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章 春宵一梦有无

2015年1月5日 更新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不知道过了多久,重新恢复知觉的我睁开眼睛,瞧见自己平躺在雾林之中,原先德古拉伯爵注入我体内的古怪劲道已然消失不见了,身子感觉怪怪的,不对劲,但是仔细一运气,却又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我的脑子有些打结,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四下一看,却见天山神姬就端坐在我的旁边,左手指天,右手结成兰华印,平端在胸前,隐隐之间有一股气息循环,结成屏障,这才将雾林中的无尽罡风给挡住,不让那些宛如尖刀锋刃的浓雾将我们给割裂了去。瞧见我醒过来之后,她羞敛地对我说道:“你醒了,感觉好点没有?”
  
  这女人平日里要么冷冰冰,要么凶巴巴,就没有给过我一个好脸色,此刻骤然温柔起来,我倒有些不习惯,应了一声,感觉有些不自在,又加了一句话:“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龙公子对你用了手段?”
  
  听到我这么一说,那天山神姬狠狠瞪了我一样,然后咬着银牙说道:“你忘记了?”
  
  我有点莫名其妙,纳闷道:“什么事?我刚才中了德古拉伯爵的一爪,那狗东西爪子上面有一股阴沉的力量,一开始我还没有察觉,结果陡然引爆,我就直接晕了过去——对了,我们还是在雾林之中么,那些人有没有追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天山神姬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道:“我没有深入过这雾林中,所以你一晕倒,我也无法离开了,好在我娘曾经教过我抵挡这雾气侵蚀的方法,方才能够活到现在。你既然没事了,那我们就出去吧……”
  
  她这般说着,我越发觉得古怪,当下也是凝视着面前的这位神池宫公主,俯身一闻,感觉自己身上充满了脂粉香气,眉头一皱,当下也是出声问道:“我们不会……”
  
  “没有!”天山神姬回答得很坚决,恶狠狠地瞪着我道:“你别想多了,那伙人既然能够在这林子深处采伐那黑铁沉香木的木胚,必然就有进来搜索的法子,拿好地上的剑,我们赶快走,要是让他们找到了,谁也活不成!”
  
  天山神姬催着我启程,而我俯身拾起在地上码得整整齐齐的饮血寒光剑、八宝囊和八卦异兽旗,没有检查,只是疑惑地问道:“你没有趁我昏迷,动我的东西吧?”
  
  天山神姬呸了我一口,对我恨得牙痒痒:“你这混蛋,谁稀罕你那点破玩意?”
  
  两人正说着话,突然间我的心中一跳,伸手将天山神姬的胳膊给抓了起来,她下意识地想要反抗,然而我却带着她趴在了地上,低声说道:“别动,有人追上来了。”
  
  天山神姬紧绷的胳膊这才松了下来,侧耳倾听,果然有一阵脚步声从东南方向走来,不过因为这边的浓雾游荡,却也看不清楚都来了谁。
  
  我左右一看,示意天山神姬跟着我走,两人猫着腰,来到了一处天然形成的凹坑之中,刚刚躲入其中,开启遁世环,追兵便已然冲到了旁边几米远的地方,因为隔着一道雾团,双方都瞧不到对方,我听到一阵粗重的喘息,紧接着传来了龙公子愤恨不平的骂声:“鲁道夫,有没有找到那对奸夫淫妇的踪迹?”
  
  骤然听到龙公子的声音,我不由得有些诧异,记忆中他好像是给天山神姬给重伤,连左胳膊都断了,此刻的他即便不死,不是也应该躺在床上等待治疗么,怎么还能够追到这里来?
  
  就在我疑惑万分的时候,先前与我交手的鲁道夫用他那独特的怪异口音说道:“没有,他们估计已经逃出去了。”
  
  “不可能,那陈志程中了我的血蚀毒炎,绝对熬不过十分钟,没有那个小子,卫神姬是根本不可能一个人逃出此处的,一定要找到他们,不然我们的计划就要走失了!”
  
  说话的应该是刚才偷袭我的德古拉伯爵,他的语气十分倨傲,言语之间也自信满满,显然是对自己的手段有着充足的把握,吓得我赶忙再次运了一回气,发现伤口凝结,他的气息早就已经被驱赶离开了去。
  
  我冷笑了一下,这个狗日的,真会说大话,你那血蚀毒炎这么厉害,老子可不还在这里好好地活着么?
  
