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四章 以自由的名义

2015年1月7日 更新

  我斩落的,却是高长老掌握阵法令旗的那一只手,随着这手与令旗落在地上。漫天的风雪陡然消失,又回复了山崖前的雪地模样来,只有高长老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我,以及我手中的剑,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冲着我结结巴巴地说着话,那情形就好像是好端端地下着棋,结果棋盘上面的棋子突然跳出来,一刀捅到了自己的心窝里面。这感觉,怎能叫他不诧异呢?
  
  这十方俱灭阵端地厉害,若是按照高长老往日的经验,一旦施展起来,阵中千变万化,即便我能够熬过那寒冰阵,自然还有天绝阵、地烈阵、风吼阵……
  
  如此多的法阵运转,自然会有弄死我的一刻,然而他根本无法想到。拥有了临仙遣策的我。在与利苍一战之后,已然领悟了些许规则之力,尽管这领悟还属于十分浅薄的程度,但是已经拥有了掀翻棋盘的能力,即便这法阵千变万化,玄奥无比,但是对于我来说,只要掌握了归本还原的能力,最简单的事情并不是按照他划定的框框架架行事,而是一剑将主持法阵的他给斩落在地。
  
  毕竟法阵如此厉害,实在难以力敌,但是人却相对来说,弱上许多。
  
  按道理说,高长老的修为并不弱于我,而老辣之处,更有甚之。不过我这一剑出的突然,他终究触不及防,被一剑斩落右臂之后,整个人都处于崩溃状态,怎么都无法接受这种结果。
  
  我一招得手,倒也并不步步相逼。而是持剑站在了两人的安全距离之外,一脸谦虚地劝道:“前辈,承让了,晚辈这里有一言相劝,所谓神仙打架,小鬼遭殃,这事儿跟咱的关系都不大,您在这儿待着也好好的,何必干预进来,不如带着我们将那宫主唤醒,其它事情,便也不要再管了,可好?”
  
  被我这般一说,刚才意识还有游离的高长老终于回过神来,盯着我说道:“你当真以为,就凭我一个人,就能够做出如此的决定么?”
  
  我有些搞不清状况,摸着头笑道:“怎么?”
  
  那高长老脸色阴晴莫定,突然间似有感应,回转过头去,用左手捂着右臂伤口处,躬身说道:“您来了?”
  
  红色铜钉大门的阴影中,有一个驼背老太拄着拐杖,缓步走了出来。
  
  这老太七老八十,脸皮如松木,老眼昏花,蓬松的乱发,深凹的眼窝子里面堆集着没擦去的眼屎,浑身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死人味儿,颤颤巍巍,看着弱不禁风,然而当她缓步走出来时候,却给我一种如山移动的巍峨,我心中一跳,却听到旁边的天山神姬惊讶地叫道:“奶奶,你不是在闭死关么,怎么出来了?”
  
  奶奶?
  
  听到神姬的叫喊,我利用有限的情报在心中盘算了一番,终于得出了一个耸人听闻的答案来。
  
  我眼前这个随时都有可能跌倒爬不起来的白发老太,居然就是北疆王口中那三个有可能胜过自己的神池宫顶尖高手,首席教谕大长老。
  
  北疆王对此人的评价犹在神池宫宫主之上,认为她是除了从来没有露过面的天山祖灵之下,神池宫第一人。
  
  神姬之所以叫她奶奶,是因为她除了是神池宫的首席教谕大长老之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在田的母亲,同时也是促使神池宫宫主和?在田成婚的重要推手。
  
  这个人的阴影,笼罩着神池宫一百年。
  
  想到这些,我的心终于有点慌了。
  
  这样的老怪物,我区区一个末学后进,拿什么来跟她拼?
  
  那白发老太走到了高长老的身旁,手指挽如兰花,沾了点唾液,在他受伤的手臂上面轻轻点了几下,然而慈祥地说道:“小高,你受委屈了。”
  
  那看模样并不比白发老太小多少的高长老竟然眼圈一红,躬身说道:“没什么,吉贵愿为老师效犬马之劳,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他说得慷慨激昂,然而白发老太却并不领情,而是淡然说道:“态度够,但是手段差一点,让一个小娃娃将我神池宫历代先祖智慧结晶的十方俱灭阵给破了,着实有些骇人听闻,你先退下,去治一下伤吧。”
  
  她说得一点儿情面都不留,那高长老略有些尴尬地捡起地上断臂,退入了红色大门之后,这时那白发老太才抬头看向了我来,叹声说道:“百年来,能够破得这十方俱灭阵者,只有一人,而如今,又多了你一个。小子,这件事情,足以让你骄傲终生了。”
  
  “哦?”
  
