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九章 落败遁入雾林

2015年1月5日 更新

  刺客一生之中最厉害的手段,就是在出手行刺的那一瞬间,所展露出来的锋芒。
  
  一击,必杀。
  
  尽管我知道那个藏在在暗处的德古拉伯爵将是我在此间最大的威胁,但是面对着眼前这四个冠名圆桌骑士的步步紧逼,以及神池宫长老戴银、龙公子等人疯狗一样的冲击,急于突围的我最终还是没有防范到他这突然的袭击,一直到那尖锐的剑尖抵达我的背脊之上,我方才感应得到。
  
  然而这时已经晚了,尖锐而细碎的剑气将我浑身冻得一阵冰寒,血液凝滞。
  
  那一剑,是冲着我的脊柱而来的,只要是捅实了,我立刻就要报销在这儿,一点活路都没有。
  
  就是在这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那种神奇的感觉又浮现到了心头,我整个人的身体不受控制地九十度弯曲,这个动作简直就是在一瞬间完成的,不但敌人没有想到,就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不过尽管如此,那剑尖依旧贴着我的皮肤一划而过,我感觉到腰部以上的位置瞬间就产生了极度的灼热之感,接着火辣辣的疼痛就蔓延到了我的全身,充斥着我整个脑海里。
  
  我受伤了,我受伤了!
  
  不可原谅!
  
  剧烈的疼痛不但没有让我颓然,反而变得狂躁起来,当下也是有无数的力量集结在伤口处,将那鲜血给制住,接着我挥出一剑,将行刺而遁的那个家伙给缠住,睚眦欲裂地狂吼道:“不要走!”
  
  长剑绵延,宛如疾风骤雨,那个像是一束淡烟的身影陡然一滞,无法再次逃遁,于是便也索性不走,手腕不断抖动,剑势如雨,朝着我倾泻而来。
  
  这剑疾,与中原的招式有着极大的区别,更多的手段是刺、挑、戳、点,十分简单,但是宛如骤雨而来,又极为凶险,反而形成了让人一刻都不能停歇的紧迫感。
  
  我与其奋力交击,同时还要承受着周围之人无所不在的压力,不过正是此刻,我方才瞧见这个德古拉伯爵的容貌,却是一个穿着华贵礼服、皮肤苍白、眼睛通红的欧洲老贵族,他搏斗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一丝不苟,显得十分严肃,然而眼睛里面,却不时晃过几许疯狂的光彩来。
  
  此人,绝对是一个疯子,一个有着强大力量的诡异角色。
  
  不过对手疯狂,我却也打得兴起,弥漫在背上的剧痛刺激得我根本停不下来,手中的长剑与那伯爵不断地较量着,发现那四名冠名圆桌骑士走的是刚猛冲锋的路子,而他则是轻灵的手法,一剑而来,十分力气他得留七分,所以剑势飘忽不定,几乎都没有硬碰硬的地方,不过一旦场面对他有力,击杀的机会一出现,他那拐中细剑之上立刻便会有强大的力量狂涌而来,惊涛拍岸一般的凶猛。
  
  被这般步步紧逼,我心中骇然,晓得我这般贸然而来,着实有些唐突了,略有些小看天下英雄的意思。
  
  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德古拉伯爵这个变数。
  
  就我的感觉,他的手段似乎比那个鲁道夫还要厉害一些,这样的角色,居然给忽视了,这才使得我以为这营地之中并无留下我的高手,刚才方才会如此不慌不忙。
  
  现实响亮地给我打了一个耳光。
  
  我在敌人的包围圈中不断挥剑,随着时间的推移,心中越发沉重,晓得我若是拖得越久,危险的程度就会越大,一旦等到搜寻龙小甜的鲁道夫一行人折返回来,事情恐怕就会变得一点退路都没有了,当下也是一咬牙,将血劲朝着右眼涌去,接着左手平平往前一击,口中怒吼道:“魔威!”
  
  一击而出,空间的炁场陡然变化,无边的魔威凭空生出,使得这儿的空气一下子就特别沉重起来,人们的脚步变得凝滞,宛如走在沼泽之中一般。
  
  魔威临世,震慑世人。
  
  一招直接加诸于精神和灵魂层面的手段陡然而出,所有人的身体都为之一凝滞,而我则顺着那黑白世界的线索,一剑朝着左边斩了过去。
  
  这一剑,并没有走两点之间的直线,反而是划了一个曲线优美到了极致的弧形。
  
  我第一次被这样的弧线所感动,它美得宛如夜空中皎洁的明月。
  
  饮血寒光剑终于沾血了,它斩在了无尽骑士的脖子上面,强大的劲气瞬间破开了这个冠名圆桌骑士宛如岩石一般的肌肤,接着宛如恶鬼一般的饱饮鲜血。
  
  我第一剑,就好像斩到了一块坚固得厉害的石头上面一般。
  
  然而当魔剑饱饮鲜血之后,红光大盛,那坚固得好像是根本无法斩断的脖子立刻变得无比的脆弱起来,我手中再用上一把劲儿,一颗人头腾空飞了起来。
  
  无尽骑士,亡魂于此。
  
  他的灵魂还没有来得及离体,便被那满是孔洞的魔剑吸收,带着一丝尖利的叫声融入,而就在这鲜血漫天挥洒的那一刻,一道强大无匹的剑光从我的身后陡然斩来。避无可避。
  
  既然无法避开,我只有陡然转过魔剑,将这剑身护住身后抵挡。
  
  铛!
  
