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三章 任你法阵凶险,我自一剑破去

2015年1月6日 更新

  铜钉红门之后露出了半张脸来,却是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瞎了半只眼。一说话,门牙都没有几颗,身子佝偻,头顶上却梳着一个孩童般的冲天辫,十分古怪。
  
  这老头从门口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昏花老眼中流露出了不舍的神采,再次重复刚才的那一句话:“公主,你不应该来的……”
  
  此人应该就是看守禁地百米冰窟的高长老,天山神姬瞧见这个转手将自己卖给了龙在田的老家伙,立刻恨得牙痒痒,冷然说道:“好你个高吉贵,我卫家待你不薄,你为何出卖我母亲?”
  
  天山神姬姓卫,这姓氏是跟随着她母亲而来的,并不与龙在田相同,今日要不是我即使赶到,说不定她已经就给龙公子给凌辱了,这事儿想想都有些害怕,此刻一见到始作俑者。顿时就恨不得动刀子,不过她晓得高长老之所以能够在此看守禁地,自然是有着足够厉害的手段,却也没有提前动手。
  
  那高长老平淡地看着神姬,并没有理会她的问话,或许在他看来,所谓的背叛能够说出一万种原因来。但是以他的身份,何必与这样的小孩子辩解?
  
  高长老不理会她,而是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皱眉说道:“你是……外人?”
  
  这老头子久居雪山禁地,即便是神池宫,恐怕也不常去,也不能认全了人,不过我与神池宫中的诸人在气质上,多少还是有些不同的。所以也不隐瞒,拱手说道:“末学后进陈志程,见过神池宫长老!”
  
  高长老脸色陡然一阵严肃,朝着天山神姬质问道:“神姬,你居然敢带一个外人来到我神池宫禁地,该当何罪?”
  
  被他这般问着。神姬给气得怒极反笑,恨然说道:“龙在田勾结西方光明会,谋夺宫中大权,你不管,反而管我带个陌生人过你这狗窝来?你这个老糊涂,实话告诉你,我是过来叫醒我娘亲的,不过我打不过你,也破不得你那蜘蛛阵,这个家伙是我请来的帮手,在外面的世界里可是大大的有名,你若是识相,让出一条道来,如果执意一条道走到黑,那么我也不拦着你!”
  
  高长老听到天山神姬的夸夸其谈,破例仔细打量了我一回,然后对我说道:“小子,你很厉害?”
  
  我谦虚地拱手说道:“一般,我也是赶鸭子上架,一会若是交起手来,还请前辈多多包涵,手下留情,不要欺负晚辈才是……”
  
  高长老叹了一口气,然后摇头说道:“历史何其的相似,大的是这样,小的也是这样,难道这事情,也遗传么?”
  
  我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疑惑地再次问道:“前辈,您说什么?”
  
  这边刚一问,那高长老却自顾自地说道:“不管怎么样,这事儿既然到了我的跟前,老夫便不能让悲剧再次发生;小子,我有一甲子未开杀戒,如今为了你,我就破了这一回戒……”
  
  他说这话,突然从怀中掏出一面令旗,口中大喝道:“欲生因莲花,超凌三界途,慈心解世罗,真人无上德,世世为仙家,幽冥将有赖,由是升仙都——仙都昆仑,十方俱灭阵,起!”
  
  这一道诀咒,一气呵成,令旗招展之间,我脚下的山崖陡然转变,无端雾气陡升,将前面的洞府给遮掩,同时也将四周的景物给遮盖了去,我心中一跳,回手将天山神姬的胳膊给抓住,免得两人离散,被分而歼之。而就在我们两人的手抓在一起的时候,前方的浓雾之中传来了高长老冷漠的话语声:“神姬公主,前左坤卦,踏步而行,离开那个男人,要不然我封阵之后,你便只有和他一同赴死了!”
  
  他所说的那个卦位,想必是这十方俱灭阵的生门,他虽说已然归附了龙在田麾下,但到底不敢在这神池宫禁地,当着诸位闭关长老的眼皮子地下,将神姬击杀,故而才有此一事,然而天山神姬转头瞥了我一眼,不知道回事,向来冰冷的她眼中竟然有些柔情神采,接着她冷冷地回答道:“与其坐看龙在田勾连外人,神池宫旁落它手,我宁愿今朝便死!”
  
  她说得坚决,那老头子传来一声微微地叹息,接着前面的雾气陡然一卷,却是此人将生门给挪移走开了去。
  
  此阵一变,空间顿时就封锁成了一处凝滞之地,紧接着无数的雾气在天地之间游绕旋转,诡异而古怪,天山神姬瞧见这场面,下意识地抓紧了我的手掌,忐忑地说道:“你可以么?”
  
  她表现得惯来坚强,然而此刻一声疑问说出,却道尽了心中柔弱,我舔了舔嘴唇,手往怀中一摸,然后说道:“看情况吧,大不了陪你死咯!”
  