  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回头看了天山神姬一眼,然后装作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乖孩子,谦虚地说道:“碰运气而已,前辈,我只不过是受人之托,方才掺入这浑水之中,而你和神姬既然是祖孙,我想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最好说清楚点,别闹得不可开交才是。”
  
  白发老太用眼睛瞥了一眼天山神姬,慈祥的脸上露出了几许冷厉,沉声说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有什么好说的?”
  
  首席教谕大长老既是天山神姬的祖母,同时也是她的师父,被自己这么亲近的人如此说起,神姬受到的打击不言而喻,她一脸震惊地对着自家奶奶说道:“奶奶,谁吃里爬外,谁勾结外人?你没有瞧见,我爹他都叫了那些家伙来神池宫,一帮乌七八糟的西方人,在修炼密林中为非作歹,肆意杀人,而他们还要将阿史那将军给罢免了,这事儿——您平日里不是一向都主张我神池宫隐居于世,得悟天道的么,现在怎么……”
  
  那白发老太双手拄着拐杖,叹气说道:“的确,以前的我,一直都在穷尽毕生之力,想要参悟天道,得入昆仑化境,抵达仙界之上,然而直到我关键时刻被出卖了之后,方才明白为何这几百年来,神池宫无一人能够登入仙灵之地,原来所谓的昆仑化境,早已不过是一个虚伪的谎言了……”
  
  天山神姬失声痛叫道:“怎么会?”
  
  白发老太突然勃然大怒起来,挥着手中的拐杖大声叫道:“怎么不会?我告诉你,卫神姬,你们卫家的祖宗,我神池宫最敬仰的天山祖灵,它已经不再是它了,这是一个末法时代,随着深渊中的黑潮袭来,被黑暗意识侵染过后的它已经不再是我们崇拜的祖灵,而是这天山最大的魔头——抛开你一切的美好幻想吧,我们的道路,已经被它终结了,要想重新登入仙灵之界,就必须毁灭这个旧世界,打破所有的一切!”
  
  首席教谕大长老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我这时方才感觉到在她那宛如山岳的气势之中,其实是有许多细小的裂缝存在。
  
  这些东西对于常人来说,自然是觉察不到的,然而在我眼中,却晓得恐怕是她冲击仙灵之境失败时,留下来的暗伤,可想而知,首席教谕大长老原本应该是一个很超然的角色,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在闭关失败之后发生了改变,?在田之所以敢如此肆无忌惮,并不是他手下的力量,以及勾结的外人,而是因为在他背后,站着这位天山神池宫第一的权势人物。
  
  人一旦没有了追求,那么对于权势的迷恋就显得更加凸显出来。
  
  听到自家祖母的这一番话,天山神姬整个人的脸色都变得一片苍白,嘴唇哆嗦了几下,然后艰涩地说道:“那,我娘亲呢?”
  
  白发老太脸色变得格外阴寒,冷然说道:“那贱人,自然还是在神游太虚,参悟生死之中,不过有着那六亲不认的祖灵阻碍,只怕她就算是逃过了一场劫难,也无法再有作为。都说女人无才就是德,这些年她与你爹关系一直不睦,若是修为减损了一些,倒也能够甘心做一个幕后的女人,多在床第之间伺候,让在田走上高位来,说不定能够挽回一些感情呢。”
  
  这话儿说得天山神姬浑身冰冷,指着白发老太说道:“奶奶,原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在背后主使的?”
  
  白发老太傲然说道:“自然,我?老雪受尽了谎言,自然要有自己做主的一天。”
  
  这祖孙俩儿相互摊牌,我瞧见天山神姬一副信念崩塌、摇摇欲坠的情形,下意识地伸手握住了她的柔荑,捏了捏,示意她不要激动,紧接着一脸严肃地拱手说道:“前辈,我不懂你说的这些东西,不过却晓得一点,无论是谁,都不能主宰别人的命运,宫主她既然在闭关,您最好还是等她醒过来,再做决定,可以么?”
  
  那白发老太好像看怪物一般地瞧着我,然后似笑非笑地说道:“哦,我就要主宰别人的命运,你待如何?”
  
  我坚定不移地将长剑插在雪地上,然后朗声说道:“既如此,那么茅山门下陈志程,就以自由的名义,与你一战,让我看一看,你这个老东西,到底有什么资格!”
  
  来,战吧!

  1. 小佛:

    沙发

  2. 大师兄:

    老而不死是为妖

  3. 虎皮猫大人:

    靠,亮名号了!下一章就是 上清派茅山宗大战神池宫老怪物

  4. 吴杰超:

    神姬应该就是魔尊的女人

  5. 许青:

    大师兄比虎皮猫大人还牛波伊!!一剑破阵!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