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一章 天山福灵雪豹

2015年1月6日 更新

  这老家伙一声大叫,音量贯彻整个野人林上空,不绝于耳,显示出了他内心之中的震惊和恐惧。
  
  然而最先回应他的,并不是两百米开外的林中营地,而是从林子深处几个地方传来的兽吼。
  
  嗷、呜……
  
  这几种兽吼还不是一样的,有的如狼,有的似虎,有的就像那鹰一般的啼叫着,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充斥着恐怖的力量,让人颤抖。
  
  野人林,其实是也是修炼密林之中的四大凶地,尽管鲁道夫一行人为了避免被天山祖灵所觉察到,在这里开辟了营地,暂居于此,但是并不代表他们就已经将这儿给清理清楚了,所以当神池宫长老李茂一声呐喊过后,传来的阵阵兽嚎此起彼伏,将我们双方都吓了一跳,而对于这我凶猛一剑,李茂长老并没有选择上前来与我交手,而是下意识地往草丛里面退来了去。
  
  他并没有战斗的意志,显然是因为听说了我先前在林中的战绩,晓得自己即便是拼死阻拦,左右也不免一死。
  
  能够跟着龙在田一起干的家伙,必然都是些心志不坚定之辈,长老李茂也不例外,虽说瞧见他闪避的身手也不是弱者,但是终究没有硬拼的斗志,便也入不得我的法眼。我没有往前追,而是指着他的背影恶狠狠地骂道:“妈的,你要是敢跟过来,回头老子就弄死你!”
  
  这话儿说得杀气腾腾,颇为霸气,那老头子竟然就像一只土拨鼠一般,回头就跑得没影了。
  
  我生怕林中营地的那一帮人赶来,当下也是跟天山神姬转身就跑,一边往外面的林子猛冲,一边忍不住嘲笑道:“神姬,你们神池宫的长老,都这副模样么?”
  
  这话儿讲的是李茂,然而同为神池宫的一员,天山神姬听在耳中,多少也觉得有些刺耳,恨恨地说道:“内宫的世家众多,因为权势,所以不思进取的家伙也不少,这些个酒囊饭袋,反而没有外宫的那些商家厉害。不过就凭李茂这狗杀才,你就这般侮辱我神池宫,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是没由来的怒气,我感觉自己有些失言,也不敢回嘴,只有忍着,又瞧见天山神姬走路略有些异常,一跛一跛的,于是关心道:“你脚受伤了么,有没有事?”
  
  天山神姬白了我一眼,气呼呼地说道:“要你管?”
  
  我不说话了,两人埋头朝着外面跑,然而冲了一会儿,没有发现身后有追过来的人,反而感觉到有一物从深处一路冲锋而来,一直跟辍在我们身后的不远处,藏在林间草丛中,就是不露面,似乎想要如同德古拉一般,突然袭杀于我们。
  
  被这样的一东西给惦记着,任谁的心中都有些发虚,我当下也是一边走,一边回头,等待着对方一出手,立刻反应过来,将其斩杀了去。
  
  天山神姬对自家后院最是熟悉,她虽然脚有些受伤,不过除了姿势有些不对之外,行走倒也宛如疾风,她在前带路,我在后防备着,两人一前一后地快要出了林子,然而就在此刻,我听到一声怒吼从林间陡然传来,还没有回头,便是腥风一阵,一条大虫从林间草丛中一跃而起,朝着我这里横扑了过来。
  
  我早就防备良久,当下也是一剑斩去,想要将其开膛破肚,果断击杀。
  
  然而这畜生的爪子与饮血寒光剑陡然相撞,竟然发出了金属一般的铮然之声,接着它一跃而起,先是落在了树上,接着又几个腾跃,停到了我们的跟前来。
  
  这畜生居然是一只雪白色的大豹,与先前那两个阿三所骑不同的,是它拥有着健硕修长的体型,一身白毛,肌肉匀称而结实,两肋之下有古怪的隆起,仔细一看,却是一对折叠起来的肉翅,粉色的鼻尖处有宛如章鱼一般的软肉,一共八根,分立两旁,四足是乌黑的金属之色,眼睛宝蓝,一张脸庞显得十分的威严圣洁,眯着眼睛,就好似一位智者。
  
  “天山福灵豹?”
  
  我正观察着这畜生,旁边的天山神姬却失声喊了起来,我伸出长剑,与这雪豹对峙,一边退,一边问道:“这畜生很有名?”
  
  天山神姬脸上露出了少有的凝重之色,点头说道:“对,它本名叫做格答穆乌,传说是西王母的灵宠,洪荒遗种,有代王母巡守天下之职,我的先祖曾经有过一头,后来他融灵成神,那福灵豹就失踪了,这个只怕就是它的子孙,只不过,它若是在野人林,为了我母亲以及先祖没有人发现过?”
  
  我一脸惊喜地说道:“既如此,你跟它好好谈一下,咱祖上可沾亲带故,就别把咱当食物吃了啊?”
  