  我说着话,却是捏动了八卦异兽旗,将里面的阵灵王木匠给催了出来,这老东西从我怀中浮现而出,瞧见旁边冷若冰霜的天山神姬,不由得眼睛一亮,嘻嘻笑道:“哎哟,这姑娘可水灵呢,小陈,你哪儿拐来的妹子啊?”
  
  王木匠性子向来如此,我也不理会旁边一脸诧异的天山神姬,拽着它的胡子,指着旁边说道:“十方俱灭阵,老王,听过没,给支个招儿?”
  
  听得我的请求,王木匠方才左右打量一番,这一眼扫量下来,不由得大叫一声“苦也”,吹胡子瞪眼地大声骂道:“陈小儿,你娘咧,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啊,好久没出来透口气,结果一来就是死地,你狗日的要是想自杀,拜托别拉上我好么?”
  
  素来自傲的王木匠如此表现,我便晓得这阵法了得,当下也是苦笑着说道:“老王,别讲废话,说重点!”
  
  王木匠悬于空中,哇哇大叫道:“你知道么,这十方俱灭阵,据说是从封神时代的十绝阵演化而来的,最是凶戾不过,号称天下十大阵法之一,分别为天绝阵、地烈阵、风吼阵、寒冰阵、金光阵、化血阵、烈焰阵、红水阵、落魂阵和红沙阵这十种,各阵的破解之法都不相同,我也晓得不多,你若是问我的建议,我只能告诉你,趁着法阵还没发动,你赶紧拔剑抹脖子,图个痛快吧!”
  
  它说得凶险,而浓雾之外的高长老则“咦”了一声,然后说道:“没想到这儿居然还有如此懂得阵法的角色,既如此,那我就先给诸位领教一下这寒冰阵吧!”
  
  这话音一落,周围那不断旋转的雾团立刻化作了漫天风雪,豆大的雪珠纷纷扬扬,飘落而下,世间变得雪白一片,场景十分凄美。
  
  我持剑而立,与天山神姬背靠着背,刚才说尽丧气话儿的王木匠则不断地挥舞双手,在它的破解之下,在我们的这方圆几米之内,总算是有着一处安宁之地,没有那胡乱卷起的雪花。
  
  瞧见这满口每一句好话的怪老头竟然有这般的本事,天山神姬不由得欣喜异常,欣然喊道:“好厉害啊,我们能破阵么?”
  
  这话音一落,却瞧见那飘飘洒洒的雪花陡然变得沉重起来,化作了一根根尖锐的冰棱子,朝着我们这儿飞射而来。
  
  那冰棱子宛如根根利箭,以极快的速度飞射而来,陡然之间,万箭齐发,这般的恐怖情景猛然出现,让人惊诧一场,王木匠瞧见了,面不改色,手往我胸口一抓,然后厉声高喝道:“鳌来!”
  
  一声令下,那八卦异兽旗便出现在了它的手中,一只巨大的鳌形气囊出现,将这万般的冰棱子给皆数抵挡在外,我瞧见那冰棱在鳌壳之上碎成粉末,滑落而下,居然陡然间凝成了十个冰甲力士,个个身高三米,伸出双手,将异兽旗上的旗灵紧紧抓着,往着四周撕扯而去。
  
  笼罩着我们的这头巨鳌体型巨大,一开始倒也并不妨事,然而随着那漫天冰棱如箭雨,洒落而下,逐渐地凝结在了那十个冰甲力士身上,便有些受不了了,发出了喧天的哀鸣来。
  
  王木匠瞧见这巨鳌受之不住,赶忙临阵换将,走马观花地使出了咬钱蟾蜍、狮子、鹿、马和貅来,然而都只能支撑一会。
  
  就剩下龙和麒麟没出了,他一脸痛苦地朝着我大声喊道:“陈小子,你再不出击,我可就坚持不住了!”
  
  听到王木匠这句话,我晓得此刻我若是没有任何动作,只怕就得死在这儿了。
  
  要晓得十方俱灭阵除了这寒冰一阵之外,还有九种,若是不能釜底抽薪,只怕我们就真的给折在这儿了。尽管我这天已经使用过数次临仙遣策了,但是事关性命,即便是有着巨大危险,我也只能硬着头皮,鼓动血劲,将右眼之中的那神秘符文给激发出来。
  
  临仙遣策,世界回复本我,简单如一。
  
  所谓法阵,不过就是诸多幻象推演,规则累积,然而当落于实处的时候,万物归元,便再也不能遮住我的眼睛。
  
  饮血寒光剑陡然而出,依次刺中了那十头冰甲力士,皆数崩溃,接着我一剑斩破天,身子陡然而动,一阵罡步陡转,接着又是一剑斩去,却是将一条胳膊给卸了下来。
  
  白色的世界骤然消失,我的眼前出现了一脸震惊的高长老,结结巴巴地说道:“怎么,怎么可能?”

  1. 啦啦啦:

    怎么可能?我又是沙发

  2. 大师兄:

    这挂真好用

  3. 虎皮猫大人:

    写轮眼一般的存在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