  又一个声音响起,却是神池宫长老戴银:“公子,你要不然先回去吧?这雾林危险,空间结构十分不稳定,千变万化,虽说鲁道夫有平衡石,但稍微有个什么差池,我可跟驸马爷交代不了。再说了,你的身体状况,可并不是很好啊……”
  
  龙公子含恨说道:“怕什么?我龙家乃不死凤凰的后裔,而我又是凤凰血统的觉醒者,别说是断了一只胳膊,就是几把断了,也能够重新长出来。要不是地下那个该死的老头子无能,使得当年我先祖残灵被邪灵教的那贱人给弄走了,待老子融合之后,天下间谁能比拟?不行,我不能走,不能亲手弄死那个小婊子,我怎么能够咽得下这口气?”
  
  鲁道夫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我这里有三块平衡石,我一颗、伯爵一颗,还有龙公子你一颗,各自带着手下兄弟搜寻,以半个小时为限,若是遭遇了,放出这道信箭,若是找不到,我们便返回先遣营中商量后续的对策,你看如何?”
  
  众人商议妥当之后,朝着三个方向离开而去,而我和天山神姬则趴在那凹口处,不敢动弹,足足过了五分钟,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了,天山神姬这才低声问我道:“怎么办?”
  
  我刚才留意了一下三支搜索队伍的方向,却是囊括了西、南、北三处,唯一的缺口反而是我们刚才过来的林中营地,我不知道这搜索队的力量到底有多强,但是他们彼此之间都有联络手段,一旦被人缠住,其它队火速赶来,我们依旧是逃不出对方的手掌心。
  
  如此说来,反倒是重回营地,逃离的希望更大一些。
  
  我将这道理分析给天山神姬听,她思索了一下,随即对我说道:“即便是重回林中营地,那里想必也是留着足够的力量,你刚才受了伤,一会儿若是遭遇,能够应付那场面么?”
  
  我伸展了一下筋骨,信心满满地说道:“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觉醒来,总感觉状态好得出奇,若是那个狗屁伯爵再站在我的面前,我必然不会再栽在他的手上。”
  
  天山神姬神情复杂地看了我一眼,点头说道:“走吧。”
  
  两人蹑手蹑脚地从石坑之中爬了出来,绕过前面的白雾,朝着原地返回而去,一开始我走得十分小心,不断地注意四周,而走了几分钟之后,我便也不再犹豫,拉着天山神姬的手,大步流星地箭步狂奔而走。
  
  路上的时候,我回忆起昏迷前天山神姬从众人包围中将我救起的情形,好奇地问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她犹豫了一下,然后告诉我,那是一种隐身术。
  
  隐身术?
  
  我听得一阵好奇,要晓得这东西被传得神乎其神,但是真正了解的人才知道不过就是心灵幻术的一种,但是能够在这么多修行者的跟前玩出这么一手,那绝对是一门惊世骇俗的手段,当下还待再问,结果才知道这并不是她修行的功法,而是通过一种法器实现的。
  
  哦,原来如此。
  
  不过刚刚想明白这事儿之后,我又被另外一个问题给难住了——天山神姬被人出卖,惨遭被俘,想必是被人搜过了身的,那么她这法器是如果留在身上的呢?
  
  不过这问题我也只有留在了心底,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太过于八卦,这并不是我的性格,还是保留一些才好。
  
  路上总共也就说了这两句话,很快我们就走出了雾林,重新返回林中营地,瞧见有人在木屋的废墟处收拾东西,而被我斩杀头颅的无尽骑士则被人收敛,供奉在一个台子上面,暴风骑士正单膝跪在地上,口中不断地唱着镇魂曲,给自己的同伴送行。
  
  我瞧见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七八个长得跟德古拉伯爵差不多的家伙,也作贵族打扮,正在四周戒严,瞧见这模样,我这才晓得龙在田藏在手里的筹码,远远不止我们看到的那些。
  
  如此说来,他倒是蓄谋已久,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雾林的出口挺多,我却也不会朝着林中营地那儿过去,若是绕过一段距离,朝着旁边离开,不过我们刚刚走了没一会儿,突然前面的草丛中浮现出一张脸,诧异地叫道:“神姬?”
  
  天山神姬扭过脸去,失声喊道:“李长老?”
  
  一听这名字,我顿时就明白这人应该是和戴银并列的神池宫长老李茂,没想到他竟然亲自在外围放哨,当下也是一剑递了过去,气势汹汹,而那李长老则扯着嗓子大叫道:“他们在这!”

  1. 小鱼:

    不是吧,第一次都是没印象的?

  2. dylan:

    他们在这!

  3. 啦啦啦:

    处男身破了……

  4. 奇:

    处男之身就这么被夺走了

  5. 似水流年:

    蛊事最后那个神池宫小孩?

  6. 大师兄:

    大师兄上单被抓

  7. 戀卿:

    他怎么可以这样,小颜怎么办

  8. 回首丶:

    大师兄应该是有儿子

  9. 许青:

    几把断了也能长?我也是醉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