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八章 神秘刺客伯爵

2015年1月4日 更新

  德古拉伯爵?
  
  听到这个名字,我不由得一阵疑惑,先前龙小甜告诉过我此间的人员配置,鲁道夫为光明会在这儿的领头人,他的手下有十八个冠名大骑士,其中十二人潜伏进了冰城,此间留了六人,另外龙在田还派了两名听命于自己的长老李茂、戴银带着亲信驻扎于此,算是起到一个监督防范的作用。
  
  然而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德古拉伯爵是什么鬼?
  
  外面喊话的那人语气低沉,声音浑厚,显然也是一个厉害角色,我朝着闭目而坐的天山神姬望去,她似乎感应到了我的疑惑,用口型对着我说道:“宫中长老戴银。”
  
  我心中咯噔一下,长剑扬出,比在了龙公子的脖子上,扬起下巴,示意他将此人给打发开去。
  
  龙小海是个珍惜性命的人,远远做不到天山神姬那般的淡定自若,连他妹子那慷慨赴死的勇气都比不了,被我这锋寒一逼,当下也是腿软了,结结巴巴地说道:“你告诉伯爵,说我这里正忙着呢,如果没有什么大事,一会儿再说吧……”
  
  听到他的话,外面的戴银长老心领神会地说道:“嘿嘿,公子,那雏儿的活肯定不好,你未必能够拿得住她,要不要老朽过来现场指导啊?”
  
  他说得恶心,我下意识地将剑往下压了几分,龙小海立刻吓得魂飞魄散,尖声喊道:“不,不要!”
  
  “公子,你怎么了?”
  
  “没,没事,你放心,我搞得定,不要你画蛇添足了,你去前面问一下,看看他们找到我妹子没有……”
  
  外面的戴银长老应声而去,我趴在地上听了一会,感觉脚步声逐渐转远,立刻一跃而起,将长剑抵在了龙小甜的胸口,恶狠狠地说道:“这个德古拉伯爵到底是谁,你刚才怎么没有对我提起?”
  
  龙小甜很无辜地摇头说道:“你别乱动,我真的不知道!”
  
  我瞧见她面容不似作伪,估计她并不是很了解这里面的内情,转身朝着地上的龙公子看去,被我这般狠狠一瞪,他结结巴巴地说道:“德古拉伯爵,他是、他是……”
  
  这般含糊两句,我心中突然一跳,感觉到一股诡异的力量从头上倏然落下,当下也是毫不犹豫地一剑朝天而刺。
  
  叮!
  
  毫无防备之下,饮血寒光剑与一物在空中陡然相遇,发出了一声清越的响声,接着我的炁场感应中,有万般光芒洒落其间,朝着我周身要害刺来。
  
  我一声闷哼,用真武八卦剑护住周身,心中叹道:“好厉害的角色!”
  
  来人陡然突袭,劲气细碎而尖锐,古怪异常,我与其交锋几个回合之后,还没有来得及瞧清楚那人的脸面,便瞧见龙小海兄妹被他给搂住,从屋顶上面陡然空处的大洞中飞跃离开了去,就在我准备追击之时,这木屋的四周突然传来一阵巨震,哗啦啦,偌大的墙面全部都倒塌了下来。
  
  我的余光朝着天山神姬盘腿而坐的地方瞄了一眼,发现她倒是回过了气来,从门中闪身而出,心中稍安,当下也是将手中长剑猛然一抖,化作一道屏障,将无数散落而来的碎木块给尽数击飞开去。
  
  轰——隆隆!
  
  一剑而过,那木屋在四方的受力之下终于土崩瓦解,我瞧见四个身高两米的金发巨汉出现在我的四周,穿着半身锁子甲,手中一把两掌宽阔的双手举剑,比在了自己的额头上,朝着我狂声大喝道:“圆桌骑士暴风……”
  
  “圆桌骑士深渊……”
  
  “圆桌骑士无尽……”
  
  “圆桌骑士荆棘……”
  
  四人异口同声地呐喊着自己的姓名,然后冲着我大声吼道:“见过阁下!”
  
  西方人有着西方人的决斗礼仪,瞧见他们一副正式的模样,而且还说了汉语,我也是装模作样,将饮血寒光江贴在自己的额头上,感受到那剑身上面的冰凉,以及隐隐传递而来的灼热,朗声说道:“没马腿儿的骑士罗大屌,见过诸位!”
  
  那四人如此整齐划一,显然是也是练了一段时间的,不过似乎就只会说这一段话,吼完之后,长剑前指,虎视眈眈地瞧着我,倒是旁边一个山羊胡子的老头阴沉沉地说道:“哄鬼吧,谁不晓得你就是卫神姬找来的姘头陈志程?你倒是好手段啊,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这里,还差一点就将我家公子和小姐过劫走了,不过你以为这点伎俩,能够逃得脱我鹰眼客戴银的法眼么?”
  