  巨震传来,我扑倒向前,一剑朝前挥去,却见是那暴风骑士为了给同伴报仇,全力斩来的一剑。
  
  他这是在围魏救赵,但是终究晚了一步,不过这全力的一剑竟然产生出了巨大的罡气来,我虽然用剑挡住,但是却浑身都在发麻,气血运转不畅,就在此时,自我发威之后就一直在旁边游走的德古拉伯爵再次出手,迈着诡异的步伐,从我的面前游绕到了左侧,接着一剑陡出,刺入我的心脏处。
  
  我见到他冲了上来,顿时凛然一笑,嘿然喊道:“来得好,正等着你呢!”
  
  斩杀无尽骑士的那一刻,是我最虚弱的时候,同时也是实力陡然爆发的最后节点,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饮血寒光剑终于开张了。
  
  饮血寒光,这魔剑之所以叫这么一个名字,那是因为它的实力倘若是想要爆发,必须要有鲜血、要有人命来做引导。
  
  它是一把有态度的长剑。
  
  德古拉伯爵趁乱而来,想要将我的心脏绞碎,然而却不知道我早就藏得有心思,魔剑陡然一拍,将他这一剑给直接挡开,接着一记掌心雷,结结实实地印在了这个烦人刺客的胸口之上。
  
  劲气勃发,我要封住此人的心脉。
  
  轰!
  
  成功了吗?
  
  我迫不及待地瞧过去,却瞧见自己这一掌竟然只拍在了对方那件华贵的衣服之上,而里面的人,却化作无数的黑点散落开去。
  
  这是什么东西?我震撼莫名,然而就在此刻,无数黑点瞬间凝聚成了又一个德古拉伯爵,此刻的他嘴唇之上却是生出了两颗尖锐而修长的尖牙,一脸阴沉地朝着我猛然一爪。
  
  我下意识地回剑来挡,结果这剑却给那荆棘骑士给压制住了,根本回不得来。
  
  我只有挥动左手过去挡住。
  
  然而我最终没有挡住,那宛如兽类一般的利爪在我眼前一停留,接着陡然消失,下一刻竟然出现在了我的胸口,猛然一抓,将我胸口的衣服撕得粉碎,五道深刻的抓痕出现,血肉模糊。
  
  “啊……”
  
  我一声厉叫,浑身血液冰冷,下一秒被那伯爵一脚踹飞了去,那欧洲老贵族的脸上终于出现了笑容:“拿下他,抓活的!”
  
  这话儿咬字当真是字正腔圆,语气颇为轻快,显然刚才凶猛的我也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压力,这么多高手群出,甚至还给我斩杀一人,方才能够趁机将我给拿下,此刻怎么能够让他不欣喜?
  
  我跌落在地,感觉气血凝滞,却还是那家伙爪子上面的劲气还残留在我的身体里为非作歹,翻云覆雨,不让我有重新站起来的机会。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旁边疯狂叫嚣的龙公子突然发出了一声厉喝,众人回头瞧去,却见到他浑身鲜血淋漓,左臂从肩膀上面脱离,不过这脱离并不算彻底,上面还粘连着许多血肉残丝,使得他的叫声宛若杀猪一样。
  
  我们在这里激烈交手,到底是谁在一瞬间将他弄成这般模样?
  
  在一阵麻木之中,一个名字陡然浮现了出来。
  
  天山神姬!
  
  从木屋被毁的那一刻,夺门而出的天山神姬就消失不见了,从我与四个圆桌骑士交手,一直到此刻我被那德古拉伯爵诡异的手段给击倒在地,她都没有露过一面,旁人似乎也未曾找寻到她,莫非龙公子现在的伤势,就是她弄出来的?
  
  我心中计较着,而意识则变得略微模糊,就在此刻,我突然感觉到自己被人一拽而起,接着旁边发出了各种各样的吼叫,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在一瞬间消失了,连周围的景物都陡然一换,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旁边便传来了天山神姬急促的声音:“我听说你是从雾林中潜过来的,你知道穿过的方法么?”
  
  我看不到天山神姬,直感觉自己被一团气给托着,不过此刻是逃命之机,也顾不得寻根问底,当下也是开启临仙遣策,给她指路。
  
  如此持续了十来分钟,突然我感觉到胸口处一阵剧烈疼痛,气息混乱不已,不由惊叫道:“不好,中招了……”
  
  这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我的眼前一黑,当下也是昏迷了过去。

  1. 啦啦啦:

    沙发

  2. 大师兄:

    尼玛

  3. 灵:

    呵,这下神姬要献身了。

  4. 丘遥明:

    快更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