  天山神姬摇头说道:“是了,它一定是从空间裂缝之中返回来的,如此已经过了数百年,相隔这么多代,它如何能够认得我们?”
  
  听她这话,我一阵郁闷,左右一看,对天山神姬说道:“既然如此,我留在这里拦住它,你赶紧回到城里去,有你这个神池宫继承人坐镇,想必北疆王等人的胜算还会强一些……”
  
  我催天山神姬离开,然而她却执意不肯走,两人正在争执间,那雪豹突然引吭一声长啸,接着两肋之间的肉翅一展,朝着我们这儿扑来。
  
  这畜生来势汹汹,我也不敢大意,将手中的长剑高高举起,然后大声叫道:“自己人,别动手!”
  
  这话儿说着,手中的剑却毫不犹豫地斩了下去。
  
  铮!
  
  剑刃再一次地与雪豹宛如金铁一般的爪子交击,发出了清脆的响声来,这畜生势大力沉,我往后退了几步,晓得它不愧是传说中的神兽,到底还是有着一身恐怖的筋骨皮肉,这爪子倘若是落在了人的身上,必然就是血肉模糊成一片。
  
  这样的畜生我倒也不是很害怕,重要的是它能够在空中腾飞,一直跟着,倒也讨厌,而就在此时,我却见身旁的天山神姬一个腾身跃起,脚尖在树干上面轻点几下,竟然跳上了那雪豹的背上去。
  
  身上突然多出了一份重量,那雪豹顿时就感觉到十二分的不适应,当下也是从空中陡然而落,在林中横冲直撞,试图将天山神姬给甩脱下来。
  
  我在旁边看得一阵心惊,朝着那傻女人大声喊道:“你在干什么,快下来!”
  
  我心急如焚,然而天山神姬根本就没有听我的话,双腿紧紧夹住了那雪豹的背上,身子低伏。
  
  我看得担忧不已,然而任凭着雪豹或者翻滚腾跃,或者背部撞地,天山神姬却总是能够黏在那畜生的身上,无论如何都甩脱不得。
  
  好厉害的骑术!
  
  天下间怎么可能有这般出神入化的骑术呢?
  
  瞧见天山神姬在那雪豹身上精湛的表现,我从担忧变成了欣赏,而过了一会儿之后,折腾了大部分精力的雪豹终于消停了下来,从空中重重砸落在林间落叶上面,血盆大口之中生出了一条粉嫩的长舌头,不断喘气,不过当我瞧过去的时候,发现它的额头之上,多了一点红色印记,而双眼之中的凶性却几乎消亡了去。
  
  直到此刻,被颠得快要散了架的天山神姬终于从它身上爬了下来,将手放在它的脖子上面摸了摸,这畜生居然伸出舌头,舔了天山神姬一脸口水。
  
  瞧见这和谐的场面,我愣住了神,不知道她刚才到底使出了什么手段,竟然将这般暴躁凶悍的猛兽给降服了。
  
  难道这畜生身上是有基因的,就服天山神姬她这一家子人?
  
  我不确定这是什么情况,走上前去与那畜生示好,结果我刚刚走近,它柔和的眼神陡然间就变得凶戾起来,脖子上面的毛根根竖起,喉咙里面有着低沉的闷吼声传来,充满了敌意,要不是天山神姬在它耳边低语两句,说不定就要扑上来了。
  
  好吧,我承认,这根本就是一头好色的豹子。
  
  将这福灵豹给哄好了之后,天山神姬翻身上了那豹子的背脊,抹去脸上的唾液,一脸欢喜地对我说道:“我们走吧!”
  
  这话儿说完,福灵豹纵身朝着前方飞跃而去,我满腹的疑问没有办法说出口,当下也是硬着头皮在那畜生的屁股后面紧紧追赶,很快就到了密林边缘,前方瞧见有数个人影出现,当下也是警戒地走上前去,却见正是走马队的迦叶,以及他手下的几个弟兄。
  
  瞧见我们的出现,迦叶等人也惊诧莫名,特别是看到天山神姬胯下的那头雪豹,犹豫了几秒,竟然伏地跪拜道:“恭迎神女!”
  
  他们的态度让我诧异,因为我晓得天山神姬虽说是神池宫的继承人,但是深居宫中的她,以及冰冷的性子,并不得人心,迦叶等人怎么会行如此大礼?
  
  不过这些都不是我所需要考虑的,当下也是赶到前去,瞧见天山神姬将几人扶起,赶紧将林中发生的事情告知了他们。
  
  而我这话儿还没有说几句,只听到迦叶语气苦涩地说道:“城中,已经闹起来了!”

  1. 奇:

  2. 呵呵,一夜没少折腾:

    这是没由来的怒气,我感觉自己有些失言,也不敢回嘴,只有忍着,又瞧见天山神姬走路略有些异常,一跛一跛的,于是关心道:“你脚受伤了么,有没有事?”天山神姬白了我一眼,气呼呼地说道:“要你管?”

  3. 大师兄:

    换个姿势 再来一次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