了这儿求援,鲁道夫派人去搜山了。
  
  没有人注意雾林这边的情形,我小心翼翼,隐匿身形,倒也一路畅通,来到一处构造最为坚固的小屋外,还没有来得及打探,便听到龙公子的淫笑声:“……表妹,让我摸摸你的大白兔好么?”

  1. Eweart:

    沙发,大师兄要来了!

  2. 大师兄:

    地板,让大师兄摸摸你的大白兔好么

  3. :

    大师兄要给她穿衣服了

  4. 邪:

    大师兄 先别打草惊蛇 我们先观察一番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