  刚被我捆绑起来、乖得跟一只小绵羊般的龙公子被人救走之后,解脱了束缚,当下也是怒气冲冲地大声喊道:“戴长老,德古拉伯爵,帮我将这小子给活捉了,老子非要找几个猛男来弄死他不可!”
  
  他说得恶毒,一脸扭曲,倒是被我押解一路、受尽委屈和惊吓的龙小甜却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愤怒,反而是一脸迷惘地朝这边看来。
  
  不知道是不是担忧那所谓“九虫噬心丸”的缘故,她半句话都没有说,而是紧紧咬着嘴唇,眼神空洞。
  
  我学着这四个肌肉发达的壮汉做完那报名的礼仪之后,余光不断地扫量场中,发现除了这四个圆桌骑士和神池宫长老戴银之外,旁边还有几个身手稍逊一筹的黑袍人,这些家伙都是戴银的属下,至于刚才赫然出手,将龙家兄妹救出去的那人,却一晃而过,消逝在了黑暗中。
  
  那人应该就是德古拉伯爵,之所以没有出现,估计是一种习惯,毕竟藏身于黑暗之中,自然要比光明正大地站在我面前,要来得有威胁。
  
  倘若是四个浑身劲气外露,宛如人型坦克的圆桌骑士是正面战的话,他走的路子,估计就是一击必杀的刺客之道。
  
  刺客,顶尖的刺客。
  
  当视野中瞧不见对方的身影,我的心中止不住地发虚,然而就在龙公子歇斯底里地怒声吼叫之后,那四名有着专属冠名的圆桌骑士猛然一抖手中的大剑,便朝着我冲了过来。
  
  一开始我并不在意,毕竟修行者那修为的高低,并不取决于身型如何,而是在于对能量、对手段的利用和控制,这样的四个傻大个儿对于我来说并不算什么威胁,反而是那藏于暗处的德古拉伯爵对我的威慑性更强一些,当下也是猛然一抖手中的剑,朝着最先冲上来的那个暴风气势一剑斩去。
  
  我魔功大成,即便是不论剑法,单说气力也是罕有人所能比拟的,这一剑本来想着将对手给猛然震开,接着回剑杀人。
  
  然而这一剑与对方拼到了一起,轰然作响,从剑身上面传递而来的力量震得我手臂发麻。
  
  虽然我最终还是凭着一股冲劲将对方给生生地压了下去,但是一剑之后,我方才晓得这几个圆桌骑士虽然并没有用上中原道门的养气之术,但是却也是有所手段,竟然能够将自己的躯体锤炼得宛若一件法器一般,力量灌足全身,活生生的一辆人形坦克。
  
  他们让我想到了张良馗、张良旭两兄弟,不过与金钟罩、铁布衫的硬派气功不一样,这些家伙则更专注于肉体的锤炼,那肌肉坚韧得宛若岩石,不知道蕴含了多大的力量。
  
  双方一交手,我一剑而落,那人却是退了三步,方才稳住身子,明面上看显然是我赢了,然而我速杀的计划并没有能够成功,一剑之后,反而是被这四人结阵,将我给团团地围住,使得我腾挪走移的空间越来越狭窄,根本无法硬闯而出。
  
  身处敌营,一旦被这般重重而围,基本上就能够判定我的死刑了,我交手几个回合,虽说也能够在这种异国修行者的手中游刃有余,但是却深深明白这样的道理,当下也是左突右冲,试图闯出这四个圆桌骑士的圆阵。
  
  【深渊三法,风眼】!
  
  【深渊三法。土盾】!
  
  我熟练地运用起这两种来自魔域的法门,当下也是将那牢不可破的圆桌骑士阵给弄得东倒西歪,狼狈不已,然而即便如此,他们依旧能够将我给牢牢掌控,而几个回合之后,戴银和龙公子也带着人冲到了我的跟前,辅助着这四人,见缝插针,试图想要将我给斩杀于此。
  
  我身陷重围,然而被我解救出来的天山神姬却不见了身影,我来不及找寻她的踪迹,当下也是边打边退,朝着右方的雾林那边退去。
  
  龙公子瞧出了我的意图,扬声大叫道:“不要让他逃入雾林中,他就是从那儿过来的!”
  
  他说的是汉语,而戴银则及时将这话儿翻译给了四个圆桌骑士听,紧接着他又高声喊道:“那狗日的将你们费尽千幸万苦收集而来的黑铁沉香木给全部顺走了,可别放他走!”
  
  经过他这一番喊话,那四个圆桌骑士顿时发出了一阵愤怒的大叫,哇啦哇啦,挥剑朝着我劈砍过来。
  
  一阵硬战之后,我心道不能久留,当下也是一记神池宫十三剑招的最强式,破开缺口,逼开众人,准备朝着雾林之中暂避,然而就在此时,我突然感觉到后背一痛,炁场感应之中,一记锋芒毕露的利剑直刺我的后心窝子处。
  
  那个潜藏已久的德古拉伯爵,终于出手了!

  1. 奇:

  2. 大火球:

    又黑罗大雕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